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美麗,叫奧黛麗·赫本 童年的赫本用她的彩筆畫下了二戰

2019-03-14 05:43:51

奧黛麗·赫本

雖然沒見過上帝,但是我們的確遇到了天使,她就是奧黛麗·赫本。在好萊塢的世界裡,她迷人、優雅、善良,她的完美形象照亮了整個電影界。在銀幕上,在舞台上,她是安妮公主、她是窈窕淑女……但是在兒子肖恩的心中,她只是“媽媽”。

《天使在人間:兒子對她的記述》一書中,赫本之子肖恩·赫本·費雷提供了很多關於赫本的老照片,有些此前從未公開過。讓我們通過老照片再一次感受赫本的永恆魅力。

奧黛麗·赫本

奧黛麗·赫本

奧黛麗·赫本生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父親約瑟夫·維克特·安瑟尼·赫本-魯斯頓是一位英國銀行家,母親艾拉·凡·赫姆斯特拉是荷蘭貴族後裔,襲有男爵的封號,家族譜系甚至可以回溯到英王愛德華三世。赫本的全名原本為“奧黛麗·凱薩琳·魯斯頓”,但在二戰後,由於她的父親約瑟夫偶爾發現自己的母系先祖中有“赫本”這個姓氏,於是把自己的姓氏改為了“赫本-魯斯頓”。因此,為了合乎法律規定,奧黛麗的名字也相應修改為“奧黛麗·凱薩琳·赫本-魯斯頓”,一般簡稱為“奧黛麗·赫本”。(按:奧黛麗·赫本全名實為Edda Kathleen van Heemstra Hepburn-Ruston)。

赫本六歲開始就讀於英國倫敦的貴族寄宿學校(1935年~1938年),但鏇即遇到父母離異,父親離開了家庭,之後赫本離開英國跟隨母親一起回到荷蘭的娘家。1939年時她進入安恆音樂學院(Arnhem Conservatory)學習芭蕾舞,之後二戰爆發,宣稱中立的荷蘭被納粹占領。當時的身份檔案大多為手寫,為避免她原本非常英國味道的名字招惹麻煩,她母親篡改了自己的身份檔案替她製造了一個荷蘭假名艾達·凡·赫姆斯特拉(Edda van Heemstra,Edda與Ella在字母上只是一筆之差,便於偽造),但是這個名字從未合法登記過。

當納粹侵占安恆後,由於謠傳母親的家族帶有猶太血統,原本十分富裕的男爵家族被視為帝國敵人,不但財產被占領軍沒收,赫本的舅舅也被抓入集中營,母女倆被迫過著貧困的生活。在戰爭的饑荒期間,赫本經常靠鬱金香球莖以及由烘草做成的“綠色麵包”來充飢,並喝大量的水填飽肚子。長期的營養不良促成她日後瘦削的身材。雖然如此,赫本仍然不斷鍛鍊她最愛的芭蕾舞,即使窮到要穿上最難捱的木製舞鞋也沒關係。在此期間,赫本曾為荷蘭地下游擊隊秘密工作(包括表演芭蕾舞募集捐款、傳遞情報等),為反法西斯戰爭做出貢獻。1944年安恆戰役,此時16歲的奧黛麗成為一名志願護士,戰役期間很多盟軍傷兵被送到了赫本所在的醫院,其中一名受傷的英國傘兵在赫本和其他護士的幫助和照護下康復,這名傘兵就是後來的導演特倫斯·楊,他在1967年執導了赫本主演的《盲女驚魂記》。

童年的赫本用她的彩筆畫下了二戰

■10歲的赫本,有著和安妮·弗蘭克一樣的純真笑容。

■赫本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所畫的《母親與孩子》。

■赫本兒時畫作,表現了她夢想中的美好生活。

■兒時赫本描繪的家的形象,溫暖明亮。

■赫本兒時畫作,展現了孩子對節日的嚮往和夥伴間的情誼。

奧黛麗·赫本,人間的天使,童話里的公主。當天使遇到戰爭,她要做的不是控訴,而是用彩色的畫筆,為多難的世界,留住希望。1940年,赫本11歲,荷蘭淪陷,從此小赫本開始了五年的淪陷區生活,她和她的家人只能靠吃鬱金香球莖維持生命,更多的時候甚至什麼食物都沒有,只能靠喝水度日——但就是在這樣的日子裡,她留下了那些最美的畫。那些畫裡沒有戰爭,沒有殺戮,只有令人心悸的美,那是一個孩子,那是一位天使,對世界無言的抵抗。

