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經脈標本脈法研究+標本脈診與治療套用+標本脈法的診斷內容和套用

2019-06-12 09:45:18

十二經脈標本脈法研究

中安靈子
十二經脈標本脈法的含義為:十二條經脈,每條經脈都有兩個診脈點,其中位於四肢部位的診脈點稱為“本脈”,而位於頭面部的診脈點則稱為“標脈”。《靈樞·衛氣》篇記載了十二經“標”、“本”部位,歷代醫家對此往往只是隨文演繹,很少有人能知曉標本的真正含義。然而《靈樞》言“標本”之專篇既名曰“衛氣”,提示標本與氣的運行有關。
考《千金要方》,該書將《內經》原文“標”改作“應”字,特別是在六脈標本下都指明“同會於手太陰”,這就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十二標本是診脈部位。如果將十二經標本部位與三部九候脈診部位加以對比,就會發現:手太陰、手少陰、手陽明、足少陰、足陽明之“本脈”的部位與三部九候相應的脈診部位完全相同,手足少陽之“標”相當於三部九候中的“耳前之動脈”,手足陽明之“標”近於“兩頰之動脈”,手足太陽之“標”則近於“兩額之動脈”。由此可見,十二經標本原本是脈診部位。
十二經脈標本脈法的研究內容包括:首先是對標本脈法診脈部位進行考證。其次整理出標本脈法的診斷方法和診斷內容。最後整理出標本脈法在《內經》中的具體套用實例。
(一)標本脈法診脈部位考證:
根據現存的文獻考證,十二經脈標本脈法中的“本”脈在脈診部位上相對固定不變,而“標”脈的部位在《內經》中不同篇章的記載則有一定變化,這是不同醫家在不同歷史時期不同經驗的反映。
1.《靈樞·衛氣》篇記載關於“標本脈法”部位之考證:
十二經脈標本脈法診脈的部位主要詳細記載於《靈樞·衛氣》篇,但具體內容與《太素》《千金要方》不盡相同,今參照《太素》《千金要方》《甲乙經》,進行對比考證,並引用楊上善、張介賓、馬蒔、黃龍祥等歷代醫家不同觀點進行注釋說明,校勘內容一併用括弧標出。
⑴.足太陽之本,在跟以上五寸中(《千金要方》卷第十九後有:同會於手太陰),標在兩絡命門,命門者,目也。
楊上善:血氣所出,皆從藏府而起,今六經之本皆在四肢,其標在掖肝俞以上,何也?然氣生雖從府藏為根,末在四肢,比天生物,流氣從天,根成地也。跟上五寸,當承筋下,足跟上,是足太陽脈為根之處也。其末行於天柱,至二目內眥,以為標末也。
張介賓:足太陽之本,在跟上五寸中,即外踝上三寸,當是附陽穴也。標在兩絡命門,即睛明穴。睛明左右各一,故云兩絡。
黃龍祥:足太陽之“本”跟上五寸系三寸之誤(古書中“三”與“五”相混者極多)。
按:土家醫學脈診中有“反經脈”(相當於崑崙穴處) 和“後筋脈”(位於腳後跟,近似崑崙穴處)。平時此處拿不到脈,只是在長蛾子症、白蟻症、黑蟻症時,才能號出後筋脈象。另外馬王堆漢墓帛書《足臂十一脈灸經》和《陰陽十一脈灸經》中足太陽經正是起於外踝後大約崑崙穴位置。
⑵.足少陽之本,在竅陰之間,標在窗籠之前,窗籠者,耳也。(《千金》卷十第一作:耳前上下脈,以手按之動者是也)。
楊上善:足少陽脈為根在竅陰,其末上出天窗,支入耳中,出走耳前,即在窗籠之前也。以耳為身窗舍,故曰窗籠也。
馬蒔:窗籠者,耳也,即聽宮穴。
張介賓:竅陰,在小趾次趾端。窗籠者,耳也。即手太陽聽宮穴。
黃龍祥:足少陽之本“竅陰之間”,應理解為在足小指次指之間上二寸處,相當於“臨泣”穴處。
⑶.足少陰之本,在內踝下上(《太素》卷十 無“上”字)三寸中,標在背俞(《千金》卷十九無“背俞”兩字)與舌下兩脈也。
楊上善:足少陰脈起小趾下,斜起趨足心,至內踝下二寸為根也。末在背第四椎兩箱一寸半腎俞,及循喉嚨,挾舌本也。
馬蒔:足少陰腎經之本,在內踝下上三寸中,即交信穴,其標在於背,腎俞穴與舌下兩脈,據《根結篇》當是廉泉穴也。
張介賓:內踝下上三寸中,踝下一寸照海也。踝上二寸復溜、交信也。皆足少陰之本。背俞,腎俞也。舌下兩脈,廉泉也。皆足少陰之標。
按:土家醫學脈診中有:“子時脈”(舌根脈)就是以號舌根處動脈為主。
⑷.足厥陰之本,在行間上五寸所,標在背俞也。
楊上善:足厥陰脈起於大趾聚毛之上,行大趾歧內行間上五寸之中為根也,末在背第九椎兩箱一寸半,肝俞也。
馬蒔:足厥陰肝經之本,在行間上五寸所;疑是中封穴,標在背之肝俞穴。
張介賓:行間上五寸所,當是中封穴。背俞即肝俞。
按:背俞處無脈動,不能用於脈診。考道教醫學脈診中有“青龍脈”診斷肝經脈。部位:“期門穴”於乳下第二三肋間,接近劍突部之交叉縫中。另外三部九候脈法中,足厥陰肝經的診脈部位有兩處,一是太沖穴處,似應為“本”脈。另一處為五里穴處,似應為“標”脈。
⑸.足陽明之本,在厲兌(《千金》後有:足趺上大指間上三寸骨解中也。同會於手太陰),標在人迎頰挾(《太素》卷十下有“上下”二字。《甲乙經》卷二第四“頰挾”作“上頰”。)頏顙也。
