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聯考卷“被掉包”:這樣的事情很多人信,本身就是問題

2018-07-31 09:30:53

說說河南聯考卷“被掉包”的事情。

而今天。河南省教育廳已經回應了:

回應大概的意思是鑑定出筆跡一致,沒有問題。

另外我在網上看到了說河南省招生辦公室公布了幾位涉事考生的會考成績,並不理想的新聞,但來源是搜狐上的一個自媒體賬號,沒找到官方來源。

如果哪位讀者知道官方來源,歡迎留言告訴我。

放在平時,這新聞其實也有點搞笑的,居然會有很多人相信一個能“掉包聯考卷”的人,會通過掉包聯考卷這種損人不利己的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正常的邏輯應該是他可以直接改分數,擠掉其他人的名額才對。

但現在,我卻不太想或者不敢去嘲笑這種想法,畢竟我以前還看過更誇張的新聞。

還不止一起。

所以我儘量不帶立場,簡單分析一下這件事。

是發揮失常嗎?

這種聯考後估分嚴重不符,不是差幾十分,100分,而是差,200分,300分。

周口市蘇同學,平時600+分,估分627分,聯考分數335分。

洛陽市楊同學,估分500分,聯考分數270分。

商丘市余同學,從一模到三模考試全部546分以上,聯考估分500分,結果聯考分數243分。

信陽市李同學,平時一直在500分以上,然後聯考成績261分,幾乎門門不及格。

和平時成績差幾十分,甚至100分,你說是發揮失常我相信。但和平時成績差300分,差一倍,說是發揮失常,你信嗎?

我反正不信。

是學生平時作弊獲得高分,聯考無法作弊了,所以“原形畢露”了嗎?

存在這種可能,但還是事有蹊蹺。

第一是因為事情發生後,這些學生的同學,紛紛出來證實他們平時成績並不差。

比如上面說的蘇同學,在鄭州一中念書,用我鄭州外國語的朋友的話來說,鄭州除了他們鄭州外國語,就只有河南省實驗中學和鄭州一中了。鄭州一中2017年的重點本科率,是70%,一本率,是95%。

而成績有爭議的這位蘇同學,用她同屆同學在知乎上的話來說,是

一中招生非常嚴格,一本率常常95%以上,我在一中呆了三年,考300分的幾乎聞所未聞。

而鄭州一中貼吧上,有她同班同學表示這位蘇同學“從沒掉出過二樓”,因為鄭州一中按照排名來排考場,二樓是成績最好的一批人呆的地方。

一個學生,平時什麼成績老師最清楚,如果一個老師眼中的差生,每次都考年級前列,老師是一定會重點盯著的,況且聯考前有各種統考,模考,其中有不少是全市統考。

如果這學生平時都是靠抄的,老師絕對不會像新京報說的那樣。

她在電話里向女孩的班主任報告了聯考成績,聽到她的分數後“(老師)吃驚得手機都掉了”

所以除非是她對她實名舉報的父親說了個彌天大謊,而知乎,微博上她的同學都是她朋友和水軍,否則我依然對說學生平時作弊,原形畢露的說法存疑。

如果有這屆鄭州一中認識她的同學,歡迎在留言告訴我。

是老師批錯了,或者弄錯了,錯把其他人的卷子當成他的嗎?

前者不可能,因為聯考閱卷是天大的事,流程是要好幾個老師全都批閱一遍,結果一致才能出分,況且批錯了一半,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後者這就更不可能了。

且不說我們聯考那會兒就是掃描到電腦里進行網上閱卷,考生的身份都是通過識別條形碼對應了,無意弄錯根本不可能。

就從現在新聞里披露出的信息來看,也絕不僅僅是“弄錯”這么簡單。

考生家長和考生交流後認為,數學試卷第21題明明放棄作答,實際上作答內容卻有10行,10行字從何而來?答題卡原件與掃描件矛盾重重,如何一致?。選擇第17、19、23題作答並正確卻沒有得分,有內容而不得分,明明有漏不評、不回答、不改正。理綜部分:第23題、27題、29題、32題按照標準答案錯誤不應當得分而得分的;依據標準答題正確應當給分卻不給分的有:22、24、28、30、31、33、37題,這些已經超出老師判題常規,顯而易見孩子的試卷答題卡明顯被掉包。

