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肝藏魂

2019-02-12 09:13:30
三)肝藏魂
理論闡要魂,是人體心神活動的一部分,是神所派生的,如《靈樞.本神》說:“隨神往來者,謂之魂。”魂和神一樣,都以血為其主要物質基礎。肝血充盈,則魂有所舍而不致妄行游離。故有“肝藏血,血舍魂”之說。如肝不藏血,心肝血虛,可出現驚駭多夢,臥寐不安,或夢遊、夢囈、幻覺等,習稱為魂不守舍。肝之功能活動變異,某些情志的影響,可致魂的損傷,從而表現為狂妄、迷亂、言行失常或不精明等。臨床套用:臨床上出現魂的異常,可從肝進行論治。
驚叫
龍某,男,4歲。初診日期,1976年4月2日。1月前入睡後突然驚叫而醒,隨即時哭時笑,咬衣嚼被,躁動不安,父母百般哄弄,不能安靜,一月間共發作20餘次。細看患兒神情正常,說話清楚,指紋紅而稍紫,舌質紅少苔,此陰血不足;心陰不足則神無所依;肝血不足,魂無所附,神魂出竅,故入夜驚叫啼哭不已。小兒為純陽之體,臟腑嬌嫩,形氣未充,治當調養為主。粉甘草6 g,大紅棗6 g,淮小麥30 go投上方8付,徹夜安睡,未見復發,囑再服5付。數年後相遇其父,謂病癒後未再發作。(《言庚孚醫療經驗集~>1980,46)
【按語】本案為驚叫症。某醫院診斷為“小兒癔病”。中醫辨證選用甘麥大棗湯,本方是《金匱要略》用於婦人髒躁之證,其主症為喜悲傷,欲哭,像如神靈所作,數欠伸,《內經》日:“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心病者,宜食麥”。治療神魂不寧,像如神靈所作的癔病,藥雖幾味,但有些診斷為癔病的患者用此方確有一定療效。本例療效較好,可作佐證。
恐畏症
劉某,女,32歲,幹部。1976年9月28日初診。主訴:患病多年,心悸易驚,恐畏,不敢獨臥,頭暈失眠,煩躁不寧,神情抑鬱寡歡,多愁善悲,食欲不振。治療數日無效。其脈緩無力,舌質淡苔薄白。證屬肝鬱傷血,心神失養,膽氣虧虛。治以補肝益膽,養血安神。方藥:逍遙散加味。柏棗仁各12 g,小麥30 g,桂枝9 g,生牡蠣18 g,生龍骨18 g,柴胡10 g,當歸15 g,白芍20 g,茯神10 g,甘草15 g,大棗5枚,合歡皮10 g。煎服12付,恐畏基本消失,煩躁大減,夜能入眠,惟有身睏乏力、頭暈、納谷不馨,脈轉緩和,舌淡紅苔薄白,仍以上方去桂枝加首烏12 g,鉤藤10 g,調治月余,諸恙告愈。 [《河南中醫藥學刊》1994;(1):25~26]
【按語】本案恐畏症,病機為肝鬱傷血,心神失養,膽氣虧虛。《靈樞·本神篇》曰:“肝虛……善恐,如人將捕之。”《素問·調經論篇》亦稱:“血有餘則怒,不足則恐。”可見恐畏之症,多由心肝血虛所致。方以柴胡、當歸、白芍、茯神補血疏肝氣;桂枝、生龍牡交通陰陽之合,扶肝斂魂;柏棗仁、小麥補肝膽,養心安神;合歡皮解鬱悶,安五臟。諸藥合用,共奏補益肝膽、養心安神、調和陰陽之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