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千年交往史上經典話語

2019-03-16 09:37:18

一,“臣請以高句麗例,為天朝藩屬”,——倭奴國使臣。

東漢初年,高句麗是漢朝屬國,而當時的日本尚屬於群雄林立的狀態。倭奴國是當時日本北九州地區政權林立中的一個邦,另外還有狗奴國等。

據《漢書·地理志》記載:“樂浪海中有倭人,分為百餘國,以歲時來獻”。

其時,倭奴國王遣使入漢進貢,願為漢臣藩。求大漢皇帝賜名,漢以其人矮,遂賜“倭國”。其王又求漢皇賜封,漢光武帝賜給他一方金印,為“漢倭奴國王”。

當時,倭奴國是想借著臣屬於漢王朝,希望得到強大的大漢皇帝的承認,樹立自己權位和王位的合法性。因此舉國大喜。並受賜“漢倭奴國王金印”。

漢委奴國王金印印面正方形,邊長2.3厘米,印台高約0.9厘米,台上附蛇形鈕,通體高約2.2厘米,上面刻有“漢倭奴國王”字樣。天明四年 ( 1784年) 由名叫秀治和喜平的二位佃農,在耕作挖溝時偶然發現的。金印金印出土以後輾轉百年,直至1979年一個家族的後人把它捐獻給了日本福岡市博物館。

在《後漢書·光武帝本紀》和《後漢書·東夷傳》中,記有漢光武帝“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國奉貢朝賀,使人自稱大夫,光武賜以印緩。”這一枚金印作為中日兩國最早交往的證明,成了日本國寶。

二,“臣請持使節督倭、百濟、新羅、任郡、秦韓、幕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倭國王”,——倭王珍。

南北朝時期,當時朝鮮半島上的高句麗,是北魏的屬國。南朝出於抗衡北朝的需要,南朝以倭國為外藩。

南朝劉宋永初二年(421年),倭王贊開始向劉宋遣使朝貢,受到宋武帝的稱讚,說他是“萬里修貢,遠誠宜甄”。元嘉二年(425年),倭王又派遣司馬曹達封表貢獻方物。贊死後,其弟珍即位為倭王,又遣使貢獻方物,自稱使持節都督倭、百濟、新羅、任那、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請求得到宋天子的封號。宋文帝只是“詔除安東將軍、倭國王”,沒有滿足倭王的其他要求。

元嘉二十年(443年),倭王濟向宋帝遣使貢物。宋帝依然是封他為安東將軍、倭國王。元嘉二十八年(451年),倭王濟又遣使請封,宋帝才開始加使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將軍如故,沒有承認倭王有管轄百濟的軍事權力。實際上,當時中國封給百濟的稱號是“鎮東大將軍”,比給日本的“安東將軍”要高。倭王濟死後,他的兒子興即位,繼續遣使宋廷。

大明六年(462),宋孝武帝表彰了倭王興的遣使舉動,繼續封他為安東將軍、倭國王。倭王興死後,他的弟弟武即位,對於都督百濟還不死心,又遣使宋廷,自稱使持節都督倭、百濟、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七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倭國王,宋帝答應了倭王武的其他請求,不過還是沒有同意他都督百濟。

據南北朝劉宋時的史書《宋書·倭國傳》記載,從413年至502年,日本曾有五個倭王向劉宋王朝朝貢,請求封號。這五個王的稱謂是贊、珍、濟、興、武,合稱“倭五王”。至於《宋書·倭國傳》所記載的“倭五王”,在位時間當在5世紀初年至末葉,究竟屬於日本歷史上哪幾個天皇。據後來成書的日本史籍記載的皇室系統,則是履中天皇(400~405年)、反正天皇(406~411年)、允恭天皇(412~453年)就是倭王濟、安康天皇(454~456年)就是倭王興、雄略天皇(457~479年)就是倭王武。對照日本天皇系統,這五位天皇之間的關係、統治時期與中國史籍所載五倭王之間的關係大同小異,至於倭王贊和倭王珍相當於哪位天皇,還存在著爭議。

值得注意的是,《倭國傳》還特別記載了宋順帝明二年(478年)倭王武上表文之事。該表文具體敘述了大和民族是如何地“東征毛人”、“西服眾夷”和“渡平海北”,從而統一列島的。

