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字條

2019-03-28 01:21:13

天使的字條

文 / 那么

更多文章>>

患腦癌小女孩埃蓮娜抗爭了9個月後去世,她的父母卻意外地在家中的角落裡不斷地發現小字條……

埃蓮娜(右下)一家

【一】

她總是保持微笑,笑聲清脆甜美,湖藍色的大眼睛仿佛會說話,喜歡亮閃閃的配飾,喜愛彩色的畫勝過素描。在美國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埃蓮娜曾經過著所有5歲小女孩應有的生活。

但幸福在埃蓮娜5歲那年被打碎了——2006年9月的一個早晨,埃蓮娜醒來了,像往常一樣,她興奮地叫著:“媽媽,我起床啦!”可她的小嘴卻仿佛是一枚小石子投進了大海,沒能發出一絲聲音。下床後,在平坦的地板上,埃蓮娜競走得搖搖晃晃,像剛剛學步的嬰兒。

這天上午,布魯克將埃蓮娜帶到了辛辛那提市立醫院。醫生拿著核磁共振成像和病理檢查結果,一臉嚴肅地說:“你們來得太晚了,孩子患了惡性腦瘤。”那個巨大的腫瘤,像個噁心的溜溜球,占到整個大腦的1/4,而且緊緊貼著埃蓮娜的腦組織。醫生解釋說:“由於腫瘤在腦幹壁內,手術很難清除,術後醫學預期不會太好……比較樂觀地說,您的女兒最多還能陪伴你們半年。”

當晚,在外地出差的凱斯眼睛通紅地搭飛機趕了回來。埃蓮娜卻天真地抱著他的脖子問:“難道我們要在醫院旅行嗎?”凱斯抱著女兒輕輕地說:“寶貝,你腦袋裡不小心長了一個調皮的小球,我們得把它取出來……”

“就像媽媽上次幫我把手心裡的薔薇花刺挑出來一樣,挑出來就不痛了嘛……”孩子輕鬆無邪的話語,使夫婦倆更加心酸。

一個月後,通過4次腦部外科手術和一次腦幹試驗治療後,主治醫生無奈了:“手術已經無能為力,照目前的情況看。孩子最多還有135天的日子……”

凱斯和布魯克的眼淚終於像決堤的洪水一樣洶湧而出——只有135天了,時光那么短暫,短到注定他們來不及看到埃蓮娜背著書包和小朋友們一起上學,穿蕾絲胸衣,與男友約會,更不可能看到她像尋常女孩—樣,與心愛的男友一起走入教堂……凱斯堅強地握緊妻子冰冷的手:“從今天開始,135天,她的每—天都是最後的——天,我們沒有機會再愛她了,好好珍惜!”從這天起,他們放下一切,決定全身心地陪女兒直面死亡。

【二】

埃蓮娜的情況遠比他們想像的更糟糕,腫瘤瘋長,埃蓮娜的腦袋腫得像籃球—樣大。身子漸漸無法支撐腦袋。聖誕節前一個月,她的左腿癱瘓,隨後右手臂也失去了行動能力。一天早晨,布魯克吃驚地發現,當可憐的埃蓮娜把嘴唇壓在她的臉頰上試圖親吻她時,卻再也做不出親吻的動作和聲音了。她視力模糊,聲音完全喪失,只能每天躺在病床上。

夫妻倆開始在網路上為女兒記敘《天使的病中日記》,記錄埃蓮娜的生活。在病中日記的開篇,凱斯寫道:“當醫生告訴我們埃蓮娜還剩下135天的生命時,每個日子都提醒我們人生是多么的短暫。唯一的懊悔,是我們的愛沒有早一點開始。而從今天開始,你即將閱讀到的,是埃蓮娜在我們眼中的勇敢模樣。我們看到,無論多么痛苦,她仍然每天面露微笑,依然樂於看到小寶寶和布娃娃。直到今天我們才發現,她一直是我們的英雄……”