“我有記憶,而且不止一次。我在車站看到猶太人的面孔,他們被裝在運輸列車的頂部。我非常清楚地記得,有一個小男孩和他的父母站在站台上,他有一頭金色的頭髮,但他很蒼白,穿了一件對他來說太大了的外套,踏上了火車。當時我還是個孩子,就這樣靜靜地觀察另一個孩子。

——赫本的二戰記憶

她用藝術、音樂、舞蹈來應對身體的飢餓

以忘卻對生活的恐懼

1940年的5月,奧黛麗·赫本剛滿11歲。之前,她一直在英國的一所寄宿學校生活。但是自希特勒入侵波蘭之後,英國不再是安全之地。赫本母親的祖國,荷蘭,因為保持中立原則而相對平靜,於是母親決定帶著小赫本和兩個哥哥一起回到荷蘭的親戚家。同樣在這時,赫本的父母決定離婚,父親一個人選擇留在了英國倫敦。從在機場登上飛機的那天起,赫本就沒再見過自己的父親。突如其來的離異和對父親的深深思念,在幼小的赫本心裡逐漸長成了一個疼痛難忍的洞。

誰也無法預料戰爭的發展,沒過多久,德國人開始入侵荷蘭。荷蘭人完全震驚了,他們做夢都沒有想過希特勒會攻擊他們。而就在發動攻擊的前一天晚上,希特勒還曾通過無線電廣播承諾,他沒有任何計畫攻擊荷蘭。德國人的飛機無情地空襲了鹿特丹,丟下大量的燃燒彈在海牙,納粹軍隊橫掃了赫本和她家人所在的阿納姆小鎮。

僅僅五天,荷蘭就投降了。而在這之後的五年,荷蘭都被納粹死死占領,赫本和她的家人也被迫開始了一段遙遙無期的煎熬歲月。

雖然赫本母親的家庭是荷蘭貴族,但他們的銀行賬戶、證券和珠寶全部被納粹沒收。荷蘭全國的食品和燃料供應很快枯竭,到了1944年的冬天,德國人甚至切斷了所有的進口食品,以此來懲罰荷蘭民間對納粹的抵抗。就是在這段艱辛的日子裡,小赫本和她的家人只能靠吃鬱金香球莖維持生命,他們還一度將野草加入麵包中進行烘烤。但更多的時候他們什麼食物都沒有,只能靠喝水度日。這使得赫本患上嚴重營養不良症、貧血症和呼吸系統疾病。而此時,赫本的父親也不幸在英國被捕,被軟禁在曼島上。

作為一個經歷過戰爭的孩子,小赫本逐漸學會用藝術、音樂、舞蹈來應對身體的飢餓,忘卻對生活的恐懼。正是在這段時間,她愛上了芭蕾舞,為自己設計舞蹈、服裝,和夥伴們一起組織為民眾進行秘密表演。

她用自己熱愛和熟悉的藝術形式

把兒時難忘的記憶告訴了這個世界

除了舞蹈,戰爭時期的小赫本還創作了這些燦爛明亮的畫作,抒發她心中的情感與寄託。她的筆觸童真純淨,畫面溫暖美好,絲毫看不出當時戰爭的陰影和生活的艱辛。這正是她善良質樸的本質的展現,也給當時殘酷慘烈的世界帶去了一絲溫柔和寧靜。

