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告急,美國邁出危險一步,伊朗這次危險了?

2018-07-30 22:51:15

中東告急!曾經的波斯帝國上空烏雲密布,美國磨刀霍霍,劍指伊朗,伊朗心有不甘,絕地反擊,中東地區火藥味愈發濃厚。

自美國退出伊核協定以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持續至今,未曾停歇,近來美國又放出大招對付伊朗。

美伊兩國矛盾升級

8月5日伊朗軍方高層確認過去數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已在荷姆茲海峽舉行大規模海上軍事演習,旨在對抗可能出現的威脅。

這次軍演約有100艘各型艦船參加了此次演習,其中大部分是小型艦船或者快艇,而參演的時機也趕在美國正式啟動對伊制裁之前。

可以看出,伊朗正強化對美反制力度,美伊矛盾急劇升級。就在最近幾天,美伊雙方對峙也在加劇:

伊朗總統魯哈尼警告說:如果伊朗自己的出口被切斷,它就有可能封鎖波斯灣的石油運輸;

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哈梅內伊宣稱:特朗普的政策等同於宣戰;

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穆罕默德·阿里·賈法里威脅道:“我們會讓敵人明白,要么所有人都可以通過荷姆茲海峽,要么所有人都不行。”

對此,美國中央司令部發言人比爾·厄本回應說,美國海軍“隨時準備確保航行自由以及在國際法允許的任何地方進行商貿的自由”。

由此看來伊朗已經被美國逼急了,致使伊朗政界、宗教界、軍界接連怒斥美國,使得伊朗局勢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似乎危在旦夕。

面對美國的步步緊逼,伊朗也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壓力,那么,伊朗到底還能撐多久呢?

對於這一問題,我們不妨先從美國與伊朗之間的制裁與反制裁手段的影響分析,看誰的手段最多,誰的傷害更重:

美伊兩國決鬥的手段以及影響

其實我們對比美伊兩國的實力就能得出判斷:美國強,伊朗弱這是個不爭事實。誰勝誰負,關鍵就看過程:美國狂揍伊朗的力度和伊朗抗打的耐力

1·美國制裁伊朗的手段及其影響:

如今,美國重新啟動對伊制裁已有兩月之多,為了逼迫伊朗就範,美國使出全方位、多領域的殺招專門對付伊朗。可謂是美國手握萬支箭,靜待劍穿伊朗心,伊朗怎可不駕鶴西去?

01·經濟制裁

第一招:遏制石油支柱產業:

早在美國退出伊核協定之時,就已經開始在石油領域著手對伊朗的遏制。直到6月26日,美國政府更是直接說要徹底封殺伊朗石油:美國要求其他國家從11月開始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不會豁免任何違反美國制裁禁令的國家。

這一舉措對於依靠石油吃飯的伊朗來說無疑是致命的一擊,那么會對伊朗石油產生什麼影響呢?

石油出口市場萎靡

自從美國發出禁令後,韓國已於7月起被迫停止進口伊朗石油,成為亞洲首個完全執行禁油令的國家,美國另一盟友日本緊隨其後,計畫在10月份停止進口。

而曾經信誓旦旦稱“只承認聯合國制裁”的伊朗原油的第二大進口國印度也受不了美國的壓力,認慫了,印度的第三大石油公司取消了與伊朗的石油交易。

除了相關國家停止進口伊朗石油外,歐洲的部分石油企業為了躲避制裁也紛紛撤資、撤廠,逃離伊朗。

這些石油市場的變動更是給伊朗石油產業當頭棒喝,導致伊朗石油出口市場急劇惡化,那么石油產業支柱倒了,對伊朗經濟有何打擊呢?

