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格律與詩詞寫作淺說【徵求意見稿】

2019-03-26 11:31:18



詩詞格律與詩詞寫作淺說【徵求意見稿】


壬辰之春,余應王師建穩之約而將赴八一與後生諸子談說詩詞之道,乃作此案。噫!不佞時遺何多乎詩哉?惟時作小詞遣興而已矣。然今既欲論詩於故地,能不慎之?《詩》曰:“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其是之謂乎!乃出此案,以就正於大方之家,苟能以一二賜教,時遺不勝受恩感激。

一、推薦書目:

王力:《詩詞格律》,中華書局,2000年版。

說明:本書是講解詩詞格律最為經典的著作之一,講得比較細緻且附有部分詩韻及詞譜,對初學者有很大的參考價值,不過行文與舉例帶有一定“階級性”,是那個特定時代的特色。(本講義主要依照本書而設計)

舒夢蘭:《白香詞譜》,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

說明:本書號稱“學詞入門第一書”,當年啟功先生在北師大講詩詞寫作就推薦的此書,該書收錄詞譜100種,大致上涵蓋了常見的詞牌,且書後附有《增訂晚翠軒詞韻》,本人寫作多年來一直用《白香詞譜》,非常好用。另外,因該譜每首詞都有注釋和鑑賞,因此同時也是一本不錯的詩詞鑑賞累讀物,缺點是收了一些較生僻的詞牌。

龍榆生:《唐宋詞格律》,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

說明:本書和《白香詞譜》相比,對詞牌的分類更細緻,收錄詞牌也比《白香詞譜》多一些。本書最大的特色在於對其中不少詞牌適用範圍的解說很到位,如《浪淘沙》多作激越淒壯之音。且對具體仄聲的用字有更為詳細的說明,如《醉太平》第一、二句第三字,第四句第一及第四字,最好用去聲。所以相比《白香詞譜》來說就更專業、更精確。

王力:《王力詞律學》,山西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

說明:本書是一本研究詞學理論的專著,其專業性是推薦書目中最高的,適於有志於從事詞之文體學研究者使用。對於填詞來說,本書的詞譜是最詳盡的,同時也是最精準的,王力先生設計的標譜方法有效地避免了類似《白香詞譜》等詞譜中“可平可仄”一類術語的含糊性,是詞譜中相當具有專業性的一本,但同時不得不承認,該詞譜的識讀有一定難度。

夏承燾、吳熊和:《讀詞常識》,中華書局,2000年版。

說明:兩位作者都是詞學大家,本書專門討論詞的問題,亦可參看。

二、詩的格律

1.基本概念:

韻:大致等於漢語拼音中所謂韻母。

近體詩用韻相當嚴格,不同韻部不可通押。(舉例:香菱學詩:黛玉道:“昨夜的月最好,我正要謅一首,竟未謅成,你竟作一首來。十四寒的韻,由你愛用那幾個字去。”……一時探春隔窗笑說道:“菱姑娘,你閒閒罷。”香菱怔怔答道:“‘閒’字是十五刪的,你錯了韻了。”眾人聽了,不覺大笑起來。)

四聲:平、上、去、入。(平分陰陽、濁上歸去、入派三聲)

入聲字:短促的急降調。北方音中入聲字消失,只能通過查背韻書掌握。(規律:ie、ue為韻的基本都是入聲字,a、o、e、i、u等單韻結尾的可能是入聲字,-n或-ng結尾的不會是入聲字,ai、ei、ao、ou結尾的基本上不會是入聲字。)

對仗:類似修辭中的對偶。

一般規則: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形容詞對形容詞,副詞對副詞。(注意:對仗不能用重字)

詩體:五古、七古(不受格律限制)、五絕、七絕(受平仄限制,必須平韻,原則上可不對仗)、五律、七律(絕句規則上要求中間兩聯必須對仗)、排律(中間句句對仗)

起承轉合:范德機《詩法》:“作詩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轉要變化,合要淵永。”

2.近體詩的平仄

絕句又稱“截句”,就是從律詩中“截”出相連的兩聯,如首聯頷聯成絕或頷聯頸聯成絕,故而這裡主要講律詩的平仄,絕句的平仄可參照律詩的平仄相“截”而出,後不復贅述。

五律的平仄

(1)仄起式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註:首句若入韻則改為(仄)仄仄平平,其餘不變。)