小赫本對繪畫的創作表達,從某種程度上和安妮·弗蘭克有相似之處。赫本自己也曾經說道,“我和安妮是同齡人。我們10歲的時候戰爭爆發,15歲的時候戰爭結束。我第一次看到安妮的書,是一個朋友在荷蘭家中的廚房裡給我的。我翻開第一頁開始讀,它立刻就摧毀了我。”同樣是懷著希望與夢想,赫本在二戰中倖存,成就了日後的童話人生;而安妮卻永遠留在了她的文字里,留在了我們的記憶中。對於這兩個聰穎年幼又著相似經歷的女孩來說,她們心懷希望,並始終純真善良,她們選擇用自己熱愛和熟悉的藝術形式,把兒時難忘的記憶告訴了這個世界。

奧黛麗·赫本

二戰後,1948年,赫本與母親(赫本父母於1938年離異)帶著省吃儉用存下來的100英鎊遷至英國倫敦。她在這邊打工邊尋找深造的機會。1948年,赫本進入著名的瑪莉·藍伯特芭蕾舞學校(Marie Rambert`s)學校學習芭蕾舞,期間曾因沒錢繳學費返回荷蘭,並在一部荷蘭影片《荷蘭七課》中飾演一位空姐——一個跑龍套的角色。經過數月訓練後,赫本被告知她不適合當芭蕾舞者。為了面對家庭的經濟壓力,她轉而成為兼職模特兒,並參與歌舞團演出;這年赫本擊敗多數應徵者,成為音樂劇《高跟紐扣鞋》(High Button Shoes )的合唱團員。由於表現突出,她正式參與了另一部音樂劇《韃靼醬》(Sauce Tartare)的演出。1951年,赫本首次在英國電影《天堂笑語》露臉,正式成為電影演員,並在一些電影中扮演較次要的人物。她在《神秘客》中首次扮演配角。之後她在電影《雙姝艷》里施展舞技,同時接演另一部電影《蒙特卡羅寶貝》(Monte Carlo Baby)。為了拍攝後者的法國翻拍版《前進蒙特卡羅》(Nous irons à Monte Carlo),奧黛麗到法國出外景,期間演出意外被坐在台下的法國著名女作家高萊特夫人一眼便認定她是自己作品《金粉世界》(Gigi)中“姬姬”一角的化身,便邀請她到紐約好萊塢出演音樂劇《金粉世界》的女主角,進而開啟赫本到美國發展的機緣;同時,她還被《雙姝艷》導演推薦給威廉·惠勒,參加了其新影片《羅馬假日》試鏡,獲得非常好的讚譽,從而得到這部電影的女主角角色。

1952年奧黛麗·赫本到美國正式參與舞台劇《金粉世界》的演出。她在其間十分出色,廣受人們的歡迎,並因此獲得世界戲劇大獎(Theatre World Award)最佳女主角。但為趕拍《羅馬假日》,她在《金粉世界》里的演出被迫在巡迴八個月演出後結束。這年因無法兼顧事業與婚姻,她取消與未婚夫詹姆士·漢森(James Hanson)的婚約,但兩人日後仍保持良好的友誼。

1953年,並與好萊塢名影星格里高利·派克一起主演的電影《羅馬假日》(Roman Holiday)正式上映,由於成功刻畫劇情,該片放映後迅速風靡世界。赫本在片中扮演楚楚動人的安妮公主,表現出公主高貴、優雅的氣息,外貌優美脫俗,體態輕盈苗條,一頭黑色短髮,在金髮性感女郎風行的年代,一下子吸引了觀眾的目光。尤其剪成赫本頭表現出的天真無邪,使她成功贏得多數人的讚賞,“赫本頭”一下子成了國際流行髮式。一時間,赫本成了國際知名人士,全世界都在播放她的新聞片,電視台用黃金時間讚美她。大量的報紙欣喜若狂地讚美她的美貌、活力、嫵媚、典雅,人們稱讚她是繼嘉寶和褒曼之後的最佳女演員。許多報紙評論稱讚赫本說:“一位新嘉寶誕生了!”。據說英格麗·褒曼在義大利觀看《羅馬假日》時,竟發出一聲驚叫,她丈夫羅西里尼問她:“你為什麼叫喊?” 褒曼說:“我被奧黛麗·赫本深深感動了。” 赫本不僅俘虜全世界億萬青少年的心,同時連評論家們也都不知不覺被她吸引。1954年3月25日,赫本獲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三天后,因《美人魚》(Ondine)中的精彩表演再榮獲托尼獎(Tony Award)殊榮。

