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程給女性管理層提供凍卵福利 但解決女性職場困境更需要社會的努力

2019-02-23 09:52:18

無論是凍卵、孕婦躺椅還是母嬰室,很大程度上都將僱主的注意力從更本質的問題上偏移:男女同工同酬、女性的晉升天花板、有才華且接受良好教育的女性是否能一直留在公司內施展抱負。

林子人 · 2018/07/16 13:37

凍卵被認為是“女性在世上唯一的後悔藥”,一些科技公司開始將凍卵納入女性員工生育福利的範疇,攜程則是第一家那么做的中國公司。

攜程於日前宣布,將在公司內部拓寬生育基金的內容與使用範圍,為中高級女性管理者提供10萬元至200萬元不等的費用及不超過7天的帶薪休假,使她們能享有凍卵等高科技輔助生育福利。

攜程相關負責人在接受界面新聞的郵件採訪時表示,該政策於2017年下半年首次被提出,後經內部調查、項目評測等過程,於今年5月正式提上日程。經過一個半月的具體籌備,該福利政策於7月正式推出。據了解,目前攜程員工的平均年齡為26歲。30歲以下攜程女性員工占全體女性員工的79.34%。其中25歲以下女性員工占比為28.82%。“考慮到員工年齡構成和內部調研結果,目前這一福利針對高級經理及以上的女性員工,覆蓋人數500餘人。”

關於該福利的適用對象和具體內容,攜程相關負責人做出了解釋:高級經理級別及以上、與攜程旅行網中國大陸地區所屬公司建立勞動關係的中國籍(不含香港、澳門、台灣)女性員工根據級別可獲得10萬、50萬、100萬、200萬不等的生育基金,其中AVP(助理副總裁)以上級別的女性高層管理者可申請200萬元的生育基金。在國家法律政策許可情形下,使用輔助生育醫療項目服務的員工可自主選擇中國境內三甲醫院或國外符合當地法律規定且有輔助醫療服務資質或條件的機構進行相關服務。

凍卵福利被認為是能夠幫助暫時不想要孩子的年輕女性員工在三四十歲時規避生育風險,這也符合越來越多千禧一代職場女性為了專注打拚事業而推遲生育的大趨勢。2012年,美國生殖醫學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宣布凍卵技術已經足夠完善,可以安全有效地利用新鮮獲取的卵子進行體外授精。僅僅兩年後,美國矽谷的科技公司就開始為女性員工提供這項福利了。

2014年,Facebook營運長雪莉·桑德伯格在聽說一位身患癌症的女員工說她沒有錢凍卵也無法說服保險商支付這筆費用,她和她的伴侶或將永遠無法有自己的孩子時,桑德伯格決定採取行動。“我和我們的HR主管討論了一下,說‘天哪我們的福利應該覆蓋這個’。然後我們看著彼此說:‘為什麼我們要只為患癌員工提供,而不把範圍拓得更廣一些呢?’”她告訴Business Insider。

隨後其他的大型科技公司迅速跟進。根據Wired的報導,蘋果、谷歌、Pinterest、領英均有豐厚的女性生育福利。

根據攜程在今年3月發布的《女性白皮書》中的數據,攜程女性員工占比61%,其中中層和高層管理者中女性占比分別為50%和34%。相比之下,2016年矽谷前25大科技公司中,只有19.6%的員工是女性。鑒於攜程較高的女性員工(尤其是中高級管理層)占比,如何為女性的職業與生活平衡提供支持顯得更為重要。

作為國內知名的人口學學者,攜程執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曾這樣分析職場女性面臨的困境:女性除了在職場奮鬥之外,往往還需要在家庭生活中承擔更多的責任。尤其在生育子女之後,女性會有很大一部分精力不得不放在家庭上,從而被認為有可能影響到職場表現。面臨這種局面,有些女性會選擇放棄工作成為家庭婦女,但一旦失去了事業和經濟的支撐,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往往會有所下降,倘若婚姻有變,這些長期遠離職場的女性會隨即成為社會弱勢群體;在另一方面,為了在職場上充分贏得僱主的信任,也有些女性不得不放棄生育子女的機會,以換取事業上取得成功的機會。近年來之所以出現那么多“丁克家庭”,以及全面二孩政策在城市中所獲得的回響不及預期,其實都與職場女性存在的這些顧慮有關。