舉例:

杜甫《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2)平起式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註:首句首句若入韻則改為平平仄仄平,其餘不變。)

舉例:

王維《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七律的平仄

(1)仄起式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註:首句首句若入韻則改為(仄)仄平平仄仄平,其餘不變。)

舉例:

杜甫《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

卻看妻子愁何在,漫捲詩書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2)平起式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註:首句首句若入韻則改為(平)平(仄)仄仄平平,其餘不變。)

舉例:

韋應物《寄李儋元錫》

去年花里逢君別,今日花開又一年。

世事茫茫難自料,春愁黯黯獨成眠。

身多疾病思田裡,邑有流亡愧俸錢。

聞道欲來相問訊,西樓望月幾回圓。

3.幾點注意:

粘對

對:在對句中平仄相對。

粘:後聯出句第二字的平仄要跟前聯對句第二字相一致。

孤平

一句中除韻腳外只有一個平聲字。(如:“平平仄仄平”中的第一字必須用平聲,否則就是犯孤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亦同理。)

拗救

(1)本句自救:在“平平仄仄平”的地方,第一字用了仄聲,第三字補償一個平生,以免犯孤平,這樣就變成了“仄平平仄平”,同理“仄仄平平仄仄平”拗救成“仄仄仄平平仄平”。

(2)對句相救:在該用“仄仄平平仄”的地方,第四字用了仄聲,就在對句的第三字改用平生來補償。這樣就成為“(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同理七言拗救成“(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

舉例:

李白《宿五松山下荀媼家》

我宿五松下,寂寞無所歡。

田家秋作苦,鄰女夜舂寒。

跪進雕胡飯,月光明素盤。

令人慚漂母,三謝不能餐。

第一句“五”字第二句“寂”都是該用平而用仄,“無”字平聲,既救“寂”字,也救“五”字,屬於本句自救加對句相救。第六句是孤平拗救,“明”字平聲,救“月”字,屬於本句自救。

4.平水韻

平水韻依據唐人用韻情況,把漢字劃分成107個韻部,康熙年間編的《佩文韻府》又把《平水韻》並為106個韻部。詩韻只能在一個韻部中押,詞韻一般可以臨韻通押。

舉例:

一東:

東同童僮銅桐峒筒瞳中[中間]衷忠盅蟲沖終忡崇嵩[崧]菘戎絨弓躬宮穹融雄熊窮馮風楓瘋豐充隆窿空公功工攻蒙蒙朦瞢籠朧櫳嚨聾瓏礱瀧蓬篷洪葒紅虹鴻叢翁嗡匆蔥聰驄通棕烘崆

二冬:

冬咚彤農儂宗淙鍾鍾龍蘢舂松淞沖容榕蓉溶庸傭慵封胸凶匈洶雍邕癰濃膿重[重複]從[服從]逢縫峰鋒豐蜂烽葑縱[縱橫]蹤茸蛩邛筇跫供[供給]蚣喁

作詩只能選擇【東】部或【冬】部,不能串押,詞韻則可歸為一部。

三、詞的格律

1.基本概念:

小令、中調、長調(學界對區分標準有爭議,一般以58字、90字為界)

一字逗:詞的重要特性之一。有的句字其實是一字逗加少一字的句子,如“悵寥廓”,“對長亭晚”,“望長城內外”。

詞牌:詞的格式,通常與內容無關。

確定詞牌後需要查找詞譜確定該詞牌的格律要求。

舉例:

憶江南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詞的對仗:

固定對仗:如《西江月》前後闋頭兩句必須對仗。固定對仗情況比較少見。

自由對仗:一般前後兩句字數相同的,都有用對仗的可能,但不是必須對仗。

註:詞的對仗不一定平對仄、仄對平;詞的對仗允許同字相對(如“千里冰封”對“萬里雪飄”)。

附:有特別說明的詞牌

(註:詞的一般斷句概念:句號為韻,逗號為句,頓號為逗。)