1954年她與亨佛萊·鮑嘉、威廉·荷頓一同演出比利·懷德拍攝的愛情片《龍鳳配》。由於《美人魚》的演出加上抽菸過量,赫本在醫生的建議下到瑞士修養,不久接受一同參與《美人魚》演出的演員梅爾·費勒(Mel Ferrer) 的求婚,兩人於9月24日步上紅毯。

1955年奧黛麗·赫本再度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提名,可惜未獲獎,同年因意外首度流產。之後幾年,她主演的《戰爭與和平》、《甜姐兒》、《黃昏之戀》等片都獲得不錯的評價,聲勢扶搖直上。但丈夫梅爾的演藝卻遭遇挫折,逐漸轉到幕後。1959年赫本三度懷孕,為防止半年前的流產再度發生,她推掉包括《西城故事》等片的片約,直到生下第一個兒子西恩·赫本·費勒(Sean Hepburn Ferrer)後才同意主演《蒂凡尼的早餐》。

轉型

雖然《蒂梵尼的早餐》的作者原屬意出演舞台劇的主角飾演女主角霍莉·戈萊特麗(Holly Golightly),拍攝過程赫本也一度為了主題曲是否採用亨利·曼西尼(Henry Mancini)與約翰尼·莫瑟(Johnny Mercer)的《月亮河》(Moon River)而與電影公司起衝突,是事後證明她的演出與堅持是對的:1961年奧斯卡金像獎獲得兩項音樂性獎項,奧黛麗·赫本第四度獲得最佳女主角的提名。這部片她的演藝生涯再創高峰,但她開始挑戰更有演技難度的作品。

同年年底,赫本接下《雙姝怨》的演出,但評價平平;之後的《謎中迷》試圖挑戰懸疑片的角色。但她最成功的作品還是1964年主演的《窈窕淑女》,這部改編自同名音樂劇的歌舞片獲得8項奧斯卡的獎項,但主演的赫本卻因導演讓由別人幕後代唱的關係無法獲得提名。

奧黛麗在酒店表演歌舞的日子,倫敦,與馬塞爾·樂·波恩在一起,大約1949年。那時,她不再是一個舞者,也非一個女演員。她陷入了一種痛苦的境地。當時她20歲。

倫敦大約1948年

第一次來美國出演《姬姬》一劇後

奧黛麗·赫本

晚年

1980年冬赫本遇見了羅伯特·沃德斯,這個後來被她稱為“靈魂伴侶”的男人影響了赫本原已經出現危機的婚姻。在赫本與安德烈·多蒂離婚後,兩人最後成為永久的人生伴侶。

赫本的第二次婚姻,與多蒂的結合使她息影七年,廣大觀眾十分懷念她,電影公司和圈中的人物都希望她能再次出山。1976年,不安於“賢妻良母”生活的赫本終於重返影壇,與因演007諜報員詹姆斯·邦德而名噪一時的辛·康納利一起主演《羅賓漢和瑪莉安》,影片描寫中古傳說中隨十字軍東征歸來的農民英雄羅賓漢與離別十八載的愛侶之間的一段深情。該片的首映式在紐約舉行。當赫本前往出席之前,她非常不安,闊別影壇七年,電影事業發生了很大變化,人們會怎樣對待她?

在首映式之前,赫本還不得不儘快飛往好萊塢,在美國電影學院表彰威廉·惠勒接受終生榮譽獎的儀式上發言。她朗讀了一首自己寫的詩,結果博得滿堂喝彩,這使她又驚又喜。接著她又飛往紐約參加首映式。首映式在廣播城市市音樂廳舉行,赫本一到,約有6000人向她歡呼,用唱歌的聲調齊唱到: “我們愛你,奧黛麗!”

