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錯的冰冰,嘆息的小崔,碧桂園業主的臭雞蛋!| 米筐原創

2018-10-12 00:57:30

1

馮褲子《十問崔永元》確實沒有迎來輿論的翻盤,現實證明這是一步臭棋。被惹毛了的小崔隨即舉辦了一場批判馮褲子的作文比賽作為反擊。網友的嘴著實犀利,罵得馮褲子至今不敢吭聲。

你菌爺的好友村口大爺說:馮褲子這次真是輸了底褲。

今年的大事不少,馮褲子的流量篇《手機2》眼看就要夭折是一件。

流量的最終目的是讓組成流量的看客買單,可是這次是沒戲了,上映前的流量成了揮之不去的影視圈毒丸。

那晚還是范爺的冰冰,轉眼變成了范錯。拍《我不是潘金蓮》的時候,馮褲子說他一向眼光高的很,冰凍的實力你們看不懂。

我們確實看不懂,冰凍的成本高倒是吃瓜民眾看的明明白白。

一般一部電影註冊一個公司實體,可陰陽契約的出現,民眾們發現一個公司哪裡夠,需要一窩。

經紀人圈的一個朋友說:八九個億的罰款還不足以對冰冰傷筋動骨,但這件事情對娛樂圈的生態鏈影響確實非常深遠。

每集電視劇是80萬還是一百萬這不是核心。核心的問題是行業生態是1%賺走了80%,還是20%賺走80%的問題。

世界有很多圈,很多圈子的問題仔細看本質都是一樣的。

一個叫霍爾果斯的小鎮曾經善意提醒大傢伙好好自查一下,馮褲子們不知道有沒有好好自查,從“范爺”的“范錯”來看,他們沒有。

年底前的最後通牒剛響,霍爾果斯的“窩”已經開始炸了。馮褲子們開始抓緊時間註銷他們所謂的殼。

愛罵冬粉的馮褲子、喜歡嘲諷暗黑河南人的劉震雲、熱愛別人叫她“爺”的冰冰,他們都說自己是傻白甜。

可任何看似堅固的東西最終都敵不過現實評判之刀,事實打臉,再臉皮厚的也不能裝大瓣兒蒜了。

該還的總會還回去。

2

事情有了定論,小崔沒有去領賞錢。得過抑鬱症的他,說話總是陰陽怪氣的,《一聲嘆息一聲雷》的一篇短文刷了微博2000萬 的硬流量。

回首往事,憶往昔崢嶸歲月愁。

為什麼一聲嘆息?

嘆息成年人的世界裡,人事滄桑揚名立萬的竟是一群什麼貨色。

一聲驚雷。

當一切歸於平靜,虛幻的終究一場空。

江湖兒女亦有江湖的規矩,每個窩都有自己的理論。

窩的理論就是當四海英雄八方人物能隨時一起火鍋一起喝酒的時候,總會產生縱橫天下無所不能的幻覺。

小崔說:他曾親眼看過他們喝2萬一瓶的酒,抽幾千一條的煙,幾十萬辛苦費書包一裝就提走了。這是曾經的往事,現實的經驗告訴我們,看見的片段事實永遠沒有桌子底下的那般瘋狂。

看當初馮褲子是多么嘴硬,看劉震雲是多么矯情,冰冰是多么委屈,窩的理論始終認為一切風波平靜,這天下還是兄弟們的,只是這個秋天例外。

小崔不想名留青史,就是看不慣,更何況自己和同事已成局中人。

事情初始,他就安慰同事“晶”:“你不用怕,這次我一個人跟他們乾!”

小崔乾翻了一窩。

事實證明喜歡較真的人是可怕的。因為除了金錢原教旨主義信仰之外,較真的人有自己的天道倫理。

索羅斯曾說過:“錢,可以讓人變得勤快,也可以讓人泯滅道德,兩面之間,利弊誰優誰略很多情況下是灰色的。”

小崔說:“我怎么把一副好牌打成這樣?”

夜裡,遠去的父親給他託夢:“不能退”。

3

房地產是另一個娛樂圈,還有一個是新財富圈。到底是錢多了人變壞了,還是人先變壞才有錢呢?雞生蛋,蛋生雞的難題,鬧不明白。

唯一清晰的是,資本屬性附入人體的現象。

天下有沒有隻漲不跌的商品呢?

有人說:“中國的房子”!

20年就能證明這種商品只漲不跌嗎?

依據不足。

那究竟是誰只漲不跌呢?

人心。

國慶節,售樓部這個除了門口的石獅子是乾淨的所在,沒有了往年的火熱氣象。官媒評論金九銀十的涼意,話語間表達“樂見其成”。

碧桂園華東某項目據說房價從10000降到7000了,先期買房的業主不願意了,攜幾籃子雞蛋而來,現場視頻不忍直視,多名看房業主被誤傷。

扔你個臭雞蛋,鐵齒銅牙紀曉嵐里,貪官被壓往午門斬首的路上才有這個待遇。幾百年了民眾發泄憤怒的方式還是老樣子。

金錢鋪路的各種圈本質上都是一樣的,房產圈、娛樂圈、金融圈,名利流出流進,一群群人前赴後繼。

碧桂園說:“10000到7000沒有降價,只是精裝變成了毛坯”。3000塊一平米的精裝修不知道碧桂園自己信不信。

說實話,這個套路很難安撫激動的業主。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的信仰深藏心頭,幾百年了依然的民眾共識。

究竟是誰慣壞了誰?嘴都硬的很。

范錯的冰冰,嘆息的小崔,還有碧桂園業主的臭雞蛋,焦慮橫生的一個時代里,偉大的母體還在奮力的生長。

有什麼在毀滅,有什麼在新生,所有瑣碎都是一個轉身的細枝末節罷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