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稱屬馬來人 各界反應

2019-03-08 19:17:47

馬哈迪稱國家屬馬來人
黃家和促國陣政府表態

霹靂州社青團團長黃家和律師表示,前首相馬哈迪發表國家是屬於馬來人的言論,已經颳了“一個馬來西亞”一個耳光。他促國陣政府就馬哈迪這番言論表明立場,以正視聽。

也是霹靂州桂和區州議員的黃家和(右圖中)昨天受邀出席由美羅新村支部主辦的新春《一曲定勝負》歌唱比賽,並致詞時表示,國家獨立54年過後,人民不分種族、宗教為國家作出貢獻,當每一位國民都以作為馬來西亞人自豪的時候,任何的種族性言論都是不能夠被接受。

他表示,國家需要開明的全民領袖,前任霹靂州務大臣尼查(Nizar Jamaluddin)在民聯大團拜時直指馬哈迪的這項種族性言論為“沒有教養”(biadab)、並重申國家屬於全民的,尼查的立場十分明確,而人民急切關注國陣領袖們的立場又是如何?

根據《馬來西亞局內人》報導,馬哈迪(左圖)在上周二(2月1日)在一個場合發表演說時稱,馬來西亞人應承認,這個國家屬於馬來人,他們必須接受主流社群的文化和語言。他表示,國家的先輩給予華人和印度人公民權,因為他們期望為華人和印度人會尊重馬來人的主權。

他以一貫調侃的口吻說:“這個國家屬於馬來族群。馬來西亞半島被稱為馬來人土地(Tanah Melayu),但是這是不能說的,因為會被視為種族主義。”

接著,他說道:“我們必須真誠並接受這個國家是馬來人土地。”他並促政府弄清楚,什麼是“一個馬來西亞”。

駁馬哈迪重提馬來主權
認清巫統種族主義面目

作者/倪可敏 Feb 05, 2011 02:10:36 pm

【民主行動黨/倪可敏】太平區國會議員倪可敏今日呼籲華社張大眼睛審思巫統的種族主義鬥爭理念,勿掉入有心人一時甜言蜜語的“糖衣陷阱”而最終不可自拔。

倪可敏(右圖)今日針對前首相馬哈迪2月1日出席馬來西亞前代議士協會的演講會時表示這個國家是屬於馬來人的,而其他民族也應該接受主流族群的文化和語言的言論做出駁斥。

馬哈迪還強調,創國先賢提供華人和印度人公民權,而期待他們尊重馬來主權。馬哈迪還說,“這個國家屬於馬來種族的。半島過去被稱為馬來土地(Tanah Melayu)但今天不能夠這么講了,因此它會被認為是種族主義的。我們必須誠懇和接受這個國家是馬來土地。”

倪可敏指出,馬哈迪身為巫統在位最久的主席最了解巫統,他的言論事實上體現了巫統大馬來人主義的中心思想,再經馬來主流報章大事報導,華社身為國家一份子切勿對此而輕信人言,甚至掉以輕心。

倪氏表示,“若這個國家誠如馬哈廸所言是屬於馬來種族的,那其他擁有公民權的華、印及其他種族又該何去何從?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馬來西亞”?”