赫本對此完全沒有思想準備,她被人們的熱情感動得熱淚盈眶,她說:“看到人們並未對我感到膩味,我很感動。”

然後她再飛往好萊塢,出席該片在西部的首映式,並在奧斯卡金像獎的頒發儀式上擔任授獎人。這對電影明星來說,是一種特殊的榮譽。她這回是為當年即第48屆最佳影片《飛越瘋人院》授獎。赫本息影七年,感觸頗深,但她最難忘的是,好萊塢沒有忘記她,電影沒有忘記她,廣大觀眾沒有忘記她。

她雖然息影多年,但演技並未遜色。繼《羅賓漢和瑪莉安》後,她又主演了《血統》(1979)、《哄堂大笑》(1981)、《直到永遠》(1989)。然而,進入70年代以來,歐美的婦女解放運動日趨高漲。婦女不再滿足於做男人的玩物和附庸。她們走出家庭,走向社會,和男人一樣工作奮鬥。近年來不少女演員成功地塑造了這種新女性的形象,很受歡迎。相比之下,赫本復出後仍然跳不出天真無邪、活潑善良的少女形象,這就不能不給人一種落伍、懷舊的感覺,令人感到哀嘆、惋惜,這也是她重返影壇後所拍四部影片均不很受歡迎的主要原因之一。

無論如何,奧黛麗·赫本的一生,是光輝燦爛的一生,她在黃金時代所創造的銀幕形象,正如她自身一樣,留給人們美好的印象太強烈了。她在電影史上所占的獨特的一頁,是不會被歲月所抹掉的。1991年4月22日,美國林肯中心電影協會向赫本授予Gala榮譽獎,該項獎自1972年起每年向全世界最資深望重的藝術大師頒發,獲獎者先後有卓別林、勞倫斯·奧立弗、伊莉莎白·泰勒、詹姆斯·史都華等影界巨星,這是對赫本影壇生涯以及非凡演技的崇高褒獎。

赫本晚年,仍然老驥伏櫪,為公益事業發著光和熱。1988年,她擔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在這個職位上,她不時舉辦一些音樂會和募捐慰問活動,並不時造訪一些貧窮地區的兒童,足跡遍及衣索比亞、蘇丹、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委內瑞拉、厄瓜多、孟加拉等亞非拉許多國家,受到當地人民的廣泛愛戴和歡迎。1992年底,她還以重病之軀赴索馬里看望因飢餓而面臨死亡的兒童。她的愛心與人格猶如她的影片一樣燦爛人間。199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特雷莎修女獲悉奧黛麗·赫本病危的訊息時,命令所有的修女徹夜為奧黛麗·赫本禱告祈使其能奇蹟般地康復,禱告傳遍世界各地。同年1月20日,赫本在瑞士托洛徹納茨(Tolochenaz)的住所,因結腸癌病逝。為表彰她為全世界不幸兒童所做出的努力,美國電影藝術和科學學院將該1993年度奧斯卡人道主義獎授予了她,此時赫本已離世,由其子西恩·赫本·費勒代領該獎。

因主演《羅馬假日》,赫本第一次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的提名。依照慣例,凡獲該獎提名者,全得出席該獎的終評頒獎儀式。此屆頒獎儀式1954年3月25日在洛杉磯和紐約同時舉行。全美廣播公司電視網將兩地聯成一個有機整體。通用汽車公司出資27萬美元買下了在頒獎儀式過程中做電視的權利。

海報

海報

這一天,赫本在紐約剛演出完《美人魚》,謝幕完畢她就一頭鑽進一輛計程車。在一名警察護送下直奔頒獎現場——世紀劇院。她感到體力不支,加上希冀、盼望、焦慮、恐懼,那天晚上的一切對她都好像是一場夢,一切印象都是模模糊糊的。

在計程車上,她換掉了戲裝,一下車,她穿過劇場外龐大的影迷群,她一路小跑,後面跟著男爵夫人。穿過門廳,那裡簇擁著大批記者和傾慕者,閃光燈不斷地發出耀眼的光。她馬上躲進化妝間去洗臉上的油彩。那些性急的記者和攝影者們等了五分鐘便不耐煩了,把門拍得震天響。無奈,赫本只好先放他們進去拍上幾張。赫本步入會場時,電視螢幕上正播放著遠在墨西哥的主持人賈萊·古柏宣讀最佳女主角提名的名單。赫本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接著看到古柏拆開一隻信封,抽出一張什麼也沒有的紙條,做出宣讀獲獎者的樣子,赫本內心怦怦直跳,她緊咬指甲,緊張地期待著最後的結果。只見世紀劇場的司儀走上舞台,宣布道:“獲獎者:奧黛麗·赫本。”

