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客 : 人類為什麼要對配偶表忠心

2019-02-15 17:11:55

一周前,范冰冰、李晨高調宣布戀情,之後,男主角因為“手撕”前女友引來不少爭議。愛情作為人類基本情感,值得讚美與歌頌,但今天要探討的問題是:李晨為什麼要跟前女友劃清界限?或者說,人類為什麼要對配偶表忠心?

【愛情為什麼排他?】

英國著名的生物學家理察·道金斯曾經提出的一個觀點:基因是自私的,基因的唯一目的是存在下去。我在這個基礎上總結了一個社會學假說“基因的自私性”:基因總是傾向於把自己傳播得最廣。基因的自私性解釋了生物界弱肉強食的叢林規律:通過鬥爭奪取更多的空間、食物是為了能夠養育更多的後代。

基因的自私性還能解釋雌、雄動物在性問題上的本能差異:雄性動物不直接生育無法知道下一代是否親生,傾向採取數量策略,跟更多的雌性生育更多的後代從而直接保證基因最大限度地傳播;雌性動物能夠確認後代是親生,並且生育數量是有限的,傾向採取質量策略,跟最強壯(最聰明)的雄性生育有生存能力的後代間接保證了基因最大限度地傳播。

生育繁殖為什麼會具有排他性呢?出於基因的自私性,雖然自己劈腿有利於基因的傳播,但對方劈腿會分走共同後代的生存資源,不利於基因傳播。低等生物通過嚴防死守的辦法來實現劈腿、不劈腿之間的平衡,爭鬥、爭奪隨時都可能發生。

人類是具有理性思維的高等生物,能夠有更好的辦法,防止對方劈腿的砝碼是自己先承諾不劈腿,為什麼要與前女友劃清界限,對配偶表忠心?基因的自私性或許能給出答案。

根據道金斯給出的數據,人類繁衍最佳的男女性別比例是1:1,再根據博弈論,我們不妨給出一個關於情感的理性結論:一夫一妻制的家庭能夠達成人類整體基因傳播的最大化。數千年的文明,不管形式上有多么複雜的變化,所有文化的溯源,高跟鞋、禮服、裙子乃至繪畫、音樂······動力都只有一個:性。家庭、婚姻這些極具感性的行為,均源自人類的主動或者被動的理性選擇:基因的自私性。

【萌將取代性】

雖然基因自私性的道理人們一聽就懂,但是,如果在街頭做個問卷調查,問一下路人是否按照基因自私性方式來做自己的選擇,則幾乎得不到正面的回覆,而且,人們會認為依照基因自私性方式行事是不道德的。為什麼人類道德不能認同被廣泛接受的基因自私性規律?

原來,人類還受另一種自私性規律支配,我們把它總結為意識自私性。思想也是自私的,具有思想(意識)的生物也想把自己的思想傳播得最廣。意識的自私性讓人跟其他動物不太一樣:人具有孤獨感,如果限制與其他人交流,人會比缺乏食物更加難受;人具有利他主義,本能上願意幫助別人;人具有攀比心理,別人的幸福會削弱自己的幸福感。

意識的自私性解釋了上述人類道德的悖論。意識的自私性初級形式是友情,與愛情不同,友情不具有排他性,多個人可以同時保持友情,並且願意召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來擴大朋友圈,這是人類社會屬性的基礎。

在物質匱乏時期,意識的自私性需要讓位於基因的自私性,生存都解決不了,還是別考慮什麼認同不認同的,此時,意識的自私性還需要建立在基因的自私性基礎上,如果沒有血緣的保障,友情經不起生存壓力的考驗,在古代,要結成長久關係,常常要結拜成兄弟,實際上是用信仰來偽裝血緣的力量。

隨著物質生活不斷提高,生存已經不是問題,人們需要更高層面的精神生活。基因的自私性主導著人類最基本的關係是“性”,意識自私性主導著人類另一種基本關係叫做“萌”,萌是一種認同情感,認同相同文化,以及互相的認同,是友情的變異形態。

“萌”不是簡單的友情,而是能取代“性”的一種高級情感,所以,萌能夠跨越地域、年齡甚至物種的限制,隨著同性戀、老少戀、丁克被社會接納,萌並不需要基因的自私性作為前提。

【婚姻維繫的家庭受到衝擊】

如果生存不再是壓力,繁衍也不是必須的目的,以婚姻維繫的家庭有什麼存在必要呢?

與性的封閉性二元性不同,萌是開放的,多元的。未來的家庭將打破夫妻二人的固有形式,3個人、5個人甚至更多人組成的“家庭”,維繫他們的不是“性”、不是“繁衍”,而是“萌”、是“認同”。家庭也不再是封閉的、排他式的,因為不同的喜好,一個人甚至可以同時屬於多個家庭中,他對他們都很重要。

遷徙也會變得越來越普遍,不同時期、不同季節選擇不同的群體群居,與學生時代的群體生活不同,這種群居不是為了一個未來的目的,也不需要背後有一個家庭支撐,生活在一起就是目的,他們本身就是家庭。

什麼?沒有婚姻支撐下的家庭如何實現人類的繁衍?動物和原始人類早就給了我們答案,當整個社會資源都可以為新生人口傾斜時,家庭真的不必成為撫育單位,而且家庭幾乎肯定不比專業的托嬰所更適合撫養兒童,克隆以及更高級的生物技術也為人們提供了更多的選擇。

那些只是為了倫理責任而組建的家庭或許可以得到解脫,以萌為基礎與以性為基礎的存在方式不一樣:人類不是為了存在而存在,而是為了意義而存在,這讓人與動物或許真的不同。

(原標題為《婚姻會消失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