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鑒|賈也:詐欺之鄉,雙峰標本——群氓時代下的群體犯罪心理樣本

2019-02-22 08:27:29

導語:群氓時代下的群體犯罪心理

雙峰縣為湘中名縣,系曾國藩、蔡和森故里。近年來,這裡卻走出了數量眾多的詐欺犯罪者,被媒體稱為“假證之鄉”、“PS詐欺之鄉”。其實,在中國,最賺錢的行業其實是騙子產業,小到謊稱路邊撿到金龜一次非法獲利你幾千元的小騙子,大到炒黃金網路傳銷一次非法獲利你上千萬的大騙子,五花八門的騙子們,每年要非法獲利中國人3000億元以上。

貌似中國“傻子太多,騙子不夠用 ”的節奏,不禁要問:騙子為什麼會這么多?騙子難道真的很厲害嗎?只不過是典型的群氓時代下的群體犯罪心理作怪!

一、全民防騙,防不勝防

中國騙子已經泛濫到爛大街的程度,滲透到社會生活的角角落落,小到手機簡訊,大到戰略謊言,林林總總,早已不勝枚舉。總體而言,當今中國的騙子可謂體系完整、類別全面:從體系的角度說,由街頭的低級到廟堂的高級,各種騙子涵蓋一切社會層次;從類別的角度上看,有馬路騙子、外貿騙子、官場騙子、婚姻騙子、販人騙子、學術騙子、簡訊騙子、連鎖加盟騙子、傳銷騙子、造假騙子……涉及360行,可謂品種齊全,每行每業都有不同的騙子進行著詐欺活動,保守估計每年非法騙取的金額超過3000億元。

同時,騙子呈現出區域性分布的局面,並且走向全國連鎖,術業有專攻,進行差異化詐欺:比如河南安徽的騙子比較LOW逼一點,主攻低端市場,以傳統詐欺為主,科技含量低,侵害對象多以文化程度不高的中老年農民,所以最引民憤,成為“地域黑”的主要攻擊對象;廣西、江西(也包括安徽)相對會扯點蛋,主攻中端市場,以傳銷詐欺為主,侵害對象主多以想一夜暴富的四五線普通民眾;廣東福建毗鄰港台逼格比較高,主攻高端市場,以高科技詐欺為主,偏重於利用新興的電信及網路平台實施詐欺,屬於犯罪產業鏈的上游,因為很少與受害人接觸,只能徒徒地吃啞巴虧,重要原因是,由走向國際化的台灣騙子在“傳幫帶”,錢財都打往菲律賓、馬來西亞去了,很難追回來……詐欺呈現出鮮明的“群體犯罪”的特點,湧現各有特色的詐欺之鄉,比如電信詐欺四大專業縣:廣西賓陽、廣東電白、福建安溪、湖南雙峰。

所以,騙子在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一個不容小視的世界,生活在當今中國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能真切實在地感受到它力量的強大與影響的顯著。正因為如此,有人說中國進入了“全民防騙”的時代,但又防不勝防。

有人不禁驚呼:為什麼中國騙子這么多?難道真的是“傻子太多,騙子不夠用”?其實,根本不是傻子太多,而是騙子的技術一直努力提高,但我們正常人的思維已經很難與這些專業騙子們鬥智鬥勇了,這才是主要矛盾。

其實,中國有華麗麗的行騙“黑歷史”,大家歷來是推崇各種各樣的詐術。你看看《孫子兵法》和《三十六計》上至廟堂下至江湖,試問哪個不知哪個不曉,簡直就是國民教科書,人人都在活學活用。但這些書呢,都不是靠什麼實力取勝的,都是靠陰謀詭計的,什麼兵不厭詐,什麼事貴應機,似乎這在體現中國的智商優越性的,產生諸如蘇秦、張儀等鬼才,陳平、賈詡等毒士,諸葛劉溫等謀臣。而那些上當受騙的受害者,似乎也在交智商稅,一直被人當作“豬”來看待,並沒有得到別人的同情,甚至被視為活該。

甚至可以這么說,大家都在做互相欺騙的能事:政府在騙,騙百姓土地,騙中央的政策;企業在騙,假冒偽劣產品肆虐,偷稅漏稅橫行;學校在騙,騙各種學費,騙各種職稱;媒體在騙,各種假新聞,各種假廣告……現在的中國,最不相信的就是信任,要乾點事情,大家都相互欺騙,互不信任,相互提防,大部分精力都浪費在考察、調查和反調查的偽裝和鬥智鬥勇裡面了。