石油出口收入急降

根據數據顯示,伊朗在6月份的石油產量為380萬桶/日,出口量在261萬桶/日,根據當時的油價75美元/桶算,石油收入約1.9億美元/月。

而回到2017年,伊朗的產油量達498.2萬桶/日,出口量達380.2萬桶/日 ,按照當時的國際油價大約60美元/桶來算,收入約2.3億美元/月,年收入約在2100億美元,而當時伊朗GDP總量才4253億美元,石油收入占總收入的近50%左右。

所以在美國的禁油令發出後,無論伊朗石油的產量、銷量亦或收入,這種急降的影響,立竿見影,尤其是美國還在加大對伊制裁力度,這個出口量依然會下降,伊朗政府靠石油填充國庫的時代或許將終結。

而美國這一招直接抽掉了伊朗經濟的心血,使伊朗空有豐富的石油儲備和較先進的產油技術,卻無法出口。支撐國家經濟的石油產業就這樣被美國的一紙禁油令卡住脖子而又無可奈何。

除了石油支柱產業以外,美國連伊朗的傳統產業也不放過,一打到底:

第二招:打擊傳統產業

美國財政部已經下令,美國地毯商必須在8月6日前將所有伊朗進口產品降至零。地毯商不允許從其它國家進口伊朗製造的地毯。

這一禁令也給伊朗地毯產業造成重創,並隨之引發連鎖反應:

民眾失業率大幅上升:

由於地毯產業是伊朗重要的手工產業,在伊朗出口商品中手織地毯出口位居第二位,並且出口份額也是世界首位,保障了超過800萬人的生活,這意味著10%左右的伊朗人口在經濟上受益於地毯以及相關行業。

而美國又是地毯產品的主要出口市場之一,所以美國通過遏制地毯產品出口來打壓伊朗政府,必然致使基層民眾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據國外機構預計:美國的這一禁令,將導致伊朗地毯業大概50%的工人失業、轉行。因為在2010年,聯合國實施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地毯產業也曾面臨同樣的困境,但這一次不同的是,這是美國單方面的私自製裁行動。

所以,美國一個禁令破壞了伊朗一個產業的正常運轉,同時也挑起了社會的矛盾。

不僅如此,美國為了阻止伊朗獲取外匯資本,更是直接對伊朗個人和實體痛下殺手:

第三招:制裁個人和實體

今年以來,美國以各種理由多批次對伊朗個人和實體進行制裁,凍吉他們在美國的資產,限制美國人和他們的往來。

美國這樣做的目的有兩個:一個是凍結這筆錢,不讓它轉回伊朗國內,用來和美國作對;另一個是為了引起受制裁者和伊朗政府的矛盾,給伊朗添堵。

綜上所述,美國的制裁手段,既“豐富”,又狠厲,已經給伊朗經濟造成了極大打擊。

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些影響,現在伊朗的金融和整個巨觀經濟也開始出問題。伊朗貨幣(里亞爾)嚴重貶值,兌美元貶幅高達25%;通貨膨脹問題嚴重,通脹率升至10%,國內多家銀行更是因債務危機破產。

然而,美國並不滿足,除了經濟制裁,又祭出了政治施壓的大招:

02·政治施壓

通過政治施壓,來實現制裁目的,是美國常用的手段之一

1)製造伊朗社會恐慌氛圍

前兩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曾公開呼籲顛覆伊朗現政權,甚至將伊朗政府比作“黑手黨”,並且公開支持伊朗海內外的反對派勢力,鼓動抗議活動。

正所謂:天下大亂始於人心散亂。美國這樣搞,就是想激起伊朗民眾對政府的不滿,從內部擊潰伊朗。

除了搞亂伊朗內部,美國還同時對伊朗的外部下手,意圖打壓它在海外的什葉派勢力,斷其羽翼。

2)打壓伊朗外部勢力

就在7月28日,特朗普將2007年起實施的針對黎巴嫩的制裁延期1年。表面一看,針對的是黎巴嫩,實則是黎巴嫩境內伊朗支持的真主黨,後者被國際認定是伊朗支援敘利亞政府,反擊以色列,較勁沙特的重要勢力。

從特朗普的舉動來看,美國正在打壓境外的親伊朗勢力,壓制伊朗在中東地區的活動範圍。這樣一來,就可削弱伊朗的外援勢力,使其孤立無援。

有了經濟制裁和政治施壓,美國猶嫌不足,使出了軍事圍堵的大招:

03·軍事圍堵

1)·組建聯盟

上面我們已經提到,美國正聯合海合會成員組建中東戰略聯盟,欲想圍困伊朗。這是美國邁向軍事封鎖的實質性一步。

我們知道,美國拉攏的這些盟友,大部分都是伊朗的死對頭,意味著在對待伊朗問題上,美國不再是孤軍奮戰,而是擁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圍毆伊朗。