倪氏指出,與巫統對比,回教黨領袖從來都不曾叫華人為“寄居者”,回教黨精神領袖聶阿茲甚至認同政府應廢除“土著”與“非土著”之分的政策。

他呼籲華社張開雪亮的雙眼在來屆大選力挺兩線制、做出明智的選擇

遺憾馬哈迪稱半島馬來土地
顏炳壽:詮釋歷史不應傲慢

作者/顏炳壽 Feb 04, 2011 03:31:34 pm

【馬華公會/顏炳壽】我對於前首相馬哈迪(右下圖)所發表的“Tanah Melayu”言論,感到遺憾。

馬來西亞半島在國家獨立前的地理名稱,曾經是“Tanah Melayu”,這不容爭辯;就有如我們也不應該去質疑各族共同為這個國家爭取獨立的努力。

任何為了個人的傲慢與偏見去詮釋歷史,都是不誠實的論述。

一個馬來西亞的理念,必須在國家憲法的架構內註解。一個馬來西亞理念的互相包容及尊重,充分體現了國家憲法的主要精神及價值觀。

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的國情是完全相同的,不少國家也採用超過一個官方語言。

然而,這種爭辯對我們來說是毫無意義的。我們更應該共同努力維護先賢辛苦所建立的國家體系及社會制度。

我們的國籍都是馬來西亞人。我所認識的國民都熱愛這片祖國。當外國人問我是不是華人時,我會回答“是”,我是馬來西亞的華人。就好比一個馬來人承認他的祖籍是爪哇人、蘇門答臘人或武吉斯人時,沒有任何國民會質疑他是熱愛馬來西亞的馬來西亞人。

前首相馬哈迪身為資深領袖,人民期望敦馬的言行舉止是德高望重、團結全民及更具有建設性的。

任何片面及沒有建設性的言論最終只會分裂國民。

獨立前稱馬來土地,But……

楊善勇

一個馬來西亞的歷史研究、發現和書寫,奉政治領導制定的那些最高旨意,往往是選擇性而且是割裂式的:只露一點的看法,不看全面的脈絡,往往全無專業守則可言。
延續這個傳統和慣例,不論逢年過節,或者偶受記者詢,在位或者卸任的政治人物隨興應景點評歷史的言論,讀者理當明白,其實純屬個人主張,毋關學術規範,自不待言。
顏炳壽掉入馬哈迪偽述
大年除夕當天,前首相馬哈迪醫生髮表驚動舉國的Tanah Melayu論,正是2011年另一則經典的代表之作:“這個國家是屬於馬來族群的。半島也稱為Tanah Melayu……。”
馬華副會長兼青體部副部長顏炳壽律師較後應對的那一篇急就章,顯然也因此不幸掉入前首相這番偽述的泥沼之中:“大馬半島在國家獨立前的地理名稱,曾經是Tanah Melayu,這不容爭辯。”
王莽曾指派臣屬下南洋
抱歉地說,雙方這一種說辭,只是事實的一部分,不是全部的事實。黃堯在《星.馬華人志》(吉隆坡:元生、黃氏聯總;2003年再版)告訴我們,早在公元前140年至80年間,篡黨奪權的新朝皇帝王莽曾經指派臣屬下南洋。
黃堯引述古書透露了這些考證:(一定是在公元二、三年間),就有華人到達馬來半島土地,位在丁加奴的龍運都元國以及柔佛香蕉島的皮宗國。(頁4)換句話說,當時這裡可不是Tanah Melayu。
《馬來紀年》16世紀產物
繼原書寫在1967年的《星.馬華人志》,時任華總會長的吳德芬為林遠祥、張應龍合編的《中文古籍中的馬來西亞資料彙編》(吉隆坡:華總;1998)寫序,也有這個解釋:
“研究我國早期歷史地理的學者所面對的主要難題,是16世紀以前本地的文獻資料,全告朔如。現存最早的馬來文作品《馬來紀年》(Sejarah Melau),其產生年代學者認為不早於16世紀中葉。”(頁iii)
宋代史籍未見Tanah Melayu
那么,16世紀中葉之前呢?余定邦、黃重言在《中國古籍中的新加坡馬來西亞資料彙編》(北京:中華;2002)前言,跟著提出了這一些But的記錄:從五世紀開始,馬來半島上的古國婆皇、乾陀利、丹丹、盤盤先後派遣使者入訪中國。
余定邦、黃重言又說:宋代史籍記述了古羅、佛里安、凌牙門、逢豐、登牙儂、吉蘭丹、單馬令、吉陀等古國的情況。(〈前言〉;頁1)凡此種種,皆不見Tanah Melayu之名,不知馬哈迪當下有何獨家的辯辭?
馬哈迪應重考SPM歷史
前首相悠閒退休之餘,一旦願意報名重考SPM水平的歷史科,認真溫習欽定的那一本本教科書,想必知道《梁書》卷54里曾經出現位在吉打的“狼牙修”(Langkasuka)之記載。
既然如此,一廂情願把古書稱之為這一個“黃金半島”,視同完全的Tanah Melayu,有損考卷的得分事小,背離歷史本意事大;馬哈迪聰明上智,豈可不知豈能不知?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