二、詐欺之鄉,雙峰標本

湖南雙峰號稱詐欺之鄉,絕對是個研究“群體犯罪”的好樣本。

雙峰經歷了幾輪產業升級的:第一階段以製販假證為主;第二階段以做假證為幌子的詐欺;第三階段是“請將錢打到某某卡號”的電信詐欺;第四階段是主攻官員的PS艷照敲詐……而且誓將產業做到國際化的程度:做製販假證的叫“環球證件”;做簡訊詐欺的叫“太平洋投資”;艷照“PS”敲詐的叫“世界私家偵探”……儼然是一個詐欺形成完全產業鏈的地方。

有人說,湖南雙峰素有“國藩故里,湘軍搖籃,女傑之鄉”之譽,提倡儒學,民風彪悍,其實依筆者看來:儒雅稱不上,彪悍倒是真,兩湖之士確實可以和兩廣之地跑出來的“長毛”互毆幾場的。湖南這地方挺神奇的,歷來都出猛人,且自古有點邪。你看啊,蠱術、趕屍什麼的都是湖南的獨門絕學,如今湖南的雙峰又將詐欺做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程度,確實也體現了“大國工匠”的精神。

雙峰縣屬於典型的中部窮縣,向來都是犯罪高危區,不少人為賊作盜,行騙使詐,並藉此發家致富,更可怕的是,不僅沒有道德負擔,相反卻成為鄉民艷羨的對象。

究其原因,筆者分析,大致羅列如下:

一是“白貓黑貓論”的思想遺毒。我們整個社會“笑貧不笑娼,羨財不羨德”,誰弄得到錢誰就是大爺,雙峰縣也概莫能外。他們羨慕的就是靠外出詐欺發財的成功人士,而遵紀守法在家務農的人往往被人視為沒出息。在這些鄉民看來,道德可棄之若敝屐,法律也可視之如糞土,最實在就是手頭上有多少錢,根本不顧這錢乾不乾淨了。

二是“地方保護主義”的思維慣性。當地百姓已經形成默契,“要騙就騙外地人,要偷就要偷外地人”,他們在當地,聚集在一起,互相交流,互相模仿,互相合作,通過“傳幫帶”的方式將騙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然後就以“同鄉組團”群體犯罪的形式流竄到各地作案,得手後又回鄉銷贓躲藏,在宗族掩護下逃避偵查打擊。

三是“群氓思維”的群體無意識。群氓就是聚集起來的表現為同質均一心理意識的人類群體。勒龐在《烏合之眾》一書中指出:“如果我們把道德定義為持久地尊重一定的社會習俗,不斷抑制私心的衝動,那么很明顯,群體不具備任何的道德。”雙峰縣的騙子是集體行動,並非單獨作惡的,所以很容易清濁合流、正邪不辨,所謂“羊隨大群不挨打,人隨大流不挨罰”,紛紛參與到詐欺的行列之中,甚至簡單地將之視作一門產業。早些年,比如80年代莆田游醫詐欺、90年代溫州髮廊妹賣淫也是同樣思維下的產物。

四是“扭曲的再分配”思維的產物。雙峰是中部貧困縣,由於受制於人口、資源、地理位置、產業布局和經濟政策等諸多因素,中國區際經濟發展極不平衡,中西部地區要遠遠落後於東南沿海和北上廣經濟群,城鄉差距、地域差距使內地一些人產生了以犯罪來平衡被剝奪感,並天然地視之為“正當性”,認為他們是以這種極端的方式融入社會分工,強行對收入進行再分配,爭奪生存資源。

……原因種種,但恰恰是個非常典型的群體犯罪樣本!

