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帽的學問:清宮劇里的服裝,都有哪些地方搞錯啦? | 博物館

2019-02-15 23:51:03

開宸 十五言

不知從何時開始,電視上的清宮戲越來越多,服裝也越來越華麗,但是這些衣服真的有那么講究嗎?

今天,我們請到一個嗷的一聲昏古氣的滿族老師,給大家普及下知識。

要說清朝這個穿衣,最講究的大概就要數官員的穿法了。衣服體現了官員的等級,你要是把上司的衣服拿來套自己身上,這可是犯了大忌。還有其它一些地方,類似於夏天穿個棉襖,冬天穿個短褲,看著也是怪彆扭。

咳咳,但是你們現在看到那些清宮劇,有不少都是在亂掰吶。特別是帽子一事兒……

清代政治體制規定,朝廷中有正式職位的官員要穿著補服,全套的補服由帽、外衣、朝珠、朝靴等組成,官員的品秩差別主要看冠服頂子、蟒袍以及補服的紋飾。蟒袍本就不是常穿常見、接地氣兒的物件兒,補服密密麻麻的線腳在螢屏上看不清也就算了,唯獨明晃晃頂在頭上的帽子比較顯而易見,也就是常說的“頂戴花翎”,於是我們先說說這帽子的問題好了。

統而言之,時下清宮劇里常見的帽子問題有以下三點:

一、時間錯誤

時間錯誤又可以分為季節性錯誤和時代性錯誤兩個類型。無論是什麼時代,人對季節的更替和溫度的變化都是有反應的,這屬於最基本的生理反應。清代的帽子根據季節的不同分為涼帽(boro) 和暖帽(mahala) 兩大類。

涼帽為圓錐形,下檐外敞呈喇叭形,多用德勒蘇草、藤、篾、竹等製成,外裹淺色綾羅,上綴紅纓頂珠。

暖帽為圓形,有一圈向上翻折的檐邊,黑色的帽子上同樣有紅色絨線所製成的帽緯和頂珠,多用皮毛、呢、緞、布等材料製成,隨溫度變化更換取用,暖帽中較薄的暖帽也叫“台冠”,多在剛換帽、尚未很冷之時穿戴。

依次:暖帽 台冠 涼帽

每年換帽的時節雖沒有固定日期,但卻有大概的範圍(北洋水師特例,全年均帶暖帽),清人富察敦崇在《燕京歲時季·換季》中記載:“每至三月,換戴涼帽,八月換戴暖帽,屆時由禮部奏請。大約在二十日前後者居多。”不過不管哪天下旨換帽,總歸是皇上換了百官就要上行下效的,即便是哪位怕冷或怕熱,也只能私下裡多備點兒薑湯蒲扇,總不至於出現如下的情形就是了。

清代帽冠的時代性主要是說不同時期帽子的式樣變化,以及某些特定時間出現的帽子款式。前者如果細究起來未免不近人情,但後者里最典型的就是瓜皮帽的泛濫。

這是影視劇里從順治到乾隆的形象,從馬甲到旗袍再到馬褂都配著頂瓜皮帽,這種裝束也儼然成為人們對清代男子服飾“標配”的認識,但如果不對這種裝束加以時間上的限定,就謬出千里之外了,因為據目前掌握的資料來看,瓜皮帽應該是在清代晚期同光年間才出現在人物繪畫中的。

六帝便裝圖集

上面是康熙皇帝、雍正皇帝(應為還是皇子時候)、乾隆皇帝、道光皇帝的便服圖,都是涼帽或暖帽配常服,同治皇帝和光緒皇帝的兩張便服圖才出現瓜皮帽的身影。除了皇帝,再來幾張宗室和臣工的畫像。

截取自《康熙南巡圖》,請注意人物帶的都是帶紅纓的帽子,雖然看不清是暖帽還是涼帽,但肯定不是小瓜皮

瓜皮帽據信源自於明代的六合一統帽,由六片布拼合縫製而成,清代的瓜皮帽有軟胎和硬胎兩種,軟胎的可以摺疊,方便攜帶。

依次:軟胎瓜皮帽、硬胎瓜皮帽

二、場合錯誤

場合錯誤主要是指頭上戴的和身上穿的不協調,就好比一個西裝革履的人戴了頂大檐兒草帽,或者一個穿著比基尼沙灘褲的人頂了一頂鋼盔。

那么清代官場的帽子又有怎樣的講究呢?清代男士的帽子主要有禮帽和便帽之分,禮帽根據場合和功能的不同又可分為朝冠、吉服冠、常服冠和行服冠四種,依其字面意思分別與朝服、吉服、常服和行服配合穿戴。皇帝因系九五之尊,為天下表率,所以相應的禮節更為繁瑣駁雜,四種服飾和帽冠區分相對明晰,大臣則需與皇帝相適應,我們姑且依皇帝服制一一道來。