同時,凱斯和布魯克也開始反思自己曾經只顧個人追求,無視家人的生活:“今天,我們在醫院的草坪上拍了全家福——過去5年來,我們從未拍攝過全家福,並不是沒有時間,我們總認為明年再拍就好——直到現在。今天早上我們終於拍了,只是已經晚了5年。我們勉強擠出微笑。”

夫妻倆—天一篇在網路上寫《天使的病中日記》,從未間斷。出乎意料的是,日記竟然很快在全美造成了轟動,每天有超過12000名網友上網關心埃蓮娜的近況。很快,點擊率成百上千地遞增。雪片般的信件和祝福向埃蓮娜飛來。這些卡片貼滿了埃蓮娜病房的門,並從她的房間天花板垂掛下來,讓埃蓮娜高興不己。

或許是祝福起了作用,入院兩個月後,在接受了最大劑量的放射性治療後,醫生驚喜地告訴布魯克:埃蓮娜的情況遠比他們預想的要好,腫瘤已經被藥物控制住了,他們可以暫時出院靜觀其變。

夫婦倆喜極而泣。2007年1月23日下午,做完最後一次放射性治療後,埃蓮娜出院了。“重獲自由”後,凱斯和布魯克當即決定更大限度地滿足埃蓮娜的願望,讓她了無遺憾地離開。

回家的路上,凱斯急切地問女兒:“埃蓮娜,告訴爸爸,你最大的願望是什麼?”無法說話的埃蓮娜立即興奮地用畫筆畫出了她的一張願望清單:像爸爸一樣開轎車,像媽媽一樣穿漂亮的雪白婚紗,過一個很多人參加的6歲生日派對……回家後,凱斯決定完成女兒的第一個願望:開車,是的,開車,儘管她只有5歲,而且右腿無力。

凱斯擁抱著埃蓮娜出發了,他踩下了油門,由埃蓮娜掌握方向盤。接下采的半個小時,凱斯穿過臨街的區域,越過一到兩個人行道旁的鑲石,故意在樹與樹之間穿行。埃蓮娜不斷發出長長的尖叫聲,還霬上爸爸的太陽眼鏡,快樂地大笑。

20月21日是埃蓮娜的6歲生日。凱斯在生日的前一天,把女兒的願望寫在了網路上。他和妻子在餐桌上擺上鮮花和滿滿的食物,靜候客人的到來。布魯克則為埃茬娜穿上粉紅色的婚紗,頭髮做上漂亮的髮捲。

這一晚,布魯克寫道:“此刻,6歲的埃蓮娜靜靜地睡著了,我坐在她旁邊,凝視著外面的黑暗,害怕時光飛逝。”

【三】

慢慢地,埃蓮娜習慣了病中的生活方式,而且漸漸有了——個習慣:每天都要求給她半小時的“日記時間”,這半個小時裡,她總是反鎖房門,誰也不許打擾。

夫婦倆有幸看到的,只是女兒的第—篇日記:“我喜歡穿裙子和戴亮晶晶的髮帶,我最喜歡的季節是夏天,因為可以去海邊,我病好後,想做的第一件事是在海里和妹妹游泳……”

德賽里奇夫婦明白,已經失去半邊身體活動能力的埃蓮娜永遠不可能游泳了。由於缺乏平衡感,她上樓梯需要爸爸的協助才能完成。而凱斯也會“乘人之危”——每幫她走3個階梯,埃蓮娜就得親他一下,他才繼續走。親吻就像是這個絕望的父親賴以生活的燃料。

然而,多少的愛與甜蜜也阻擋不了病魔的腳步。2007年8月,埃蓮娜的痛再一次復發了。—夜之間,她頭痛得滿地翻滾、大小便失禁。當救護車到來時,她已經完全昏迷……她被插著氧氣管送入醫院。