赫本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一片歡呼聲中,她從座位上一躍而起,跑到舞台側翼,由於過度興奮,本應向右,她卻向左跑去,司儀趕緊把她招呼到舞台中央來,在抓住獎品的當兒,她差點和司儀撞個滿懷。她接過金像說了一句話:“這真有點讓人受不了。”又說了幾句官樣的感激話後,她就逃離了舞台。

(【附】赫本在奧斯卡上的獲獎感言,大寫部分為重音:"It's too much. I want to say THANK YOU to EVERYBODY who, these past months and years, has helped, guided and given me so much. I'm truly, truly grateful and terribly happy.")

然後是到記者招待會去。赫本由於樂極發獃,竟把金像給弄丟了。她記得是放在什麼地方來著,但誰也找不著它。這樣,她拍照的時候就沒法拿著金獎了。有人拿出另一個讓她拿著。最後,她的那一個竟在女廁所里找到了。可惜的是,10年後的一天,赫本在外地排戲期間,小偷溜進她的家,偷走了這一座金像。

此刻,赫本興奮得發抖,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完全沒有了平日的冷靜。她吻學院院長瓊·赫爾肖特時,本應吻面頰,赫本卻吻了他的嘴唇。不過還算幸運,總算平安地回到了家。她不能入睡,一夜出神地搖來晃去,鬧得她母親男爵夫人也一夜沒睡好。

奧斯卡獎

幾天以後,赫本又聽到一個好訊息:她榮獲美國戲劇年度獎——托尼獎。從此以後,榮譽對她紛至沓來。事實證明,此時赫本已處於事業的頂峰。自1948年她拍第一部40分鐘的短片以來,僅僅五六年時間內,她就獲得如此殊榮,實在是很了不起的,簡直成了榮譽“暴發戶”,也的確“真有點讓人受不了”。

赫本榮獲第26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標誌著好萊塢進入了新秀輩出的時代,人們為影壇出現這樣一個清新雋永、純潔可愛的形象而欣喜若狂,世界各地紛紛向她表示祝賀,赫本也十分愉快,她用各地發來的賀文裝飾她的房間,以此來慶祝她的成功。之後,她一帆風順,成為歐美影壇上一顆耀眼的新星。

迄今為止,赫本已在26部影片中擔任各種角色,包括一部電視影片,其中主演20部。《龍鳳配》、《戰爭與和平》、《甜姐兒》、《蒂凡尼的早餐》、《黃昏之戀》、《儷人行》、《謎中謎》、《窈窕淑女》、《盲女驚魂記》等影片裡的角色都演得出神入化。

赫本一生共拍26部影片,這在歐美著名演員中應該算是最少的了。但她的幾乎每一次表演都讓人永久難忘。她拍片精挑細選,寧缺毋濫,從影26年,平均每年只拍一部電影。《羅馬假日》成名後,她不但慎選劇本,而且只和一流導演合作。所以,赫本每拍一部片子都水準高,賣座也好,深得影界和評論界的一致好評。《羅馬假日》自不待說,1956年《戰爭與和平》公演後,觀眾寫信給報社說:“赫本演得如此出色,以至於我每次翻開小說《戰爭與和平》,一副赫本面孔的娜塔莎就躍然紙上。”《蒂凡尼的早餐》中,赫本飾演一位玩世不恭、膚淺虛榮的社會下層年輕賣笑女子霍莉·戈萊特麗。該片公演後,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幾個大學生“被赫本弄得神思恍惚達一周之久,似乎有一種擺脫不了的魔力,天天晚上把他們拉到影院去看霍莉·戈萊特麗。”該片的主題歌《月亮河》(Moon River)為亨利·曼西尼專為赫本所作,並由赫本親自在片中演唱,後來不僅獲得奧斯卡最佳歌曲獎,而且風行一時,成為歐美流行最廣的電影歌曲之一。

