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涼衣單,又孤獨了嗎?

2019-03-15 05:51:36

午夜時分,常會有一絲孤獨湧上心頭,那是一種無法言語無法抗拒的感覺。獨自坐在電腦前,等待那不知名的訪問者到來;或只是靜靜獨坐,在心情的潮濕處,寫下串串淚珠。若你問我,在為何事傷感,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在為我的回憶,留下一份心情。

一種理性的落寞,一種沒有聲音的思想,喧鬧中的慨嘆,熱烈里的冷觀,也不只是溫飽後的無病呻吟。 也許越是紛繁越成空,越是孤獨越豐富。孤獨並不是你一個人時才會出現,有時就算你的身邊有很多朋友在大聲說笑,它還會侵襲而來。我知道,那是心靈的孤獨,但卻只是瞬間,就像某些心動和感覺,頃刻即逝。

夜裡思緒還遊蕩的人,都是追逐記憶的人。快樂時,用心就好,而憂傷時,縱使再多思念也彌補不了。笑著追逐流星的日子,怎會體會隕落的悲哀,以為那璀璨的光華,不需要粉身碎骨的代價。星空寂寞,你一定也感到了長夜的孤獨,月台揮別不盡的是青春的感動。那疲憊的足跡,總有一盞不滅的燈在守候,我的淚會止不住滑落,落得無聲無息。

相思無邊,寂寞無涯。就在遙遠的曾經,也許是昨天的故事,卻是最真實的夢幻。在這個靜謐夜晚,我收攏流逝的記憶,品味著孤單,為曾經的擁有鋪一座思念的橋;在這個靜謐夜晚,我撿拾青春的碎片,打包著情感,為往事編織歲月的輓歌。

(二)

我有過這樣的一個聊友,最初的網名叫Tata,現在叫什麼已經沒有再去關注了。和她有3、4百頁的聊天記錄,對於每一個習慣晚睡的聊友,我都會倍加珍惜。

關於怎么就和她就熟絡起來,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涉及到政治生活、暗箱操作以及當時手裡擁有的一點可笑權利,似乎還有些不夠正大光明的樣子。最初和她的話題是“女生不應該喝太多的可樂”,她疑惑著,其實就是我瞎掰的插入語。然後我以一個過來人的姿態與她講述著大學的各種新奇,她似乎也被忽悠得不亦樂乎。好像她也好奇過我喜歡了三年的女生是什麼樣,只是後來讓她失望了。她開解過我“你能說出口是幸福的,還有人因為一些原因連說喜歡的機會都沒有”“你們都相互喜歡的,但是不能在一起,只要有她喜歡你的這份心就行了。”

她還說,“我覺得你看人的眼神特別的真”“看你眼睛說不出謊的”。好幾次夜裡我給她講我的故事,她說她哭了,人在夜裡感情防線最低,最容易動情。慢慢的她也分享給我一些她的事,像相信一個老朋友。偶爾我會遇到她,她看不到,我一般遇到人不會主動打招呼,每每說起她總覺得很神奇。我們聊星座,講性格,她會爆料一些她的寢室糗事,女生們之間的小秘密。我也會告訴她很多學生會的內幕潛規則,如何評優入黨等。她發現我的感情存在問題後,會提醒我,“你可能會覺得她某些地方要優越你,你會高看她一眼,時間長了,你就覺得她是你理想的對象。就像我說的,你是在逼迫自己去喜歡她”。

