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樊勝美”,我卻有不一樣的結局

2019-02-19 13:04:30

圖 網路 文 令夏首發公眾號:令夏​


​在大家眼裡,我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首先,在經濟方面,我沒有買房的壓力,公婆的老屋即將拆遷,作為獨子的老公,分得兩套房子是妥妥的,另外我們還有一套早年買的房子,貸款已所剩無幾。

在感情方面,我和老公初戀結婚,攜手走過了十五的年頭,雖然激情早已褪去,但親情穩固,倆人又都是兒女心重的人,有兒子在中間做紐帶,也不擔心會上演出軌撕逼的狗血劇情。

這一切美滿的背後,卻有一個隱憂,那就是我有個不成器的弟弟。

是的,和《歡樂頌》劇中樊勝美的家庭相似,我也有個不成器的弟弟和一對為了兒子可以鞠躬盡瘁的父母。但是也有不同,父母重視弟弟的同時也疼愛我,並沒有逼迫我一定為弟弟犧牲。他們只是一邊自責自己沒有教育好兒子,一邊拖著年邁的身軀掙錢替兒子還債。但是身為女兒我怎么能對父母的辛苦勞累視而不見?所以我是自覺自愿的盡力幫襯。
​1
小時候,父親與人合夥開了一個小廠。在村里,我和弟弟是所有孩子中穿得最光鮮亮麗的,自小就心氣比較高。我乖巧懂事成績好,弟弟聰明調皮愛搗蛋,我們在父母的疼愛下快樂的成長。

後來爸爸的工廠漸漸衰落,到我讀高中時徹底關張,還欠下了不少外債。

那時我住校基本沒受什麼影響,爸媽和弟弟就慘了,整天被要債的人堵門,家裡值點錢的東西都被他們搬光了,最後連鍋碗瓢盆都沒剩下。媽媽從鄰居家借來一點麵粉在大灶里煮點糊糊充飢,沒有碗,他們就圍在灶台邊用勺在大鍋里撈,你一勺我一勺的分著吃。

看著從小嬌生慣養的弟弟跟著他們一起吃苦受罪,爸媽很內疚很心疼,出於補償心理才使得他們對弟弟的一再遷就,為後來的禍端埋下了隱患。

弟弟的學習成績本來就一般,遭遇家庭變故後更是一落千丈,到最後每次考試都穩穩霸占年級最後一名。國中畢業弟弟就死活不肯繼續上了,爸媽看他實在不是讀書的料,也就不再勉強。整天忙於掙錢還債的爸媽,根本無瑕照顧管教弟弟,只好讓奶奶看著他每天燒飯給他吃。年邁的奶奶如何能管得住,弟弟吃完飯就去網咖打遊戲,認識了一幫不三不四的朋友,還跟他們學會了賭博。

2
後來到處開始蓋房建設,爸爸看到了商機,承包了一個運送沙石水泥的業務。還買了一個車用於運送沙石水泥,媽媽隨車幫襯收錢。

那幾年爸媽起早貪黑風裡來雨里去的,雖然辛苦但確實掙到了錢,不僅還清了債務,還添了一些電器,我家終於擺脫了赤貧並達到了村裡的平均水平。爸媽也額外給我增加了生活費,比起以前,我在大學裡的日子好過多了。

弟弟滿18歲時,家裡讓他去考了駕照。拿到駕照的弟弟接替了爸爸,在媽媽的幫助下開始跑車子拉水泥,大多是熟客,一切都很順利。弟弟嘗到了掙錢的快樂,開始疏遠了狐朋狗友,專心跑車子掙錢。