楊上善:足陽明之為根厲兌,其末上至人迎頰下也。
馬蒔:足陽明胃經之本在厲兌,標在人迎頰挾頏顙也。
張介賓:厲兌,在足次趾端。人迎,在頰下,挾結喉旁也
黃龍祥:《千金要方》注為大指間上趺陽脈處,非常正確。
按:道家醫學脈診中,胃經脈診部位為沖陽穴,另外也診“人迎脈”,位置在結喉兩旁人迎穴處,用其候上下氣血盈虧。
⑹.足太陰之本,在中封前上(《甲乙經》卷二第四無“上”字)四寸之中,標在背俞與舌本也。
楊上善:足太陰脈出足大趾端內側,行於內踝下微前商丘,上於內踝,近於中封,中封雖是厥陰所行,太陰為根,此中封之前四寸之中也。末在背第十一椎兩箱一寸半脾俞及連舌本散在舌下也。
馬蒔:足太陰脾經之本,在中封前上四寸之中,疑是三陰交穴,標在背之脾俞與舌本廉泉穴也。
張介賓:中封,足厥陰經穴。前上四寸之中,當是三陰交也。背俞,即脾俞也。舌本,舌根也。
按:根據《脈書》、《素問·三部九候》記載,古人診斷足太陰脾經採用一種特殊的診絡法,即於內踝上廉以手指輕叩此處“大脈”,而於其上方感覺脈的波動情況以診病。
⑺.手太陽之本,在外踝之後,標在命門之上一寸(《太素》卷十“一寸”作“三寸”。《千金》卷十三同,並且“寸”字下有“命門者,在心上一寸”八個字)也。
楊上善:手太陽脈起於小指之端,循手外側上腕,出外腕之後為根也。手腕之處,當大指者為內腕,當小指者為外腕也。其末在目上三寸也。
馬蒔:手太陽小腸經之本,在手外腕之後(疑養老穴),標在命門之上一寸。
張介賓:手外腕之後,當是養老穴也。命門之上一寸,當是睛明穴上一寸,蓋睛明穴為手足太陽之會也。
⑻.手少陽之本,在小指次指之間上二寸(《甲乙經》卷二第四作“三寸”),標在耳後上角下外眥也。
楊上善:手少陽脈起於小指、次指之端,上出兩指間上二寸之中為根也。末在耳後完骨、枕下,髮際上,出耳上角,下至外眥也。
馬蒔:手少陽三焦經之本,在手小指之四指間上二寸液門穴,標在耳後之上角絲竹空。
張介賓:手少陽之本,在小指次指之間上二寸當是液門穴。標在耳後上角,當是角孫穴。下外眥,當是絲竹空也。
黃龍祥:《千金要方》引《脈經》之文也明確謂“少陽穴”在“在手上第二指間去本節後一寸動脈”,《明堂經》所載位於“手小指次指本節後”之中渚穴主治症中確有手少陽經“是動”病,可見此處在古代確用於診脈部位,可能在正常情況下,在此處不易觸及脈動,而在某些病理情況下出現跳動。
⑼.手陽明之本,在肘骨中,上至別陽,標在顏下合鉗上也。
楊上善:手陽明脈起大指次指之端,循指上廉至肘外廉骨中,上至背(月需)。背(月需)手陽明絡,名曰別陽,以下至肘骨中,為手陽明本也。末在頰下一寸,人迎後;扶突上,名為鉗。鉗,頸鐵也,當此鐵處,名為鉗上。
馬蒔:手陽朋大腸經之本,在肘骨中,當是曲池穴,上至別陽,標在顏下,合於鉗上,疑是胃經頭維穴。
張介賓:肘骨中,當是曲池穴也。別陽義未詳。陽明上挾鼻孔,故標在顏下。顏,額庭也;鉗上,即《根結篇》鉗耳之義,謂脈由足陽明大迎之次,挾耳之兩旁也。
黃龍祥:手陽明之本“在肘骨中上至別陽”中之“別陽”,在《明堂經》中共有兩處,一為“陽池”穴,一為“陽交”穴處,這裡只能理解為近陽池穴處。如是則“肘骨”應作“歧骨”,手大指次指歧骨間至腕中正是手陽明脈口處。
按:土家醫學脈診法中有“虎脈” 位於虎口後一寸,緊靠合谷穴處。是生死之脈。有脈者,即使重病可治;無脈者,即使病情暫時較輕,也為不治之症。
⑽.手太陰之本,在寸口之中(《千金》卷十七第一此後有“掌後兩筋間二寸中),標在腋內動也。
楊上善:手太陰脈出大指次指之端,上至寸口為根也。末在腋下,天府動脈也。
馬蒔:手太陰肺經之本,在寸口之中,即太淵穴,標在腋內動脈,即中府穴。
張介賓:寸口之中,太淵穴也。腋內動脈,天府穴也。
⑾.手少陰之本,在銳骨之端,標在背俞也。
楊上善:手少陰脈出於手小指之端,上至腕後銳骨之端,神門穴為根也。末在背第五椎下兩旁一寸半心俞。問曰:少陰無俞,何以此中有俞?答曰:少陰無俞,謂無五行五輸,不言無背俞也,故此中有背俞也。若依《明堂》少陰有五輸如別所解也。
馬蒔:手少陰心經之本,在銳骨之端,即神門穴,標在背之心俞穴。
張介賓:銳骨之端,神門穴也。背俞,心俞也。
⑿.手心主之本,在掌後兩筋之間二寸中,標在腋下下三寸也。
楊上善:手心主脈,出中指之端,上行至於掌後兩筋之間,間使上下二寸之中為根也。末在腋下三寸天池也。
馬蒔:手心主即手厥陰,心包絡經之本,在掌後兩筋之間,即內關穴,標在腋下三寸,即天池穴。
張介賓:掌後兩筋間二寸中內關也,腋下三寸天池也。
按:道家醫學中手厥陰心包經的脈診點位於:天河穴(由外勞宮循歧縫上行至手腕關陷中有脈處)
有網友問:整理這些失傳的古“遍診脈法”對於臨床有什麼意義?我的回答如下:“遍診脈法”對於提高我們臨床“辨證”的準確性有非常大的幫助。現隨便舉2例我的臨床醫案說明:
