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搞笑的一次農民起義2

2019-02-28 17:29:51

史上最搞笑的一次農民起義2

正統歷史教科書過多地強調了歷代起義者的天理,有意識地忽略了他們的人慾。似乎每一個起義者都是懷抱著“民胞物與”、“解放全人類”的雄偉理想揭竿而起的。

事實上,幾乎每一次農民起義背後的主要推動力都是對財富和地位的嚮往。這種嚮往光明正大,順理成章,本也無庸諱言。人慾就是天理。當一個不合理的社會秩序不能滿足大多數人的溫飽之時,他們有天然的權利來改變這種秩序。

正如它的名字所揭示的,林清加入的“榮華會”的主要宗旨就是使信眾“榮華富貴”。教首們向教徒口授“真空”八字訣,並叫他們每日朝太陽叩頭。聲稱只要念“真空”八字訣,一可以消災免禍,二可以不受窮。

“榮華富貴”的念頭迷惑了許多人,其中甚至有一位大清帝國的高級武官。曹綸加入榮華會,被嘉慶皇帝稱為漢唐宋明以來從未有的“奇之又奇”之事,因為此人出身名門,曾祖、祖父和父親都是品級不低的官員,曹綸本人也是大清王朝的四品武官。這樣一個高級武官入教,原因非常簡單,那就是想擺脫窮困。曹綸的父親在知府任上死於苗民起義,家產也毀於戰火。曹綸攜父柩回京後,囊中盡空,家徒四壁,甚至“衣衫襤褸不能出門當差”。嘉慶十六年升任正四品的獨石口都司時,因為這個官位沒有什麼油水,仍然窮困潦倒。林清在這個當口及時出手接濟,讓他能有體面的衣服和車馬去官府當差,又宣傳說“榮華會”的咒語可以對抗窮神,使他的財運迅速改變。曹綸遂拜林清為師入了教。天理教起義失敗後,曹綸交待自己的入教動機時說:“實在窮極無奈,貪圖富貴,料得林清事成後,自然給我一、二品。”(清代八卦教,218頁。)

事實上,林清的事業發展得如此蓬勃,主要就是因為他抓住了人們改變命運的渴望,在傳教手段上有所創新。開始他宣傳,加入他的宗教是一種一本萬利的投資。如果你交一份“根基錢”,那么將來,你會得到這個數額十倍的回報。後來他更敏銳對抓住普通農民對土地的渴望,承諾如果你交一百個大錢,那么以後就會“得地一頃”。

這個辦法“得到了廣大農民的熱烈擁護”,河南和直隸的農民“相從者眾”(《欽定平定教匪紀略》卷二十五),只河南滑浚一帶“於號簿內按名登記”者,就“總計男婦大小三千八百餘名”(《軍錄》,《劉第五供詞》)這些對未來充滿幻想的人成為日後起義的中堅力量。

林清的“條件”不光吸引了普通農民,甚至對一些富人來說也極有誘惑力。天理教為壯大勢力,利用富人們對權力的渴望,許諾交“糧食數石,許給官職,填寫號簿,並開寫契約紙片,交與本人做據”。有的財主出銀100 兩,得到了將來事成後可做總督的許願。清代宗室黃帶子海康,也是因為聽到“如林清事成,給伊大官職”的承諾慨然入教。

和歷史上許多失敗的農民起義一樣,天理教起義的戰略水平十分低下。因為想登基坐殿,享受帝王滋味,在嘉慶十六年左右,林清就和骨幹們準備起義事宜。他們早早地定下了起義時間,那就是兩年後的嘉慶十八年九月十五日午時。一般來說,起義需要根據當時的形勢因勢利導地決定時間地點,為什麼早早就決定了兩年後某一天的具體時日呢?原來,嘉慶十六年八月,“彗星出西北方”,教首們認為“星射紫微垣,主兵象”,從而推算出起義日期“應在酉之年,戌之月,寅之日,午之時,故以十八年九月十五日午時起事”(《靖逆記》卷五,《李文成》)即使那些誇張歌頌林清起義進步意義的歷史學家們也不得不評論這個做法“過於愚昧”。

