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飲過這杯茶,再各自迎向生活的煩憂

2019-02-10 11:25:33

來福州找一位大半年沒有見面的友人。吃過晚飯後,見到路邊一家隱於二層閣樓的小茶館,欣然入座。

燒水、投茶,不疾不徐地聊天。茶湯蕩滌了晚飯的甜膩,也勾起久遠時光里的種種回憶。

“記得那天從早到晚喝了17種茶。走出茶室後,零點的鐘聲剛好敲響。”

“是啊,眼看又快要一年了。”

“感覺被光陰改變了許多,又仿佛什麼都沒有。”

“此刻坐下來一起喝茶,才是最真實的吧。”

她絕口不提工作里的那些心煩意亂,我也不去訴說生活當中遇到的挫折失意。我們從茉莉繡球、小赤甘,一直喝到陳年老白茶。

一道道茶湯,便足以慰藉這大半年來的風塵。

閣樓很靜。偶爾傳來鄰座的談笑聲。茶香在唇齒間縈繞,茉莉繡球的清雅、小赤甘的馥郁、陳年老白茶的醇厚……

喝茶的過程中,我們極少拿起手機。我在專注地泡茶,而她在靜靜地等待。

她喜歡拿養壺筆刷茶席上的小茶寵,不停地夸“好可愛”。我笑她:“身上穿著OL的衣服,內里卻藏著顆少女心。”

她淡然道:“這才是真正的我呀。”

原來,這是一席可以讓她卸下偽裝和防備的茶。

坐在茶席對面的,不是上司和同事,是一個相交多年的朋友。她不用去考慮KPI、大數據,只要自自在在地喝茶。喜歡小茶寵,就儘管拿養壺筆刷一個晚上。

茶湯涼了,便有熱的續上;淡了,就換個不同的口味。哪怕彼此只是安靜對坐,也不用拚命找話題,你發你的呆,我泡我的茶。

我忽然了悟:每一席茶,都有它存在的意義。今晚這席,也許是種陪伴。靜默無言,卻蘊含溫暖的力量。

某天在另一個地方,和不同的人群,也許會是種交流,是種啟蒙,是種記錄,是種展現……不一而足。

我忽然無比歡喜,做一個為別人泡茶的人,真是件幸福快樂的事。

茶人一熹曾說:“不是只有泡茶才能修心,做每一件事任何一份工作都能修心,只要在每一個剎那裡都帶著覺察。泡茶比較容易有覺察,因為稍一分心,茶湯會提醒我們。願我們都能借這杯茶湯,接近更真實的自己。”

單杯單盞,獨飲,可以修心。雙人雙杯,對飲,是種照見。

在茶湯里照見彼此的情意綿綿。你為對方泡茶,拿捏著她的口味,斟酌著茶湯的濃度、熱度,體察著當下的情境,不追求奢華和靡麗,只是讓這杯茶,喝得適口、舒心。

而她也懂得你對茶的堅持與尊重。不隨口牛飲,也不放至微涼。在你溫杯燙盞、醒茶洗茶時,更不催促。她的溫柔等待,讓你更加安心地,去泡好當下的每一杯茶。

晚飯後的茶,雨夜時的茶,春天泡一盞最鮮靈的龍井,冬日煮一壺最溫暖的老茶,在四季的不同輪迴,在人生的各個階段,每一次茶聚,都是對物候的回應,是對友情的慰藉。

也許喝過這杯茶,下次見面就不知道會在哪裡、什麼時候……

“畢業大半年,從實習生到正式員工。也沒感覺自己收穫了什麼。”

“你身在其中才不自知。我能感覺到你的變化。”

“我倒是羨慕你,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四處遊歷。”

“我那也是因茶而游。畢竟呢,人生天地間……”

(異口同聲)“忽如遠行客。”

我問她,記不記得上大學那會兒她寫的那篇《客居己鄉》,裡面有這樣一句話:“這世上有一部分人一生只在一座城裡安然度日,而另外一些人卻用一生的時間在流浪、漂泊。”

也許,在她用鍵盤敲下一份全新的策劃書時,我正在西安的街道吃一碗份量過足的臊子麵;

在她下班回家打開收音機、洗手做飯的時候,我正在成都的公車上,晃晃蕩盪,睜著疲憊的雙眼;

在她利用周末的時間愜意曬太陽時,我正在驚嘆於敦煌壁畫的神秘壯麗……

我們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此時此刻,用一杯茶交換著人生。

奔波,是茶人的宿命。我們棲息於茶湯里,有茶的地方,就是故鄉。

安穩,是上班族的幸福。他們擁抱著平靜的日常,用茶香慰藉孤苦的心靈。

那就再燒水,飲盡此杯。

我們當然不知道今後的人生會被推向哪裡。未來充滿不可預期,今晚對坐飲茶的時光,卻把世界收進手中的杯子裡,安放我們無言的情緒。

走出茶樓,她奔向她的明天,我回到我的城市。

一期一會,把盞言歡;一芽一葉,總關深情。

茶傳媒撰稿人

棲遲。

福鼎事茶人、文學愛好者。

棲於詩上,在文字中借居;

遲行山中,在茶湯里悠遊。

茶傳媒招募撰稿人啦!

你會寫么?

你愛寫么?

你愛茶么?

你希望寫出茶的美好么?

如果以上答案都是YES

那么茶傳媒就在等你!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