例1:李姓男。25歲。冬日發病“風團”,全身紅腫癢,此起彼伏,需不斷用手抓撓,夜不能寐。西醫服用“撲爾敏”“開瑞坦”“強的松”等藥效果不明顯。後就診於中醫院,開“桂枝防風”等祛風散寒之藥無效。查舌:無異常。寸口脈:略浮滑。大小便正常。思之無良策,後診三部九候,查太溪動脈滑大,診斷為“相火亢盛,不得斂藏,足少陽右降不及而生風”,詢之,患者述:“平日性慾亢進,夜夜縱慾”。開藥方“白芍,烏梅,生牡蠣,白蒺藜,白鮮皮”等清斂相火,降膽經息內風之藥,服過三日,漸趨平復。
例2:中老年女性。春夏發病“三叉神經痛”,右半邊臉部疼痛連及右目,痛不可忍,西藥“布洛芬”等藥效果不明顯。後就診於中醫院,開“黃芩,蜈蚣,全蠍,石膏”等息風清熱之藥無效。查舌:暗紅,苔厚。寸口脈:滑大有力,太溪脈,趺陽脈略小,頭部太陽動脈,大迎動脈無異常,唯獨“耳門”穴處動脈搏指有力,診為“少陽經氣血上逆,降之不及”。開藥:重用白芍降少陽經,稍佐通絡活血之藥。一周后漸趨平復。
“遍診脈法”對於提高我們臨床“辨證”的準確性在《內經》中還有許多具體記載,會在後文中詳細論述。
2.《內經》中其它篇章記載關於“標本脈法”部位的考證:
由於《內經》是不同時代,不同流派醫學典籍的文獻匯總,所以對於“標本脈法”部位記載並不統一。現整理如下:
⑴.頸側之動脈人迎。人迎,足陽明也,在嬰筋之前。嬰筋之後,手陽明也,名曰扶突。次脈,足少陽脈(《太素·寒熱雜說》卷二十六作“手少陽”)也,名曰天牖。次脈,足太陽也,名曰天柱。腋下動脈,臂太陰也,名曰天府。(《靈樞·寒熱病第二十一》)
⑵.缺盆之中,任脈也,名曰天突,一。次任脈側之動脈,足陽明也,名曰人迎,二。次脈手陽明也,名曰扶突,三。次脈手太陽也,名曰天窗,四。次脈足少陽也,名曰天容,五。次脈手少陽也,名曰天牖,六。次脈足太陽也,名曰天柱,七。次脈頸中央之脈,督脈也,名曰風府。腋內動脈,手太陰也,名曰天府。腋下三寸,手心主也,名曰天池。(《靈樞·本輸第二》)
⑶.足陽明挾喉之動脈也,其腧在膺中。手陽明次在其腧外,下至曲頰一寸。手太陽當曲頰。足少陽在耳下曲頰之後。手少陽出耳後,上加完骨之上。足太陽挾項大筋之中髮際。陰尺動脈在五里,五腧之禁也。(《靈樞·本輸第二》)
⑷.足太陽根於至陰,溜於京骨,注於崑崙,入於天柱、飛揚也。足少陽根於竅陰,溜於丘墟,注於陽輔,入於天容、光明也。足陽明根於厲兌,溜於沖陽,注於下陵,入於人迎、豐隆也。手太陽根於少澤,溜於陽穀,注於少海,入於天窗、支正也。手少陽根於關沖,溜於陽池,注於支溝,入於天牖、外關也。手陽明根於商陽,溜於合谷,注於陽溪,入於扶突、偏歷也。此所謂十二經者,盛絡皆當取之。(《靈樞·根結第五》)
註:此上四個條文中的“人迎”“扶突”“天牖”“天柱”“天府”“天池”根據楊上善《太素·經脈標本》注及王冰《素問·病能論》注,這些都是診脈部位,也曾是經脈“標”的部位,這些部位均以“天”字命名(人迎又名“天五會”,亦有“天”字),很可能曾作為三部脈診法的“天”部。其中“天府”、“天池”、“天五會”三脈在《衛氣》篇中仍為相應經脈之標,沒有變化。直至明末施沛《經穴指掌圖》中仍將《靈樞·本輸》所載之經脈之標直稱作“動脈”。
以上這些“標”脈的確立,仍主要來自古人的針灸臨床診療實踐經驗的總結,例如古人發現當出現“目如脫,項如拔,頭眩痛,癲疾”等症時;足太陽外踝後下方的脈動處(相當於崑崙穴處)可出現異常跳動,直接於該脈口處刺或灸可以有效地治療上述病症;另一方面在項部“天柱”脈同樣可診療“目如脫,項似拔,頭痛重,癲疾”等症,經過反覆大量的診療實踐,古人逐漸明確了標本脈動的理論。
後來通過同樣的方法,又在頭面部附近發現與足太陽脈口相聯繫的脈,形成新的標本聯繫。故楊上善將項部“天柱”脈及頭面部“兩絡命門脈”均作為足太陽之“標”。後來頭面部診脈處被用於三部脈法之“上”部,並與手足部陽脈脈口“本”脈相聯繫,而頸項部僅保留了足陽明“人迎”脈用於脈診,《衛氣》篇中足陽明之標仍保留了這個部位。據此可推知:手足陽經的“標”部位經歷了一個由頸項部向頭面部延伸的演變過程。
3.總結:根據上述考證,現總結標本脈法診脈部位如下:
⑴.足太陽:本脈:崑崙穴附近
標脈:①天柱穴附近②睛明穴附近
⑵.足少陽:本脈:臨泣穴附近
標脈:①天容穴附近②耳門穴附近
⑶.足陽明:本脈:沖陽穴附近
標脈:①人迎穴附近
⑷.足少陰:本脈:太溪穴附近
標脈:①廉泉穴附近
⑸.足厥陰:本脈:①太沖穴附近②五里穴附近
標脈:期門穴附近
(太素記載:足厥陰之本,在行間上五寸處所。馬蒔疑為中封穴。)
(足厥陰之本,在行間上三寸處。)
⑹.足太陰:本脈:①三陰交穴附近②箕門穴附近
標脈:(無)
⑺.手太陽:本脈:養老穴附近
標脈:①天窗穴附近
⑻.手少陽:本脈:中渚穴附近
標脈:①天牖穴附近②瞳子髎穴附近
⑼.手陽明:本脈:合谷穴附近
標脈:①扶突穴附近②大迎穴附近
⑽.手少陰:本脈:神門穴附近
