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唐代詩人是怎樣描寫女子髮飾的?

2019-02-17 07:31:24

​ 尋夢向向天歌/文

唐代是中國歷史上政治開放、政權穩定、經濟長期發展繁榮的時期,開放寬鬆的政治環境使以唐詩為代表的文學藝術達到了空前繁榮階段,而健全發達的經濟體系也為人們追求更加時尚的服飾打扮奠定了殷實基礎。

不同年齡階段女子的髮型髮飾往往對她們的服飾打扮起到了恰當得體的陪襯作用,使服飾打扮更能顯示體貌特徵與形象氣質。女人們靈活多樣、各具特色的髮型髮飾極大地調動、激發了詩人們的創作熱情與靈感,拓展了思維視野和想像空間,成為詩人們筆下一詠三嘆、反覆吟誦的精彩題材。那么,唐代詩人們是怎樣用生花妙筆來抒寫女子髮型髮飾的呢?

古代女子髮型,有髻、鬟之別,實心者為髻,中空而作環狀者為鬟。鬟大多為青年女子所喜歡,有高低長短大小之別。如“出意挑鬟一尺長”(段成式《柔卿解戲呈飛卿》)是長而大的鬟;“短鬟一如嗪”(曹鄴《四怨詩》)則是短小的鬟;鬟的位置也因頭而異,結於頭頂的如“雙鬟梳頂髻”(《劉禹錫同樂天和元微之深春》);垂於腦後的如“柔鬟背後垂”(元稹《恨汝成》)。鬟以雙者為多。

幼女則往往垂髮於額。如杜牧《書情》的“媚發輕垂額”,李白《長干行》的“妾發初覆額”即是。

髻一般為婦人的髮型,青年女子也偶爾為之。

李賀的“峨髻愁暮雲”、萬楚的“插花問高髻”和稹之的“髻鬟峨峨高一尺,門前立地看春風”等所吟都是高髻。這是初唐稍後身份較高貴的婦女改變了隋代的平雲式而使其向上高聳而成。她們認為,頭部在上,地位重要,故要加高髮髻。於是,從宮中到宮外,高髻便流行起來。高髻種類極多,如鳳髻、寶髻等。類似鳳型或飾以金翠鳳凰者為風髻:“松鬢改梳鸞鳳髻”(劉禹錫《和樂天柘枝》),“鳳髻不堪重整”(馮延巳《如夢令》)。在髻上鬢間飾以花鈿、釵簪、金玉花枝等飾物者為寶髻,即所謂“山花插寶髻”(李白《宮中行樂詞》)。此外,還有一種稱為“花髻”的高髻,是將各種鮮花插於髻上而成;萬楚的《茱萸女》有:“插花間高髻”的句子,周昉的《簪花仕女圖》所描繪的也是這種花髻。不過,這幾種髮飾並沒有很嚴格的區別。

低髻與高髻相對,位置偏低,如牛嶠所吟“低髻蟬釵落”句(《菩薩蠻》);有時也指式樣低卑的髻,如溫庭筠的“宮中近臣抱扇立,侍女低鬟落翠花”(《郭處士擊甌歌》)句。

“輕梳小髻號慵來”(羅虬《比紅皂》)所吟是小髻,一般不加髲而梳成。

“宛陵女兒擘飛手,長桿橫立上下走……反綰頭髻盤鏇鳳”(顧況《險竿歌》)說的是反綰髻,為使頭髮不蓬鬆下垂而將其反綰於頭頂而成。

側垂向下者為“側髻”,“美人紅妝色正鮮,側垂高髻插金鈿”即指此(岑參《後庭歌》)

到中晚唐時,流行一種“時世妝”,即臉面不施朱粉、口唇塗以泥色烏膏、眉作八字啼妝樣。與此相配的髮型是椎髻,白居易所吟“圓鬟無鬢堆髻樣”(《時世妝》)即是。這種椎髻是效法吐蕃,將頭髮束於頭頂而成椎狀的髮型。它雖遠不如初唐婦女髮式的利落美觀,但依然很流行。白居易的《時世妝》實際是對這種髮型及其好尚者們的譏刺。

雙髻、雙螺髻為少女的髮型,或梳於兩額,或垂於耳旁,或在頭頂兩側,多表現出少女的天真爛漫。如“長安女兒雙髻鴉,隨風趁蝶學夭邪”(《唐音癸簽》)、“鴉翅低從兩鬢分”(羅虬《比紅兒詩》)

唐代鬟髻五花八門,他如螺髻、烏蠻髻、同心髻、囚髻、拋家髻、鬧掃妝髻、拔從髻、叢梳百葉髻、翻荷髻、反首髻、偏梳髻、半翻髻、飛鬟望仙髻、飛髻等等。

千姿百態的髮型配以豐富多彩的髮飾,可謂錦上添花,煞是好看。插飾有:梳、簪、釵、步搖、篦、翠翹、珠翠金銀寶鈿、搔頭等。請看詩人們眼中的插飾何等的美麗迷人:“雲鬢花冠金步搖”、“翠翹金雀玉搔頭”(白居易《長恨歌》)、“頭上何所有?翠為訇葉垂鬢唇”(杜甫《麗人們》)、“十戶手胼胝,鳳凰釵一隻”(於濆《古宴曲》)、“燈前再覽青銅鏡,枉插金釵十二行”(施肩吾《收妝》)、“獨把象牙梳插頭”(崔涯《嘲李端端》)、“鏤玉梳斜雲鬢膩”(李洵)。

唐代女子髮飾的豐富多彩,是唐代開放性社會意識的反映。這些玲瓏的髮飾亦可作為男女愛情小巧的信物,如白居易在寫貴妃死後痛不欲生的唐玄宗時,吟道:“唯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由於這些飾物為金、銀、玉所制,故可典當。元稹回家無衣無錢,其妻韋叢“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這些精緻的飾物出自貧苦工匠之手。李賀在《老夫采玉歌》中吟道:“采玉采玉須水碧,琢作步搖徒好色。老夫肌寒龍為愁,藍溪水氣無清白。”但是,貧窮女子卻只能以野蒿簪子與荊條髮釵作頭飾,“天與雙明眸,只教識蒿簪”(於濆《里中女》)、“蓬鬢荊釵世所稀,布裙猶是嫁時衣”(葛鴉兒《懷良人》),字字句句飽含著詩人們對貧富不均、等級懸殊的社會現實的憤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