歷史說明,當時倭五王時代的日本,希望得到中國皇帝的承認,加強自身的地位,在中國主導的國際秩序中尋求對朝鮮等國的名義上的壓倒。他們在劉宋王朝的一系列冊封中也部分實現了一些目標,但是中國並沒有正式冊封他們為王,而相對而言與中國交流頻繁的高句麗和百濟的國王都得到了中國冊封的王號。六宋王朝史書中的這段史料是研究日本這一時期幾乎唯一的文獻資料,也是研究日本與朝鮮歷史關係變遷的一份重要史料。

三,“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敬問無恙”,——日本使者小野妹子。

公元592年,日本的推古天皇即位,進行了以加強皇權為核心的政治改革,奠定了中國式的官僚制度基礎,並派遣使節和留學生到隋朝學習。

隋大業三年(607年),遣使國書拜訪隋朝,由於日本出於島國的局限性,不知隋朝的強大,當時的日本使者小野妹子競送出“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敬問無恙”的國書,引起隋煬帝的怒火。

那時起,日本開始謀求與中原的平等外交,同時也顯示出,剛走出列島的日本要與隋朝分庭抗禮意圖。630年,日本舒明天皇派遣最早的遣唐使。645年,孝德天皇即位,推行大化革新,廢除大豪族壟斷政權的體制,向唐朝的官僚體制學習,建立中央集權國家。

隋唐時,倭國為學習漢人文化,多派留學生來大唐學習。為其發展澤惠巨大。於此也知“倭”乃不雅,“倭奴”尤甚。之後,議改國號:中國既稱居天地中央,我在中國東瀛,乃是日出之本源,便定國號“日本”。

四,“大明乃空前絕後之大善政國家”,——日貢使楠葉西忍。

明朝時,日本和中國進行勘合貿易。勘合是明朝給日本的進貢賃證,日本貢使到達北京,則須等候明帝的接見。期間可以得到回禮。回禮是正規的,有絲、紗、羅、絹、錦銅錢等。而貢使停留期間的日常花費也由明負擔,稱為庫給。

《大明會典》卷一百十五曰: “五日每正一名,豬肉二斤八兩,乾魚一斤四兩、酒一瓶、面二斤,鹽、醬各二兩,茶、油各一兩,花椒二錢五分,蠟每房五枝。”而付給日本使節中高級官員的則有:“每人鵝一隻,雞兩隻,酒二瓶,米二斗,面二斤,果子四色,蔬菜、廚料各現。”

明嘉靖四年(1525年),日貢使楠葉西忍來華後,收到庫給時忍不住驚呼:“大明乃空前絕後之大善政國家”。

五,“本國之事自不待言,尚欲號令唐國”,——豐臣秀吉。

宋至明代,倭國見中國強大,依然納貢。至倭國戰國末期,豐臣眼見平定列島,便想能著攻克高麗,而入中原,定都北京,使三國歸於一統,開始做起了侵華的迷夢。“本國之事自不待言,尚欲號令唐國”,在征服高野寺後,給一柳末安的信中的一句話。

明朝永樂年間,明成祖派遣鄭和率船隊十餘萬人抵達日本,傳明成祖旨意提出朝貢要求,日本室町幕府將軍足利義滿回書明成祖,答應向明朝遣使朝貢,並受封日本國王,並獻上倭寇數十名,兩國政治貿易關係加強。

明朝中後期,皇帝腐敗無能,海防廢弛。同期日本由於幕府無權而陷入了內亂當中,流浪武士和明朝沿海的奸商相勾結,侵擾中國和朝鮮沿海,史稱倭寇。倭寇來犯頻繁,嚴重威脅著明朝海防,嘉靖年間,明政府大力整治沿海倭亂,經過戚繼光和俞大猷的平定,在嘉靖後期,倭寇基本被蕩平。

明朝中後期,豐臣秀吉統一日本,開始對海外進行擴張。1592年,豐臣秀吉出兵15萬餘,圖謀侵占朝鮮,窺視大明。戰爭初期,朝鮮軍隊一潰千里,不到兩個月內國土基本淪喪,隨後明朝出兵支援朝鮮。戰爭時打時停,由於日軍企圖重整旗鼓爭取時間,假意言和。戰爭歷時七年之久,時打時停。史稱萬曆朝鮮戰爭。最終這場戰爭以豐臣秀吉病死、日本戰死逾半,狼狽撤回本土告終。

