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真正的“佛系”青年生存指南

2019-02-09 10:27:50

在很多人都給自己貼上“佛系”標籤之後,你知道“佛系”這一概念是怎么流傳出來的么?

2014年日本某雜誌介紹一種全新的男性品種。他們永遠都把自己的興趣愛好放在第一位,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和節奏去生活。

和一般的“熱衷求偶”的男性不同,他們嫌戀愛太麻煩,不想費神去交女朋友。

這樣的男性,一開始被稱為“佛系男子”。

“油膩猥瑣的中年男子”的熱度過去之後,2017年“佛系”一詞又霸屏全網,並引申出“佛系養生”“佛系職員”“佛繫戀人”“佛系青年” “佛系生活”“佛系追星”等詞。

無論是吃瓜民眾,還是明星藝人,大家都在用“佛系”。

例如,無論是舞台形象,還是生活方式,霍尊便給人一種古樸、清雅、淡然的印象,被冬粉戲稱為“佛系歌手”。

與此相反,第一批90後已經禿了、出家了、眼睛快瞎了等等報導頻繁出現,使得“佛系”持續成為網路輿論關注的焦點。

“佛系”和佛、宗教其實並沒有關係,而是用這種態度,表達出一種無所謂、不大走心、得過且過的生活方式。

都行,可以,沒關係,這三個詞是“佛系”青年嘴邊的高頻辭彙。

房價高,看病貴,工作累,壓力大,連疫苗都有假的,現在年輕人看到父輩努力一輩子,依然逃脫不了平凡的人生和充滿壓力的生活。

他們感受到了世界的殘酷和生而為人的無奈。

在這樣的環境中,釋放壓力就成為剛需。所以“佛系”一下,調侃和吐槽自己租不起的房,買不起的學區房,跳不了的槽,創不起的業,失不起的敗。

接受事實後,調整心態,生活確實會變得輕鬆一些,至少不再那么焦慮。

“佛系”是“喪”文化的一種,在重壓下的自我安慰。

喪文化的流行,是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輕人面臨父輩未曾遇到不同的挑戰,例如獨身子女的孤獨、渺小、無力感等。

正如人民日報所說,“雲淡風輕、渾不著意好不好?太好了,但必須守住一條:總得有走心的地方。處處不堅持,事事隨大流,那只能是淹沒於人潮、迷失掉自我。”

然而,佛教中的“佛系”,真的也是這個意思嗎?

其實並不是。

佛教否定宿命論,充滿正能量。它不鼓勵聽天由命,而是希望人開創命運。壞的命運和起點,可以行慈悲、修懺悔而加以改變。好的命運如果不善加維護,也會墮落。

佛教戒律清規多,鼓勵人修身和精進。這些戒律,可以幫助修行。

例如,其中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

十善:不殺生、不偷竊、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語、不拍馬、不貪婪、不惱怒、不背離佛法。

佛教所倡導的生活方式,和當下年輕人,甚至眾多名人所追求的輕生活、森林系,禪意的生活態度,都是相通的。

事實上,作為佛教的一個宗派,禪宗是宗教色彩最淡而哲學意味最濃的。

它其實就是人生哲學。

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嚮往禪意的生活方式的原因。

禪意生活方式,不一定非要看破紅塵,去素食、喝茶、焚香、撫琴,而是以禪修的態度,過貼近內心的自在生活,“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倡導簡約內斂、自在高雅、清淨無礙、智慧而拙樸。

無論是商界、政界、還是體育界的名人,例如賈伯斯、科比、福特汽車老總等,都推崇冥想的禪修方式。連美國《時代周刊》都刊登關於正念的封面文章,西點軍校還專門開設了冥想課程。

歌手李玉剛禪修,只是為了沉澱自己;梁朝偉山中禪修,4天3夜一言不發,吃齋、禁語、早起;馬雲在作決策之前常常閉關、禁語;央視還曾專題報導禪修冥想還將成為下一個健身新趨勢。

那么,什麼又是禪呢?

其實,我們生活中耳熟能詳、脫口而出的話,其實都與禪息息相關。

在《禪的故事》中易中天說,禪,不是武林秘籍,不是職場寶典,不是錦囊妙計或者什麼攻略之類。它也不是心靈雞湯,不負責心理按摩。

他覺得禪有三個特點:不可說,不必說,不能說。禪宗追求的是最高智慧,或者說終極智慧。終極智慧是可以說的嗎? 不可以。

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不必說,因為禪宗的特點是: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禪雖然不能說,實際上,禪宗不但說話,還愛講故事。

結果,參禪變成了智力遊戲,而且是高智商的遊戲。 所以,高智商的人都喜歡參禪。比如蘇東坡,比如賈寶玉和林黛玉。因為這些人智商高,悟性好。

另外他覺得,反過來也一樣,讀禪越多,就越聰明。這樣看,禪又是有用的,它能幫助我們:認識自己、對抗孤獨、緩解焦慮、變得聰明。也許,這就是心理學意義上的立地成佛。

知識可以傳授,智慧只能啟迪。

只要認得自己的心,通往心靈之路,就是通往自由之路。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