標脈:①極泉穴附近
⑾.手厥陰:本脈:內關穴附近
標脈:①天池穴附近
⑿.手太陰:本脈:太淵穴附近
標脈:①天府穴附近
(按:足厥陰本脈應為“五里穴附近”,但由於靠近會陰部,對女子診斷不便,所以女子一般診太沖穴附近。但一些醫家診太沖穴無脈動,我臨床驗證也很難號出脈動,不知是方法不對,還是此診脈點是在特定時間,或者特定病種才能診出脈動。有哪位朋友知曉,請賜教。另外《內經》中記載足厥陰標脈是背俞穴,無脈動,考周潛川先生丹道脈法記載:足厥陰診兩側期門穴。其穴位於乳下第二三肋間,接近劍突部之交叉縫中,與針灸上之期門穴部位不同。診法:用離經指平貼如是部位,由外向內推以候動脈。所主:正常人左脈大於右。右動極微。患肝炎、黃疸、肝鬱等右脈亦跳甚,或左右相等,甚或大於左。脈見分散呈兩邊者,主暴死,曾見於肝昏迷及肝硬化大出血患者。肝陽上亢或不舒者,期門穴痛。氣功偏差呈青龍白虎之爭戰者,曾見右期門脈上沖至乳房內側。

標本脈診與治療套用

中安靈子
1.脈診後相應的治療方法:
對於標本脈法診脈之後,所出現的異常脈象,《內經》中主要採用三種相對應的治療方法:1:針 2:灸 3:刺絡放血。 對於標本診脈部位出現“堅實洪大或滑數”的異常脈象,或出現皮膚溫度異常升高,則表明此條經脈的病機實質屬於“實”,治療則採用針灸用瀉法。如果標本診脈部位出現“虛軟陷空或遲澀”的異常脈象,或出現皮膚溫度異常降低,表明此條經脈的病機實質屬於“虛”,治療則採用針灸用補法。如果標本診脈部位絡脈出現曲張,顏色紅赤則病理屬實屬熱,治療則採用刺絡放血。如果顏色青黑則病理屬虛屬寒,治療可用溫灸補法。古人對於脈診病症的治療,即在相應的診脈處穴位或針或灸。現做文獻分類整理如下,並做必要校勘:
⑴盛則瀉之,虛則補之,緊痛則取之分肉,代則取血絡,具飲藥,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名曰經刺。(《靈樞·禁服第四十八》)
⑵為此諸病,盛則瀉之,虛則補之,熱則疾之,寒則留之,陷下則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靈樞·經脈第十》)
⑶盛則瀉之,虛則補之,緊則先刺而後灸之,代則取血絡,而後調之,陷下則徒灸之,陷下者,脈血絡於中,中有著血,血寒,故宜灸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名曰經刺,寸口四倍者名曰內關,內關者,且大且數,死不治。必審察其本末之寒溫,以驗其藏府之病。(《靈樞·禁服第四十八》)
⑷帝曰:捫而可得奈何?岐伯曰:視其主病之脈,堅而血及陷下者,皆可捫而得也。(《素問·舉痛論篇第三十九》)
⑸上實下虛,切而從之,索其結絡脈,刺出其血,以見通之。(《素問·三部九候論篇第二十》)
⑹凡刺寒熱者皆多血絡,必間日而一取之,血盡乃止,乃調其虛實;其小而短者少氣,甚者瀉之則悶,悶甚則仆不得言,悶則急坐之也。(《靈樞·經脈第十》)
⑺用針者,必先察其經絡之實虛,切而循之,按而彈之,視其應動者,乃後取之而下之。六經調者,謂之不病,雖病,謂之自已也。一經上實下虛而不通者,此必有橫絡盛加於大經,令之不通,視而瀉之,此所謂解結也。(《靈樞·終始第九》)
⑻刺虛則實之者,針下熱也,氣實乃熱也。滿而泄之者,針下寒也,氣虛乃寒也。菀陳則除之者,出惡血也。邪勝則虛之者,出針勿按;徐而疾則實者,徐出針而疾按之;疾而徐則虛者,疾出針而徐按之。(《素問·針解篇第五十四》)
⑼所謂氣至而有效者,瀉則益虛,虛者脈大如其故而不堅也,堅如其故者,適雖言故,病未去也。補則益實,實者脈大如其故而益堅也,夫如其故而不堅者,適雖言快,病未去也。故補則實,瀉則虛,痛雖不隨針,病必衰去。(《靈樞·終始第九》)
按:上述條文中的“盛則瀉之”的含義為:如果標本部位脈動“盛”則用針採用瀉法。“虛則補之”的含義為:如果脈動“虛”則用針採用補法。“熱則疾之”的含義為:如果標本部位皮膚溫度異常升高,則針刺快出針為瀉法。“寒則留之”的含義為:如果標本部位皮膚溫度異常降低,則針刺久留針為補法。如果脈動“陷下”則用溫灸補法。如果標本部位處的絡脈出現顏色及形狀異常則採用“刺絡放血”,此法為祛除菀陳之惡血,以通經脈。
另外對於“不盛不虛,以經取之”的理解,是古今學者爭論的焦點。古今學者對本條治則的註解,以王冰注近於正確:“不盛不虛,謂邪氣未盛,真氣未虛,如是則以穴俞經法、留呼多少而取之”。(《素問·厥論》)。意為採用平補平瀉之法。
2.標本脈診後的具體病證治療:
⑴治療厥逆:
上寒下熱,先刺其項太陽,久留之。已刺則熨項與肩胛,令熱下合乃止,此所謂推而上之者也。上熱下寒,視其虛脈而陷之於經絡者,取之,氣下乃止,此所謂引而下之者也。大熱身狂而妄見妄聞妄言,視足陽明及大絡取之,虛者補之,血而實者瀉之,因其偃臥,居其頭前,以兩手四指挾按頸動脈,久持之,卷而切,推下至缺盆中,而復止如前,熱去乃止,此所謂推而散之者也。(《靈樞·刺節真邪第七十五》)