更熟絡以後,我們會彼此分享一些歌,如《笨得可以》《白天不懂夜的黑》《盛夏的果實》《刺蝟》《同類》《類似愛情》《好久不見》《我們之間》《肩膀》《勇敢愛》《淚海》《執迷不悔》《不藥而愈》等,有段時間我每天都在淘歌,感覺可以就發給她,然後聽完交流。她也推薦給我很多有氣質的網站,有些現在都還時常逛著。還有好幾次與她逛校園去一個黑燈瞎火的地方隨便一聊就是好幾個小時的經歷,我的表達欲每次都撐得很飽,油而不膩的口味。好像還有一次黃昏時分和她去爬森林公園,那是一次難得的釋放之旅,回來時已經伸手不見五指了。那天我們談了好多好多話,大多數都記不得了,有點印象的是“你的鞋子刷得很乾淨,這能反應一個男生的氣質”,好吧,我承認我是故意的,要是她看見我亂得九、十糟的屋子,該會怎么看我。就像她看穿了我的部分本質後,不再說“你就是我效仿的標桿”“讀你的文章已成為一種習慣”。現在她好像找到了更值得欣賞的人,如果那人像我一樣也是她生活里目所能及的傻逼,不知道她對他還有沒有那種神秘的新奇。

難耐沉鬱的時刻,我們也許可以向人傾訴。可單調的語言能否表達真正的內心?內心的釋懷到底是換來一聲嘆息、幾顆同情,還是一縷憐憫?對象是誰,知心幾何,或真心或假意,或坦誠或謹慎,一通釋懷過後,一樣回歸自己的世界,得到了什麼?還是一樣的虛空遙遠。就如同你個體的病痛,除了你自己之外沒人可以真正體會。而你能做的,也只有忍受。
不必傾訴。屬於你的,只有自己的感受,痛苦和孤獨如生命的誕生一般神聖。面對朋友,我們無言。大家都忙,一切都變得那么健忘。說的話越多心的隔膜越硬,相聚的時間越多情感的距離越大。你了解我嗎?我了解你又有多少?互相看到的是包裝的真實和虛幻的笑臉。我無法傾訴內心的真實,你不必裝出傾聽的模樣。我知道,青春的挽留不只是一些白色的思索,風總會從感覺的心田飄來,而歲月會在舞動的鍵盤中,悄然逝去。在深夜獨自面對自己的時候,孤獨也非孤獨,孤獨應當是當你一個人時去面對自己的得與失、愛與恨、苦與樂。讓孤獨不斷地總結自我,用一顆年輕的心去重新打量這美好的生活。

而另外的生活呢,總是自己掩耳盜鈴,強加給自己的,卻還解釋說,“別人不了解自己,沒有一個知心朋友”。有時候人的一生之中變幻莫測,總是在這個無情的舞台上扮演著不屬於自己的角色,我們控制不了自己的戲在一直演下去會是個什麼樣的結局?我們無需知道,知道太多,反而局促不安了,而我們有的只是無奈而已。

(三)

我的結義兄弟傑要當爹了,那天他喝醉了,打電話給我,哭得厲害。他問我怎么一直都不去找他喝酒,一直推脫忙,會不會像老二一樣就老死不相往來了。他說自我上大學後就變了,和他劃清了界限。我不知道怎么解釋,我確實忙,但過去一趟的時間卻也是有的,只是覺得很多時候還是沒有去的理由。

是啊,曾經我們是多要好的關係。遙記當年情景,我們年方七八,大石頭下,八拜,歃血為盟,結成異姓兄弟,本來是準備好削鉛筆的小刀在身上劃幾道口子的,後來因為怕疼改用一種擠得出紅色汁液忘了名字的野果代替鮮血。那樣的情節和武俠劇一樣,豪氣乾雲。互相贈送的信物早已不知所蹤,但我們同生共死的誓言卻猶在耳旁。才上大學的時候,因為生活費里少一份想戀愛的經費預算,所以每每有什麼衝動的計畫總要向傑借錢,他從不推遲。還錢的時候也稱不急,即便接受了也要請我大玩大吃大喝,甚至嫖和賭。愉悅身心的小麻將我倒是接受得了,但作為一個守身如玉的舍友稱道的“處菊”,我卻不想早早背負風流的美名,儘管傑一直說那是多么的愉悅身體。所以盛情難卻的時候,我最多也就和他洗洗桑拿,按按摩。對他我是從不說謝的,以致我定義朋友的時候都強行加入“不客套,不計較”,甚至謾罵也是必須的。