赫本對待電影,最突出最感人的就是她在拍攝工作中從來都相當地刻苦、認真。她說:“我從來不擁有什麼天賦才能,我崇拜我的工作,我盡了最大努力。”是的,她的確是這樣做的。在為拍《美人魚》試裝時,為了使服裝達到完美的程度,赫本在製作過程中一連幾個小時地站著,紋絲不動。在拍《修女傳》時,她突然患了腎結石,但仍強迫自己起床,繼續工作。她曾在大雨中一連淋上好幾個小時,也曾為騎馬而摔斷椎骨;她曾因學開車而撞了別人的車被推上法庭;還曾因拍攝需要花幾個月耐心馴養一隻小鹿,做它的代理媽媽……因為她的天賦和刻苦工作,她的演技日益純熟精湛,也越來越得到廣大觀眾的喜愛,甚至那些要求苛刻的影評家也對她推崇備至,授予她各種各樣的電影獎。她先後五次被提名奧斯卡獎,亦就是說,她先後至少五年都在該年度歐美影壇的五大女明星之列。她的知名度越來越大,人們給她的片酬也越來越高。1955年拍《戰爭與和平》時,她的片酬高達30萬美元,這是當時演員片酬的世界之最了。1964年拍《窈窕淑女》時,她的片酬高達100萬美元,成為繼主演《埃及豔后》的伊莉莎白·泰勒之後的第二個拿到百萬片酬的女演員。

赫本是世界影壇上難得一見的瑰寶,她的容貌清秀,不俗艷,而且耐看。她的身材苗條修長,她的氣質永遠那么高雅純潔。在觀眾心目中,她從不在攝影機前搔首弄姿,更不用裸露鏡頭和挑逗性的動作來取悅觀眾,色情電影更與她無緣。1976年在拍《儷人行》時,其中有一場海濱的戲,赫本和男主角必須身著游泳衣。然而對優雅、美麗、十分敏感又十分苛刻的赫本,想到自己首次將身材暴露在千千萬萬影迷面前,不禁緊張到極點。導演安慰她,給她打氣說,她的身材是大多數婦女所羨慕的。而她還是忐忑不安。戲儘管是拍了,但她演的動作很做作,明顯是裝出來的愉快。她的這種潔身自愛的高尚情操,在西方影藝界,尤其是在好萊塢女明星中,是非常難得可貴的。

正因為如此,導演和演員們、同事們都願與她合作,並以此為榮。她與曾幾度合作的大導演威廉·惠勒、比利·懷爾德以及特倫斯·楊之間都相處得十分愉快。而她似乎也有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一些商業氣息很濃的導演一經與她合作,便得以淨化、升華,拍出了藝術水準相當高的片子。如特倫斯·楊是著名的商業導演,曾導演過007詹姆斯·邦德偵探片集,而他與赫本合作拍《盲女驚魂記》時,竟為赫本優雅的風度所感染,拍出的片子藝術水準很高,獲得了很高的評價,同樣也收到了很高的經濟效益。攝影師們愛看她那好不俗艷的美,都喜歡為她拍照捕捉那“無法比擬的美”,著名導演比利·懷爾德說:“自從嘉寶以來還不成出現過這樣的人物:導演見了會忍不住再三為她大拍特寫鏡頭——拍她那端莊的大眼睛,拍她那誘人而甜蜜的微笑,拍她那活潑的舉止,拍她那熾熱的感情。你離開了劇院,但她的音容笑貌,時時出現在你的眼前,揮之不去,欲忘不能。”

赫本不僅外形純美,而且內心也清潔高雅,她為人很有教養,從不擺大明星的架子。因此,演員們都很願意與她同台演戲。在《羅馬假日》里,她與格里高利·派克合作就十分好。在拍斯坦利·多南執導的《儷人行》中,她與男主角扮演者艾伯特·芬尼合作得也相當愉快。兩位主角甚至有時因為在攝影機前笑得太過火而只好重拍。艾伯特情緒極好,經常講笑話,一場戲下來,檢查錄音時,突然聽見艾伯特說:“我和奧黛麗要當導演啦!不曉得斯坦利·多南還能掙到什麼錢!”自然這段錄音只好剪掉,重錄。當然也有的演員因為赫本名氣太大,與她一起拍戲還有些不適應。在拍《蒂凡尼的早餐》時,和她演對手戲的是年輕英俊的演員喬治·佩帕德。他非常緊張,在拍一場與赫本的床上戲時,他躺得過於靠邊,不料撲通一聲跌倒在地板上,後來,赫本熱情主動幫助他,使他消除了緊張,終於拍好了這場戲。

