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容給十二星座的詩 (很美!)

2019-03-06 04:46:38

牡羊座——《邂逅》­

­你把憂傷畫在眼角­

我將流浪抹在額頭­

你用思念添幾縷白髮­

我讓歲月雕刻我憔悴的手­

然後在街角我們擦身而過­

漠然地不再相識­

啊­

親愛的朋友­

請別錯怪那韶光改人容顏­

我們自己才是那個化裝師­

理由:­

孩子氣的牡羊在愛情里經常由著自己的心性,占據主導權的他們有時會顯現出自私傾向,連責怪也咄咄逼人,仿佛都是他者的過錯。可是正如讓韶顏更改的不只是光陰,讓愛情曲折的又豈是單方面的原因?主動是好的,主導卻值得商榷,如果兩個人不能站在平等的地位,又怎么能保證愛可以長久?­

­

金牛座——《暮色》­

在一個年輕的夜裡­

聽過一首歌­

清冽纏綿­

如山風拂過百合­

再渴望時卻聲息寂滅­

不見來蹤亦無來處­

空留那月光浸人肌膚­

而在二十年後的一個黃昏里­

有什麽與那一夜相似­

竟而使那鏇律翩然來臨­

山鳴谷應直逼我心­

回顧所來徑啊­

蒼蒼橫著的翠微­

這半生的坎坷啊­

在暮色中化為甜蜜的熱淚
­

理由:

提到白頭偕老,讓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金牛座。也許金牛的愛情低調且沉悶,少了激情與浪漫,但是牛牛們的感情就像酒釀,在歲月中越陳越香,經歷過坎坷,最終只剩酒意香醇。­

­

雙子座——《蓮的心事》­

我­

是一朵盛開的夏荷­

多希望­

你能看見現在的我­

風霜還不曾來侵蝕­

秋雨也未滴落­

青澀的季節又已離我遠去­

我已亭亭­

不憂­也不懼­

現在­

正是­我最美麗的時刻­

重門卻已深鎖­

在芬芳的笑靨之後­

誰人知我蓮的心事­

無緣的你啊­

不是來得太早­

就是­太遲­

理由:­

總說雙子座多情且善變,即使現在戀情帶給他們痛苦,卻能立刻轉變為下一個戀情時的利用工具。這樣說雙子未免有點刻薄,因為誰都知道感情不過是你情我願,他們的善變到底是喜新厭舊,還是與你緣分太淺,就像多情與深情,都不過是一念之間。­

­

巨蟹座——《青春》­

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

所有的淚水都已啟程­

卻忽然忘了是怎么樣的一個開始­

在那個古老的不再回來的夏日­

無論我如何的去追索­

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

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

逐漸隱沒在日後的群嵐­

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

命運將它裝訂得極其拙劣­

含著淚我一讀再讀­

卻不得不承認­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理由:­

巨蟹有著堅硬的外殼,裡面卻藏著一顆柔軟且深請的心。愛情在巨蟹的生活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儘管他們自己常常不願承認,就如月光,看上去一片清冷,實際上溫柔細膩。對巨蟹來說,青春正如一本太倉促的書,他滿腹情事,想要回味,卻又不只從何說起。­

­

獅子座——《距離》­

我們置身在極高的兩座山脊上­

遙遙的彼此不能相望­

卻能聽見你溫柔的聲音傳來­

雲霧繚繞峽谷陡峭­

小心啊你說我們是置身在­

一步都不可以走錯的山脊上啊­

所以即使是隔著那樣遠­

那樣遠的距離­

你也始終不肯縱容我

始終守著­在那個年輕的夜裡所定下的戒律­

小心啊

你說­

我們一步都不可以走錯­

可是有的時候­

嚴厲的你也會忽然忘記­

也會回頭來殷殷詢問­

荷花的訊息和那年的­山月的蹤跡­

而我能怎樣回答你呢­

林火已熄悲風凜冽­

我哽咽的心終於從高處墜落­

你還在叮嚀還在說­

小心啊,我們­

我們一步都不可以走錯­

所有的歲月都已變成­一篇虛幻的神話

任它­綠草如茵花開似錦­

也終於都要紛紛落下­

在墜落的昏眩里­

有誰能給我一句滿意的解答­

永別了啊­

孤立在高高的山脊上的你­

如果從開始就是一種­錯誤

那么為什麼­

為什麼它會錯得那樣的美麗­

理由:­

驕傲的獅子天生需要情人的尊敬與崇拜,儘管他們對感情專注且忠實,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扮演做為夸父般的追隨者角色。領袖注定孤獨,可即使結局是蒼涼的分離,也難掩飾它華麗的開端。­

­

處女座——《一棵開花的樹》 ­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

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理由:

