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賞析

2019-02-10 17:45:27

《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賞析

【作者介紹】

見《清平樂·村居》。

【解題】

這首《破陣子》選自《稼軒長短句》。陳同甫是陳亮的字。史稱陳亮“為人才氣超邁,喜談兵”,在政治上始終堅持抗戰,與辛棄疾是志同道合的摯友,多所唱和。這首詞寫的是作者對抗金軍旅生活和收復失地、建功立業的嚮往,以激勵陳亮,表現了作者至老不衰的愛國熱情。“壯詞”意思是壯懷激烈之詞。

《破陣子》,本為唐教坊曲名,又名《破陣樂》,後用作詞牌。在唐代為舞曲,舞用二千人,皆畫衣甲,執旗幟,唯物壯觀,有軍隊“破陣”之意。本以七言絕句入樂,後因舊曲另度新聲。雙調六十二字,上下闕各五句,三平韻。

【注評】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 醉里:醉酒之中。挑燈:舉燈。看劍:是準備上戰場殺敵的形象。說明作者即使在醉酒之際也不忘抗敵。夢回:夢醒。可能是酒醒,也可能是角號驚醒。角:古代軍隊中用來發號令的號角。連營:各營合併,即集合部隊,準備演練或出擊。○前一句刻畫將帥形象,後一句寫軍聲軍容。 八百里分麾(huī)下炙(zhì),五十弦翻塞外聲。 八百里:牛名。《晉書·王濟傳》載:王凱有牛名八百里駁,十分珍視。王濟與王凱賭射,贏了這條牛,命手下人殺掉,取出牛心烤了吃。分:分配。麾下:部下。炙:烤肉。這一句寫椎牛犒賞部下的場面。五十弦:瑟的別名。《漢書·郊祀態》:“秦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李商隱《錦瑟》詩:“錦瑟無端五十弦”。這裡以瑟代指軍中各種樂器。翻:演奏。塞外聲:這裡指軍樂演奏出的雄壯的軍歌。○分給部下烤牛肉吃,演奏雄壯的軍樂,具體描繪出軍威之壯。 沙場秋點兵。 沙場:戰場。秋:秋季,秋天。點兵:點檢軍隊。即接受檢閱和派遣。○總寫一句,收束點兵。

上闋通過沙場點兵場面的描繪,表現了將士昂揚的鬥志。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馬:戰馬。這裡是作者想像自己的坐騎。作:如。的盧:烈馬名。《三國志·先主傳》載,先主劉備在荊州曾遭敵將追殺,幸虧所騎的盧神勇,一躍三丈,跳過潭溪,因而脫險。霹靂:雷聲,這裡比喻射箭時的弓弦聲。《北史·長孫晟傳》:“突厥之內,大畏長孫總管,聞其弓聲,謂為霹靂。”弦驚:弓弦震響,令敵人聞而生畏。○意想中的自己無畏的戰鬥形象。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 了卻:完成。天下事:統一天下的事,即收復中原的大業。贏得:博得,獲得。生前身後名:生前名揚天下,死後名垂青史。○展示自己的雄心和抱負,收復中原是生命的價值所在。 可憐白髮生! 平生夙願未能實現,所以“可憐”;白髮已生,這一心愿已不可能實現了,更加“可憐”。陳同甫比作者稍小,當辛棄疾落職閒居時,陳正“風雨雲雷”有名於時,更為宋光宗所喜,所以作者用這些話激勵他。○轉入現實,包含了無限的感慨。

下闋通過想像,表現主人公收復中原、報效國家的宏願,以及壯志難酬的悲痛之情。

【譯文】

沉醉中挑燈看我寶劍,夢醒時吹角集合隊伍。
椎牛釃酒犒勞部下將士,琴瑟合鳴奏響邊塞歌曲。
沙場秋日大檢閱。戰馬如同的盧般飛快,弓箭如同霹靂般強勁。
完成君王恢復中原大業,贏得生前戰功身後英名。可惜滿頭白髮生!