皇帝朝服,是皇帝在登基、大婚、萬壽聖節、元旦、冬至、祭天、祭地等重大典禮和祭祀活動時所穿的禮服,其基本款式由披領(又稱扇肩)和上衣下裳相連的袍裙相配而成,對應的朝冠也有夏款(涼帽)和冬款(暖帽)之分,我們先看下君臣朝服像:

康熙皇帝夏季朝服像、康熙年間被譽為天下第一廉吏的于成龍一品文官夏朝服像

鹹豐皇帝冬朝服像、清代晚期抗英名將關天培一品武官冬朝服像

請注意他們衣服的特色—肩上的披領和下擺上的雙龍(蟒),這是朝服區別于吉服的主要之處。至於我們今兒的主角—帽子,則有如下特點:皇帝冬朝冠的頂子有三層,鑲嵌有15顆小東珠,頂部有大東珠一個。皇帝夏朝冠比起冬朝冠要多正面的金佛和後面的舍林。宗室及百官冬朝冠的頂子也都由三部分構成—基座、中和頂。親王、皇子及以下的夏朝冠比冬朝冠多正面的舍林和後面的金花,百官則無此裝飾。

皇帝朝服冠頂子特寫,東珠間是做工精巧的金龍圖案

一品夏朝冠+單眼花翎、六品冬朝冠

吉服是僅次於朝服的一種禮服,常說的皇帝的“龍袍”便是吉服,吉服形制為圓領右衽大襟、窄袖加綜袖、馬蹄袖端。下擺斜向排列著許多彎曲的線條,名謂水腳。水腳之上,還有許多波浪翻滾的水浪,水浪之上,又立有山石寶物,俗稱“海水江涯”,它除了表示綿延不斷的吉祥含意之外,還有“一統山河”和“萬世昇平”的寓意。這也成為吉服和朝服比較明顯的區別所在。

官員的補服是套在吉服外面的外褂,一般不單獨穿用,凡穿吉服袍時外面必穿補褂。惟一的例外是每年三伏天盛夏酷暑期間,叫做“免褂期”,此時穿吉服袍可免套補褂。

大約是因為在三伏前後的非免褂期盛裝工作也實在太辛苦,傳世的清代吉服中出現了一種專門的下擺,估計是官員們討巧充樣子的結果。就官員而言,吉服下擺只能是兩開襟的,只有宗室成員才有資格穿用四開襟,彼時年羹堯壞事兒的時候,他穿四開襟衣服一項也曾被列入罪狀,可如今的清宮劇里,連太監都是四開襟了,真不知道年大將軍若是泉下有知該作何感想。

吉服下擺

雍正皇帝和他親弟弟恂郡王(十四阿哥)冬季吉服像

說起來吉服的帽子出鏡率是最高的,它的樣式與朝冠基本一樣,最大區別還在頂子上。它沒有朝冠那么繁複的裝飾,一個基座加一顆寶石而已。換句話說,朝服冠的頂子寶石是長的,而吉服冠的頂子寶石是圓的。吉服冠的頂子上往往還有一條梁,估計是方便提溜帽子用的。

不過皇帝、親王、皇子的頂子是鑲嵌在基座上的,而官員的頂子是用螺桿固定的,頂子、纓穂和基座是可以拆卸的,凡是被罷免的官員都要被摘去帽子上的頂子,以示不再擔任朝廷職務,即所謂的“奪頂”。

皇帝冬吉服冠,沒找到夏季的,最右是兩個皇帝吉服冠頂子,注意是鑲嵌的

官員的吉服冠頂子,可以清晰的看到螺桿,而且將頂子擰下來後朱纓也可以拆卸下來

常服可以理解為日常服飾,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便服,誰願意整天被正裝束縛著呢,被某嬛傳演繹得面目全非的“御門聽政”,實際上便是穿著常服進行的例行會議。行服是指出行時所穿的服飾,比如狩獵、騎馬等場合。常服冠和行服冠基本上沒有多少區別,都是滿綴朱纓、紅絨結頂,跟吉服冠比較特點在於吉服的頂子是東珠,而常服冠或行服冠是紅絨結。官員的冬季常服冠和行服冠沒有區別,夏季常服冠朱纓較長,而行服冠朱纓較短,想來應該是不想騎馬的時候紅纓子亂飛、干擾視線吧。

康熙皇帝夏、冬常服像,平時處理政務大概這個造型就是“標配”了,好比現在的“商務休閒裝”,看起來愛自拍還是有好處的……

推測短的應該是行服冠的朱纓,長的是常服或吉服的。當然其實朱纓的質地也是有說道的,這裡不過多涉及了。

寫到這兒再來看幾張截圖,判斷下靠不靠譜:

依次:披領+吉服冠=不靠譜;披領+吉服冠=不靠譜;朝服冠+吉服褂=不靠譜;披領+朝服冠=基本靠譜

依次:皇帝和親王都是吉服,場合一致,且吉服+吉服冠=基本靠譜;皇帝和和珅都是朝服,場合一致,基本靠譜;披領+吉服冠=不靠譜;一個場合一樣的衣服帽子卻一對一錯,不知道服裝師是不是沒戴眼鏡……

三、身份錯誤

身份錯誤涉及到頂戴+花翎的完整概念,頂戴與花翎實際上是兩個體系,並非一定相生相伴。如果說頂戴相當於職務,而花翎更有學位的味道,比如現在的省長不一定都有博士學位,清代的一品大員也不一定都有花翎可以戴。那么錯誤點也就來了,基本上影視劇里出現官帽的地方就一定拖著一條翎子,即便是在花翎跌下神壇的晚清,也有些過了。

我們以朝服冠規制(吉服冠宗室略有變化,官員基本與朝冠頂子材料一致)為例學習下清代品秩與頂戴的相關規定:

皇子、親王:金龍兩層,東珠10顆,紅寶石冠頂

郡王:東珠8顆,紅寶石冠頂

貝勒:東珠7顆,紅寶石冠頂

貝子、固倫額附:東珠6顆,紅寶石冠頂

鎮國公、和碩額駙:東珠5顆,紅寶石冠頂

輔國公:東珠4顆,紅寶石冠頂

侯:鏤花金座,東珠3顆,紅寶石冠頂

伯:東珠2顆,紅寶石冠頂

文武一品、鎮國將軍、郡主額駙:東珠1顆,紅寶石冠頂

文武二品、輔國將軍、縣主額駙:中飾小紅寶石1顆,珊瑚冠頂

文武三品、奉國將軍、郡君額駙:中飾小紅寶石1顆,藍寶石冠頂

文武四品、奉恩將軍、縣君額駙:中飾小藍寶石1顆,青金石冠頂

文武五品、鄉君額駙:中飾小藍寶石1顆,水晶冠頂

文武六品:中飾小藍寶石1顆,硨磲冠頂

文武七品:中飾小水晶1顆,素金冠頂

文武八品:陰文鏤花金冠頂

文武九品:陽文鏤花金冠頂

一至四品朝冠(上)和吉服冠(下)頂子

五至九品朝冠(上)和吉服冠(下)頂子,八九品沒找到對應的圖,請在七品頂子的基礎上想像下吧,鏤花而已

說完頂戴再來說說“花翎”,作為統稱叫花翎不如叫翎枝來的確切。翎枝分花翎和藍翎兩種。前者由孔雀羽製成,有單眼、雙眼、三眼之分,頒賜給五品以上文武官員及宗室;後者也叫“染藍翎”,以染成藍色的鶡鳥羽毛所作,無眼。據說鶡鳥生性勇武好鬥,至死不肯退卻,武士冠上插鶡翎,藉以顯示武士的英勇,用來頒賜給六品以下侍衛及樹有功勳的低級武官。

清代因花翎是賞賜軍功、昭示品級的重要裝飾,絕非一般官員所能佩戴,而被罰拔去花翎則是非同一般的嚴重處罰。歷代帝王都曾三令五申,要求臣工既不能簪越本分妄戴,又不能隨意不戴,如有違反則將嚴行參處。

花翎與藍翎

按清初規制,貝子和固倫額駙(皇后所生公主的丈夫),有資格享戴三眼花翎;鎮國公、輔國公、和碩額附(妃嬪所生公主的丈夫),有資格享戴二眼花翎;五品以上內大臣、前鋒營和護軍營統領、參領(上三旗出身),有資格享戴單眼花翎;外任文臣無賜花翎者。

注意,“有資格”不等於“授予”,在宗室親貴中有可能被賜予花翎的人要在十歲時經必要騎射考試,通過者才能戴用,大臣只有在建立卓越功勳的情況下才會被“賞戴花翎”。

而皇帝賜給臣下花翎也是非常審慎的,據統計乾隆年間至清末被賜三眼花翎的大臣只有傅恆、福康安、和琳、長齡、禧恩、李鴻章、徐桐七人,被賜雙眼花翎的也不過二十餘人,怪不得當年收復台灣的靖海侯施琅寧願不要侯爵也想換一根花翎回來戴戴。至於身份更為高貴的親王、郡王、貝勒在清初是不戴花翎的,就跟皇帝也不戴一樣,似乎讓他們佩戴花翎有一種紆尊降貴的味道。但乾隆年間,許多王公以兼任內大臣等職務為由向皇帝乞翎,因此之後他們便也漸漸開始佩戴三眼花翎了。

帶翎官帽與不帶翎官帽

再往後的事情不說也罷,氣數殆盡的政權是完全沒有能力維繫所謂的尊嚴的,賣官鬻爵的風氣自然也會蔓延到高貴的花翎上來了。

課後習題:題圖的帽子,戴對了么?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