爸爸在鎮上張羅了一家小飯店,憑著自己不錯的廚藝和多年結交的眾多朋友的幫襯下,小飯店生意也漸漸紅火。

而我,大學畢業了,找了一份工作,認識了老公,開始了甜蜜的戀愛。

那是2006年,一切都很好,後來想想那是我們一家最好的時候。

變故發生在兩年後,一次媽媽不小心扭傷了腰在家修養,弟弟一人出車時不小心碰倒了一個人,由於那人在盲區弟弟沒有看到,把人拖行了十幾米,聽到大聲喊叫聲的弟弟才停了下來。看到那人渾身是血弟弟被嚇得要死,急忙把人送到醫院,還好那人雖然傷口慘烈卻沒有傷及要害,但也住了很久的院。

對方利用弟弟將人拖行十幾米的情節大肆做文章,先說弟弟是蓄意謀殺,後來又一口咬定弟弟是肇事逃逸,他們找了很硬的關係要將弟弟定罪。爸爸不得不找人托關係和對方協商,除了醫藥費還賠償了誤工費營養費等各種費用,花了十幾萬才將事情了結。

一夜回到解放前,幾年的積蓄都搭進去都不夠。

這也讓弟弟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再開車,爸爸只能雇了一個親戚和媽媽繼續跑,但收入大幅下降,給司機發了工資,剩下的僅能貼補家用。

3
在家休息半年後,弟弟去工廠上班,還在廠里談了一個漂亮女孩做女朋友。但幾個月後女孩劈腿另一位工友。弟弟早就厭倦了工廠嚴苛的規章制度,現在又受了刺激,一氣之下辭了職。

只有國中學歷的弟弟能找到的工作有限,大多是保全,傳菜小哥,快遞員等,辛苦還賺不到錢。那幾年弟弟似乎做什麼事都不順,處了幾個女朋友也都沒有結果。也許是因為鬱郁不得志,也許是因為感情受了刺激,反正弟弟開始不好好上班,後來竟然又和當初的狐朋狗友混到了一起,上網打遊戲吃喝唱K賭博,越來越墮落。

沒錢時就伸手向爸媽拿,大多數都能如願。後來越要越多,從幾十幾百到上千,越來越頻繁,爸媽就開始控制弟弟的零花錢,並托人給他找了份倉庫保管員的工作。

那年的年根下,陸續有親戚朋友來家裡要債,爸媽才知道弟弟竟然辭了工作在外面賭博,賭債已經累積了數萬元。爸爸很生氣,當著眾人的面就把弟弟按在地上,抽出皮帶狠狠的打了一頓。弟弟被打的鬼哭狼嚎,痛哭流涕的表示以後再也不賭了。

那是2010年,我結婚頭一年回家拜年,看見被打的弟弟在床上趴著疼的直哼哼,紅腫得老高的屁股用被子輕輕搭著。媽媽坐著床邊心疼得直抹眼淚,埋怨爸爸下手太狠。

被打後弟弟只是表面服軟,其實心裡憋著一股氣,更恨爸爸讓他在眾人面前丟醜,從此以後都很少喊爸爸。

爸爸讓弟弟在家裡的小飯店幫忙,教他經營飯店學習燒菜,順便給他磨磨性子。飯店的活又髒又累,弟弟在爸爸的眼皮子底下不敢偷懶,實在受不了才趁爸爸不注意溜出去歇一會兒。弟弟在飯店安安穩穩的幹了兩年。

4
2012年,爸媽看著村里和他年齡相仿的小伙子都陸續結婚了,就開始給他張羅合適的結婚對象。看爸媽放鬆了警惕,弟弟開始撈著機會去小玩兩把。

賭癮這種東西和吸毒差不多,沒有非常堅強的意志力很難戒掉。而最難戒除的是心理上的癮。許多人表面戒掉了,但只要沾染上就立刻復發,比牛皮癬還頑固幾十倍。

弟弟最初也只想小賭兩把解解饞,可是上了牌桌哪裡還控制得了自己。贏了就想贏更多的錢,輸了就想扳回本錢。

行內有句俗話,叫敢輸不敢贏,運氣背的時候,都想著借錢翻本,根本停不下來。賭場裡有人專門做這種生意,最喜歡弟弟這種年輕氣盛又啥都不懂的人。他們找到弟弟,告訴他可以借錢給他,借多少都行,而且不急,讓他慢慢玩,等贏夠了錢再還也不遲。