《南歌子》:起兩句宜對仗。

《漁歌子》:中間三言兩句宜對仗。

《憶江南》:中間七言兩句宜對仗,首句第二字以仄聲為宜。宋人多用雙調。

《搗練子》:首兩句多對仗,且為上二下一句法,例作思婦懷念征人之詞。

《憶王孫》:第四句第一字宜用去聲。第二、第三、第五句的第五字宜用平聲。

《浪淘沙》:多作激越淒壯之音。

《醉太平》:第一、二句第三字,第四句第一及第四字,最好用去聲。結局是一字逗。

《浣溪沙》:下闋起兩句多對仗。

《阮郎歸》:下闋起兩三言句多對仗,上下闋結句最後三字,多為“平仄平”。詞牌典故,宜作淒音。

《畫堂春》:下闋起兩句多對仗。

《南歌子》:上下闋首兩句多對仗,結句多為上二下七或上六下三句。

《太常引》:兩結句倒數第二字定要去聲。

《鷓鴣天》:上闋第三、四句與下闕三言兩句多對仗。

《小重山》:唐人例用以寫“宮怨”,故其調悲。

《一剪梅》:四字句多對仗,聲調低抑。

《滿庭芳》:上下闋第八句的第一字,若用仄聲只限於用入聲,不能用上、去。

《鳳凰台上憶吹簫》:上下闋起兩句多對仗。

《慶春澤》:起兩句多對仗,詞調纏綿蘊藉,宜作寫情用。

《破陣樂》:聲容激壯。

《金人捧露盤》:詞牌典故,多蒼涼激楚之音。

《揚州慢》:上闋第四、五句及下闋第三句皆一字逗。

《壽樓春》:聲情低抑,全作淒音。

《沁園春》:格局開張,宜抒壯闊豪邁情感。蘇辛一派最喜用之。

《六州歌頭》:音調悲壯,使人慷慨,良不與艷詞同科。

《生查子》:多抒怨抑之情。

《點絳唇》:第二句、第三句的第一字多用去聲。

《好事近》:以入聲韻為宜,兩結句皆一字逗。

《憶少年》:以入聲韻為宜,兩結句皆一字逗。

《憶秦娥》:以入聲韻為宜,上下闋結句第一字多用去聲。

《賀聖朝》:上下闋的五子句多為去聲一字逗。

《鵲橋仙》:上下闋起兩句多對仗,例詠牛郎織女相會事。

《踏莎行》:起兩句多對仗。

《釵頭鳳》:聲情淒緊。

《纏綿道》:下闕起句及第五句皆是一字逗。

《青玉案》:四字句多對仗。

《解佩令》:上下闋起兩句多對仗。

《酷相思》:八言句是去聲一字逗。

《祝英台近》:婉轉淒抑,忌用入聲韻。

《洞仙歌》:上闋第二句是一字逗,下闋八言句是去聲一字逗,緊接一句還是去聲一字逗。

《惜紅衣》:宜用入聲韻,上闋結句和下闋倒數第二句皆一字逗。

《法曲獻觀音》:上闋結尾去聲一字逗引下五言兩句,下闕結尾是去聲一字逗引四言一句、六言一句。

《滿江紅》:宜用入聲韻,聲情激越,宜抒豪壯情感和恢張襟抱。

《聲聲慢》:宜用入聲韻。

《黃鶯兒》:上下闋各以去聲一字逗引五言對句。

《劍器近》:音節極低回掩抑。

《醉蓬萊》:上闋第一、第五、第八句,下闋第六、第九句,皆一字逗。

《暗香》:宜用入聲韻。上闋第五字,下闋第六字,宜用去聲。

《念奴嬌》:若用其抒寫豪壯感情,則宜用入聲韻。

《絳都春》:第二句去聲一字逗。

《桂枝香》:宜用入聲韻,上下闋第二句去聲一字逗。

《翠樓吟》:上下闋第七句去聲一字逗,下闋第二句是一字逗。

《霓裳中序第一》:宜用入聲韻,上闋第四句去聲一字逗。

《水龍吟》:第九句去聲一字逗,結句宜用一字逗。

《宴清都》:下闋第六句是一字逗。

《齊天樂》:上闋第七句、下闋第八句去聲一字逗。

《雨霖鈴》:宜用入聲韻,上闋第二、第五、第八句去聲一字逗。

《眉嫵》:上闋第一句,下闋第二句,倒數第二句去聲一字逗。

《二郎神》:結尾倒數第三句去聲一字逗。

《拜星月慢》:上闋第五句及結句,下闋第四句及結句,皆一字逗。

《望遠行》:結尾倒數第二句去聲一字逗。

《疏影》:宜用入聲韻。

《摸魚兒》:上下闋結尾倒數第三句去聲一字逗。

《賀新郎》:用入聲韻者較激壯,用上去聲韻者較淒郁。

《蘭陵王》:宜用入聲韻。

《六醜》:宜用入聲韻。

《夜半樂》:前段第四句一字逗。全曲格局開展,中段雍容不迫,後段聲拍促數。

《菩薩蠻》:情調由緊促轉低沉。