六,“那時彼國強於我國,如今我國是戰勝國”,——伊藤博文。

1894年春,朝鮮爆發東學黨農民起義。6月2日,日本內閣作出出兵朝鮮的決定,3日,朝鮮政府請求清政府協助鎮壓。7月19日,日本駐朝公使大鳥圭介逼令朝鮮政府廢除《中朝通商條約》,並驅逐清軍出境。23日,日軍攻占朝鮮王宮,成立以大院君李昰應為首的傀儡政府。25日,大鳥令大院君宣布廢除中朝兩國間的一切商約,並授權日軍驅逐屯駐牙山的清軍。當天,日本聯合艦隊在豐島附近海域對中國運兵船及護航艦發動突然襲擊;29日,日本陸軍第5師向由牙山移駐成歡的清軍葉志超部發動進攻,清軍敗退平壤。8月1日,清政府對日宣戰。同一天,明治天皇發布宣戰詔書,中日甲午戰爭爆發。

1894年9月,黃海海戰中,北洋艦隊沉毀6艦,死傷千餘人,管帶鄧世昌殉難;日本聯合艦隊受重創5艦,死傷六百餘人,日軍取得勝利。隨後,北洋海軍龜縮於威海衛基地,坐視日軍攻占旅順;陸軍方面,又因葉志超等人私自撤退,導致清軍鴨綠江防線小戰即潰,繼而全面潰敗,日軍占領遼東半島。此後,日軍又從成山角攻入山東半島,從內陸側後襲擊威海衛,清軍又敗,北洋艦隊水師提督丁汝昌自殺身亡。最終,日本取得全勝;曾號稱“亞洲第一”的北洋水師不復存在,清政府除乞和外再無出路。

清朝戰敗後,李鴻章去日本馬關與伊藤談判。伊藤要求清國賠償白銀三億兩,割台灣、琉球、遼東。李鴻章道;“十年前你在天津還曾與我談結盟之事,現在卻如此大開獅子口?”伊藤道:“那時彼國強於我國,如今我國是戰勝國。”從而暴露了他們已夢想一千多年的罪惡野心。

1895年3月30日雙方簽訂《中日停戰條約》,1895年4月17日,清朝北洋通商大臣李鴻章和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在日本馬關春帆樓簽署了《中日馬關條約》,條約規定:中國從朝鮮半島撤軍並承認朝鮮的“自主獨立”,中國不再是朝鮮之宗主國;中國割讓其東南的台灣島及所有附屬島嶼、澎湖群島和東北的遼東半島給日本;中國賠償日本2億兩白銀。

七,“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日本田中義一內閣在1927年“東方會議”給天皇的奏摺。

在當時,日本提出了日本的“滿蒙生命線”一說,據稱由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呈給昭和天皇的秘密奏章,題目為《帝國對滿蒙之積極根本政策》。

著名的《田中奏摺》中最著名的是:“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國征服,則其他如小中亞細亞及印度南洋等,異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於我,是世界知東亞為我國之東亞,永不敢向我侵犯!”

《田中奏摺》原件稱《帝國對滿蒙之積極根本政策》。這份秘密檔案據說是愛國志士蔡智堪利用日本政黨的關係,和他在日本經商多年的朋友關係,冒著生命危險潛入日本皇宮內的皇室書庫,用了兩個夜晚抄錄完成的。於1929年末,在南京《時事月報》予以披露。

八,“我們一個錢也不要”,——蔣介石。

戰爭賠償問題是中日和平條約的重要內容之一。對於美國對日媾和七原則中關於日本賠償的規定,台灣當局並不完全贊成,表示“要中國完全放棄賠償要求是困難的”。但一切靠美國撐腰的台灣當局最終是不可能違背美國的意願,稍後即表示在日本賠償問題上“對美方主張,應力圖接近”,“於不得已時可酌情核減或全部放棄”。為了變被動為主動,台灣當局還作出了一副對日寬大的樣子。

1950年底,菲律賓總統特使在台灣拜會蔣介石,在談到日本賠償問題時,蔣介石問菲方做如何準備,對方回答說菲律賓要向日本索賠80億美元。菲方代表反問蔣介石,中國要索賠多少?蔣介石答道:“我們一個錢也不要”,他還進一步解釋說,日本戰敗後,國窮民困,同盟國實不應再加重其負擔,尤其要避免日本被“赤化”。

1952年2月20日,台灣當局“外交部長”葉公超與日本原大藏相河田烈作,就締約問題進行談判,一直持續到4月27日談判結束。其中爭議較大的問題主要是條約的名稱、條約的適用範圍等問題。至於戰爭賠償問題,雙方雖有爭議,但台灣當局步步退讓,最後是完全向日本屈服。

