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講話的精神

2019-05-05 22:18:44

如果你不是一個與社會生活完全隔絕的人,不免要學習領導講話,深刻領會精神。至少會偶爾聽到這樣一些話:我們要認真學習某某講話,深刻領會精神,深入貫徹落實,重點是把握實質,提高認識,統一思想,全力以赴抓好某某工作……
不知道你在學習講話,領會精神時有什麼心得可以分享,筆者因工作之需,經常學習講話,領會精神,可是愚鈍有餘,講話總是學習得很用功,精神卻老是領會不透。
領會不透,一是有些領導講話中總是有一些模稜兩可的字詞:原則上、總體上、一般而言、有關部門、可、酌情,等等,它們可左可右,可高可低,伸縮力強,讓你拿捏不住。二是有些領導講話里到處都是正確引導、積極探索、妥善處理、大力推進、儘快解決等鏗鏘有力的指示,卻鮮見具體辦法。我自然知道引導是要正確的,探索是要積極的,處理是要妥善的,推進是要大力的,解決是要儘快的。總之每件事都十分緊要,可是緊要之後的緊要是如何做,恰恰沒有下文。拿“儘快解決”來說吧,何謂儘快,如何儘快,有否時間上限定,什麼樣的情況算解決,什麼樣的情況又歸為不解決,不解決又將如何?等等,翻爛講話找不到答案,只見一大堆雄詞在那裡繞來繞去,雲山霧罩。
有一次跟一個在機關里工作的人討論此事,他的一番話讓我醍醐灌頂。他說,如果領導把每一件事都黑底白字、駟馬難追地講明了,不是作繭自縛么。你想,他真要把“儘快”定死了,把“解決”明確化了,到算賬時儘快不了,解決不了,就等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現在這樣說,既雄心壯志,正確無比,又毫無風險,還為今後的變通預留餘地,更重要的是,為責任追究時推卸責任留有退路。
原來如此!因為話不能講滿了,滿得把自己逼到絕境,所以留一手,但又不能不顯出事情的緊要,態度的堅決,像是無路可退。這矛盾的心理弄出來的東西必然是矛盾含混的東西。學習講話的人有如猜謎語,要費心思去琢磨那些莫棱兩可、繞來繞去的話背後隱含的真正意思,這真正的意思就是“精神”!
如果講話一是一二是二布置得清楚明白,只消落實即可,不太需要勞心費神去深刻領會。話講得含混不清,領會精神必不可少,且十分重要。如果領會不透把握不準,責任就在自己——誰叫你沒有深刻領會精神呢。清朝的年羹堯治軍極嚴,心狠手辣,部下必奉令唯謹。相傳,有一年,他坐八抬大轎外出,正值大雪,幾個扶著轎子的隨從手上落滿了雪花,凍得手都要斷了。年將軍不覺起了惻隱之,下令“去手”,他的意思是“避免凍僵,把手挪開”。隨從們卻沒有領會他的“精神”,琢磨片刻,各自揮刀,自斷其手,其慘狀可以想見。年羹堯知道隨從們理解錯了,仍不動聲色,那意思是:錯不在我,在你們,誰叫你們沒有領會我的“精神”呢,隨從們只有啞巴吃黃連的份,怪只怪自己“領會精神”的水平“亟待提高”。
深刻領會精神算不算是“中國特色”的事物?我想可以算吧。因為我們很難想像,在西方政治生活中此類講話會像猜謎語。如果歐巴馬與麥凱恩唇槍舌劍地進行辯論時,盡講些讓人一頭霧水、需要深刻領會才能搞懂精神的話,那只能讓選民厭惡,讓競爭對手趁虛反擊。任何空洞無物、讓人不能直接明了地知曉其政治意圖的講話,都會讓民眾大為頭痛大為失望時將你拋棄。
需要深刻領會精神的講話在我們的社會滋生漫延,只因講話的人手裡握有大權,卻又只想拿好處不想擔責任(關鍵是只拿好處不擔責任別人還拿他沒辦法),弄些或正確無比,或正說有理反說也有理的話,好在關鍵時候發揮利己的作用。比如,某地領導說,“原則上要求行政領導不再評聘專業技術職稱”,如果行政領導想評個專業技術職稱顯擺一下呢,他就可以說“工作需要”,“原則”一下子被消解,好處自到手中。
那些只能傾聽,卻不能反駁與否決的執行者,為了避免執行出差錯,被怪罪下來,也為了挖掘“利好訊息”,就拚命“吃透”講話,揣測“上面的意思”。對於普通民眾而言,那些含糊不清,或是永遠正確的講話,他們聽得多了,發現跟自己並無多大關係,懶得理會,就當沒有說過和聽過一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