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的覆滅,竟是曾國藩兄弟的一場騙局!

2019-03-07 01:00:18

歷史課本里不講的,這裡看!99%同學不知道的歷史:1948年到底發生了什麼?讓共產黨戰勝了國民黨/趙構憑啥必須殺死岳飛/古人拉完屎用什麼擦屁股/古代一兩銀子值多少錢/十句經典話,寫盡中國史/中國神仙排行榜/古代15個遊牧民族全解~以上歷史關注後馬上揭曉。

文|眠眠

本文由本號簽約作者原創

在近代史上提到太平天國忠王李秀成時,都說1864年7月19日湘軍攻破天京城後,他掩護幼天王突圍,在城外東南的方山被擒獲。曾國藩之前為了邀功曾誇大和扭曲了很多史實,因害怕朝廷對李的審訊暴露真相,便不等指示,8月7日擅自將李秀成殺害。如今在南京江寧方山山麓,還有一處“李秀成被俘處”的歷史遺址。

然而一百年後,卻出現另一種版本:殺死的只是李秀成的替身,曾國藩當時將真正的李秀成放走了。1977年,有一個叫王公嶼的人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和研究印證,提出了這樣的觀點。

王先生的故事要從抗戰時期說起。

1939年冬天,王公嶼擔任國民政府江蘇省民政廳長兼徐海行署主任。當時在江蘇灌雲漣水一帶與日軍打游擊。一天晚上住在一戶農家,房主取出一本關於太平天國的小說“洪楊演義”給他打發時間。

閒聊中,老農與他談到了李秀成,所言卻讓他大為吃驚:老農說李秀成本是他們海州(今連雲港海州區)人,他的兒子叫李學富,人稱“小王子”,就在這一帶做獸醫,並且與其父李秀成一樣擅長針灸,還說如果不信去問趙大莊知書識禮、見多識廣的私塾先生徐大爹便可知悉。

時隔不久王公嶼來到趙大莊,私塾先生讓人用獨輪車將84歲的“小王子”請過來,王公嶼在火盆邊得以和他促膝長談。談話結束後,徐大爹派人將他連夜送回三十多里外的家。

“小王子”李學富是李秀成的小妾所生,在忠王府生活到9歲。曾經親眼見過天王洪秀全和幼天王洪天貴福。李學富說出一段顛覆歷史記載的驚天秘密:

太平天國天京的陷落,竟然是曾國荃和李秀成共謀的!

當時兩人達成的默契是:“九帥(曾國荃)全其功,忠王全其忠”。曾國荃久攻天京不下,擔心清廷派李鴻章來搶了自己的功勞。就讓李秀成的妻舅宋永祺帶信給他,只要讓出天京,其它條件都可以商量。

李秀成得到訊息後審時度勢,覺得天京陷落是遲早的事情。南京城中糧食已經嚴重缺少,全城吃“甜露”即野草充飢。如此下去百姓生靈塗炭。加之雙方軍隊都是漢人,不必自相殘殺了。

思前想後,李秀成決定向曾國荃提出兩點要求:清軍入城不得燒殺,傷及百姓;允許幼天王洪天貴福出城逃亡,不加追殺。

他先派手下帶著兒子潛逃出城,去往海州家鄉藏匿。李秀成從小就加入了青幫,在海州青幫內的輩分很高,受到一乾幫眾擁戴,所以在那裡會很安全。隨後自己再護衛著幼天王從湘軍轟塌的太平門城牆豁口化裝突圍,衝出後逃往南郊暫避。

後來,他聽說清軍入城後,曾國荃並沒有按照原先的約定,而是連日縱兵焚燒搶掠,血洗全城。李秀成後悔之下來到江寧方山一座破廟企圖自殺,被當地鄉民發現阻止,一個叫陶大來的向清軍告密,後被清軍蕭孚泗部俘虜。

李秀成的被俘,也出乎曾國藩兄弟的預料,他們怕與李秀成密謀的事情敗露。於是一面上奏朝廷說要對李秀成嚴加拷問後再押送京城,一面叫李秀成不要說出自己是海州人,只說金田起義時寄居廣西。

曾國荃進一步虛張聲勢審訊李秀成,“置刀錐刑具於忠王前”,要凌遲處死李秀成。曾氏兄弟再奏朝廷,謊稱李秀成“黨羽尚堅”,民心不定,押送赴京不安全,還是將他“就地正法”為好。接著他們找了一個替死鬼處決了事。而真正的李秀成被他們送回原籍海州,與小王子一起從此隱居起來。

這個說法引起太平天國史研究者的極大興趣。原本,在史界對於清軍攻破天京中的一些情節就存在許多解釋不通的疑點:

天京城牆被炸開後,才不過一頓飯的功夫清軍就占領了城中的制高點,“旗幟滿山”,似乎清軍在城牆炸破前就已經進入城內。

在得知李秀成已經從天京城逃出後,幕僚趙烈文叫醒已經睡覺了的曾國荃,請示是否立即派兵追拿。曾國荃卻搖頭不作回答,顯得不以為然。顯然是希望李秀成得以逃之夭夭。

李秀成被俘後曾國荃作為三軍主帥,竟然氣急敗壞,“親用刀錐刺其股”難道是責怪李秀成逃跑不成。

李秀成被擒獲已經報告朝廷,朝野均要求將其押解到京城,曾氏兄弟卻竟然抗旨不從,將其就地正法。

曾國荃拿下天京,剿滅了太平天國巢穴,按理是立下了大功,後來反而受到官紳的非議和朝廷的責難追究。

凡此種種,均讓太平天國歷史疑點重重。但是如果依據李秀成的“小王子”所言的離奇“真情”,這些疑點便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釋了。

這位王公嶼此後對於這段太平天國史也產生了興趣,他經過考證,發表過一篇《李秀成伏誅之謎揭秘》的文章。文中對“小王子”所說的真偽做了一些驗證:

他根據李學富自稱在忠王府曾經親眼見過來訪的天王洪秀全和幼天王洪天貴福,知道洪天貴福極為好色且無德等事實,而且說出忠王府的地址在南京清涼山下的龍蟠里,這些細節與文獻記錄中所說無誤。

除英國人的遊記外,也只有李秀成的供狀中提及在南京的忠王府位置,遠在海州的李學富無從了解英國人或李秀成的文字卻能準確指出。

這個地址從英國人富理賜的《天京遊記》中得到印證。而清代沈懋良撰寫的《江南春夢筆記》中也記載:“幼逆(指洪天貴福)之好淫,無復人理,處子自十歲左右為所逼死者不可數計……”。

李學富還說,天京城被攻陷前一天,李秀成曾經假借運糧入城為名,接應一股清軍進入城內。這與洪仁軒的自述中所說“除曾國藩在天京上游之戰船外,尚有一隊在下游出現”相印證。

李學富說城牆是清兵入城後補轟的,也從清軍帥府幕僚的日記中得到旁證:六月十六日城破,清軍卻“至次日午前方填入火藥”,該幕僚從望遠鏡中窺視,清軍登山之神速,令人生疑,所以才在日記中詳加記述。

還有,李學富指出,曾國藩在給朝廷的報告中提到幼天王的名字錯為“洪福瑱”,其實正確的應該是“洪福真王”。這也與江西巡撫沈葆楨上報曾國藩時將“洪福真王”誤為“洪福瑱”的文獻記載相符。而洪天貴福印章上面“真王”二字確實是從右往左刻寫的。

王公嶼回憶當年談話中,“小王子”聲色謙謹,毫無冒名邀功、招搖炫耀、行騙獲利之意,甚至有點自慚形穢,並不願說出自己的住址。王公嶼相信他所說真實,但因處於戰爭時期,使再訪“小王子”,追究更翔實史料的打算沒能實現。

王公嶼還在台北舉行過“李秀成原籍質證座談會”,試圖考證出李秀成與海州的關係,也引起了各界的關注。

有位戴先生認為,李秀成的原籍在灌雲、沭陽、漣水交界處的碩項湖李恆莊和漢坊鎮的李園一帶。

戴的家鄉緊鄰李園,幼年就知道李園是一個荒廢了的大戶人家住宅,四周有水圩和鋼棘刺網防護,其間老樹成林,草木蔭深,老宅有四五進,房頂上還有各種脊獸。雖然梁椽頹敗,但豪門的氣勢尚在。當地老人稱是凶宅,不讓小孩靠近。戴、李兩家有姻親關係,他經常聽戴家長輩談李家的故事,每談到忠王的事,就會閃爍其詞。

與會者還指出,“李秀成親供手跡”中有許多海州地區的方言。

此外,清末民初,海州一帶的民間武裝流行一種稱做“小油條”的新型槍枝,全鋼製造,使用來福槍子彈。有人認為是英國人戈登的“洋槍隊”所用過的,知情者都知道是老王爺(忠王)給的。李秀成的供詞中有他去香港買洋槍的內容,人們認為,“小油條”也是李秀成身世與海州相關聯的一項實物佐證。

但是這個關於天京破城的原因和後來李秀成去向的說法沒有得到史學界的一致認同,因為還需要有足夠的史料支持他的這些說法。

王老師覺得,如果這個“小王子”李學富是假的,他一定是個當時隱匿民間的,對太平天國史研究極其深入的高手。

如果他所言真實,歷史界應該加以重視和探索,還這段太平天國史於本來面目。這個歷史迷局只能等待更多有識之士不斷追索更豐富的佐證來揭開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