小時候我和他還有老二每天混跡在一起,他們做壞事我就躲在一旁,一直以來我都是挺怕事的那種。後來讀到三年級他們都留級了,而我卻越學越“優秀”,我被學校特殊照顧,勒令不要再與他們這種沒救了的差生交往,我只能偷偷地在放學後和他們玩在一起。那時候傑仗著自己是留級生,經常與老二一起欺負新生,會強行徵收新生的彈珠和紙板之類的東西,有時候也有少於1元的零錢,每每他們得逞都會和我分贓。如果有看我成績好不爽的人欺負我,他們也會出頭幫我打得別個鼻青臉腫,作為一個高年級學生靠低年級學生罩著,是我那時候最丟臉的事。

傑和老二一直狼狽為奸,我只能遠遠觀望,到國小六年級他們又留級了,而我國小五年級就跳級考上了國中,去了縣城,高他們三屆。他們似乎很早熟,我放假回去與他們再聚,他們一直給我講摸小女生的“小蘋果”的感覺,我開始有些不適應,在縣城裡被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灌輸後,我逐漸發現我和他們不再是同一類人。事實也證明了,他們都是讀完國中就輟學了,傑隨他父親學開貨車倒是活得瀟灑,因為他是我奶奶的堂兄弟的孫子,這層關係讓我們彼此還有往來。而老二,因為家境不好出門打工,由於交友不慎誤入歧途,沾上了那種癮,傑和我都像躲瘟神一樣躲著他。

傑去年國慶結婚的時候,打電話問我“說好的同一天結婚還要兌現嗎?”。當時我只說了一句,“這次我是來不及了,等你下次結婚再一起吧。”不過現在作為準爸爸的他樂開了花,而且還會結果,應該會幸福一生的吧。

小時候,我們想要的東西得不到的時候,會為自己設立目標,長大後肯定要得到。可隨著年齡的增長,自己有能力時,心裡並不再想去得到,會覺得那是一種浪費。人生站在不同的時期,思緒也顯得不同。人也許就是喜新厭舊,那些曾經的追求總是漸漸地離去。困惑時,滿腦的思緒在上躥下跳,卻得不到任何答案。如果我們看到那些勾心鬥角的人,心底會有一種莫名的怨氣,一直不停的探索著人為何變成這副模樣,世界裡透出社會主義的和諧那不是很好嗎?人生有太多無法揭開的困惑,只能夠留守在心底,一直沉悶,越是如此,壓在心底的石頭也會越加的沉重。

幸福總是來之不易的,想要得到幸福,前提就是經歷坎坷。真正面對這一切的時候,發鐵的思緒再度變得混亂,理智也漸漸的失去,原本的計畫也跟不上變化快。輪轉的變化是天與地的差距,調整心態顯得那么艱難。人生遇到措手不及的時刻,臉上掛滿的只是無奈,覺得這只是一場夢,逃避著現實,開始魂不守舍。但生活畢竟需要我們面對,總是逃避,到最後只能在絕望里孤苦無依。人生好似一場戰爭,經歷的一切就是心靈的磨練。人心的無奈與困惑是最好的幸福,不斷地讓我們學會成長。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得到,我們需要懂得珍惜。淺笑一聲,淡然的面對生活的一切,那樣才能學會成長。

(四)

起初玩QQ的時候,會加很多人,總是充滿好奇地找人聊天。後來因為覺得忙不過來,就喜歡隱身了,似乎很多人都喜歡。再後來,大家又都全部線上,卻不再相互打擾。電話簿里也有許多這樣的名字,號碼越存越多,可以說話的卻越來越少。那些曾經喜歡簡訊轟炸、電話煲粥的人,似乎很久都沒音訊了。

