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母親梳頭髮 轉載

2019-02-18 18:03:04

作者:林文月 來源:《思維與智慧》

第一次給母親梳頭,是在母親生病住醫院的時候。

那天,在病房裡我看到母親的頭髮有一些蓬亂,便給母親梳起頭來。我手拿黃楊木梳,在母親的頭上輕輕地滑動,生怕太用力,給母親的傷口增加痛苦。“不要緊的,用一點力吧。”母親看出了我的心思,微笑著對我說,但我下手仍然很輕、很輕。

在梳頭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在母親的頭髮里,不知何時竟然有了幾根白髮。這是歲月的風霜留下的印記啊,我在頭髮里細細地尋找,希望能找到全都拔下來。但是,在這些頭髮里,卻又發現了許多灰白的頭髮,雖然沒有全白,但很快就會變白的。

母親的頭髮,不知是什麼時候變白的,我卻沒有及時地發現,我開始埋怨自己的粗心。如果我能及時地發現,給母親買上一些洗髮水、護髮素、營養液之類的東西,可能會減緩變白的時間,但現在已經太遲了。

陽光下,母親那在風中晶瑩飄拂的白髮,讓我想起了她年輕時候的風采。

母親年輕的時候,人長得很美,頭髮也烏黑油光發亮,一根長長的烏黑辮子,在腰間飛舞,很是惹人注目。據母親講,她當學生的時候,還是學校的一個運動員,能把毽子上下翻飛地踢上好幾百下,並能踢出好多種變化花樣來;還曾留過當時很時興的運動短髮,很是有運動員的風采。這真讓我不敢相信。但留運動短髮的瀟灑勁,我現在卻是可以想像出來的。

我們家原來住在城裡,爺爺、奶奶和我們住在一起。母親是一個教師,服從組織的工作安排,支持鄉村的教育工作,從城裡調到鄉下教書,所以,舉家就搬到了鄉下來居住。父親在一家公司,長期在外地跑供銷工作,家裡就由母親獨自挑起了全家生活的重擔,其艱難程度是可想而知的。為此,母親處處省儉,並率先垂範。記得母親每一次洗頭髮,看著滿盆都飄浮著烏黑的長髮,總是“埋怨”頭髮長得太快,但她卻並沒有用“飛柔”之類的洗髮水,而是用一種俗名叫“蘆薈”的植物。這種植物,類似一柄柄長劍,綠油油的刺向天空。這種東西一般都長年栽在盆里,要用的時候隨手摺下一柄,折斷後,有晶瑩的汁液流出,擦在頭髮上,頭髮頓時閃現出油滑、發亮的光澤。為了保證母親的洗髮液不致於中斷,我總是及時給蘆薈施肥、澆水,所以,我家盆里的蘆薈似乎總比別人家的長得茁壯。

母親頭髮經常用的這一把黃楊木梳,從我記事時就已經有了。原先油亮亮的色澤,已經有些乾澀斑駁了,呈現出黯淡的灰黃色。我曾勸母親買一把新的,她總是固執地說:“舊的用慣了,油滑,好用,有感情,新的會絞頭髮。再說,這是你爸爸給我買的第一件禮物。”母親在說這話的時候,眼裡總是有幸福的淚光在閃爍。我曾偷偷地試過幾次,果然梳得特別平滑,舒服。

母親經常對我說:“俗話說,'賣油娘子水梳頭’,何況,我們不是賣油娘子。日子,是要節約著過的。”母親平時過日子,總是捨不得買頭髮油、新梳子。母親的身上,有著中國婦女勤儉節約、艱苦樸素的傳統美德,有這種美德和精神存在,還有什麼困難不能克服呢?而這種美德的潛移默化,也深深地影響著我未來的人生道路。

記得父親每一次到外地出差,給母親買衣服時,總是瞅在商店換季打折的時候。母親每一次都喜滋滋地在大衣櫃的穿衣鏡前面,穿上新衣服,一邊左顧右盼,一邊“埋怨”父親太浪費,不會過日子。幸福滿足的笑意總是掩飾不住地溢於臉上。

在我的記記里,母親曾好幾次用這一把黃楊木梳為我梳頭。一次是我加入少先隊,母親用這一把黃楊木梳把我的頭髮梳的服服帖帖的,照了一張入隊的紀念照片;一次是我們班一個同學轉到外地上學,需要拍一張全班同學的照片,母親給我梳了一個好看的小分頭。每一次看見這把黃楊木梳,總會喚起我美好而溫馨的回憶……每一次母親為我梳頭,我都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我常常想,這就是母親的熱流,這就是母親在給予我春風般的溫暖。

如今,輪到我為母親梳頭了,但我的手,竟是那樣的笨拙,梳理了半天,還梳理得不整齊,我急得一頭大汗,回頭看見同室病友投來的親切、鼓勵的目光,我終於靜下心來,一梳一梳地認真為母親梳理著,終於慢慢地梳理好了,又仔細地給母親別上髮夾,臥床多日的母親,頓時在陽光的照耀下,光彩了許多。我突然發現,在母親的眼眶裡,有幸福的淚光在瑩瑩地閃爍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