《渡江雲》:下闋第四句一字逗。

《昭君怨》:上下闋第二句第五字多用平聲。

《更漏子》:六字句倒數第二字,多用平聲。

《西江月》:上下闋起兩句多對仗,上下闋結句第五字多用平聲。

四、文體有別

1.詩詞之美感特質差異

葉嘉瑩:《論詞之美感特質的形成及反思與世變之關係》,載《文學遺產》,2004(5)。

詩的主要的美感特質是一種興發感動的力量

詩是抒發作者的主體志意,因為接觸到外在的情境,不管是大自然景物的呈現,或者人世間的一切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的種種事項,都會使得我們感動。“情動於中”然後寫成詩,詩具有一種興發感動的作用,這就是詩的美感特質。

就詩和詞而言,詩是言志的,它的語言是男性化的語言,作者清清楚楚地知道他要表達什麼。

從《花間集》本身來看,它裡面的語言有一種幽微要眇的特質,跟詩的整齊的語言不同,是一種女性化的語言。它所描寫的女性形象則是美色與愛情,這樣就具有一種源於現實而又超越現實的象喻性。

王國維:“詞之為體,要眇宜修。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詩之境闊,詞之言長。”(《人間詞話》)

張惠言:“以道賢人君子幽約怨徘不能自言之情,低徊要眇,以喻其致”(《詞選序》)

2.詩詞之形式節奏差異

葉嘉瑩:《唐宋詞十七講》,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

詩里所有五言的句子,一般都是二—三的停頓,七言的都是四—三或二—二—三的停頓,可是詞里則不然……詞裡邊的五言句,可以是一—四停頓,而不都是二—三停頓。另外,詞里的七言句,也不都是四—三停頓,有時也可以是三—四停頓。

如周邦彥《解連環》:“怨懷無托,嗟情人斷絕,信音遼邈。縱妙手、能解連環,似風散雨收,霧輕雲薄。”

“單式”句法與“雙式”句法

一句話的最後一個停頓節奏是單數字者為“單式”,否則為“雙式”,

在詞中“如果雙式的句法多,像周邦彥的《解連環》,它表現感情的情調,是纏綿往復低回。如果單式句法較多,它表現的就比較飛揚悠遠。”

“雙式”句法可以說是詞相對於詩來說的一種特性(因為詩都是“單式”句法),這就使得詞體常常表現出“音調的流利與頓挫兩種特質的結合。”

舉例:柳永《雪梅香》(朗誦便可感受到流利之美與頓挫之美)

景蕭索,危樓獨立面晴空。動悲秋情緒,當時宋玉應同。漁市孤煙裊寒碧,水村殘葉舞愁紅。楚天闊,浪浸斜陽,千里溶溶。臨風,想佳麗,別後愁顏,鎮斂眉峰。可惜往年,頓覺雨跡雲蹤。雅態妍姿正歡洽,落花流水忽西東。無憀恨,相思意,盡分付征鴻。

3.小令與長調的區別

小令多為三、五、七音節的句子,且較少出現一字逗,故而多“單式”句法,而長調一般各言句比較錯落,又常有一字逗出現,故而“雙式”句法出現較多,在音節上就有頓挫之致。加之小令短小,故而多長於表達瞬間的情感體驗,可使情感噴涌而出。而長調在句法上的頓挫感以及結構內容上的鋪敘,就使得情感的表達更為深沉,情感體驗也更豐富細膩。

舉例:

李煜《搗練子》

深院靜,小庭空,斷續寒砧斷續風。無奈夜長人不寐,數聲和月到簾櫳。

李煜《望江南》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秦觀《滿庭芳》

山抹微雲,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徵棹,聊共引離尊。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漫贏得青樓,薄倖名存。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4.五言詩與七言詩的差別