赫本的人品和藝德也是為圈中人物和廣大影迷所稱讚的。她拿過百萬片酬,但她認為,一個演員不該由於拿過百萬片酬就非拿百萬不可。在1966年拍喜劇片《偷龍轉鳳》時,她與著名導演惠勒第三次合作,赫本十分感謝這位在《羅馬假日》中提拔、啟發她的恩師,主動地將片酬減為75萬美元。至於拍攝巨片《窈窕淑女》一事就更能說明問題,來自英國的歌舞演員朱莉·安德魯絲(後主演了《音樂之聲》)在百老匯主演了根據肖伯納《賣花女》一劇改編的《窈窕淑女》,十分走紅。華納兄弟公司見有利可圖,創紀錄地花了550萬美元買下了該片的拍攝權。但老闆華納覺得安德魯絲名氣不大,決定換由赫本主演賣花女艾麗莎,他們認為,僅憑赫本這個名字就足以使這部電影成功。湊巧的是,安德魯絲應迪斯尼影片公司之邀主演《歡樂滿人間》。兩部影片都獲得巨大成功。但在1964年度評奧斯卡獎時,安德魯絲獲得最佳女主角,且《窈窕淑女》一片也獲得奧斯卡史上少有的最佳影片等八項獎,而在其中作為頂樑柱的赫本卻連提名都沒有。箇中原因有二,一是投票者們認為片中歌曲是別人配唱的,用別人的歌聲來為自己配音是赫本的欺騙行為,其實赫本在自己主唱上是盡了最大努力的,他們不了解實情。二是電影界人士對在舞台上扮演艾麗莎的大名鼎鼎的朱麗·安德魯絲未被起用感到憤慨。這個訊息雖然使赫本感到震驚,但她卻覺得這些決定是公平的,雖然觀眾和影視界評論界對《窈窕淑女》反應很好,但她認為自己在片中的表演也不盡如人意。但赫本影迷們對此卻憤憤不平,連安德魯絲也公開表示:“赫本應當獲提名”。頒獎單位學院為緩和眾怒,讓赫本主頒本屆最佳男主角獎,而該獎獲得者就是在《窈窕淑女》中與赫本合作的男主角扮演者哈里森。赫本對此並不耿耿於懷,她表現得大度、自信和愉快,並千里迢迢專程從歐洲拍片現場趕來頒獎,還向安德魯絲表示祝賀,甚至事後給她送去一大束鮮花。而赫本自己則收到了一大扎慰問電報,其中有一份來自好萊塢的另一個赫本——凱薩琳·赫本,電報中說:“別為落選而煩惱,說不定那天你會因為一個連提名都不值得的角色而獲獎。”在頒獎儀式上,幾乎每一個《窈窕淑女》的獲獎者都在領獎時說:“我要感謝奧黛麗·赫本的精彩表演。”只有哈里森不知談什麼才好,因為兩部《窈窕淑女》里他都是男主角,他在舞台上與安德魯絲搭檔成功,在影片中又與赫本配合默契,此刻他手拿金像不知感謝哪位“淑女”才好,終於,他結結巴巴地說:“我要向,唔……兩位窈窕淑女表示敬意。”

由於赫本在銀幕上的形象,廣大觀眾十分喜愛她。在她聲譽鼎盛的五、六十年代,世界各地的影迷把她奉為“銀幕女神”,對她的名作百看不厭。《羅馬假日》成功後,全世界都讚美她的美貌,說她是仙女下凡,她那吊眼梢、高顴骨,迷人的、若隱若現的微笑,還有那小精靈似的下頜,都使男人女人們為之傾倒,她的一切都成了世界女性仿效的對象。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