那天我從學校去租房子的地方,給一位故友打了一個電話。我喜歡在一個人走路的時候給朋友打電話,一個人走路總是很慢,也只有在那一刻,我才會覺得我們的校園原來也挺大。朋友在電話里抱怨著她的各種不如意,才簽了工作又覺得不適合想跳槽,但是要賠償違約金,還猶豫不決著。她一直在說我沒插上嘴,似乎她也有好久都沒傾訴過了,我是這樣覺得。

很久以前,我們把對方當情感的垃圾桶,有摩擦也有默契。那時喜歡一首歌叫《傾城傾城》,每次回家乘車的途中都會經過一個很大的標語板,上面也寫作“傾國傾城”,每次乘車路過那塊牌子沒有刻意要去看標語,但是每次到了那裡都總會抬頭,總會看到。有時候途中睡著了也會醒來,也總不會漏看,最可怖的是看的時候p3還在播那首歌。她說她也有那樣的經歷,這是一種讓人難以置信的奇遇。有一次假期回家我遊蕩在我們一起走過的路,然後想起有一次和她沿著河岸走了五六個小時後又打車回來,好久沒聯繫了,她在幹嘛?打個電話問問,那邊的回答是“我就在這條路上啊”,然後驚訝,“我看見你了”。這樣發生了一次,當然會只當它是個巧合,但是兩次三次……呢?又有一次乘車回家,突然想起她該放假了吧,打電話問問吧,她說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我驚訝“我也在啊”。繼續追問原來自己僅僅比她早半小時發車而已,巧合的是中途堵車剛好堵了半小時,然後同時到達了。

我們回憶過去的時候,我說:“以前我爸他們特反感我每天都拿著手機按個不停,現在我回家不按了他們卻不習慣了。看我每天待在家裡,總是要問為什麼不出去找同學玩,還有沒有和你來往。”她說:“我爸爸對你的印象也很好,那么多同學就只記得你了,可能是因為你們都是學數學的吧。”於是我想起,那次用摩托載她父親回家,我是多么的緊張,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我又說:“好像我所有的家人都認識你,以前害怕被看見,卻在不同的場合都被家人逮現形了。”其實有件事沒敢給她說,在她見到我家人之前就被抓包過了,有一次回家一家人都在,我3歲小外甥一本正經地對我爸爸說:“外公,今天我看見我大舅舅和我大舅娘在街上吃東西”,我知道肯定是堂妹教小外甥說的,當時害得我差點噴飯,每次想起都覺得搞笑。她說:“不但我家人認識你,我親戚很多也認識你,連我表妹現在都還叫得出你的名字。”

是啊,我們是多要好的朋友,以致於家人都誤會了我們的關係。我一直習慣走在她左邊,儘管我知道有一項心理學的研究表明,男生應該走在女生的右邊,因為大多數人習慣用右手,走在女生右邊才容易來電。儘管我知道男人走路該抬頭挺胸,舒肩闊步,但是我還是願意那樣畸形怪狀被提醒。似乎一切改變都不是太大吧,她應該還是可能會喜歡有姜蔥味的小吃,因為我也沒改變過對藍莓奶茶和橙味飲品的鐘愛。不過也有些東西是變了的,因為不是所有的情緒都還承受得起過往的習慣,比如說我已經很少聽周杰倫的歌了,我問她還聽不?她說也不怎么聽了,都改聽陳奕迅的了,我默嘆,好像我也是。

人生就是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路途上會有很多站口,沒有一個人可以至始至終陪著你走完,你會看到來來往往、上上下下的人。如果幸運,會有人陪你走過一段,當這個人要下車的時候,即使不捨,也該心存感激,然後揮手道別,因為,說不定下一站會有另外一個人會陪你走得更遠。當明天變成了今天成為了昨天,最後成為記憶里不再重要的某一天,我們突然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被時間推著向前走,這不是靜止的車廂里,與相鄰列車交錯時,仿佛自己在前進的錯覺,而是我們真實的在成長,在這件事裡成了另一個自己。(這一段引用修改自網路)