【簡析】

《古今詞話》載:“陳亮過稼軒,縱談天下事。亮夜思幼安嚴重,恐為所忌,竊乘其廄馬以去。幼安賦《破陣子》詞寄之。”題目中的“壯語”一詞,除“壯懷激烈之詞”的意思外,還有勸勉陳亮的意思。這首詞是作者四十三歲落職後閒居江西信州(今上饒)時所作。同時所作的還有《賀新郎》(把酒長亭說),從題序中知:陳亮牽馬而逃的第二天,辛棄疾“意中殊戀戀,復欲追路,至鷺鷥林,則雪深泥滑,不得前矣,……頗恨挽留之不遂也。”《賀新郎》寄託別後相思的私情,《破陣子》是抒寫雄心抱負,在感慨悲歌中“哀同父亦自哀也”。

《破陣子》塑造了一個壯歲馳騁疆場、暮年壯心不已的英雄形象,這是詞人理想自我的化身。詞的上闕寫道:“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主人公即使在酒醉中也不忘挑燈看劍,連做夢都是吹角連營的場景,可見收復失地、報效國家已化作主人公的唯一信念,成為他生命的全部內容。“挑燈看劍”和“吹角連營”又顯示出主人公的身份是軍事統帥,這正是作者早年和耿京領導起義軍時的寫照。下文所描繪的沙場秋點兵的熱烈而雄壯的軍事生活情景,也是作者“壯歲旌旗擁萬夫”親身經歷的縮影。分給部下烤牛肉吃,演奏雄壯的軍樂,在秋日的戰場上點檢軍隊,準備進擊敵軍,這是多么令人鼓舞的場面!這是作者一生中引以自豪的一段經歷,回憶起來也令人神旺。如此現身說法,陳亮自然會受到感染和鼓舞。

詞的下片展示了主人公的理想境界:騎的盧駿馬,挾霹靂強弓,衝鋒陷陣,殺敵立功,上以完成君王收復失地的大事業,下以建立自己的歷史功績。因為對一個英雄來說,一腔熱血和滿腹韜略是不足惜的,最重要的是為這些本錢派上用場,即所謂英雄有用武之地。處在南宋後期的歷史條件下,關係國家前途和民族命運的頭等大事是抗擊金國南侵和收復失去的土地,這是當時一切有氣節的志士仁人如岳飛、宗澤、陸游等的人生理想,自然也是辛棄疾和陳亮的人生理想。理想光輝的照射,令讀者看到了英雄本色。而這本色正是作者和陳亮相知相交的思想基礎。如此披肝瀝膽,還有什麼可“忌”?不難看出,作者“賦壯詞以寄”陳亮,意在勉勵陳亮為抗戰這一大事業獻身。

全篇都是極為熱烈興奮的語句,而結尾“可憐”五字,卻急煞急轉,形象全非,真有千萬鉤感人之力,非大手筆不能出此。四十三歲的年齡生出幾徑白髮固不足惜,“可憐”的是在大敵當前、民族危難日益深重的關頭,把一個以身許國的志士從他的戰鬥崗位上撤下來,置於無所用其心的閒散境地;“可憐”的是一生理想化為泡影,“都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被迫過稼穡生活:這真是歷史的悲哀!“壯詞”至此成為“悲壯之詞”。

王國維說:“幼安之佳處,在有性情,有境界,即以氣象論,亦有傍素波、乾青雲之概”,讀這首《破陣子》,可以感受到這種特點。

【字詞句基礎知識舉要】

霹靂

“霹靂”是疊韻聯綿字,本義指響雷、震雷,也用來比喻壯盛的聲勢,或形容神速。另外用指古星名、古琴曲名,古琴名,都是專用名詞。本詞“弓如霹靂弦驚”一句中,霹靂指雷聲,比喻射箭時的弓弦聲。同時又是用典,語出《北史·長孫晟傳》:“突厥之內,大畏長孫總管,聞其弓聲,謂為霹靂。”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