這一次,醫生無力回天。

2007年8月19日,一個秋日的深夜,埃蓮娜纖瘦的身,體就像一朵發黃的小花悄然凋零。在一陣翻天覆地的劇痛後,埃蓮娜睜開了眼睛。她能看見窗外教堂頂上圓圓的大月亮,卻不願意去看爸爸媽媽緊張而擔憂的目光。她喘息著說:“媽媽,讓我睡一會兒吧,一會兒就好……

而此時,德賽里奇夫婦在網路上的病中日記,每天依舊有著數萬次的點擊率,每個人都希望奇蹟出現,渾然不知小小的主角埃蓮娜早已離場。

【四】

凱斯和布魯克無法面對埃蓮娜的離去,其他親人幫他們操持了埃蓮娜的葬禮。在過度的悲慟中,夫妻倆關著窗戶,整天蝸居在家。埃蓮娜的房門,他們不敢再跨入一步。

到第3個禮拜的一個早晨,由於要放置骨灰,凱斯和布魯克終於跨入了埃蓮娜的那扇房門。當凱斯懷著悲痛的心情為女兒的書架拂去灰塵時,目光突然凝固在書櫃的角落。“爸爸,很抱歉,我生病了, 害你辭了工作……”背面寫著大大的“I LOVE YOU”。意外的驚喜,使凱斯的心狂跳不止:這不是埃蓮娜的筆跡嗎?夫妻倆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像尋寶一樣四處翻找。結果,他們很快找到無數小字條——一顆心,一份承諾。每一張都是以“媽媽、爸爸和葛蕾絲。我愛你們”作為開頭的簡單字條,每張字條的背面都寫著一句話“I LOVEYOU”,畫著一個表達愛意的心,而每一張字條都被刻意地藏起來了。它們有的藏在書架上書本與書本的中間,有的藏在梳妝檯的抽屜角落裡,有的藏在瓷器櫃的盤子與盤子之間。爸爸的公文包,媽媽的牛仔褲,妹妹的小背包里……字條有寫給父母的,有寫給妹妹的,有寫給爺爺奶奶的,甚至還有寫給大姨養的小狗的,他們找到的字條已經裝滿了3個盒子。

歪斜的筆畫和不成比例的線條,明顯是可愛的女兒在一天天地失去視覺、雙手開始麻痹後,在死神到來之前,在她生命中的最後9個月,用心地留給家人最後的想念和愛。

拿著這堆字條,布魯克和凱斯淚流滿面。在埃蓮娜生前,大家從未告訴過她得癌症的真相,可是,這些小小的字條卻表明,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命運。病弱的她一定是在所謂的半個小時的“日記時間”悄悄寫下這些字條,然後費盡心機地將它們藏起來,只為在她離開之後,給父母一個失而復得的驚喜!

這是一個多么勇敢的女兒,她教會人們如何堅強,如何去愛。夫妻倆不再悲痛,隨著女兒留下的字條越來越多地被他們發現,他們開始在日記中加上一些埃蓮娜的字條,自行出版了一本名為《天使的字條》的書。

《天使的字條》在美國造成了轟動,每天有超過1萬的網友在布魯克的網站上回帖。網友Mendy說:“雖然明知是打—場不會贏的仗,但埃蓮娜還是以微笑面對。而她的微笑,也溫暖了所有人的心……”美國ABC電視台《早安美國》報導說:“—個6歲小孩能教我們的事情真是令人詫異。她的生命顯然太過短暫,但她遺留下的東西,卻讓每一個人都能對人生與親情有所領悟。”2009年6月1日,被辛辛那提市全市市民定為紀念她的“埃蓮娜·德賽里奇日”,她生前的畫作《I LOVE YOU》,已經被懸掛在美國辛辛那提博物館中畢卡索的作品旁邊。

肉體的生命終將消逝,愛卻是永恆流傳的禮物,它終能穿越所有的黑暗與痛苦,哪怕是生與死的距離。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