總的來說,五言詩長於表達平緩的、典雅的、寧謐的感情,而七言詩長於表達動態的、激越的、濃厚的感情。

五言詩的節奏是:二-三,細分則是二-二-一,或者二-一-二。

例如:

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212)

與君離別意,同是宦遊人。(221)

海記憶體知己,天涯若比鄰。(212)

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212)

王維《竹里館》

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221,212)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212)

王維《鳥鳴澗》

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221)

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212,221)

整個句子是平穩的,“城闕”對“三秦”,“烽煙”對“五津”,能給人一種嚴整的甚至典雅的感覺。又或是安靜的,“獨坐”的情態對應著“幽篁”的地點,“人閒”的狀態對應著“桂花”的清香,這種對應感塑造了寧謐安穩的閱讀感受。

七言詩的節奏是:四-三,細分則是二-二-二-一,或者二-二-一-二。

例如:

王維《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2212)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2221,2212)

杜甫《秋興八首》(其一)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2221,2212)

江間波浪兼天涌,塞上風雲接地陰。(2212)

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系故園心、(2221)

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2212)

整個句子是流動的、活潑的,用“獨在”與“異鄉”兩個詞形容一個“異客”,其結構呈現出前重後輕的形式,這就與“獨坐”與“幽篁”的一一對應有了很大的不同,“獨在異鄉為異客”顯然不再具有靜謐的體驗,而是很濃烈的思想情緒的迸發。再看“塞上風雲接地陰”,一句與“風煙望五津”類似景象的描寫相比,也明顯因其前重後輕的結構而失卻了句子的平穩嚴整感,從而呈現出一幅富於動態的畫面感。

五、寫作入門

1.關於格律的兩種看法:

黛玉道:“正是這道理,詞句究竟還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緊,若意趣真了,連詞句不用修飾,自是好的,這叫做‘不以詞害意’。”

郭師英德:初學者不必計較內容高下,只要先把平仄押韻疏通了,便是好的。

2.用典

啟功:典故即詩的小型積體電路。

語典:

黃庭堅:“自作語最難,老杜作詩,退之作文,無一字無來處。蓋後人讀書少,故謂韓、杜自作此語耳。古之能為文章者,真能陶冶萬物,雖取古人之陳言入於翰墨,如靈丹一粒,點鐵成金也。”(《豫章黃先生文集》卷19《答洪駒父》)

舉例:

王勃:“海記憶體知己,天涯若比鄰”(《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典出曹植:“丈夫志四海,萬里猶比鄰。”(《贈白馬王彪》)

杜甫:“春山無伴獨相求,伐木丁丁山更幽”(《題張氏隱居二首》其一)

典出《詩經》:“伐木丁丁,鳥鳴嚶嚶。”王籍:“鳥鳴山更幽”。(《入若邪溪》)

李煜:“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相見歡》)

典出鮑照:“始見西南樓,纖纖如玉鉤。”(《玩月》)

李清照:“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一剪梅》)

典出:范仲淹:“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御街行》)

最為經典之例:“庭院深深深幾許”

歐陽修《蝶戀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李清照《臨江仙》

歐陽公作《蝶戀花》,有“深深深幾許”之句,予酷愛之。用其語作“庭院深深”數闕,其聲即舊《臨江仙》也。

庭院深深深幾許,雲窗霧閣常扃,柳梢梅萼漸分明,春歸秣陵樹,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風多少事,如今老去無成,誰憐憔悴更凋零,試燈無意思,踏雪沒心情。

事典:

辛棄疾《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典故:孫權、劉裕、劉義隆、霍去病、拓跋燾、廉頗

3.次韻

按照原詩的韻和用韻的次序來和詩次韻就是和詩的一種方式。也叫步韻。

舉例:

時遺子《滿庭芳·次蕭寥丙戌韻作》

年來收拾舊物,忽見蕭寥君丙戌夏寄《滿庭芳》一首,至今已六歲矣,箋黃墨淡,人去悠悠,逝者亦如斯夫!蕭寥君嘗課予以詩詞,當年唱和之樂猶記,而今同賦者又幾人歟,焉不感慨系之乎?於是次韻而賦。

