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蓮之所以被武大捉姦,是因為王婆得罪了一個人

2019-03-03 03:45:25

西門慶和潘金蓮是殺死武大郎的元兇,王婆是幫凶。而且因為她得罪了一個人,才直接導致了姦情被揭開。這個人就是喬鄆哥——如果沒有他,武大郎不可能死。

喬鄆哥年紀不大,卻染了一身的市儈奸猾之氣。也難怪,他十五六歲就要掙錢養有病的老爹,每天在街上靠賣梨過活,什麼冷眼沒見過,什麼苦沒受過,同樣,什麼偷雞摸狗、男盜女娼的事沒見過、聽過?底層生活的摸爬滾打,窘迫生活的驅使,讓他小小的心靈難免變得冷漠、奸猾、世故。

別看他年紀小,他行事比武大郎還老辣。西門慶和潘金蓮的事,整個紫石街的人都知道,只有武大郎不知道。但所有人知道了都不說,偏偏喬鄆哥要把這事告訴武大郎。告訴武大郎還不算,他還用激將話慫恿老實巴交的武大郎去捉姦。慫恿還不算,他還老練地給武大郎設計捉姦的方略——這不由讓人想起王婆給西門慶“出謀劃策”的樣子。

關鍵在於,喬鄆哥慫恿武大郎去捉姦不是為了伸張正義,而是有私心:王婆壞了他和西門慶的生意。王婆不僅讓他做不成西門慶的生意,還打了他一頭的包。為了泄私憤,喬鄆哥才告訴了武大郎。如果喬鄆哥真要伸張正義,哪裡要等到被王婆打了一頓才去告訴武大郎?而且,他告訴武大郎的時候,還順便敲了武大郎一筆,讓武大郎給他買酒買肉,臨走還要了武大郎幾貫錢、幾個炊餅——瞧這孩子多奸猾、多會算計!

武大郎生性懦弱,又有武松臨走前的叮囑,告訴他誰要欺負了他,先不要和那人起爭執,一切等武松回來再說。喬鄆哥告訴武大郎之前,其實武大郎已經猜到了真相:“那婆娘每日去王婆家做衣裳,歸來時便臉紅,我自有些疑忌。”看看,武大郎不是不知道潘金蓮給自己戴了綠帽子,他只是想忍,忍到武松回來再計較。

如果這事沒有人當面和他說,以他的懦弱性格,他很可能會一直忍下去。壞就壞在喬鄆哥戳破了這層窗戶紙,讓他不好意思再忍了——這種事,再懦弱的男人,在外人知道的情況下,都不好意思再忍,武大郎不得不豁出去了。這一豁出去就要了他的命。

如果說王婆是西門慶和潘金蓮的教唆犯,那喬鄆哥就是慫恿武大郎去捉姦的教唆犯。喬鄆哥所起的壞作用雖然比不上王婆,但危害程度也不小。這一回的回目叫“王婆貪賄說風情,鄆哥不忿鬧茶肆”,施耐庵把王婆和喬鄆哥放在一起,可見施耐庵對喬鄆哥的態度。

不過,喬鄆哥雖然對這件事難辭其咎,,最終害死了武大的是他的糊塗。人貴在有自知之明,自己不配得到的東西,最好不要。潘金蓮那么美艷的女人,他配不上,卻偏偏抓住不放,當初,那個大戶給他的時候,他就應該拒絕;後來潘金蓮出軌了,他還捨不得放手。這就不明智了。

宋江知道閻婆惜和張文遠好上之後,二話不說就把閻婆惜讓給了張文遠,多灑脫!武大郎如果學學宋江,一紙休書把潘金蓮休了,也不會有後面的事。可武大郎偏偏要死死抓住已經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這就不單是糊塗,還有些貪婪。他威脅潘金蓮:只要你還好好和我過日子,我就不告訴我兄弟;如果你還繼續和西門慶好,我就讓我兄弟回來收拾你。潘金蓮都這樣了,武大郎還心存幻想,只能說明武大郎太貪婪了。正是武大郎這一句話最終讓潘金蓮、西門慶狠下心,要了他的命。

有趣,有料,有深度

關注微信公眾號淘歷史,和T君一起讀歷史

本文作者|逸世蕭郎

文章來源|《百家講壇》雜誌

上海辦公室裝修上海辦公室設計上海辦公室設計上海廠房裝修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