三、羊群效應和漣漪效應

大家都有一種騙人的衝動,原因其實並不複雜,本質上與“哄搶”極其類似。在個人利益面前,如果大家都在搶,搶了也沒處理,那么利益一權衡:我不搶我就吃虧;如果大家都在騙,騙了也沒處理,那么利益一權衡:我不騙我吃虧。關鍵原因在哪裡呢?就是第一個搶,第一個騙的,他相當成功的,貌似搶到人生“第一桶金”一般,而且並沒有採用相應的辦法來懲治,這樣一來,產生兩個著名的效應:

一是“羊群效應”。“羊群效應”描述的是這樣一種現象:如果一頭羊發現了一片肥沃的綠草地,並在那裡吃到了新鮮的青草,後來的羊群就會一哄而上,爭搶那裡的青草,全然不顧旁邊虎視眈眈的狼,或者看不到其它還有更好的青草。事實上羊群效應就是一種跟風行為,它表現了人類共有的一種從眾心理。

二是“漣漪效應”。“漣漪效應”描述的是這樣一種現象:往一湖平靜的湖水裡扔進一塊石頭,泛起的水波紋會逐漸波及到很遠的地方,也就是說一群人看到有人破壞規則,而未見對這種不良行為的及時處理,就會模仿破壞規則的行為。如果對這種現象不加以制止的話,那么“漣漪效應”就會迅速放大成“潮湧效應”,也就是大家所說的泛濫成災。

這兩種效應最適合“群氓”了,或者說群氓就是這么形成的,而且群氓是最好利用來做壞事的:就個體而言,他們因為相對理性,他們是想貪小便宜,但考慮到做壞事的成本,似乎又膽小如鼠了,但如果有人登高一呼,則立刻應者如雲,血脈賁張,作惡的勇氣能呈幾何級數地增長,關鍵誰先做出對的椽子,人人都希望別人去出頭,自己隨大流,如果懲治首惡的法律過於嚴苛,先出頭的椽子被砍了,那么他們便會作鳥獸散,當初慷慨激昂的誓言,萬夫不擋的勇氣全不提了,反之,若是法律表現出軟弱的徵兆,讓首惡者得到巨大的回報而不受懲治或者逃離懲治,如同漣漪一樣擴散開去甚至形成潮湧,他們便增添十倍勇氣,迸發出百倍的破壞力,去做這些壞事。魯迅筆下,雷峰塔的轟然倒塌,歸功於第一個“百姓”的示範,抱回家一塊磚,對人吹噓自己有多少能耐。然後呢,因為每一個人都要貪一點小便宜,所以紛紛學樣抱一塊磚回家,這個時候大家都抱著“法不責眾”的心態了,於是很快就造就了雷峰塔的倒塌。雷峰塔比作一個國家的話,其實也是同樣的道理。

正因為如此,對付詐欺團伙,關鍵在於蛇打七寸,狠打那隻身先示範的“頭羊”,同時,又要攻其要害,堅決拋卻“法不責眾”的陋見,一經發現立即拿下,讓每個人的犯罪成本遠遠高於收益成本。

而對於在騙子眼中是“豬”的我們,自然要做好防騙措施。一招勝千招,防騙的關鍵,還是在於防貪。

騙子為什麼這么多?原因自然是真有個龐大的傻子市場。這個傻子市場哪裡來的?傻子其實並不是真的變成了豬,只不過是利令智昏罷了,屬於間歇性智障罷了。騙子就是很好地利用了人的弱點——貪心,這源於人類無限的欲望。對於這一點你要切記“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和“天上不會掉餡餅”。

可以這么說,如果沒有貪心的“傻子”來傻傻地配合,那么再狡猾的“騙子”也無計可施的,畢竟心中有鬼,才會招來鬼。當你發現自己上當了,後悔莫及,才想到報警。

但是騙子既然成為產業,就根本不是你想抓就能抓的,更何況抓到了也追回不你的“智商稅”。比如公安在接到你報案後,成立了工作組,查到了開戶是個廣東人,基本信息查實了,他們然後千里迢迢跑過抓人,發現這個人10多年前就不在戶籍地住了,走訪親屬同學朋友,無人告知。再找提錢的ATM,在福建,於是圍繞這個監控錄像,逐個小旅館四處找,等百折不撓抓到人了。公安發現錢早就花光了,或轉移到菲律賓、馬來西來了,更何況,抓的可能是小馬仔,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錢是鐵定追不回來了。這個時候你罵死辦案的公安,真沒用!

這到底是誰沒用呢?你在轉賬的時候也用同樣的態度罵了攔著你的銀行和公安,好不好?還是自己先醒醒吧!

結語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