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傷害不能痊癒,只要懂得去忘記

2019-04-30 10:34:44

這段時間吐槽陳妍希版小龍女的特別多,不怪大家對這個角色不滿,這基本和當初觀眾吐槽《新紅樓夢》中林黛玉的扮演者蔣夢婕原因一樣,既然都是非常深入人心的人物形象,有些基本特徵都家喻戶曉了,那么想要創新,甚至背離人物的主線,都很容易吃力不討好。

小龍女就是冷冰凍的,一定得冷冰凍的。經歷決定性格,一個姑娘在古墓長大,又練的是滅絕七情六慾的“玉女心經”,必然是不通人情世故,冷漠中帶一點幼稚,雖有天真的一面卻又竭力壓制的性子。出不了別的可能,是楊過的愛情讓她這塊冰得以融化,但這需要過程,就像久已不見陽光的人,望向太陽的時候要慢慢睜開眼。

讓小龍女笑逐顏開的坐在楊過大腿上,問“你一天想我多少遍”,對不起,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小龍女的愛炙熱,但也是矜持的,她是過兒的“龍兒”,也是過兒的“姑姑”,不是所有的愛情都要嬉皮笑臉動手動腳,有一種愛情是情到深處依然有敬重和仰慕在。

當然,這不是演員的錯,這是導演的錯。導演就這么理解的,就讓她這么演,那她也沒辦法不是。

這版小龍女太嘻哈了,不由得叫人懷念起前幾版的扮演者,尤其是李若彤版的小龍女,清麗脫俗,飄然若仙,網友紛紛刷圖,表示要用正常的姑姑洗洗眼睛。其實和小說最接近的當屬李若彤之前的陳玉蓮版本,因為陳玉蓮這個演員本身就有一股清冷的氣質,美得不食人間煙火,拒人於千里之外,一雙眼睛卻露出說不盡的幽怨與迷離,出演小龍女完全是本色演出。這一版的《神鵰俠侶》也因為她而大受歡迎,在香港的收視率超過90%,成為香港創收視率記錄上,電視劇版中改編得最為成功的一次。

這版的楊過是劉德華,陳玉蓮也是劉德華唯一公開承認暗戀過的人。劉德華曾經在自己的自傳《我是這樣長大的》一書中寫到陳玉蓮,“拍《神鵰俠侶》的初期,我覺得她真像姑姑,不可侵犯,又怕接近她,怕她冷冷的看你一眼,自討沒趣。”劉德華說陳玉蓮的漂亮是“不屬於城市和這個大都會,她的漂亮是一種泥土氣息的清新,寧靜舒服,毫無侵略性。”

說起陳玉蓮,還有另一個名字就不得不提,那便是周潤發。

當年還是票房毒藥的周潤發與清麗脫俗的陳玉蓮相戀,兩個人一個英俊,一個美貌,金童玉女一般,誰看了都要贊一聲好。為了這份純真的愛情,陳玉蓮幾乎是刻意淡出娛樂圈,甚至冒著被無線雪藏的風險,一心想做周潤發的乖乖女。然而,因為周潤發的母親不喜歡陳玉蓮,他們長達五年的戀情只能以分手而結束。

周潤發是孝子,一個從小漁村出來的孩子,靠著媽媽給有錢人家當傭人賺錢養大,媽媽所受到的辛苦他全都看在眼裡,所以他十分孝順,從小就會主動幫助媽媽幹活,很少要零用錢。對這樣的孩子,最怕的就是媽媽傷心難過,媽媽說不行就不行吧,分手,接受現實。

他以為自己能抗得過,但日與夜交替過去,他才發現自己高估了自己的勇氣,他熬不過去。他雖然做不到違抗媽媽的心意,可又抵不過失戀的痛苦,他只能難為自己——他喝清潔劑自殺,被人發現而未遂。

陳玉蓮去了醫院,一直陪著他到脫離險境,然後離開,再也沒露面。多么像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的情節,“振寶”與“嬌蕊”在病房相見,“振寶”說出了自己內心的糾結和軟弱,“嬌蕊”收拾起紛亂的淚珠,出奇的冷靜起來,從此走出了他的生命。不是陳玉蓮不給他機會,而是自殺本身就是絕望和脆弱的反抗,能成就一時的慘烈,成全不了兩個人要的未來。

這場情感的變故轟動一時,成為兩個人的生命中都繞不過去的瘡疤。

後來周潤發在幾個月後,閃電般和余安安結婚,又在九個月後離婚——這是必然的結果,他以為自己痊癒了,可以愛別人了,等試過了才知道,落水人抓住的救命稻草永遠都不夠大,不夠救命。

直到數年之後,周潤發找到了自己生命中的另外一個“蓮妹”——新加坡姑娘陳蕙蓮結婚,這段婚姻一直走到現在。

生活中,他們互敬互愛,陳蕙蓮溫柔,周潤發體貼,是娛樂圈少見的的模範夫妻。兩人至今仍是二人世界,曾因寶寶臍帶繞頸窒息痛失愛女的她一度痛不欲生,他把眼淚往肚吞柔聲安慰:“老婆,有沒有小朋友都沒關係,千萬不要有壓力。”她感動在心:“跟發仔在一起是我人生中最美妙和快樂的日子,我希望今世、下世和下下世也可以跟他作伴。”

如果周潤發當時真的搶救不過來,那么他就會成為又一個翁美玲,年紀輕輕,香消玉殞,留下無盡的遺憾,全然看不到生命的另外可能,以及這一段愛情的燦爛。周潤發是幸運的,能從年輕時候所辦的蠢事中脫身而出,抓住命運給的第二次機會,有了平靜而美好的生活。

至於說陳玉蓮,大家更無須為她擔心,“一個女人,氣質傾國,在最緊要的年華收穫最好的角色,被迷倒億萬女性的兩個男人愛過甚至為她死過,嫁過賭城大佬,中過兩次千萬級彩票……”一生傳奇跌宕,雖然沒有收穫平凡女人的幸福,但也絕對不負此生。

周潤發這樣形容自己與太太的感情,“就像一杯加了青檸檬的白開水”,永遠保持著清新的感覺。20年的生活經歷,把他從一個英俊小生變成了穩重的中年男人,不變的,是他和老婆之間的那份幸福。攜著他日益溫婉的妻子,世人都能看出他的滿足。

原來那么一場著名的轟動的刻骨銘心的戀愛,都可以歸結於零。原來沒有什麼傷害是不能痊癒的,只要你懂得去忘記。

忘記,原本就是上帝賜予我們凡人的最智慧的能力之一。那些不能實現的夢想、不能被成全的心愿有時候真的是一種負累,如果總是想把它們都背在身上,那我們就會變成過去的奴隸,每一天都是在重複過去,毫無價值。該忘記的,就去忘記,用歲月的橡皮擦一次次去擦拭,讓濃重的變淡,讓傷痕變淺。

遺忘不是讓過去消失,而是用新的將舊的輕輕覆蓋,因為只有那樣,才能得到重新開始的機會。

情之路上,他人負我,亦或我負他人,這都無關緊要,生命本就是收賬也欠賬的過程,重要的是要活下去,即使曾經重傷倒地。只有熬得過時間,才能等到一個關於自己的,完整的答案。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