按:此條文中的“上寒下熱”為足太陽膀胱經上部“標”脈部位皮膚溫度異常降低,而下部“本”脈部位皮膚溫度異常升高。其治療是針刺“項太陽”(在天柱穴“標”脈處),久留針為補法。而“上熱下寒”與此則正好相反,為經脈的厥逆,而治療“推而散之”則是採用推拿方法,挾按“頸動脈”(足陽明經的“標”脈)推而下之,使經脈之氣下行,而不上逆。
⑵治療頭痛:
厥頭痛,面若腫起而煩心,取之足陽明太陰。厥頭痛,頭脈痛,心悲善泣,視頭動脈反盛者,刺盡去血,後調足厥陰。厥頭痛,貞貞頭痛而重,瀉頭上五行行五,先取手少陰,後取足少陰。厥頭痛,意善忘,按之不得,取頭面左右動脈,後取足太陰。厥頭痛,項先痛,腰脊為應,先取天柱,後取足太陽。厥頭痛,頭痛甚,耳前後脈涌有熱,瀉出其血,後取足少陽。(《靈樞·厥病第二十四》)
按:此條文中“耳前後脈涌有熱”為足少陽“標”脈部位皮膚溫度異常升高,可以因此診斷頭痛的原因為足少陽經氣厥逆。治療採用在“標”脈處刺絡放血以瀉實。“後取足少陽”意為放血後,再針足少陽下部“本”脈處用補法,以補虛。下不虛,上不實,使厥逆的經氣得以平復。
⑶治療癲癇:
癲疾始生,先不樂,頭重痛,視舉目赤,甚作極已,而煩心,候之於顏,取手太陽、陽明、太陰,血變而止。癲疾始作而引口啼呼喘悸者,候之手陽明、太陽,左強者攻其右,右強者攻其左,血變而止。癲疾始作先反僵,因而脊痛,候之足太陽、陽明、太陰、手太陽,血變而止。(《靈樞·癲狂第二十二》)
按:癲癇的主要病機為“上盛下虛,經脈厥逆”,經脈氣血的異常上逆影響腦的正常生理機能,導致癲癇。病因可以涉及到手太陽、陽明、太陰、足太陽、陽明、太陰等多條經脈。而診斷方面,“候之於顏”為在頭面部經絡的“標”脈部位進行脈診,然後根據異常脈動,確診為何條經絡氣血上逆。在治療方面,因為氣血上逆,所以“標”脈部位的脈動會“堅實與滑盛”,附近的絡脈顏色就會變得“紫黑”,形狀就會“粗大”,所以治療採用刺絡放血,以瀉上部“標”脈處上逆亢盛的氣血。
⑷治療五逆:
陽逆頭痛,胸滿不得息,取之人迎。暴瘖氣鞕,取扶突與舌本出血。暴聾氣蒙,耳目不明,取天牖。暴攣癇眩,足不任身,取天柱。暴癉內逆,肝肺相搏,血溢鼻口,取天府。此為天牖五部。(《靈樞·寒熱病第二十一》)
按:此條文中的“人迎”、“扶突”、“天牖”、“天柱”、“天府”分別為足陽明、手陽明、手少陽、手太陰、足太陽的五處“標”脈。病機為此五條經絡的氣血上逆,造成上盛下虛,而治療也直接在五條經絡的“標脈”脈診處直接用針瀉法,或刺絡出血。
⑸治療狂亂:
狂始生,先自悲也,喜忘苦怒善恐者,得之憂飢,治之取手太陰、陽明,血變而止,及取足太陰、陽明。狂始發,少臥不飢,自高賢也,自辨智也,自尊貴也,善罵詈,日夜不休,治之取手陽明、太陽、太陰、舌下少陰,視之盛者,皆取之,不盛,釋之也。狂言、驚、善笑、好歌樂、妄行不休者,得之大恐,治之取手陽明、太陽、太陰。狂,目妄見、耳妄聞、善呼者,少氣之所生也,治之取手太陽、太陰、陽明、足太陰、頭、兩顑。狂者多食,善見鬼神,善笑而不發於外者,得之有所大喜,治之取足太陰、太陽、陽明,後取手太陰、太陽、陽明。狂而新發,未應如此者,先取曲泉左右動脈,及盛者見血,有頃已,不已,以法取之,灸骨骶二十壯。(《靈樞·癲狂第二十二》)
按:此條對於狂亂的治療也是採用刺絡放血的療法,“視之盛者”是指“標”脈處的絡脈隆起盛大。“血變而止”是指當放出血的顏色由紫黑色變為正常的鮮紅色時,就應當停止放血。
⑹治療痹證:
故刺痹者,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經,視其虛實,及大絡之血結而不通,及虛而脈陷空者而調之,熨而通之。其瘛堅,轉引而行之。黃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亦得其事也。九者,經巽之理,十二經脈陰陽之病也。(《靈樞·周痹第二十七》)
按:此條文中的“脈陷空”的原因是經脈虛而不通。“熨而通之”是指採用藥物溫熨的方法,其同艾灸一樣都可以溫通經脈。

標本脈法的診斷內容和套用

中安靈子

遍診脈法秉承了中醫在其本源時期的特色,那就是“樸素,簡單,實用,密切貼合臨床”,用四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大道至簡”。此脈法雖然診脈的部位多,但診察的脈象卻很簡單實用和易於辨別。此脈法在臨床診脈時,只需要分辨幾個基本的脈象就可以:“浮沉遲數粗細強弱”,這些基本的脈象非常簡單和容易辨別,不會出現甲醫生辯為浮脈,而乙醫生辯為沉脈的情況。因此是符合臨床實際的,例如診趺陽脈細弱,則可以非常明確的斷定足陽明胃經虛弱,如果用獨取寸口脈法,我們需要辨別怎樣的脈象才能明確的斷定呢?