屆時,伊朗面對的軍事壓力不再是美國一家,還有近在咫尺的眾多阿拉伯鄰居。

美軍部署在烏代德基地的KC-135機群

2)·壯大軍事基地規模

除了組建軍事聯盟外,7月24日,美國駐卡達的烏代德空軍基地又進行大規模擴建,也就意味著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力量將會大大增強。

而這個基地與伊朗僅隔波斯灣,距離如此之近,選在此時擴建,看來是有意而為之。因為美軍烏代德基地在和平之時完全可起監視伊朗的作用,戰時又可立即作為對伊作戰的軍事前沿陣地。

綜上所述,在老蔣看來,美國對伊朗發起的經濟、政治、軍事層面的封鎖圍堵已經給伊朗的內部經濟和外部局勢帶來了極大破壞,而這些破壞最終又會產生一個更為嚴重的後果,那就是

社會動盪不安

我們知道美國的制裁雖然針對伊朗政府,但實際受損的卻是伊朗基層人民利益。無論是經濟制裁造成的失業率、薪資等矛盾,還是政治施壓造成的民眾對家園穩定的擔憂恐慌情緒,亦或軍事圍堵渲染的戰爭氣息。

這些策略已經引起了民眾的不滿情緒,並開始往政府身上轉移,若不加以控制,必將加劇官民矛盾,如果最終發展成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那對伊朗政府來說,將是致命一擊。

那么,美國對伊朗不留活路,伊朗會怎么反擊呢?還是說毫無還擊之力,只能被動挨打?下面,老蔣來分析一下伊朗是否有反制手段,對美國有何影響:

2·伊朗反制美國的手段及其影響:

面對美國的絞殺,伊朗自然不會坐等受死,依照波斯民族的性格,定會為維護伊斯蘭革命政權和宗教統治奮起反抗,反制美國,力求自保:

01·經濟突圍

伊朗經濟已經被美國搞的千瘡百孔,而經濟發展又是伊朗穩定的基礎。面對這一窘境,伊朗必須藉助國家力量來減小損失。

調整金融政策:

近日,伊朗準備發行加密貨幣,而發行加密貨幣的好處就是可以繞過美元,進行國際貿易。伊朗若能實現這一計畫,美國對伊朗貨幣封鎖的作用將會下降,而伊朗貨幣貶值的問題也將得到緩解。

除了在貨幣政策上進行調整外,在國家項目的投資管理方面伊朗也做出讓步,以提振伊朗經濟:

7月28日,伊朗第一副總統表示:計畫向私人投資者提供價格和稅收方面的激勵措施,以接管閒置的國家項目並幫助推動經濟成長。

由此我們看到伊朗正在想盡辦法,化解或降低美國制裁給伊朗造成的經濟損失。但是,這些經濟舉措大多剛剛出台,還沒有帶來實質性影響,具體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

伊朗自身也知道,單靠自己是搞不定的,所以這段時間以來,外交動作頻繁,四處尋求支持,以期化解美國制裁帶來的壓力,求得生機:

02·政治突破

美國在政治上對伊朗的勢力打壓,已經牽制了伊朗的政局、外交、海外勢力,令伊朗舉步維艱,使這個近乎中東孤兒的伊朗倍感危機。為打破這種僵局,伊朗使盡了渾身解數:

1)·發展對外關係

依靠靠山。對伊朗來說,當今世界能與美國抗衡的也就只有中國和俄羅斯兩個大國。而中俄與伊朗的聯繫由來已久,甚至有利益關聯。

中國需要的能源供應,伊朗能滿足;俄羅斯需要穩固的中東戰略支點,伊朗可以提供,所以伊朗認為中俄是最為關鍵的外界救命草。

因此在美國退出伊核協定後,伊朗外長首訪就選擇中俄,目的就是向自己的兩大“靠山”尋求幫助。

針對伊朗的現狀,中國外交部此前也表態:中國將在不違反國際義務的前提下繼續在伊朗的合作。而美國制裁伊朗是單邊行為,並不是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案,所以中國提到的“不違反國際義務”實際上是間接的支持伊朗。