甚至於作文的題目都錯了。

女兒還告訴他,聯考時,自己寫的作文題目是《不負時光,不負年少-致2035的你們》。但他在河南省招辦查到的語文答題卡上,女兒的作文題目變成了《富強中國,不負年少》。

▲蘇先生女兒答題卡中的作文題目,與女兒自稱在考場上所寫的不一致。蘇先生說,答題卡上有人模仿了女兒的筆跡。

而發生在商丘的余同學身上的事情則更誇張,不但她四張考卷上的考號都不一樣,她英語卷子上的名字還寫錯了,有塗改痕跡:

從小到大寫過無數遍的名字,你會寫錯嗎?

反正我不會,聯考的時候更不會。

況且根據相關人士的說法,考生號不符,像她這樣考生號出現多處塗改痕跡的考卷應該當場作廢,根本不會出這樣的成績。

所以呢?

因為沒有別的假設了,所以這件事只有兩個可能。

以上種種信息綜合起來,要么從學生開始,聯合學生同學,家長,實名舉報並設了一個局,一起撒了個彌天大謊。

要么就是教育系統里有人搞鬼。

網友們更希望也更相信是前者,我也更希望也更相信是前者。

可悲的是,大家之所以不相信,是因為明白有能力做到掉包的人手眼通天,根本沒有必要通過這么愚蠢的方式達到這樣的目的。

用網友的話來說:“他們有的是辦法讓自己孩子享受最好的教育。”

另外,因為後者這種可能性實在太駭人聽聞,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絕對不止這四例,可能是40例,400例。

可能差得沒這么多分所以考生只覺得是自己發揮失常了,痛哭幾天然後去乖乖復讀,可能考生髮現了和父母抗議,父母只覺得是考生的藉口然後置之不理,反正如果這件事是真的,每個考生都有理由懷疑自己的卷子被動過手腳,絕對是最近幾年對教育公平最大的一個問號。(甚至超過少數民族加分)

要知道平時我們考完試,考得怎么樣,老師把卷子發下來你就知道了,白紙黑字沒法抵賴。但聯考完以後,除非你主動去查分,否則大多數人是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卷子的,能看到的只有一個個數字。

本來那一個個數字,應該是12年寒窗苦讀的成果,現在有人告訴你說,這些數字就是數字而已,是可以被隨意更改的。

如果是真的,我都能想像那種絕望。

用網上的話來說,就是

一個社會有三大底線行業:

一教育,二醫療,三法律。

無論社會多么不堪,只要教育優秀公平,

底層就會有上升希望;

只要醫療不黑暗墮落,

生命就會得到起碼的尊重;

只要法律秉持正義,

社會不良現象就能被壓縮到最小……

反正雙方必然有一方在說謊。

挑戰這種底線,無論是哪方,都不可原諒。

5,古代科舉舞弊,可是殺頭的重罪

學過歷史的應該都知道,科舉考試是我國自隋唐以後最重要的選拔官員的制度,它和察舉制最大的區別,就是科舉制是可以“投牒自進”的,不需要經過公卿大臣的推薦,所以科舉也是古代實現階層流通,打破血緣世襲和世族壟斷的重要途經。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可以說科舉那一場場考試,就是無數寒門子弟的希望。十年寒窗苦讀,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考取功名,跨越階層,而國家,也需要這些新鮮血液,來維持清廉高效的國家機器的運轉。

正因為科舉如此重要,所以各朝各代的統治者,都非常重視,尤其以清朝的統治者為最。

順治14年(1657)時,順天鄉試場上,正考官曹本榮,副考官宋之繩,同考官李振鄴、張我朴等人或欲結權貴,或貪財納賄,竟公然在考場內互相翻閱試卷,照事先擬好的名單決定取捨。

發榜後,眾人不服,議論紛紛,考生集體到文廟去哭廟。給事中任克溥奏參,稱中式舉人陸其賢用銀三千兩,送考官李振鄴、張我朴,所以得中。順治帝聞奏大怒,立即令都察院會審。結果審出同考官李振鄴、張我朴等人受賄屬實。