相反,獨取寸口取代遍診脈法,這一變化從形式上看是變簡單了,但實質上卻變複雜了:由實在變為虛玄。由於獨取一處脈而診周身之病,需要診查的脈象變化內容必然是越來越複雜,古脈法所言脈象,只十餘種,後人則增為二十四種,《脈經》更增至二十七種,且有更增二種為二十九脈者。最後變成“在心易了,指下難明”,三人診一脈,甲曰弦、乙曰細、丙曰緊,其可操作性越來越差,結果成了“醫者,意也”的重要註腳。有過臨床經驗的網友可以知道,由於脈象都是比較形象的描述,比如“如循竹竿,如循鳥羽,如羹上肥……”,在臨床實際中是非常難把握的,一個脈象找5個不同的醫生可能會辯出5種不同的脈象,因為沒有一個統一的客觀標準。
在寸口一根血管上分辨24種脈象難道就是簡單?難道就是不繁瑣?脈診書上寫的都是頭頭是道,天花亂墜,可是臨床套用起來卻是一筆糊塗賬,有幾個能套用到臨床?有幾個能經得起臨床檢驗?都是從理論到理論的教條,都是閉門造車故弄玄虛的結果。即使我們花了大力氣分辨出了24脈,可實際的意義呢?我們能準確斷定是哪條經絡,哪條臟腑出了毛病么?有幾個腎炎病人是在尺脈上有特異性表現?有幾個肝炎病人是在左關脈有特異性表現?獨取寸口,五臟六腑分配左右三部,符合臨床實際么?
由於獨取寸口脈法的嚴重脫離臨床,現代許多醫家則幾乎乾脆放棄了脈診,號脈成了中醫的一個幌子,脈診成了中醫最大一筆糊塗賬,如果不信大家可以到各地省級中醫院看一下,那些專家教授們有幾個是在認真診脈?有幾個不是拿號脈當做一個幌子?又有幾個是憑脈辨證?結果可以用“中醫武將”先生的一句經典名言概況:“現在只有傻子看病才靠號脈的知道不”。
最後舉一病例結束題外話:
徐姓男,27歲,患慢性咽炎多年,久服清熱利咽中藥,效果不明顯,刻下:咽喉痛,咽乾,異物感明顯。查咽喉暗紅,扁桃體微腫,舌苔薄,舌色暗紅,寸口脈略沉緩。後查“太溪脈”獨細弱,辨為足少陰經虛寒,詢之患者果述“平日性功能不佳,多有陽痿早泄”。因患者久服中藥,見藥則欲嘔,不願再服中藥,則囑:用艾條溫和灸太溪穴,每日2此,每次45分鐘。後3日,症狀緩解明顯,矚繼續灸半個月以鞏固療效。
(二)標本脈法的診斷內容和診斷套用:
1.診斷方法和內容:
標本脈診法所診察之內容主要包含三項:
①根據某一條經脈上下標本診脈部位“脈搏的異常跳動(堅實與陷空,意思就是強與弱,有力與無力)”來診斷此條經脈的虛與實。
②根據上下標本診脈部位“皮膚溫度之寒熱”來診斷此條經脈的虛與實。
③根據上下標本診脈部位“絡脈的形狀和顏色”診斷此條經脈的虛與實。
健康之人首先在各條經絡上下標本診脈部位不會出現脈搏的異常跳動,而且標脈和本脈的脈動也是上下統一,不會出現標實本虛(上盛下虛)或本實標虛(下盛上虛)。其次健康之人上下標本診脈部位的皮膚溫度不會出現異常的寒熱改變。最後健康之人上下標本診脈部位絡脈不會出現異常的顏色形狀改變。
如果病人出現下部“本”脈虛(其脈象或陷下,或細小,或不動)則會出現四肢寒、厥逆;下部“本”脈實(其脈象或堅實,或滑,或大動)則會出現足部煩熱。如果病人出現上部“標”脈虛則會出現頭眩,上部“標”脈盛則會出現頭熱痛、癲狂癇等病症。如果病人一條經絡下部“本”脈實與上部“標”脈虛同時出現,則表明此條經絡的氣血上逆,稱為 “厥逆”。異常脈象出現於哪條經脈,就可以明確的診斷出疾病所出的根源所在,並可以根據異常脈象的堅實與陷空,準確的斷定出疾病病機的寒熱虛實。
另外在上述標本診脈部位中,有些部位健康之人觸摸不到脈搏,有病之人才能診查出脈動。例如彝族醫學切脈部位中就有診“間使”脈(手厥陰心包經的“本”脈),彝醫認為,若人的五臟發生了病變,或已腫大,內關穴部位的脈就會跳甚,且有擺動態(《中國傳統醫藥概覽》)。
⑴健康之人的標本脈象表現:
所謂平人者不病,不病者,脈口人迎應四時也,上下相應而俱往來也,六經之脈不結動也,本末寒溫之相守司也,形肉血氣必相稱也,是謂平人。(《靈樞·終始第九》)
按:“六經之脈不結動”是指手足六經“標本”部位的脈動不出現“結代”等異常脈象,而且正常情況下診察不到脈動的部位也不會出現“不動而動”的異常情況。“本末寒溫之相守司”是指手足六經“標本”部位的皮膚溫度相一致,不會出現“本寒標熱”或者“本熱標寒”等異常情況。
⑵標本脈象出現異常的原因:
①是故百病之始生也[12],必先於皮毛,邪中之則腠理開,開則入客於絡脈,留而不去,傳入於經,留而不去,傳入於府,廩於腸胃。邪之始入於皮毛也,淅然起毫毛,開腠理;其入於絡也,則絡脈盛色變;其入客於經也,則感虛乃陷下。(《素問·皮部論篇第五十六》)
