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蓋為什麼玩不過宋江?

2019-03-10 10:09:04

在宋江入梁山前,晁蓋的名頭很響——托塔天王,是水泊山寨的土皇帝。他本是一村的保正,自家多有積蓄,加之和吳用等人幹了一票大的,劫了生辰綱,遭官府緝捕,這才帶著人生的第一桶金上了梁山。原以為是帶資入股,沒想到梁山的老大王倫卻是個沒有大志向的忌賢妒能的主兒,結果被吳用使了個激將法,讓林總將王倫給宰了,晁保正這才被眾人擁戴為梁山的大寨主,坐上了頭把金交椅。

晁蓋是個有恩必報的人,做了寨主之後,就一心想報答當初給他通風報信的鄆城縣押司宋江,就派人給宋江送了一封信和大把金條。但是,晁天王的好意,卻葬送了宋江的大好前途——宋江的隱私被他那個不守婦道的小老婆閆婆惜給發現了,於是,想狠狠地敲宋江一筆。宋江表面雖然忠厚老實,但是,其內心狠著呢,於是,一惱之下就將這個頻頻給自己戴帽子的紅顏禍水給宰了。

攤上人命官司後,宋江的飯碗丟了,只好亡命江湖。從宋江的本意來講,他是不願落草為寇的,因此一連幾次路過梁山都謝絕了晁蓋等人的好意,不願入伙。

宋江沒有直接投奔梁山,但是,幾年的闖蕩,讓他在江湖兄弟中的名聲日益高漲,儼然江湖英雄中的精神老大。雖然如此,晁蓋一直視宋江不朋友,將山寨老二的位置一直給宋江留著,他覺得,宋江遲早會成為他的小弟。

機會終於來了,宋江酒後的一首反詩,就將自己的命運與梁山緊緊地聯繫到一起了。被救上梁山後,宋江名正言順地成為梁山的二當家。

宋江的到來讓晁蓋很高興,從此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一直將宋江當成推心置腹的兄弟。但是,宋江卻很苦惱,進山當了個土匪,還只能當個老二,這對宋江來說有點憋屈。

晁蓋充其量是個財大氣粗、結朋好友的土財主,他想要的就是兄弟閃一起大碗喝酒、大塊吃肉,而宋江則是有學識、有野心的公門中人,胸懷“替天行道”的大志,兩個人的人生格局不一樣。

為了“出人頭地”,成為梁山的真正代言人,宋江開始了自己的“逆襲”計畫。首先,他找到了吳用,這個梁山上的“點子王”,能取得吳用的支持與擁護,以後的事就好辦了。

吳用是真正的聰明人,他對梁山的形勢看得很透,現在的梁山,大部分兄弟都是投奔宋江來的,晁蓋的死黨也就剩一同劫過生辰綱的那拔人。吳用就這樣反水了,成為宋江的心腹智囊。這種交易是暗下進行的,晁蓋是被蒙在鼓裡的。

有了人力資料做支撐,接下來要乾的,就是要“建功立業”,這才是揚名立萬的資本。恰好此時,有個毛賊來投,這正好給了宋江一個下山建功的藉口與機會。

當時遷與此同楊雄石秀三人投奔梁山時,晁蓋執意要斬殺因為偷雞而損壞了梁山名聲的鼓上蚤時遷時,宋江卻一反常態地發表了反對意見:

“哥哥權且息怒。即日山寨人馬數多,錢糧缺少,非是我等要去尋他,那倒來吹毛求疵,因此正好乘勢去拿那。若打得此莊,倒有三五年糧食。非是我們生事害他,其實那無禮!只是哥哥山寨之主,豈可輕動?小可不才,親領一支軍馬,啟請幾位賢弟們下山去打祝家莊。若不洗盪得那個村坊,誓不還山;一是與不折報仇了銳氣;二乃免此小輩,被他恥辱;三則得許多糧食,以供山寨之用;四者,就請李應上山入伙。”

宋江這一番話,講得慷慨激昂,眾兄弟也受到鼓舞。關鍵時刻,吳用等人又投了宋江一票。吳學究道;“公明哥哥之言最好。豈可山寨自斬手足之人?”戴宗便道:“寧可斬了兄弟,不可絕了賢路。”眾頭領力勸,晁蓋方免了二人。

眾人都附合宋江,晁蓋也很無奈,只得赦免了三人,這是晁蓋的話第一次不靈。而接著的“三打祝家莊”,更是將宋江的威望打出來了。其後,宋江又發動了幾場掠奪戰,都是他衝鋒陷陣,而讓晁蓋坐守老營,這樣一來,宋江在兄弟們中的威望越來越高,而晁蓋在山上的存在感與影響力也越來越來低了。

為了重振雄風,晁蓋才決定親自下山攻打曾頭市的史文恭。但是,此時的晁蓋身邊已沒有幾個願意為他賣命的兄弟了,結果把自己的性命給弄丟了。於是,梁山徹底落入宋江之手了。

從晁蓋與宋江的較量來看,宋江之所以能最終取勝,是與其自身條件有關的。歸納起來,有如下幾點:

其一,宋江本是公門中人,對於官府的那套潛規則門清,所以,他才能“治人”於無形。

其二,宋江善於宣傳包裝,混跡江湖時,能以小恩小惠收買人心,因而混了呼保義、孝義黑三郎、及時雨的好名聲。

其三,宋江懂得人才即財富,所以,他第一個要挖的牆角,就是有著智多星之稱的吳用。領導們一般都很少親力親為,有了吳用這人大秘,一切盡在掌握。

其四,宋江能借力造勢,借力打力。時遷等人的來投,就給了宋江施展拳腳的機會,從而,才讓他的才能得到真正發揮。

其五,宋江不會假仁慈,有痛打落水狗的精神,所以,三打祝家莊後,一再下山攻城掠寨,為梁山賺回大把銀子與人氣,直接把晁蓋逼上死路。

一個土財主攤上這么個精明的宋押司,不死才怪呢!

(圖片來自網路)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