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說出了歷史的秘密

2019-03-04 23:36:47

在《三國演義》中,呂布的名聲不太好。雖說不上聲名狼藉,但“三姓家奴”這個稱號也是足夠讓他信譽掃地。是超群的武藝讓呂布在三國亂世有了立足之地。

呂布是個武夫,沒啥文化,估計沒上過學。武人大多心直口快,不喜歡藏著掖著,不喜歡兜圈子,有什麼就說什麼。從他們的口中往往能夠聽到大實話。《三國演義》中,呂布說了兩句話,這話是所有三國男人想做或正在努力做卻又不敢說的話。中國人從來都是“能做的不能說,能說的不能做”。這一國情在三國時期依然如此。好吧,看看呂布說了哪兩句話。

1、大丈夫生居天地間,豈能鬱郁久居人下。

王允利用貂蟬上演了一出完美的“連環計”,中計的是呂布,受害的是董卓(其實貂蟬也在受害人之列)。在密謀殺董卓之前,王允和呂布有段對話。

允曰:“太師淫吾之女,奪將軍之妻,誠為天下恥笑——非笑太師,笑允與將軍耳!然允老邁無能之輩,不足為道;可惜將軍蓋世英雄,亦受辱也!”

布怒氣衝天,拍案大叫。

允急曰:“老夫失語,將軍息怒。”

布曰:“誓當殺此老賊,以雪吾恥!”

允急掩其口曰:“將軍勿言,恐累及老夫。”

布曰:“大丈夫生居天地間,豈能鬱郁久居人下!”

允曰:“以將軍之才,誠非太師所可限制。”

布曰:“吾欲殺此老賊,奈是父子之情,恐惹後人議論。”

允微笑曰:“將軍姓呂,太師姓董。擲戟之時,豈有父子情耶?”

布奮然曰:“非司徒言,布幾自誤!”

“大丈夫生居天地間,豈能鬱郁久居人下”這句話可以說是三國男人的心聲。三國男人個個躁動不安,個個陽剛血性,在戰場上一通廝殺,除去“高大上”的口號式目標,真正目的還是為了有朝一日不“居人下”。

這句話充滿豪邁之氣,但豪邁里也透著一些氣憤。它往往是失意和壓抑者的心聲。這種“有理想”的話從呂布這個被人稱作“三姓家奴”的嘴裡說出來真讓人有那么一點兒吃驚。

“原來呂先生也有這等理想!”

但轉而想想,也只有呂布才會說這樣的話。曹操不會說,曹操很樂觀,且不會輕易表露心聲。孫權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主,談不上被壓抑。司馬懿老謀深算,在曹操、曹丕手下乾的時候,他肯定在心中千百遍默念這句話,但他不會也不敢把它說出口。劉備倒是曾經說過一句類似的話。有一回劉備和劉表喝酒之後,趁著酒興說:“備若有基業,天下碌碌之輩,誠不足慮也”。但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自知語失,托醉而起,歸館舍安歇”。劉備只說過這一句表明志向的話,還是在酒後,還不是真心實意。劉備是個有心計的人,當然不會像呂布這種“直腸子”,什麼都敢說。

2、漢家城池,諸人有分,偏爾合得?

如果你覺得呂布說“大丈夫豈能鬱郁久居人下”還不夠大膽的話,那么“漢家城池,諸人有分,偏爾合得?”這句話絕對可以鎮翻一票人馬。

曹操攻打陶謙,想要取徐州。不料呂布卻趁虛偷襲曹操的老巢兗州。曹操非常氣憤,只得放棄徐州,回救兗州。呂布不用陳宮計策,令部將守兗州,自己卻往濮陽,想布成掎角之勢,以敵曹操。

濮陽城下,操指呂布而言曰:“吾與汝自來無仇,何得奪吾州郡?”

布曰:“漢家城池,諸人有份,偏爾合得?”

呂布的觀點,套用一句話經典的話說就是“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呂布是在對自身的武力信任以及對當時統治規則的蔑視與不屑的情況下才會有如此觀點。這話曹操不敢說、劉備不敢說、孫權、袁紹、董卓都不敢說。為什麼?因為他們不敢蔑視當時的統治規則——或者說他們不願意蔑視這套規則。因為有朝一日他們當了皇帝,成了統治者,就需要用同樣的規則來統治別人。

呂布的這兩句話說出三國男人的心聲,也道出了中國歷史為什麼走不出“治亂興衰”怪圈原因。

中國歷史為什麼總是沿著“治亂興衰”的圈子在循環?就是受“出人頭地”思想的鼓勵。就是呂布說的“大丈夫生居天地間,豈能鬱郁久居人下。”怎樣才能出人頭地?怎樣才算成功?除了呂布的話,古人的觀點在一篇叫做《三字經》的兒童讀物里也被完美的總結了出來,那就是:“幼而學,壯而行。上致君,下澤民。揚名聲,顯父母。光於前,裕於後。”說白了當統治者、當皇帝。有統治者就有被統治者。被統治者要翻身,只有反抗。統治者為了統治的持續,不願意重建一套規則。被統治者為了成為統治者之後能夠統治順利,也不願意蔑視或重建當下規則。於是一代一代的循環就這樣持續下去,延綿不絕。

中國歷史的秘密居然被呂布說破,著實令人吃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