雙方談判的基礎是台灣當局的所謂《中日和約初稿》,關於日本賠償問題的條款幾乎完全照搬了《舊金山和約》的內容,主要規定了兩方面的要求:一是利用日本人民在生產、打撈沉船及其他工作方面對中國所做之服務作為協助補償中國修復其受損害之費用,此即所謂“服務補償”;二是中國擁有處分日本及其人民在中國境內之財產,此外放棄一切賠償要求。

然而,日本方面就連《舊金山和約》中所規定的對盟國僅具象徵意義的“服務補償”,也不願向台灣當局作出承諾。3月7日,雙方在第六次非正式會議上談判賠償問題時,日方代表木村主張將賠償問題從和約初稿中全部刪去,認為此項規定適應範圍全部與大陸有關:“目前欲加規定尚非其時……中國之利益已在《舊金山和約》內予以適當顧及,此處似無須重提。

在日方的堅持下,台灣當局不得不作出讓步,表示只要日本接受其他方面的意見,願自動放棄“服務補償”的要求。並提議在條約中先由日本承認有賠償義務並表示願將“服務補償”給予台方,然後由台方主動予以放棄。但日方並不滿意,而急於通過和約的台灣當局只好再度退讓。台灣當局代表最終連在條約里表述自己願意放棄要日本進行“服務補償”的權利也未爭取到。

在4月28日簽訂的條約中,關於戰爭賠償的條款,只在議定書里這樣規定:為對日本人民表示寬大與友好起見,“中華民國”自動放棄根據《舊金山和約》日本國所應供應之服務之利益。在條約中,台灣當局連《舊金山和約》中所規定的日本應承擔的具有象徵意義的“服務補償”也未爭取到,最後不得不完全放棄對日本的索賠要求,這既是其追隨美國政策的結果,也是在日本的外交壓力下作出的屈辱讓步。

九,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宣布:“為了中日兩國人民的友好,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日本國政府聯合聲明第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日本國政府聯合聲明,又稱中日建交公報,是1972年9月29日中日邦交正常化時,兩國政府簽署的一份聯合聲明。

中日兩國是一衣帶水的鄰邦,有著悠久的傳統友好的歷史。兩國人民切望結束迄今存在於兩國間的不正常狀態。戰爭狀態的結束,中日邦交的正常化,兩國人民這種願望的實現,將揭開兩國關係史上新的一頁。

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國過去由於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重大損害的責任,表示深刻的反省。日本方面重申站在充分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提出的“復交三原則”的立場上,謀求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這一見解。中國方面對此表示歡迎。

中日兩國儘管社會制度不同,應該而且可以建立和平友好關係。兩國邦交正常化,發展兩國的睦鄰友好關係,是符合兩國人民利益的,也是對緩和亞洲緊張局勢和維護世界和平的貢獻。

(一)自本聲明公布之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日本國之間迄今為止的不正常狀態宣告結束。

(二)日本國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三)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重申: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國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並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條的立場。

……

(五)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宣布:為了中日兩國人民的友好,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

以下略……

十, 在2006年2月14日,日本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安倍晉三宣稱:“在國內法上,甲級戰犯不是罪犯。”他說,“是東京審判判處了七人死刑,我們國家並沒有自主地審判他們。因此,在日本不能說他們是罪犯”,——安倍晉三。

安倍晉三,1954年生,是現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首相)和自由民主黨總裁,他是日本第一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出生,及戰後以來最年輕的總理大臣。也是戰後,繼吉田茂之後,第二位曾任日本首相者再度任職的政治家。

他性格固執、言論強硬,從不對自己的鷹派立場含糊其辭,是小泉純一郎參拜靖國神社的忠實擁護者,自己也作為政治家多次參拜。安倍晉三執政理念,主張強化日美同盟,主張修改日本和平憲法,加入日本擁有集體自衛權條款,推動日本走向所謂“正常國家”。

在外交安保方面,安倍稱“不加強日美同盟,就無法獲得強大的外交實力”。他還說:“我還希望改善日中關係。”儘管如此,安倍仍然表示,不會改變日本政府在釣魚島問題上的以往立場,並將在此問題上顯示出強硬態度。

2013年12月26日,安倍晉三再次悍然參拜靖國神社,靖國神社供奉有14名二戰甲級戰犯牌位,對這些戰犯的頂禮膜拜就是對現有國際秩序的公然挑戰。

這將是繼2006年時任首相小泉純一郎後,再次有在任首相前往參拜。安倍在第二次上台執政滿一年時決定參拜靖國神社,他曾對第一次任首相時沒有參拜靖國神社表示“痛恨至極”。安倍認為“向那些為國捐軀的人們表達崇敬之意、為他們祈禱冥福是理所當然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