追去完美的處女座因為過於含蓄和挑剔,且具有潔癖傾向,事實上很難和別人建立較親密的關係。在小星看來,處女座有時就像那棵等愛的菩提,千年靜默等佛祖路過,然後坐化,卻只留下一生的寂寞。其實,處女並非不熱情,只是他們的深情在長久的等待中化作了片片顫抖的葉,過於細碎,讓人難以察覺。­

­

天秤座——《送別》­

不是所有的夢都來得及實現­

不是所有的話都來得及告訴你­

內疚和悔恨­

總要深深地種植在離別後的心中­

儘管他們說­

世間種種­

最後終必成空­

我並不是立意要錯過­

可是我­一直都在這樣做­

錯過那花滿枝椏的昨日­

又要錯過今朝­

今朝­

仍要重複那相同的別離­

餘生將成陌路­

一去千里­

在暮靄里­

向你深深地俯首­

請為我珍重­

儘管他們說­

世間種種­

最後終必­終必成空­

理由:­

天秤座是十二星座中最需要“伴”的,優雅迷人的他們從來不缺少伴,但是將均衡作為生命圖騰的他們有時很難分清朋友和戀人到底孰輕孰重,不甘寂寞的他們常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就接受了別人的感情,卻難以深入下去,於是天秤座的戀情常常是錯過。­

­

天蠍座——《無怨的青春》­

在年青的時候­

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

請你一定要溫柔地對待她­

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

若你們能始終溫柔地相待­

那麽­

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暇的美麗­

若不得不分離­

也要好好地說一聲再見­

也要在心裡存著感謝­

感謝她給了你一份記意­

長大了之後­

你才會知道­

在驀然回首的一剎那­

沒有怨恨的青春­

才會了無遺憾­

如山崗上那靜靜的晚月­

理由:­

在黃道十二宮中,天蠍是最喜愛強烈感情的星座,在感情生活方面的表現熾烈、專注而持久,但一旦當嫉妒心被激起,卻是深具毀滅性的。控制自己的情緒,是天蠍最需要做的,尤其是面對感情問題。正如詩中所說,“長大了之後/你才會知道/在驀然回首的一剎那/沒有怨恨的青春/才會了無遺憾”。­

­

射手座——《野風》­

就這樣俯首道別吧­

世間哪有什麼真能回頭的­

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相約著­一起枯黃萎去­

我們也來相約吧­

相約著要把彼此忘記­

只有那野風總是不肯停止­

總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駁的心中掃過­

掃過啊那些紛紛飄落的­

如秋葉般的記憶­

理由:­

熱愛自由,天性熱情奔放的射手座就像荒原上的風,令人羨慕他們的無拘無束,可是作為戀人,卻不得不擔心是否能夠把握住他們那顆不羈的心。要提醒射手的事,你可以選擇你想要的生活,但是有些事情,做了決定就難以回頭。­

­

摩羯座——《山路》­

我好像答應過你­

要和你一起­

走上那條美麗的山路­

你說那坡上種滿了新茶­

還有細密的相思樹­

我好像答應過你­

在一個遙遠的春日下午­

而今夜在燈下­

梳我初白的發­

忽然記起了一些沒能­實現的諾言

一些­無法解釋的悲傷­

在那條山路上­

少年的你

是不是­

還在等我­

還在急切地向來處張望­

理由:­

保守踏實的摩羯最重承諾,他們的浪漫和熱情往往需要時間的證明和沉積。只可惜,諾言常常比不過謊言,承諾往往拼不過時間,總有些承諾最後無法實現。不過,誰的人生沒有憾事呢?­

­

水瓶座——《孤星》­

在天空里­

有一顆孤獨的星­

黑夜裡的旅人­

總會頻頻回首­

想像著那是他初次的­

初次的愛戀­

理由:

水瓶座人深厭束縛的天性使得他們縱使在在婚姻中仍需維持某種程度的獨立自主,事實上即使他的伴侶溫柔而體諒,水瓶座的人依然喜歡獨處,而不喜歡別人的干擾,因為對他們來說,孤獨是一件美妙的藝術。像旅人一樣孤身上路,懷念曾經錯過的初戀,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傷感,但對水瓶來說有時是一種享受。

雙魚座——《悲劇的虛與實》­

若真的老去了

此刻­再相見時

我心中­如何還能有轟然的狂喜­

因此你遲疑著回首時­

也不是真的忘記­

若真的忘記了

月光下­你眼裡那能有柔情如許­

可是又好像並不是­

真的在意

若真的曾經­那樣思念過

又如何能­雲淡風輕地握手寒喧­

然後含笑道別

靜靜地­

目送你再次再次的­

離我而去­

理由:

雙魚座的人最是溫柔多情,他們柔和的個性,使得無論男女都具有吸引異性關懷的能力。但是,富有想像力的他們極易沉溺,有時會不自覺地因為一句話或眼神的交會就陷入情網,分不清現實與幻境。要提醒雙魚的是,你並不是舞台上悲情的女主角,再美麗的愛情在落幕那刻就該結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