哪有這樣的好事,當然是高利貸。可輸紅了眼的弟弟也顧不了那么多了,一心想著坂回本錢。結果越輸越多,就借更多的錢去坂本,一段時間後,眼看著利滾利滾成了三十萬。

弟弟一下子慌了神,心想要是爸爸知道了他會被打死吧。他害怕了,給我打電話謊稱媽媽病了要交住院押金。我一聽嚇壞了,趕緊打給他1萬塊錢,然後急沖沖的往醫院趕,當然找不到人,才知道上了當。

這時的弟弟已經消失了,手機關機,誰也不知道他到底躲在哪裡。

高利貸雖然不受法律保護,但放貸的人很多都是混黑社會的,他們總有辦法逼著人還債。

放貸的人找不到弟弟,就帶一幫人天天去家裡堵門,往牆上寫大字往門上潑油漆,揚言要卸了弟弟的一條胳膊和一條腿。去飯店鬧,客人沒進門就被轟走了。拉沙石水泥的車子也不給上路。甚至我在接孩子放學的路上也受到恐嚇,讓趕緊還錢,不然就把孩子看緊點。

爸爸恨死了弟弟,生氣的說最好他永遠別回來,死在外邊算了,就當沒生過這個兒子!媽媽和我也怨弟弟闖下大禍。但眼看利息越滾越多,我們只能想辦法先還錢。

飯店盤了出去,車子賣了,運水泥的業務也轉給了別人,爸媽籌集了的錢只能還一部分,離30萬還差了很多。我回家和老公商量,老公沉默一會後點頭同意了,並囑咐我別告訴公婆。就這樣,我拿出家裡能所動用的十幾萬塊錢,但還是不夠,爸媽只能厚著臉皮挨家去親戚朋友家借。

​爸爸還是留在飯店裡當廚師,每月有三千塊工資。一些紅白喜事,很多農村人還是圖熱鬧,樂意在家裡辦,但是又嫌麻煩,爸爸就接一些這樣的宴席,帶著桌椅板凳鍋碗瓢盆去給人上門辦酒,忙活一天賺個幾百塊錢。媽媽給人做小工,採茶葉,栽樹植草皮,只要賺錢都會去做。可以說,每個不成器的兒子背後都有一對為了兒子鞠躬盡瘁的父母。

其實爸媽都是勤勞能幹的人,尤其爸爸比一般的農村人有眼光有魄力,所以家裡這些年來來回回也掙了不少錢,但每次剛有了積蓄就會出事,錢像流水一樣剛流進家裡就又流了出去,幾乎不作停留,往往還倒欠一筆外債。

5
2015年,爸媽還清了8萬塊外債,還給了我2萬塊錢。我堅決不收,爸爸就對我說,拿著吧,你弟弟欠的債我替他還。我說,我的不用還。爸爸說,這不是你一個人的錢,還是要還的,只是慢慢還,爸爸不能讓你在婆家受委屈。看著爸爸滿頭的白髮和越來越佝僂的身子,我的心像針扎一樣疼。那一刻,我真的很恨弟弟,希望他永遠也別回來,別再禍害父母,我寧願自己一個人給父母養老,讓他們安享晚年。

2016年,弟弟終於和我們聯繫了,說他想回家。我和媽媽側面試探爸爸的態度,發現爸爸也很想弟弟,他一直後悔以前光顧掙錢還債,忽略了對弟弟的管教。其實不光爸爸自責,我也經常忍不住想,如果那時好好教育弟弟,是不是就不會發生後面的悲劇?弟弟犯的錯誤,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有責任。

