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玩夠婚外情後說的真心話

2019-03-12 08:34:09

無論男女,人的情感是善變的,有的善變是在忠誠中不斷搖擺,有的善變則在背叛中的尚存忠誠。而婚外情對婚姻來說如同心肌梗塞一樣,隨時可以致命。可那些玩婚外情的人直到玩得精疲力竭,才知道其中的嚴重性。於是,心癢的人:不可不試,是部分沒試過的人的說法。心痛的人:不可一試,是全部試過的人的說法。

我和妻子沒有戀愛之前是同事。她從不正視我,我卻很在意她。好多次我們相遇,本來想好的話我卻欲言又止,機會一失再失。我時常懊惱,埋怨自己不是個果敢的男人,卻越來越被她那代答不理的高傲所吸引。同時,眼看著別的男人也在向她猛烈進攻,心有不甘。於是我拋開一切顏面,想盡所有可以利用的方式、方法接近她,討好她。2年後,她終於被我俘虜,做了我老婆,當時那種成就感我驕傲了好一陣子。

歲月既是婚姻最好的試金石,也是婚姻最殘忍的儈子手,很快,時間沖淡了我在妻子身上的激情,“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的詩情畫意早已灰飛煙滅。似乎生活中只剩下鍋碗瓢盆、柴米油鹽的單調。慶幸的是我與老婆之間還有一些用過日子換來的親情。韶華易逝,如今她已是暗黃秋澀,看著她,我時常覺得婚姻如此地乏味,沒意思得很。而她卻依舊執著地對生活熱愛著,嚮往著,依舊有滋有味地做著我的賢內助。

時下不惑之年的我還算春風得意,在外人看來,事業鼎盛,有房有車,家有賢妻,孩子乖巧應當是很滿足的,可我就是感覺平淡如水的家庭生活對我來說好似一種悲哀,一種束縛,更是一種挑戰。於是我一再荒唐地恪守著及時行樂的愚昧,勇於嘗試,充分體驗男人的所有樂趣。該不該經歷的我都經歷了,還不時地自嘲著,這才算個男人。但是平心而論,無論我在外面怎樣慾火縱燒,卻從沒有過拋棄老婆、孩子的念頭,可笑吧!

這年頭賺錢真的不易,形形色色的人都要玩轉、周鏇。酒肉和情色對我來說是必需品了,漫漫地我從適應到開始融入紙醉金迷的燈紅酒綠中,酒精加美女在我那早已腐爛的靈魂中任意地肆虐著,使我不停地亢奮著。當然,我還是會在放縱之後,利用這種亢奮中得到的能量,用在工作上,我始終沒有忘記我必須賺錢養家。從此我的生活貌似瀟灑快意,但這一切在殘酷地玷污著老婆對我的付出和真誠,也玷污了自己曾經對婚姻的承諾。

深陷其中,我只能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來開脫自己的放縱。對外面的女人我維持著逢場作戲的底線,不管什麼樣的女人新鮮感一過,一律視同雞肋。而我從未把自己這些放蕩的行為視為女人的過錯,我從不嘲諷她們,是男人的放縱培養了女人的水性楊花。男人在情感方面是很自私的,男人對女人是獵手對獵物的駕馭,心裡欲望的永遠都是下一個目標。男人的放縱往往是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時機,而是男人們的劣根所在。

更可笑的是好多男人包括我在內,把心中最滿意的老婆定格為:床下聖女,床上蕩婦。現在想起來真是異想天開,女人在忠於她的男人面前也許能做到聖女,但家庭的繁雜負壓在女人身上,你還要求她在床上做個蕩婦,那不是勉為其難嗎。所以,我呼籲不要給那些主婦們再多加一份“重任”了,除非男人們能把自己的情感都用在她們身上,讓她們沒有任何分心雜念,她也許會和你完全配合地在床上春心蕩漾,否則男人就別袒露這種極其自私的心態。

在失去老婆對我的信任後,我玩夠了,也玩"傻"了。回過頭看,男人在婚外情中,更多的是在那種荒唐的刺激中尋求放鬆和宣洩,很少會真正傷筋動骨的去愛,越是位高權重的男人越是這樣。在看待婚外情的問題上,男人們也基本都有這樣一種態度:圍城內積累起來的親情難以割捨,而圍城外無非是一場隨時玩,隨時結束的遊戲,雖然那是成癖的遊戲,但是請你記住:有遊戲的地方就要有規則,遊戲就意味著有人要出局,沒有誰能例外!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