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令狐沖

2019-02-16 00:33:44

我不反對倪匡先生將《天龍八部》排名在《笑傲江湖》之上,當然也不贊成。

兩部作品我都很欣賞,認為價值大致相當,哪部排名在前,都無不可。

但,倪匡解釋《天龍》何以高於《笑傲》,就荒唐得很了,倪先生說:

並不是《笑傲江湖》輸給了《天龍八部》,而是令狐沖輸給了喬峰。

令狐沖也不是輸給了喬峰,他比喬峰更可愛些,然而,喬峰就是有一股形容不出的氣概在,總覺得高了那么一點點。令狐沖若是有機會和喬峰相遇,必然心折之極,喬峰說什麼,令狐沖會一刻也不猶豫就去做什麼!

連令狐沖也服了,所以《天龍八部》可以排名在《笑傲江湖》之上。

說喬峰比令狐沖“高了那么一點點“,我不贊成,也不反對。

兩個人物形象都很精彩、高遠,說這個“高一點點”,那個“高一點點”,皆無不可,我沒意見。

當令狐沖遇上喬峰,喬峰要做什麼,令狐沖多數都會跟他一起做,我覺得可能。

當令狐沖遇上喬峰,喬峰做任何事,令狐沖都會跟他一起做,我認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因為,令狐沖隨和,而仗義;喬峰,又不會讓他做什麼出格的缺德的事。

但,要說令狐沖在某人面前完全喪失自主性,放棄其獨立精神、自由意志,絕對順服於某人,相信某人到迷信的程度,服從某人到盲從的地步。某人“說什麼,令狐沖會一刻也不猶豫就去做什麼”,可就太荒唐無聊了。

令狐沖的真價值,在於他的自由意志。即使部分喪失其自由意志,即使只在某一人面前喪失其自由意志,令狐沖都再不是令狐沖了。

即使,這“某一人”,便是喬峰。

對於倪匡先生的這份抬舉,事實上,令狐沖早已敬謝不敏:

“我不願做的事,別說是你,便是師父、師娘、五嶽盟主、皇帝老子,誰也無法勉強!”

“根本無招,如何可破?”此語所指,既是“獨孤”其劍,亦是令狐其人。

劍本無招,人本無求。令狐沖對錢、權與名,皆無所貪戀,這才立於不敗之地。

只因“心不貪榮”,這才其身不辱。

令狐沖自然不是“浪子”,也非簡單的“隱士”,他是天地間一份清剛的靈氣,是阮籍筆下的“大人先生”。

令狐沖,至情至性,痴氣甚重。一生痴於情(對岳靈珊)、痴於義(對向問天)、痴於恩(對岳不群),復痴於劍、痴於酒、痴於琴……

任我行以令狐沖為接班人,看中他有能力,無野心。

或問:“對於令狐沖,為什麼任我行說他大才?”
或因令狐沖器局遠大,非侷促轅下之人?如其人頗具政治抱負,成就當在岳不群、余滄海之上。

這兩人的共同點:小器。
“綠竹翁教他試奏一曲極短的《碧霄吟》。令狐沖學得幾遍,彈奏出來,雖有數音不準,指法生澀,卻洋洋然頗有青天一碧、萬里無雲的空闊氣象。綠竹翁道:‘姑姑,令狐兄弟今日初學,但彈奏這曲《碧霄吟》,琴中意象已比侄兒為高。琴為心聲,想是因他胸襟豁達之故。’”
琴為心聲,如是如是!

任我行具“虎氣”,令狐沖有“猴氣”。
令狐沖在書中第一次被人提及,說的是他痛飲“猴兒酒”的光輝事跡。
與令狐沖最要好的陸大有,綽號“六猴兒”。

令狐沖天性仁厚,從來不願傷害他人,但對“青城四秀”,卻是主動挑釁處處為難。也許,令狐沖已將“青城派”及她的“四秀”開出了“人”的行列。

觀乎“福威”林家被“青城派”滅門之慘,“四秀”確實禽獸不如,令狐沖徑呼為“青城四獸”,極大侵犯了禽獸之名譽權。

承網友煮鶴兄教示,方知:在粵語裡“秀”、“獸”同音。金庸在港,日常說話,當以粵語為主。

令狐沖喜歡也擅長給人改動外號,好好的“青城四秀”,他給改成“青城四獸”,“江南四友”又給改成“江南四狗”。

“用志不分,乃凝於神”(《莊子·達生》),此“獨孤九劍”之劍意乎?

令狐沖生平學到的三門絕學,獨孤九劍、吸星大法、易筋經,都靠背誦。

讀《笑傲》開篇第一章,很多朋友為了華山派師兄弟們的那份情懷打動。

令狐沖的同學,其實很濫的。當大師兄見疑於他們班主任岳不群,這班同學的表現,真是令人齒冷,真濫!

再濫,也是同學。令狐沖不能選擇,不能退貨。

令狐沖會永遠懷念他的華山歲月,他的班主任,他的師母,他的同學,心中充滿溫情,與傷感。

岳不群擊敗左冷禪做了“五嶽派”掌門,邀請舊徒令狐沖回華山養傷,令狐沖“竟大為躊躇,頗有些怕上華山”。

這次,狐的直覺是對的。

令狐沖真要跟岳不群回華山,過不幾天,就會因傷重不治而亡。作為“五嶽派”新掌門人操辦的第一項重大活動,令狐沖的葬禮將十分風光體面,極盡哀榮。

視令狐沖為“珠玉”的,除了任我行,還有風清揚。

《積雪》一章,眼見岳靈珊即將受辱於傖徒,衣服已經被撕裂,此時林平之完全無力救護女友,幸賴令狐衝破雪而出,救了他們兩個。林平之很有教養,連連稱謝,但我想在他內心一定覺得憋屈,恨恨不已罷。

“(令狐沖)忽想:‘小師妹的傷不知好了沒有?……林師弟的傷勢又不知如何?倘若林師弟竟致傷重不治,她又怎樣?”想到這裡,心下不禁一驚,尋思:“令狐沖啊令狐沖,你真是個卑鄙小人!你雖盼小師妹早日痊癒,內心卻又似在盼望林師弟傷重而死?難道林師弟死了,小師妹便會嫁你不成?’”

此時的令狐沖,表現出極強的內省精神,極是可佩。

其實,他的想法很正常,算是人之恆情,並不怎么見不得人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