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

2019-03-10 11:36:50

委內瑞拉的今天就是苦難的代名詞。這個曾經因石油出口而成為南美最富有的國家,如今正遭遇著貨幣貶值、經濟崩盤的煎熬,物價飛漲,債務纏身。截止4月12日,國家石油公司PdVSA將有20億美元的債務需要償還,使得委內瑞拉的經濟危機進一步惡化。而本月底之前,還要償還30億美元的債務。面對這樣的困局,馬杜羅希望出售石油公司的股份。同時,意欲拋空黃金儲備歸還債務,避免債務違約。截止今年2月份,委內瑞拉持有價值77億美元的黃金儲備。到4月17日,該國的總外匯儲備在102.6億美元。這是該國僅有的家底。當然馬杜羅可以無限地印製自己的貨幣玻利瓦爾,可惜,債主是不收的。

委內瑞拉尚拖欠中國的債務約有500億美元。雖然北極熊和委內瑞拉是戰友加兄弟,在敘利亞問題上,馬杜羅也對普京兩肋插刀。但是,在債務問題上普京絕不含糊,此前,俄羅斯攔截了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PDVSA)向加勒比地區派出的一艘價值2000萬美元油輪,以期要求其償還3000萬美元的運輸費用的一部分。

委內瑞拉的債主們需要劫道才能討債,這世道有點亂。

今年,隨著北美原油產量的快速增長,加上中美進行貿易互補以其降低中美之間的貿易順差,前者必定會減少對其它產油國的原油採購,委內瑞拉進行債務違約很可能是難以避免的事情。

現在,似乎有另一個國家在緊跟委內瑞拉的腳步。

上周日,土耳其進行了全民修憲公投,支持總統制的選票為51.22%,反對票為48.78%,前者以微弱的優勢獲勝。土耳其執行總統制之後,土耳其共和國的政體由現行的議會制改為總統制,總統從憲法上將被賦予包括直接任命副總統和政府部長在內的實權,總理職位將被廢除。總統將有權發布行政命令並解散議會,並能在更多情形下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同時還可兼任政黨主席。同時,埃爾多安還擁有司法人員任免的決定權,每年8月份提拔軍官的權利也全部收歸埃爾多安。大權集於一身的埃爾多安,雖然像奧斯曼帝國一樣橫掃歐亞非是比較困難的,但橫掃土耳其卻不在話下。

總統選舉每五年進行一次,可連任一屆。如此,埃爾多安在當了11年總理、5年總統之後,將有望再乾10年直到2029年,可以稱呼為老當益壯。

奧斯曼帝國的版圖曾經橫跨歐亞非三大洲,東歐、北非、中東的大部分地區都曾經在其鐵騎之下被征服,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帝國之一。在奧斯曼帝國全盛時期,俄羅斯在黑海方向上根本沒有出海口,北極熊只能在北極老老實實冬眠。

由公投結果可以看到,土耳其前三大城市伊斯坦堡、安卡拉和伊茲密爾都是反對票占優。這些大城市的人口,都是相對素質比較高的人群。同時,有250多名土耳其作家、演員等公開反對總統制。也所以,媒體報導支持總統制的主要是下層民眾。看來,在土耳其里拉不斷貶值、失業率達到兩位數以上的情形下,下層民眾日趨艱難,埃爾多安也希望組建自己的“義和團”。

埃爾多安自然希望重溫奧斯曼帝國時期的光榮,讓伊斯蘭帝國重現往日的強盛。但是,如今的世界已經與以往大不相同,其主要的對手俄羅斯的軍事力量,是現在的土耳其無法比擬的,除非俄羅斯走向分裂,成為歷史上羅斯土地上的各大公國。而歐洲精神雖然已經衰落,但血液中依舊流淌著基督教精神和善戰的基因,西歐與中東歐大陸並不是今日的土耳其可以肆意馳騁的地方。土耳其可以爭鋒的方向無非是中東的伊斯蘭世界。這是宗教爭端極其複雜的地區,各方的背後都有大國的身影,而中東的地區大國伊朗、沙特的力量,都不是埃爾多安可以輕易征服的。

無論是否對外征戰,集權就會膨脹國家的管理機構,財政支出膨脹。同時,也意味著財政支出不再受到國會的制約,而主要取決於個人。此時,為了加強鞏固自己的權力、通過對外爭奪轉移國內的矛盾,就必須加速增發貨幣,土耳其里拉繼續運行在自身歷史、文化所決定的軌跡上。好在他在2005年之前,曾經發行過2000萬元一張的鈔票,對於印鈔並不生疏,這有助於土耳其人民人人發財。

今天的委內瑞拉,之所以印鈔的閥門無法控制,不過是查維茲、馬杜羅為了維護自己和自己政黨的權力的結果。一戰、二戰時期,歐洲很多國家都陷入強人統治,戰後,很多國家陷入惡性通脹。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歐洲的5個國家奧地利、德國、匈牙利、波蘭和蘇聯陷入惡性通貨膨脹中。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舊中國、希臘和匈牙利都陷入了貨幣混亂中,匈牙利創下了世界史上最嚴重的惡性通貨膨脹的記錄——連續一年多物價平均每月通貨膨脹率達19800%。20世紀80年代,阿根廷陷入軍政府的強權館至,曾經在十年中有九年的通脹率超過100%,只有一年低於這一數字,是90%多。

集權永遠是通貨膨脹的發源地,因為為了維護權力,紙幣就只能是毫無節制的印刷。

無論埃爾多安在對外爭奪中是否可以成功,也無論埃爾多安在土耳其歷史上的地位會如何,但有一點是確定的,土耳其里拉“前行”的道路打開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