結果不是坐牢,不是罰款,不是發配邊疆或者充軍,而是相關人士,包括李振鄴、張我朴、蔡元禧、陸貽吉、項紹芳、田耜、鄔作霖全部處斬,相關的108名家人全部流放邊境。

同樣的還有江南主考官方猷內定方章鉞為舉人,18人或處斬,或絞刑。

戊午科場舞弊案,鹹豐帝更是一狠心,在菜市口斬了一名一品大員,破了兩百多年的先例。

可見那時候對國家根基的科舉舞弊案的重視程度。

魯迅在寫狂人日記俄語版序的時候,這樣說自己:

“我祖上本是殷實富足的大家,但到我13歲時,我家忽而遭了一場很大的變故。幾乎什麼也沒有了;我寄住在一個親戚家,有時還被稱為乞食者”。

這“很大的變故”,就是魯迅祖父周福清的科場行賄案。

1893年,正值三年一度的鄉試。魯迅的父親周伯宜因屢試不第,也來應考。魯迅的祖父周福清怕兒子再次落榜,便想使用非常手段。

周福清是同治十年(1871)進士。此公性格倔強,待人刻薄,因此“科場得意、官場失意”就成了他的宿命。考取進士以後,他曾出任江西金溪知縣,但因“辦事顢頇”被兩江總督沈葆禎彈劾,只好返回京城去坐冷板凳。1893年他因母親去世回鄉服喪,正好遇上兒子趕考。他打聽到這年浙江鄉試主考官殷如璋與自己是同科進士,便在殷如璋抵達蘇州時,派家人陶阿順登上官船,遞上一封密信和一萬兩銀票。

周福清為讓這筆“買賣”不虧本,還在信中羅列了另外幾個考生的名字,要求殷一併照顧。為此,他向這幾位考生家長索取了不少好處。

始料不及的是,當陶阿順登船投書時,殷如璋與副主考周某正聊天。他明白來者用意,便收下信件示意陶及時退下。誰知陶阿順大聲嚷嚷起來,責問殷為什麼只知收錢不開收條。在這種情況下,殷如璋只好翻臉,連人帶信一併拿下,押送蘇州府查辦。

事情敗露之後,周福清逃往上海,後因走投無路,又自首投案。清代,科場舞弊本是殺頭之罪,但念及他是多年老臣,再加上有人說項,最終被判八年監禁。

舊社會的科舉考試能讓人麻雀變鳳凰,雖然聯考還沒達到那個高度,但依然是中國所有寒門家長,學生,最大的盼頭。

畢竟有錢人的選擇很多,但更多人只有聯考。

你當然可以舉特例,哪個沒上大學的做了老闆,而名牌大學出來的給他打工,但從統計數據上來說,確實是越好的大學,畢業後收入越高,並且這種收入差距,會隨著工作年限增長,被越拉越大。

清華畢業的學生,平均收入有15000,而2017年北京社會平均收入只有不到8300元,差了近一輩。

在現在的中國,上好大學的意義還是很大。

很多人都說聯考是人生最公平的一次競爭。

雖然現在的聯考充斥著各種民族加分,自主招生,競賽加分,但總的來說這句話還是沒毛病。

舊社會的統治者尚且知道教育公平對國家的重要性,遇到這種事往往都是皇上親自批示,徹查,從重處理。我們國家更是把聯考作為高壓線,本應該所有人都有“這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共識才對。

還是正如我前面說的,這件本來應該所有人都不信的,蹊蹺到有點荒唐的新聞,本來不應該這么多人相信的。

現在這么多人相信,本身就是問題,而且這問題並不能以一句“民眾缺乏辨別信息能力”來說。

另外

最後提一點建議,我覺得反正現在都是網上閱卷,每個考生的試卷本來在網上都有掃描件存檔備份,大可以在公布考分的時候,把每個考生的卷子,帶上批改內容在網上公示(就是你查分的時候,也能查到你的試卷)。

這樣考生看到心服口服,不會出現胡攪蠻纏誣告的情況,也讓官員不敢亂用權力,杜絕了可能出現的徇私舞弊行為。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