②帝曰:風雨之傷人奈何?岐伯曰:風雨之傷人也,先客於皮膚,傳入於孫脈,孫脈滿則傳入於絡脈,絡脈滿則輸於大經脈,血氣與邪並客於分腠之間,其脈堅大,故曰實。(《素問·調經論篇第六十二》)
③脈之卒然動者,皆邪氣居之,留於本末;不寒則熱,不堅則陷且空,不與眾同,是以知其何脈之動也。(《靈樞·經脈第十》)
按:綜合以上三條可知,標本脈象出現異常的一部分原因為“風寒”等外邪的入侵,導致“標本”部位皮膚溫度的異常寒熱改變,與 “堅實與陷空”等異常脈象的改變。
⑶標本脈象出現異常的表現:
①凡候此者,下虛則厥,下盛則熱,上虛則眩,上盛則熱痛。故實者,絕而止之,虛者,引而起之。(《靈樞·衛氣第五十二》)
按:“下虛”、“下盛”是指下部“本”脈虛與盛,“上虛”、“上盛”是指上部“標”脈虛與盛。“絕而止之”是指對於下盛之脈用針灸瀉法。“引而起之”是指對於上虛之脈用針灸補法。
②行於間使,間使之道,兩筋之間,三寸之中也,有過則至,無過則止,為經。(《靈樞·本輸第二》)
按:此條文中的“間使”靠近“內關穴”,為手厥陰心包經的“本”脈部位。此處不能觸及脈動,即使在劇烈運動之後同樣如此。“有過則至,無過則止”,意為:健康之人觸摸不到脈搏,有病之人才能診查出脈動。
⑷標本脈診的診斷意義:
①能別陰陽十二經者,知病之所生。候虛實之所在者,能得病之高下。知六府之氣街者,能知解結契紹於門戶。能知虛實堅軟者,知補瀉之所在。能知六經標本者,可以無惑於天下。(《靈樞·衛氣第五十二》)
②黃帝曰:持針縱舍奈何?岐伯曰:必先明知十二經脈之本末,皮膚之寒熱,脈之盛衰滑澀,其脈滑而盛者,病日進,虛而細者,久以持,大以澀者,為痛痹,陰陽如一者,病難治,其本末尚熱者,病尚在,其熱已衰者,其病亦去矣。(《靈樞·邪客第七十一》)
按:通過以上兩條可知,“標本”脈法是直接關係到診斷是否準確的關鍵所在,也是判斷疾病是否痊癒的重要指標,也是在治療上用補法,還是用瀉法的客觀依據。
2.標本脈法的具體診斷套用:
⑴診斷六腑疾病:
①面熱者足陽明病,魚絡血者手陽明病,兩跗之上脈豎(《太素·腑病合輸》卷十一、《甲乙經》卷四第二作“堅若”。)陷者足陽明病,此胃脈也。
按:面部、足背跗陽脈處正是足陽明之“標”、“本”脈位,根據標本脈處寒熱及脈象之堅實與虛陷以診足陽明疾病。“魚絡血”為手陽明“本”脈處的絡脈,通過此處絡脈顏色來診察手陽明疾病。
②小腸病者,小腹痛,腰脊控睪而痛,時窘之後,當耳前熱。若寒甚,若獨肩上熱甚,及手小指次指之間熱,若脈陷者,此其候也,手太陽病也,取之巨虛下廉。
按:此條文中的“耳前或熱,或寒”或“肩上熱”或“小指次指間熱”,都是指手太陽小腸經“標本”部位皮膚的異常寒熱。值得注意的是,手太陽經病的診察部位有三處:其中“耳前”與“手小指次指間”實為手少陽之標本,據黃龍祥先生的考證,這種錯位現象並非僅此一例,在《內經》中可見到多處手少陽之脈與手太陽之脈相混之例,甚至“手少陽之筋”與“手太陽之筋”也有相互錯位的現象。而“肩上”,《太素·腑病合輸》卷十一作“眉上”,與手太陽之“標”部位同。
③膀胱病者,小腹偏腫而痛,以手按之,即欲小便而不得,肩上熱若脈陷,及足小指外廉及脛踝後皆熱若脈陷,取委中央。
按:“肩上”,《太素·腑病合輸》卷十一作“眉上”;若原文作 “眉上”,則為足太陽經“標”脈部位。“足小指外廉及脛踝後”恰好為膀胱經“本”脈部位。
④膽病者,善太息,口苦,嘔宿汁,心下澹澹,恐人將捕之,嗌中吤吤然,數唾,(《太素·腑病合輸》卷十一有“候”字)在足少陽之本末,亦視其脈之陷下者灸之,其寒熱者取陽陵泉。(《靈樞·邪氣藏府病形第四》)
按:此條明確指出“候在足少陽之本末”,也就是在足少陽標本部位進行脈診。“其寒熱者”也指標本部位皮膚之寒熱。
⑵診斷妊娠水氣:
①頸脈動喘疾欬,曰水。婦人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也。(《素問·平人氣象論篇第十八》)
按:頸脈動為人迎穴處的脈動(為足陽明標脈),如果此處脈大動,主水。此種情況見於現代醫學的右心衰水腫病人。
②女子手少陰脈動甚者妊子。(《靈樞·論疾診尺第七十四》)
按:此處手少陰脈動就是手腕神門穴處脈動(為手少陰本脈),正常健康之人診察不到脈動,當婦女妊娠懷孕時脈動比較明顯。
⑶診斷八賊邪風:
風從西北方來,名曰折風,其傷人也,內舍於小腸,外在於手太陽脈,脈絕則溢,脈閉則結不通,善暴死。(《靈樞·九宮八風第七十七》)
按:手太陽本脈養老穴部位,健康人診察不到脈動,當出現脈溢(脈大動),或脈結(脈結代)的情況,可以診斷為外傷八賊邪風,導致脈絕或脈閉,善暴死。
⑷診斷齲齒疼痛:
診齲齒痛,按其陽之(《脈經》卷五第四後有“脈”字)來,有過者獨熱,在左左熱,在右右熱,在上上熱,在下下熱。(《靈樞·論疾診尺第七十四》)
按:此條文的含義為,診察手足陽明標本部位皮膚的異常寒熱,來診斷齲齒疼痛因於何條經脈。
⑸診斷上下虛實:
是以頭痛巔疾,下虛上實過在足少陰、巨陽,甚則入腎。徇蒙招尤,目冥耳聾,下實上虛,過在足少陽、厥陰,甚則入肝。腹滿(月真)脹,支鬲脅,下厥上冒,過在足太陰、陽明。咳嗽上氣,厥在胸中,過在手陽明、太陰。心煩頭痛病在鬲中,過在手巨陽、少陰。(《素問·五藏生成篇第十 》)
按:本條文中的“下實上虛”指本脈部位脈診屬實,而標脈部位脈診屬虛。“下虛上實”則正好相反,因虛實所在經絡之不同,出現“頭痛巔疾”、“眩暈耳聾”、“咳嗽上氣”、“心煩頭痛”等諸多不同的病症。
⑹診斷六經之厥:
巨陽之厥,則腫首頭重,足不能行,發為眴仆;陽明之厥,則癲疾欲走呼,腹滿不得臥,面赤而熱,妄見而妄言;少陽之厥,則暴聾頰腫而熱,脅痛,(骨行)不可以運;太陰之厥,則腹滿(月真)脹,後不利,不欲食,食則嘔,不得臥;少陰之厥,則口乾溺赤,腹滿心痛;厥陰之厥,則少腹腫痛,腹脹,涇溲不利,好臥屈膝,陰縮腫,(骨行)內熱。盛則寫之,虛則補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素問·厥論篇第四十五》)
按:“厥”的含義為一條經絡下部“本”脈實與上部“標”脈虛同時出現,稱為經絡“厥逆”。各條經絡“厥逆”的病理表現也都不同。
⑺診斷少陰之厥:
內奪而厥,則為瘖俳,此腎虛也。少陰不至者,厥也。(《素問·脈解篇第四十九》)
按:“少陰不至”意指足少陰“本”脈太溪穴處脈動消失,主腎虛少陰厥,出現瘖俳之證。瘖俳為舌瘖不能語,足廢不能用,相當於現代醫學中的延髓麻痹。現代醫學對其病因還不甚清楚。
⑻診斷陽厥和狂:
帝曰:有病怒狂者,此病安生?岐伯曰:生於陽也,帝曰:陽何以使人狂?岐伯曰:陽氣者,因暴折而難決,故善怒也,病名曰陽厥。帝曰:何以知之?岐伯曰:陽明者常動,巨陽少陽不動,不動而動大疾,此其候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奪其食即已。夫食入於陰,長氣於陽,故奪其食即已。使之服以生鐵洛為飲,夫生鐵洛者,下氣疾也。(《素問·病能論篇第四十六》)
按:“巨陽少陽不動,不動而動大疾,此其候也”是指足太陽與足少陽“本”脈在正常情況下是診察不到脈動的,如果出現“大動”的情況,為巨陽少陽二條經氣厥逆,從而導致狂證。
⑼診斷太陰厥癃:
帝曰:有癃者,一日數十溲,此不足也。身熱如炭,頸膺如格,人迎躁盛,喘息氣逆,此有餘也。太陰脈微細如髮者,此不足也。其病安在?名為何病?岐伯曰:病在太陰,其盛在胃,頗在肺,病名曰厥,死不治。(《素問·奇病論篇第四十七》)
按:人迎為足陽明胃經的“標”脈,人迎躁盛主陽明胃氣盛,所以身熱如炭。手太陰微細如髮主太陰肺氣虛,所以癃閉喘逆。
⑽診斷痹風疝積:
厥陰有餘,病陰痹;不足病生熱痹;滑則病狐疝風;濇則病少腹積氣。
少陰有餘,病皮痹隱軫;不足病肺痹;滑則病肺風疝;濇則病積溲血。
太陰有餘,病肉痹寒中;不足病脾痹;滑則病脾風疝;濇則病積心腹時滿。
陽明有餘,病脈痹,身時熱;不足病心痹;滑則病心風疝;濇則病積時善驚 。
太陽有餘,病骨痹身重;不足病腎痹;滑則病腎風疝;濇則病積時善巔疾。
少陽有餘,病筋痹脅滿;不足病肝痹;滑則病肝風疝;濇則病積時筋急目痛。(《素問·四時刺逆從論篇第六十四》)
按:此條文含義為根據十二經脈標本部位脈動的“有餘、不足、滑、濇”來診斷六種不同的“痹證”、“風疝”、“積”。
⑾診斷五態之人:
黃帝曰:治人之五態奈何?……少陰之人,多陰少陽,小胃而大腸,六府不調,其陽明脈小,而太陽脈大,必審調之,其血易脫,其氣易敗也。太陽之人,多陽而少陰,必謹調之,無脫其陰,而瀉其陽,陽重脫者,易狂,陰陽皆脫者,暴死不知人也。少陽之人,多陽少陰,經小而脈大,血在中而氣外,實陰而虛陽,獨瀉其絡脈,則強氣脫而疾,中氣不足,病不起也。陰陽和平之人,其陰陽之氣和,血脈調,謹診其陰陽,視其邪正,安容儀,審有餘不足,盛則瀉之,虛則補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此所以調陰陽,別五態之人者也。(《靈樞·通天第七十二》)
按:此條文含義為,通過診察陽明、太陽、少陽脈動的大小,來診斷與治療少陰、少陽、太陰、太陽與陰陽和平五態之人。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