俄羅斯更是直接給足了伊朗面子,在7月中旬,俄羅斯宣布向伊朗石油天然氣領域投資500億美元,這是用實際行動來支持伊朗。

所以說,中俄對伊朗的支持,還是很有力的。

當然,除了中俄外,伊朗也不會放棄其它可能幫到它的國家。

催促歐盟。最反對美國退出伊核協定的,除了伊朗就是以英法德為代表的歐洲國家,它們之所以反對,是怕美國搞亂伊朗,由此所引發的石油供應穩定和地區安全問題。

因而,伊朗政府正是利用這一點,要求歐洲維持和伊朗的經貿關係,以換取伊朗的“克制”。

在美國對伊朗制裁加大籌碼之際,7月29日,伊朗外長再次提醒歐洲國家應該想清楚,究竟要以誰的利益為優先。言外之意,就是要歐盟方面加快行動對伊朗利益的保護力度。

此前,魯哈尼總統訪問英法德三國時,就直接嚴明英法德提交的保護伊朗核協定的一攬子方案令人失望。

但至少,歐盟的態度是繼續支持伊核協定,並未跟隨美國的腳步對伊朗施壓,對伊朗來說,這就是歐盟最大的幫助。

所以,老蔣認為,催促歐洲方面行動是伊朗保護自身利益的重要手段

除了發展對外關係以外,伊朗還有另一優勢:

2)·發揮海外勢力優勢

在中東地區,以遜尼派當政的國家占據大多數,以什葉派當政的國家只有伊朗這個孤家寡人,其他的什葉派勢力主要是黎巴嫩真主黨、葉門胡塞武裝、伊拉克分支等。這些什葉派力量多以伊朗為宗主,這在無形中擴充了伊朗的海外實力。

這些什葉派勢力儘管不適合管理國家,但戰鬥力卻不容忽視:

例如:7月25日,葉門什葉派胡塞武裝攻擊經過曼德海峽的沙特油輪,致使沙特緊急暫停曼德海峽的石油運輸。

曼德海峽是中東石油運輸美國和歐洲的重要通道,也是國際商品貿易往來的咽喉,是連線印度洋和大西洋地中海的交通要塞,重要性可想而知。

如今,葉門胡塞武裝只是襲擊了沙特的兩艘油輪,就致使國際要道曼德海峽遭遇封鎖。

足以證明了伊朗的海外什葉派勢力完全可以配合伊朗在中東地區對美國及其盟友進行反制。

綜上所述,老蔣認為,無論是發展對外關係亦或發揮海外自身優勢,都會為伊朗帶來利好

而除了經濟和政治反擊,為了“做好最壞的打算”,伊朗也沒放鬆對軍事的準備:

03·軍事準備

其實我們了解,伊朗軍隊在作戰能力上與世界頭號軍事強國美國完全不在一個層次,與美國搞軍事對抗如同以卵擊石,但這並不意味著伊朗軍隊就是個擺設,任美國羞辱:

1)整軍備武

7月23日,伊朗軍方宣布正在大規模生產Fakour雷達制導型空空飛彈。很明顯,伊朗已經在為與美軍可能到來的衝突,做好軍事準備。

之所以重點準備空空飛彈,主要是為了應對來自美軍的空中打擊,因為按照以往慣例,美軍為了減少兵員傷亡,很少會出動自己的地面部隊,而是多以空中和海上兩個方向的火力打擊,來實現摧毀敵人的目標。

不過這只是伊朗常規軍事動作,不足以令美軍懼怕,關鍵還是伊朗的核武進程:

2)·核武威脅

在美國退出伊核協定後,隨即加大對伊制裁,而伊朗也不甘示弱:

6月27日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親自下令,重啟關停了9年的核電站。

核電站的下一步就是繼續對核武器的研究,一旦,伊朗在核武領域再次取得新的突破,那么伊朗離擁有核武就不遠了。出現這一狀況,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必將事倍功半,最終影響到美國在中東的戰略利益。

因此,一方面,伊朗提前準備,以備不時之需;另一方面可以藉此刺痛美國神經,敲山震虎,分散美國對伊朗制裁的壓力。

但是,伊朗所做的這些軍事準備都是在美國壓制伊朗難以喘息的結果下所做的自保行為,這些軍事動作對於美軍現成的軍事威脅來說不具任何阻力,實現對美軍的反制打擊更是不可能。

