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是一種精神上的越獄

2019-02-14 13:21:08

是閱讀,讓人變得謙卑。因為閱讀者懂得,在漫漫歷史長河中,一個人實在是太渺小。而閱讀,讓個體意義上渺小的人,找到真實的存在感。一個閱讀者告訴我,一個人無論走多遠,他的肉身,都是囚禁在自己的“獄”內,而閱讀,是一種精神上的越獄。

一個人通過閱讀,把自己微小的人生不斷放大,最後又通過閱讀,把人生還原到最小,還原到塵土塵世里的生活中來。好比一位老司機,開了幾十年車,不是越開越狂野,而是越開越膽小。讀書也是這樣一個相同的歸宿,一個隱藏在閣樓里的讀書人說,當書里世界如裊裊輕煙散去,最後浮現出一輪書里的老月亮,掛在現實渾濁的天空中,還是千古不變的冷冷模樣。

是閱讀,讓人生變得坦蕩如原野。依然是閱讀,讓一個人變得越來越沉默。有時聽著原野上那若有若無的馬蹄聲,漸漸遠去,最後成了虛無。一輪蒼涼的老月亮再次懸掛中天,照耀著蒼蒼天地。一個人,在這樣的背景下,所有的語言,都變得稀渺似無。深厚的閱讀,讓一個人變得緊閉嘴唇,像那奔騰的河流入海,暫時完成了歸宿,但還要在海洋中完成升騰。

河流入海,平衡著這個星球上的水循環。一生一世的閱讀,完成了一個人一生認知這個世界的宿命。那些閱讀里構建的世界,正是通過閱讀者,在看不見的時空里,向書寫者伸出了手,掏出了心,完成了河流與河流、風與風、大地與大地的相親相擁。

閱讀讓人心生蒼涼,是因為聽見了水聲遙遙而來。一個人,漂流在大江大海中,臨時寄養在這個地球上,都是小小的命。而閱讀,最終讓歷史沉澱中最頑強的DNA得以延傳,任何歷史都是當代史,任何個人史都可能是發生在你身上的歷史。這樣,閱讀史才成就了自己的精神發育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