嘉慶十八年(1813 年)七月,林清召集骨幹力量在河南道口召開了一次會議,部署起義事宜。他們議定,京畿和直、魯、豫三省於九月十五日同時舉行反清起義,起義軍總人數數萬,由林清、李文成、馮克善分別奪取紫禁城、河南、山東,然後李、馮率師抵京,與林清會合,共同坐殿。

然而,由於目光短淺,組織鬆散,領導無力,這次起義進行得毫無章法,最後以慘敗告終。

我們先來看看山東的起義。山東教徒按計畫準時於九月十五日午時舉行了起義,趁著清朝地方官員毫無準備的機會占領了兩座縣城。但是在殺了縣官,劫了監獄後,起義軍就忠實地聽從“發財”這一教旨的指導,集中精力於“搶當鋪、錢鋪”,然後“仍出城各分股散逸”,四散而走,“游奕於定、曹、單三縣之間,劫掠村莊、食物”。(朱批奏摺,嘉慶十八年九月十七日山東巡撫同興奏摺,清代八卦教,267頁)“從九月十日至九月末,山東八卦教徒僅只貪眼前小利,劫掠商號、搶府庫,根本沒有任何戰略意圖,結果坐失良機。”

清政府的正規軍殺到後,發現這些起義軍不堪一擊。他們“不但沒有任何戰備意圖,更要命的是缺乏統一的領導,嚴明的紀律,和經過訓練的兵源。不少人屬於被臨時裹脅,倉促上陣的普通百姓,而軍事首領僅知搶劫財貨,以飽囊馱,不知死已臨頭”。官軍發現“該逆匪並無紀律,亦無技勇……其被脅之人,一見官兵、即將刀仗拋棄,拚命奔逃。並有脫衣跪地者。其剿殘零匪,俱逃往曹縣之啟家集”。這些革命者很快被清地方軍隊消滅了。

河南起義進行得比山東嚴肅認真,因為它的領導者是號稱“李自成轉世”、進行了多年精心準備的李文成。河南因此也成為這次大起義的主戰場。

因為事機泄露,李文成部於九月六日提前起義,並順利攻下了滑城縣城。李文成在城內建立政權,稱“天王”,樹“大明天順李真主”的大旗。接著,起義軍又攻占了附近的道口和桃源兩個鎮,與滑城形成犄角之勢。起義的開頭有聲有色。

但是緊接著起義軍就暴露了他們對軍事的一無所知。一般農民起義的慣伎是主動出擊,流動作戰,避實就虛,流動作戰。這是歷代農民起義的成功規律。如果李文成此時揮兵山東,與山東八卦教聯合作戰,利用山東河南多年荒旱的機會,本可以掀起翻天巨浪。但是李文成卻率領起義大軍屯守他攻下的這三處城鎮,準備在此建立地上天國。這種“固守老家,等敵上門”的戰略明顯是重大失策。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主要有二。第一是他們沒有人懂得軍事。二是李文成等人在滑縣附近擁有大量的土地房產,戀土懷鄉之念很重。

前來鎮壓的清軍將領一開始十分緊張,及至看到他們固守滑城,就放下心來,知道是烏合之眾,不足為敵。“賊初起時,余告當事者,即憂其四出奔突,難以追逐。後聞其據城自守,已知其無能為。”因為“孤城致斃,此兵法所最忌者”(禮親王昭璉)。事實也是這樣,嘉慶十八年十二月底,滑縣城的起義軍在清軍四面包圍下經過了道口、司寨、滑縣三戰輕鬆被消滅。

