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在落花深處,靜默如禪。

2019-02-18 08:09:14

標籤 清墨盈筆

紅塵渺渺,舊夢依依,我在記憶的長廊里追尋。看時光深處,雲煙繚繞,朦朧了昨日的繁華,也迷離了昨日的清歡。那飄渺的身影,那些久遠的痕跡,在來時的路口,只留下淺淺的印記,繁花深處,千迴百轉的柔情,在人間煙火里漸漸模糊,漸漸遙遠。

古道悠悠,斜輝脈脈,長空寂寂雁無蹤,滄海茫茫蘭舟遠。看江畔漁火點點,宛若故人含笑相視的眼,望階下綠苔依舊,是誰的執念又幾度秋涼?一簇目光,穿越流年,卻,無法到達你的彼岸。最終的最終,我們被分隔在時光的兩岸。紅塵歲月,經過了千百年的寂寞,千百年的輪迴,人間早已沒有了歸途。

看塵世在一季一季的花開花落里滄桑,在一場一場的草枯草榮里變遷。誰是誰前世的執念?誰是誰今生的風景;聽,遙遠的彼岸,誰撥響了亘古的琴弦?那憂傷的曲韻,又是誰在輕輕的嘆息?當時光流遠,所有的牽掛與留戀,所有的清醒與沉醉,終,飄零在歲月的風塵里。

寂廖的風,穿過落落紅塵,微涼的雨,滌盡人間纖塵。輾轉間,萬千風景已過,留不住歲月的腳步,也挽不住時光的臂彎,無法兌現的諾言,生命中最深的愛戀,在煙火的紅塵里消散。嘆人間,幾度春離去,幾度春又回。拈一朵花開的安暖,在熟悉的月色下,在淡淡的花香里,靜靜地念起,寂寂地歡喜。

關山隱隱,塵路迢迢,飲下半盞光陰,看紅塵夢落,聽清泉悠悠。獨立在落花深處,靜默如禪。當舊夢穿塵而過,世間的繁華與荒蕪,終將歸於人世的澄澈與淡然。隔著山長水遠的流年,我在你遙遙相望的此岸,且行且吟,詠一段永無止境的風花雪月。

秋月皎皎,長夜未央,難以釋懷的心思,在清香的夜露中漸漸消融,或許,遇見與別離,終是塵世難解的緣。不再徘徊糾結錯過,只在你的身後,微笑,祝福,默默。曾經的美好,曾經的絢爛,綴入歲月的書簡,一紙墨香染流年。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