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年代| 你好,小朋友

2019-03-17 14:09:33

- 小 世 界 -

Lstudio

八十年代對於很多人來說,是清晰也已遙遠的記憶。那時候,無論是他者還是身在其中的人們,在記錄這個年代時,都會將目光投注於十年浩蕩後的社會景況,政治歷史所留下的痕跡。日本攝影家秋山亮二在這個時候來到中國,在昆明,在呼和浩特,在烏魯木齊,在北京,在各地,拍了很多的小朋友。照片裡小朋友們在少年宮跳體操,寫毛筆字,在課間做眼保健操,在校園大樹下玩耍,有些人在笑,有些人在哭,但都表情真摯,完全投入。這些照片裡沒有巨觀敘事角度的批判,而是純然地對單純歲月進行如實記錄。我們的如今,對生活往往是隔紗而看;而在那個溫柔的年代,人們直接地擁抱著他們的生活,很鮮活。

1983年,秋山亮二將這些照片集結成攝影集出版,名字叫《你好小朋友》。

— · —

在許多地方,孩子們對照相機感到新鮮(精確地說,為拍攝很多照片,在脖子上掛了好幾隻照相機,照起相來,又是照得那么多,這樣稀奇古怪的人,他們當然很少見到過的),所以,為了能拍攝理想的照片,就必須使孩子們習慣照相機的鏡頭。為此,我和孩子們一起捉迷藏,讓他們砸開椰子給我喝椰子汁。坦率地說,有時我覺得這些遊戲比起拍攝照片更為重要。

拍攝時,我是使用了平時我在國內或在美國拍攝照片時所使用的櫻花牌彩色底片。不論是三十五厘米的,還是 6 X 6 的,用彩色底片印成照片,這方式對我的作品是最適宜的。我大多數使用ASA/ISO100的櫻花牌彩色II型,有時也根據室內等情況同時並用ASA400高感度型的。不論哪一型都沒有和我的期望相違。顯出的色彩和通常的顏色一樣漂亮。

在中國各地遇到很多攝影家,我發現他們使用的彩色膠捲不知為什麼大多是櫻花牌的。莫非是特意為我們準備的嗎?在北京或呼和浩特的攝影展覽會上我看到了櫻花牌的照相紙,這很有趣。

在一般照相館裡拍攝的大多是黑白的,當看到人工著色的彩色照片,我吃了一驚,因為其技術相當高超。在哈爾濱一家國營照相館的一位女技術員把她的作品給了我看。其中有一個姑娘穿了十種以上的民族服裝拍了照,底片是一張,所有的色彩全部是人工著的。一個人換穿各式衣服,還有穿日本和服的照片。

我們立刻請她給拍了照。過了幾個月後,照片送到了東京。看了以後,我知道這些照片是費了很多工夫來著色的。

像我這樣簡便地拍攝彩色照片的人,初次感覺到傾注心血而拍攝成的照片是多么不容易啊!

人生在世一生只能見一次面,所以我儘量地多拍攝孩子,還和許許多多中國的成人接觸。

這一疊微不足道的照片,對讀者有多大的意義,我當然不了解。但是,對我這個攝影者來講,這些照片都是極其寶貴的一瞬間的累積。

但願在我的鏡頭前站著的小朋友每人能得到一本影集,而它將成為他(她)們兒童時代的良好回憶。

秋山 亮二

- END -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