輕啟紅箋,宣黃墨淡,又惹一段新愁。白衣卿相,詩賦欲風流。漫羨年華錦瑟,多少事、欲說還休。悵流水,江梅誰寄,無語望西樓。良宵常幾度,清歡總是,別夢悠悠。念當時情語,依約還留。卻道花前夜永,星河闊,同賞銀鉤。知何歲,溪亭沉醉,日暮泛輕舟。

附:蕭寥子《滿庭芳·見鳳城梅雨懷》

時丙戌年四月既碩,氣籠煙沙,驟雨落霏霏,竟不絕往此日,則天朗景煜,燠暑難堪,今霪雨綿綿,往嬉笑聲不絕乎耳,終有嘆,蓋嘯聚之日不久矣。然雨過有痕,隨波逐流,風起而興焉,人豈無此意乎?懷此賦記之。

驟雨霏霏,浮萍柳絮,盡化作煙海憂愁。畫堂春曉,何處是風流。霧靄依稀旖旎,卻只在、聚日將休。漣漪起,西窗共剪,何日話瓊樓。足音猶且盡,空餘淅瀝,望恨悠悠。漸氤氳清瑟,方自虛留。應是今宵酒醒,憑闌處,獨賞銀鉤,倏回首,伊人在否,天際一歸舟。

4.詞牌選擇

諸如《減字木蘭花》、《昭君怨》、《菩薩蠻》、《更漏子》、《清平樂》等詞牌轉韻現象較突出,對於初學不熟悉音韻者更自由靈活。但需要注意類似《減字木蘭花》等詞需要使用類似起承轉合的“詩法”,否則流於散漫。

附錄:時遺居士詩詞選

七律 贈吳君逸彰

三河公子少年游,俊逸豪俠漫九州。白馬銀鞍風颯颯,笛簫霜劍水悠悠。舉杯盡釋千秋怨,對飲曾銷百世愁。隨意名彰功業事,人生快意復何求?

雪來偶題

晨起復修《禹貢》之文,忽見窗外雪舞,感而為賦。

埋首山經思解意,忽然簾外雪紛紛。風來急下如鹽灑,雲破閒飛似絮魂。莫道經生唯五典,須知高士亦多聞。詩書漫捲出門去,我輩何妨樂命人。

夜讀《玉茗堂詩》,感而為賦,兼懷昔人

湯義仍詩有“惟堪夢裡期心賞,竹箐花溪過酉辰”句,余頗愛之,感而為賦,兼懷昔人。

清宵良夜詩書詠,道盡情長萬水千。暮雨高樓獨豈賦,碧雲黃葉共誰憐。閆君嘗作逍遙嘆,李子空留寂寞箋。樽酒可堪還舊歲,夢回猶念丙戌天。

壬辰公曆二月十四,陸君方迪來約小詞,老夫今朝本無詞興,口占一絕

君道何妨新曲作,詞成怎教寄紅塵。他年若話巴山雨,誰是時遺夢裡人。

清平樂 贈友

臨風吹袖,月上高樓後。夜半促織更玉漏,聚散天涯把酒。音容未改當年,只今回首留連。莫道輪台走馬,與君一醉同歡。

南鄉子

初夏雨疏狂,年少尋愁覓短長。往日良辰空念念,流光,最惹相思最斷腸。夢醒夜微涼,舊徑依稀悵杜郎。卻問昔人今何在?思量,惟見孤燈三兩窗。

念奴嬌 歲末懷遠兼寄故人

殘霞一抹,斷雲逐水散,寒鴉啼暮。獨倚欄桿凝望遠,晚照薊門煙樹。驛寄梅花,一年燈火,待把相思訴。征鞍欲上,春深還怕應誤。每念季子蓴鱸,青衫濕袖,身在長門府。誰解流光蹤跡處,換取韶華閒住。遊子天涯,相逢幾許,銀漢知難渡。夜長人寂,細將歸日來數。

御街行 有感

余晨起而賦《憶江南·詠雪》詞成,寄而不復,余稍有嘆,並因思故園光陰流轉,忽焉生悲,乃作新詞而懷之。

思君不見章台月,悵寂寞、杯獨啜。才知去後未旬余,一日三秋傷別。音書無個,新詞難寄,空對一江雪。青梅年少十年越,嘆逝水,憑誰說。青衿笑問故園情,唯是殘詩三闋。只今回首,伊人猶念,心有千千結。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