總之,在老蔣看來,伊朗對美國的反制,頂多停留在緩解美國制裁造成的傷害上,而且這種緩解,還沒有起到完全效果,至於說反擊美國,給美國造成傷害,那就基本上是微乎其微了。

所以說,美國打擊伊朗,手段多,效果又強;而伊朗對美國的反擊,手段弱,效果不佳。

所以,依照美伊兩國持續數月的交鋒來看,伊朗明顯處於下風,只要美國不收手,伊朗的處境會很煎熬,一旦交惡到最後,伊朗政局恐將發生質變。

那么,伊朗局勢將走向何方呢?

美伊交惡到最後,伊朗的選擇?

目前看來,單靠伊朗自身,已經很難抵抗美國了,如果沒有外部援助和支持,它的結果,只可能有三種情況:

1)·向美國妥協?

特朗普的要求很明確,那就是重新簽一份新的《伊核協定》。這份伊核協定肯定是對美國非常有利,對伊朗非常不利的。所以,伊朗才一直反對特朗普的提議,甚至特朗普說要訪問伊朗,都言辭拒絕。

那么,如果有一天伊朗挺不住了,會不會為了活命,同意特朗普的條件,簽署新的《伊核協定》呢?

出現這種結果的機率非常低。一方面,伊朗總統魯哈尼曾多次表態:不會就美國封殺伊朗進行妥協。一旦,伊朗態度反轉,則是打臉自己,甚至引發反對派和民眾的不滿。

另一方面,需要看伊朗的民族性格:我們知道伊朗民族主要是波斯族人,都是伊斯蘭教的忠誠信徒。尤其是在伊斯蘭革命之後,政教合一的體制,伊斯蘭什葉派的掌權,更加凸顯了波斯人的主體地位。

而這一地位,催生了伊朗民眾絕不會對最高精神領袖和伊斯蘭革命政權背叛的民族性格。

所以伊朗向美國妥協幾乎是不可能的。

2)·封鎖咽喉要道:

目前,伊朗可以威脅的國際石油咽喉要道,有荷姆茲海峽和曼德海峽。

如果伊朗底線被突破,做出軍事封鎖這兩條國際要道的選擇,國際商品的貿易以及中東石油的交易都會嚴重受損,美元體系下的商品交易也會遭受威脅,因此影響最大的就是美國。

當然,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軍事強國,伊朗此舉必然招致美軍打擊,屆時,局勢將有可能失控,這對伊朗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其次,伊朗封鎖海峽還將危及其它相關國家的利益。影響他們的海外貿易往來。

所以,此時的伊朗不僅是在對抗美國,更是和全世界站在了對立面。

到頭來,伊朗不僅會傷了俄羅斯、歐盟等大國的心,反而可能助長美國打擊伊朗的決心,把歐洲國家推到美國的一邊。

所以說,封鎖咽喉要道這種事,喊喊口號還行,真要是去做,就不太明智了,且阻力太大,估計伊朗政府也心知肚明。

所以,前兩種選擇不太可能,那么就剩最後一種極端後果了:

3)·伊朗反美政權被更迭

政權被更迭,伊朗並不是第一次,早在上世紀50年代,巴列維王朝的民選首相摩薩台就因把石油收歸國有,切斷美英等西方國家對伊朗石油的操控,引起美英不滿,直接利用軍情六處和中情局一舉推翻摩薩台政府,扶持親西方政權上台。

如今,伊朗社會矛盾加劇,經濟成長乏力,社會也顯現動盪不安的徵兆。不排除被美國加以利用,重蹈當年政權被更迭的覆轍。

由於伊朗是美國推進中東戰略最大的障礙,也是美國中東協友的眼中釘肉中刺。所以美國給伊朗社會來點顏色的革命,是美國從未斷過的戰略考量。

總之,美國的持續制裁,讓伊朗極其難受,如果沒有外援,伊朗很難撐下去,最後的結果,也不會樂觀。

所以說,伊朗能撐多久,這個問題很複雜,既要看伊朗自身的意志力,也有看其它國家對它的支持,當然,最後還是要看美國搞死它的決心,大到什麼程度……

這,就是小國的悲哀啊!

本文為蔣校長獨家撰稿,著作權所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