直隸起義軍規模最小,組織領導水平也不高,當然也沒逃過失敗的命運。雖據守潘章鎮多日,被托津指揮吉林索倫軍最終鎮壓。

不過,最荒唐的還是這次起義的最高潮,天理教教首林清親自指揮的攻打紫禁城之戰。

將三省的起義任務分配好後,林清就開始準備攻占紫禁城,直接到金鑾殿去“坐殿”。

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這么大一個行動,他的準備卻只限召集了一百來人,打造了幾十把大刀:

李得曾叫人在雄縣白溝河打過刀六、七把,……在新城縣新利莊打過刀三把,……在新城高各莊打過刀五把。李得自己在馬莊行糧上打過刀三把”。所打之刀,“送交林清散給會中使用。”

這就是他的全部準備工作。

林清本來的計畫是與李文成北上部隊在北京彰儀門會師後,一同進攻紫禁城。然而,因為被困於滑縣,李文成根本沒有派部隊北上。按理這種情況下攻打紫禁城計畫只能取消,林清卻異想天開,認為有自己的聰明機智,又有太監做內應,僅憑一百來人,奇襲紫禁城也能成功。而一旦他們“坐了殿”,那么一切都好說了:“九月十五往京中鬧事,官兵們措手不及,必能得手,我們據了京師,就好說了……我們據了京師,不怕皇上不到關東去。”

九月十五日,林清派一百四十多人,兵分兩路,從東西兩個方向“圍攻紫禁城”。然而這個計畫一開始就大打折扣:許多人一邊殺向紫禁城,一邊心裡打鼓。結果一路棄刀逃跑者多達七十餘人。也就是說,只有七十多人參加“紫禁城之戰”。

攻打東華門的大約三十多人,他們手持大刀衝到門口。守門衛兵大吃一驚,急忙關大門,只有五六個人跑得快衝了進去,其他二十多個起義軍英雄們望著大門只能大眼兒瞪小眼,瞪了一會兒,四散逃跑了。攻進去這五六個人當然很快“寡不敵眾,慘遭殺害”。“東路的進攻失敗了”。

西華門一路比較順利,因為有太監楊進忠在門口迎候,全隊四十多人全都衝進城內。他們不想著肅清宮內守兵,占據要津,控制局面,卻一門心思要奔到金鑾殿上去“坐殿”。所以發生了這樣荒唐的一幕:翰林院編修陶梁正在文穎館中校書,忽聽門外有人喧譁,出門一看,一夥持刀的農民殺了進來,一見他就問:“金鑾殿在何所?”得知“坐殿”要由隆宗門進入後,他們就一起跑到了這座門前,他們事後供說:“我們的人用兩根杉槁撞門,撞不開。後來官軍隔著門射出箭來,大家都往北跑。出了甬子,見官兵從北來,弓箭刀槍抵故不住,又回來往南走,到西華門上了馬道。”

他們上了馬道,登上城牆,打開上書“大明天順”的白色大旗,向外搖動大喊,希望河南同教前來接應。然而,此時河南的起義軍被圍在河南滑縣一帶,離此數百公里之遙,當然沒有聽到他們的聲音。正在宮內讀書的皇次子旻寧得到匯報,急忙集合守軍,用幾隻鳥槍把起義者輕鬆擊敗了。接著又進行搜捕,兩日之中,共有七十二名天理教徒被擒被殺。轟轟烈烈的攻打紫禁城起義,至此徹底失敗。

留名史冊的“林清起義”過程雖然如此荒唐,但是結果卻非常慘烈。山東僅扈家集一戰就有二千餘起義軍被殺。河南死亡更為慘重,道口一役中,起義軍被殺者六千餘,被燒死於鎮中者四五千人。整個鎮壓過程中,總計數以七、八萬計的起義軍死亡,直魯豫三省交界處數十州縣荒無人煙,像是一片人間地獄。第二年春天,這一帶瘟疫大起,百姓甚至官吏染疫者大半,死亡無數。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