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音)在最深的紅塵里等你

2019-03-07 08:04:44

在最深的紅塵里等你

文字 靜水流深yw編輯 阿森

【編者按】一段等候的歌,一首相思的曲。這是一頭長髮隨風飄逸的女子,在紅塵的轉彎處,輕輕述說著她千般的守候,萬般的渴望。詩一樣的語言,夢一般的意境。

其實我一直在等待,等待那個心靈的邀約。在青山綠水旁,支一間茅屋,捨棄繁華,剔除塵埃,哪怕青春不在,哪怕步履蹣跚,卻依然固守內心美好的諾言。我想,那時候,天一定會湛藍如秦時的明朗;月,一定會豐盈如漢時的圓滿。

輕吟一首古琴的鏇律,箏鳴一個世紀的等待,幽幽一曲寂寞的痴狂,誰人弄懂?水月塵軒旁,望斷來路,別後經年,不知你可還識得舊顏?霜白鬢角,渾濁的眸子裡依然有著最初的嬌羞與美好。不知道,等的你,可否在驀然回首之時,迷失了曾經相約的夢中之路?或許忘記了該沿著哪段心曲,夢回從前。

從朝陽初升,望到夕陽西落,晚霞印染,在靜水草舍邊,一個孤獨的身影,伴著一輪水月,靜靜的,佇立成一道永恆的風景。今夜,你會來嗎?在最深的紅塵里與你相遇,在最長的夢裡與你相擁,於是,我們隔著銀河相約夕陽晚照。在水月塵軒邊,放逐一個未完的夢。

你說:你要等我,等我在青山綠水邊,等我在秦時漢月的清輝里。哪怕你我都已蒼老得看不清彼此的容顏,你也要等我。等我背起蒼老的你,等我為你點一盞燭光書寫我們的愛戀。我含著淚說:我會,即便等到生命的終端,也會時刻記得我們的諾言。坐在如水的夜裡,細細回憶,將每一個細節放大,將你的笑容銘刻在心。攢起相見那夜的柔情,靜靜的將你想念。今夜,你會駕一葉扁舟踏水而來嗎?

夜深了,躲在無法穿透的黑暗中,攏一袖淒涼,任憑孤獨與寂寞常相斯守。不惶然,不躲閃,即便涼夜打濕了跳動的心、風凌亂了容顏,卻依然靜靜的,不肯離開。只怕一躲閃、一恍然,你的身影便倏然掠向更深的蒼茫。只怕,在蒼茫氤氳的天地間,於喧嚷的眾生中,你,尋我不到。

等你,從黃昏到日出,

等你,從春雨綿綿到白雪皚皚。

等你,從青春到身後百年。

等你,哪怕將胸口的那塊頑石磨礪成錚亮的念珠。

等你,只為疲憊的身影終將偎依在溫暖的懷抱。

等你,到孱弱的靈魂亦被細密如織的心思纏繞成月下的孤影。

等你,在不可預知的明天。

等你,等你,來圓一個夢。

前方,或,大雨傾注,或,狂風猙獰,或,溝溝坎坎,或,烈焰成池,飛度無日,我,也靜靜地守望,等待。固執的守候,其實,只為等你那盈盈的一握。那么,你,可飛得過萬丈幽谷?

今夜,不去探究,亦無意眺望。此時,窗外有清風,天空有明月,青草中,有蟲鳴,花園中,有飛花撲簌,此時如果有雨多好?

知道你定是存在,或者就在我的窗外,或許遠在一個不可知的天邊,或者此刻正在長途跋涉中,所以,我才無悔地守候。守侯一個心靈的家園。任心路茫茫,心雨淅瀝。

等你,夜裡與不肯眠去的影子說話,靜謐中,唯有極為敏銳的耳朵與滴答的鐘表僵持。

只有你,才能讓我溫柔成塵埃里的花蕊,只有你才可以讓我消了銳氣,平了菱角,柔軟成你枕邊幽蘭,裹了滿心溫軟的話語,只對你莞爾一笑,卻不敢睜開眼睛,看清你的容顏。惟恐張合之間,亂了腮邊羞澀的飛花,擾了一枕纏綿的夢境。寧願閉上雙目,抱著即便是夢中的纏綿,與你相依相偎。重重世寰,你我只能守著夢中的一笑一靨。無力掙脫,只有等待。

掩窗戶,閉簾幔,任思念蔓延。沒有前生,亦無來世,所擁有的,就是這紅塵中與你的相遇,期待著與你的重逢。只因如此,有了一個未知的明天,才削減了塵世中疲憊的身隱痛的心。

記得,我一直在那個季節的轉彎處等候,一襲薄衫,一頭如瀑的長髮,滿腔的柔情,承載著千年古意的憂傷——只為將你等候。

歡 迎 來 訪阿 森 圖 書 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