原來這些宋詞名句都“抄”自唐詩!

2018-10-08 13:57:56

01

原句來源

公元757年,杜甫經過艱難的跋涉回到鄜州羌村,見到了家人。他覺得一切就像做夢一樣,於是在《羌村》中寫下這兩句千古名句:

崢嶸赤雲西,日腳下平地。

柴門鳥雀噪,歸客千里至。

妻孥怪我在,驚定還拭淚。

世亂遭飄蕩,生還偶然遂!

鄰人滿牆頭,感嘆亦歔欷。

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

北宋的小晏看到這兩句,喜歡得愛不釋手,想“抄”過來,可是又不願抄襲得太明顯,就給改裝了一下,在《鷓鴣天》中寫道:

改編後

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02

原句來源

公元835年,小杜離揚州奔赴長安,與在揚州結識的歌妓作別,寫下兩首《贈別》,第二首深情地寫道:

多情卻似總無情,唯覺樽前笑不成。

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

還是這位小晏,在與情人送別時,無限含情地寫下一首《蝶戀花》。這一次,他又發揮了自己“抄襲”的本領,在結尾寫道:

改編後

紅燭自憐無好計,夜寒空替人垂淚。

03

原句來源

晚唐末五代初,有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小詩人,叫翁宏。有一年面對春去花落之時,觸景生情,吟出《春殘》詩一首,第二聯寫道:

一百多年後,小晏一次酒後,想起了心愛的小蘋,寫下千古絕唱《臨江仙》,當他面對春去花殘,雨燕雙飛時,他想起了翁宏的這兩句,直接copy過來,作為上闋的結尾:

改編後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04

原句來源

殊不知,小晏的父親大晏也是“借鑑”的高手。中唐的白居易寫過《花非花》一詩,感慨人生如夢幻泡影,如霧亦如電,結尾寫道:

花非花,霧非霧。

夜半來,天明去。

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

大晏行樂之餘,慨嘆人生苦短,好景不長,寫下《木蘭花》一首,上闋結尾“抄襲”白居易這兩句,略作修改,即成名句:

改編後

燕鴻過後鶯歸去,細算浮生千萬緒。

長於春夢幾多時?散似秋雲無覓處。

05

原句來源

“人面桃花”的故事流傳極廣。

唐人崔護到長安參加進士考試落第後,在長安南郊偶遇一美麗少女,次年清明節重訪此女不遇,於是題寫《題都城南莊》一首,後兩句說: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大晏寫艷情詞,懷想心中的伊人,杳不可見,寫下《清平樂》一首,下闋結尾“抄襲”、改造崔護的名句,轉為己有,妙不可言:

改編後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鉤。

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06

原句來源

中唐劉禹錫寫過《金陵五題》,成為金陵懷古詩的絕唱,第一首《石頭城》即膾炙人口:

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牆來。

周邦彥作為“抄手”,寫過一首《西河·金陵懷古》,硬是把劉禹錫的《石頭城》,鋪散開來,擴成兩闋:

改編後

佳麗地,南朝盛事誰記。山圍故國繞清江,髻鬟對起。怒濤寂寞打孤城,風檣遙度天際。

斷崖樹、猶倒倚,莫愁艇子曾系。空餘舊跡郁蒼蒼,霧沉半壘。夜深月過女牆來,傷心東望淮水。

然而,這還沒完。劉禹錫第二首《烏衣巷》,更是千古傳唱: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周邦彥照樣不肯放過,把這首詩的內容重組,放在《西河·金陵懷古》的第三闋,果然詞人都不是省油的燈。他寫道:

改編後

酒旗戲鼓甚處市?

想依稀、王謝鄰里,

燕子不知何世,

入尋常、巷陌人家,

相對如說興亡,斜陽里。

07

原句來源

唐代科舉以詩賦取試,然而詩人考場上寫的應試詩,往往並不出彩。最有名的是錢起的《省試湘靈鼓瑟》,這首詩主要是最後兩句,特給力:

善鼓雲和瑟,常聞帝子靈。

馮夷空自舞,楚客不堪聽。

苦調淒金石,清音入杳冥。

蒼梧來怨慕,白芷動芳馨。

流水傳瀟浦,悲風過洞庭。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北宋秦觀被貶郴州,駐舟湘水之浦,寫下《臨江仙》一首,下闋末尾直接照搬錢起的名句。他寫道:

改編後

獨倚危檣情悄悄,遙聞妃瑟泠泠。

新聲含盡古今情。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08

原句來源

唐代盛行賞牡丹,其中晚唐羅隱寫的《牡丹花》,傳誦千古,最有名的是頷聯兩句:

似共東風別有因,絳羅高卷不勝春。
若教解語應傾國,任是無情亦動人。
芍藥與君為近待,芙蓉何處避芳塵。
可憐韓令功成後,辜負穠華過此身。

秦觀為崔徽像題寫《南鄉子》一詞,把後一句直接照搬過來,用來形容美女崔徽。他在下闋寫道:

改編後

往事已酸辛,誰記當年翠黛顰。

盡道有些堪恨處,無情。

任是無情也動人。

09

原句來源

李白的七律往往不太出名,唯有一首《登金陵鳳凰台》傳唱千載,頷聯頗為精警: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王安石寫《南鄉子》,吟詠金陵古城,直接照抄這一聯的後半句,作為上闋的結尾。他寫道:

改編後

自古帝王州,鬱鬱蔥蔥佳氣浮。

四百年來成一夢,堪愁,

晉代衣冠成古丘。

可是這還沒完。

王勃的《滕王閣序》震爍文壇,最後的那首《滕王閣詩》也至為精彩,結尾尤為悠遠: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王安石發揮“借鑑”的本領,同樣把後半句照搬過來,作為下闋的結尾。他寫道:

繞水恣行游,上盡層樓更上樓。

往事悠悠君莫問,回頭。

檻外長江空自流。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