因此他認為,職場女性能否獲得更多來自公共政策的支持,已經不僅僅關係到婦女權益保護的問題,同時也成為中國在推行人口政策過程中必須考慮的內容。

凍卵福利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企業對女性員工職業發展的關懷,得到了不少人的肯定。脈脈發起了“如何評價攜程為中高級女性員工提供福利,用於冷凍卵子?”的討論,近60%的投票參與者對這一福利持支持態度。然而也有人持反對意見,質疑公司此舉是否是在提倡女性員工在生育黃金期專注工作,犧牲家庭,且凍卵並不能完全規避高齡產婦的風險。

脈脈發起了“如何評價攜程為中高級女性員工提供福利,用於冷凍卵子?”的討論一位脈脈網友的評論

這也是凍卵福利面臨的最大爭議。國外諸多批評者認為,這項政策給女性傳遞了錯誤的信號,即工作比家庭更重要,而且女性不可能兩者兼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是,它並沒有從根本上挑戰女性因生育面臨的職場性別不公問題。在《寶寶技術:輔助生育和孩子的權利》一書中,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Mary Ann Mason指出,女性或許可以通過凍卵來換取更多的職業發展機會,然而她們依然面臨職場上的“寶寶懲罰”(baby penalty):根據美國2000年的人口普查數據,職業女性的工作小時數越多,她們生育的孩子數量就越少。而在男性這裡是相反的——職業男性的工作小時數越多(最高達每周59個小時),他們生育的孩子數量就越多。

Mary Ann在一項長達十年的調研中考察了生育對在學術界(特別是科學領域)、法律、醫藥和商業領域中工作的職業女性的影響。她發現,儘管在過去30年裡女性進入這些領域的數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她們獲得的相關學位數量甚至超過了男性——她們同樣也在大量流失,或墜入所在領域的次要位置。以科學家為例,有伴侶和孩子的女性科學家和相等條件下的男性科學家相比謀求終身教職的幾率低了35%,與之形成鮮美對比的是單身女性和單身男性在獲得第一份終身教職上的表現相差無幾。而對於那些的確試圖獲得終身教職的已育女性科學家來說,她們獲得offer的幾率比已育男性科學家低27%。

《寶寶技術:輔助生育和孩子的權利》
Mary Ann Mason、Tom Ekman著
耶魯大學出版社 ,2017年

“僱主或許期望女性通過凍卵延遲生育。女性或許會被迫進入麻煩重重且花費高昂的醫療流程,而這並不能保證她們未來的生育結果。並且,母親和孩子之間年齡差變大或許對導致更糟糕的、更沒有活力的育兒,也有可能導致孩子會更早失去母親,”耶魯大學教授、生育問題研究專家Marcia C. Inhorn表示,“另外,將凍卵宣傳為一個應急的技術方案沒有解決會導致女性偏離職業發展目標的不友好僱傭政策問題。我的女研究生常常會諮詢我如何在成為一名成功的教授的同時養育孩子,我通常告訴她們,要找一個有非常規靈活職業發展路徑的、對你的事業足夠支持的伴侶。”

攜程相關負責人表示,攜程一直致力於為所有員工提供平等的職業發展機會,推出多項福利政策支持女性員工在職業和家庭之間實現兩全。攜程每個部門都會為懷孕員工提供專門的躺椅,並在多個樓層設定裝備整齊的母嬰室,並配有女性員工專用的睡眠休息室。員工家庭中只要有新生兒即可領取800元的生育紅包,同時可申請最高3000元的生育醫療補貼,男女員工均可享受這兩項政策。

種種貼心的生育福利或許能為女性生育提供更舒適的條件,但這是否真的能保障女性的職業發展呢?無論是凍卵、孕婦躺椅還是母嬰室,很大程度上都將僱主的注意力從更本質的問題上偏移:男女是否實現同工同酬、女性是否能突破晉升天花板、有才華且接受良好教育的女性是否能一直留在公司內施展抱負。另外,當我們一味將生育福利傾向於女性時,是否是在鞏固這一根深蒂固但如今面臨越來越多質疑的理念,即女性是孩子唯一的、或者主要的照料者?男性只要能夠賺錢,就算是為家庭負責任的好爸爸了?

如果我們無法回應這些問題,職業女性就仍將繼續在家庭和事業之間苦苦掙扎。而要真正解決這些問題,除了企業之外,還需要全社會的努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