2016年下半年,弟弟回來了,又黑又瘦,還不到30歲的人,臉上已經有了中年人的滄桑,但看起來也更加成熟了。

當年,他取出我給他的一萬塊錢,買了車票去廣州,結果下車後身上的錢被偷了。找工作也不順利,最慘的時候沒錢吃飯,每天買兩個饅頭充飢,連一包榨菜都買不起。這幾年他在外面見識了很多人情冷暖,吃了很多苦。夜深人靜時,他會很想家,想爸媽和姐姐,後悔自己的荒唐行為,辜負和連累了家人,想著想著,就忍不住淚流滿面。

2017年,我給弟弟介紹了一個女孩。女孩是外地的,人不漂亮,但很踏實能幹。爸媽出錢把家裡的房子重新裝修了一下,我出了10萬塊錢給弟弟買了輛車,弟弟用自己這幾年掙的錢給女孩買了戒指並辦了婚宴。

婚禮上,弟弟鄭重的向新娘保證,以後會承擔起一個男人的責任,養家養妻兒。然後轉向父母,撲通跪下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說兒子以前不孝,讓父母擔心受累,以後哪兒也不去,就在家守著好好孝順父母。媽媽抱著弟弟哭的稀里嘩啦,爸爸也不住的抹著眼角。弟妹拉起媽媽,又轉向弟弟說,都怪你把我眼淚引出來,妝都花了,真討厭!

滿堂賓客鬨笑起來。我淚眼模糊看著眼前的一切,感覺像做夢一樣。老公把我攬進懷裡,說,爸媽終於熬到弟弟懂事了,真好!

2018年正月,弟弟帶著大肚子的弟妹來我家裡拜年。我拿出紅包給弟妹,他們推辭,我說,這可不是給你們的,這是給我小侄兒的,收下吧。弟弟也拿出一個紅包給了我兒子。兒子稀奇的叫到,舅舅真是難得,你以前來可從來不帶東西,還把我的零食都吃光。弟弟不好意思的笑道,以後舅舅每年都給你包紅包,好不好?耶,好誒!兒子快活的叫了起來。
​​令夏說:
《歡樂頌2》播出後,社會輿論幾乎一邊倒的討伐原生家庭,並對“樊勝美”任由家庭索取的行為進行批判和嘲諷。一時間所有為家庭貢獻的姑娘們都在思考,自己有沒有被過度吸血,是不是應該與原生家庭抗爭決裂。

這是我女同事的真實故事,她之所以有和“樊勝美”不一樣的結局,分析下來還是因為人的不同。

第一,她的父母思想開明,真心疼愛子女。她的父母固然也重男輕女,但對她也是真心疼愛,在家裡欠著外債的情況下還把她供到大學畢業,在農村里並不多見。在她拿錢出來給弟弟還高利貸時,父母也沒有覺的是理所應當,而是考慮她的處境,擔心她因此在婆家受委屈,所以寧願自己辛苦勞累也要慢慢還錢。父母拿出2萬塊錢,其實也是撐起了女兒的臉面和尊嚴。

第二,她有個理解她並且有經濟基礎的老公。文中雖然對老公描寫很少,對婆家也幾乎沒有提及,但是可以看出他們是很通情達理、重感情的人,才能理解和支持她。所以,家庭條件不好的姑娘們,別再一味相信有情飲水飽了,自己的小家庭經濟上捉襟見肘朝不保夕的話,你想要幫襯家娘家,那么鬧得雞飛狗跳是必然的。

第三,弟弟經過磨難最終成長蛻變。文中弟弟的不成器是因為年少無知,受不了誘惑而造成的,而他經過磨難最終成長。如果他也像樊勝美的哥哥一樣嗜好賭博還不思進取,以啃老維持生計,那同事的結局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

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婚姻是兩個家庭的事情,不管是“樊勝美”還是“鳳凰男”,在保證自己小家庭過得好的前提下,適度反哺家庭是人之常情,不僅回報了父母的養育恩情,也給孩子做了榜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