(五)

老姐(非親,重要路人)說我是九型人格里的第一型完美主義者。她系統學過心理諮詢相關專業知識,作出的分析判定有一定的科學依據,我時常把她的分析作為參考。她給我發過一封很長的郵件分析我的性格,我只摘抄她加黑的部分:

第一型的人愛批判自已,也愛批判別人,他們內心擁有一張列滿該與不該的清單。他們認真盡責,希望所做的每件事都絕對正確。他們很難為了自己而輕鬆玩樂,因為他們以超高標準來審查自己的行為,而且老是覺得做得還不夠。他們有可能因為害伯無法臻於完美而耽擱了事情,他們道德優越感強,很可能厭惡那些不守規矩的人,特別是當這些人越矩得逞時。

正直和正確對第一型的人很重要。他們以對和錯的角度觀看世界,沒有所謂的折衷,而且如果他們的正義感遭到污衊時,他們會狂熱地支持一個事件。他們似乎覺得,如果做得夠賣力,他們能把每件事弄得好而且正確,而且他們是惟一會這樣做的人。自我批判是他們生活中持續的特徵,然而他們卻期待別人以柔和的回饋來包容批判。他們對別人的批評可能是一種論斷,但還是掩飾了想讓事情完美的欲望,就算他們知道已經做得不錯了。

我不知道老姐寫這些的時候,有沒有因為私人感性改掉與學科知識不符的部分,或是隱藏許多不好的內容,又或者她說的只是她自己對我的了解。總之我看的時候,差點忍不住就潸然淚下了。只是我到了後來才相信,“走過歲月我才發現世界多不完美,成功或失敗都有一些錯覺,滄海有多廣江湖有多深,局中人才了解”。

我只知道,每個人都在為著屬於自己的幸福在奮鬥,沒有任何停歇的時刻。每一種所要面對的困難,都需要我們竭盡所能去努力。一顆心為夢想執著,不願夢想早早幻化成泡影。樂觀主義者走向悲觀主義者是從折磨的世界裡走,時光變得久了,那種心靈的創口也就顯得沉重。再好的體力,不停的行走也會筋疲力盡,就算是相同的路程,如果筋疲力盡的時刻去行走,每一步都是沉重的。也許人生的旅程就是那么的曲折,大起大落的悲傷顯得無疑。一切都是難以預料的,當走到無路可走的那一刻,才會懂得曾經不留心帶來的遺憾,那一刻才懂得無奈的意義。無奈是苦澀的,在無奈過後得到的卻是最寶貴的財富,幸福的未來也圓滿地踏上了一大步。

人生的無奈與困惑詮釋著生活的美好,只是太多的人不懂得珍惜。人生的苦澀總會降臨在身邊,也許有所得就要有所失。人只有戰勝所失去的,才會漸漸地懂得得到來之不易。當我們真正的體會那些無奈與困惑的意義,看出裡面帶給我們的啟示,生活也就活出了自己的意義。看淡人生的無奈與困惑,需要的不僅僅是樂觀,還有坦然地面對生活。生活是幸福的,別用太多的抱怨來訴說這一切。當我們看透了人生的無奈與困惑,心就能達到一種靜如鏡水的境界。

學會忙裡偷閒,鬧中取靜,才能享受孤獨的時光,默默感悟失去和得到,回味遺憾和美好。 擠一點時間,聽幾首舒緩的歌,品幾句有營養的話,做一次思考,那是何等的愜意? 能從忙碌中解脫勞頓,能在靜夜裡獨對心靈,能在晨曦時思考未來,那是一種無法表達的玄妙。 獨處時,才有時間思考;靜思時,才有機會感悟。 能專心,方能深入,耐住寂寞、忍受孤獨,也許才有奇蹟的誕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