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霸凌,太文明的小孩你就得教他野蠻些

2019-03-15 14:59:51

看見說校園霸凌的。

定義是指一個學生長時間、重複地暴露在一個或多個學生主導的欺負或騷擾行為中,或是學生被鎖定為欺凌對象而成為受凌虐學生,導致其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的情形。

這事非常惡劣,夠格上刑事案的不打算在此討論,那由法律制裁。

想討論的是程度稍輕的被欺負情形。

這事從來就有。

把娃送進幼稚園開始,就是他們社會化的開始,層出不窮的問題全都是競爭和適應。

小孩世界,遵循更直接的叢林法則。

校園霸凌事件發生地,中關村二小

叢林法則是啥?物競天擇,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同一類的,打贏的說了算。

所以如果是群體動物的話,不合群的容易吃虧,弱的容易被結夥欺負。

手裡有好玩具是優勢,有好吃的也是優勢。

能打也行,特別聰明亦可。

能忍能扛也可以,就是比較憋屈。

但叢林法則也簡單,就是小孩們衝突起來,一旦遇到強烈反擊,或者馬上要付出被收拾的代價,問題解決起來也很快。

如果被欺負了完全不懂即刻反擊,事情就會越變越糟。

性格比較懦弱的小孩,會比較容易讓欺負發展成霸凌。

多年以前,我家鄰居小孩被別家娃兒咬了一口,他就馬上教他小孩打拳。我特別羨慕,在旁邊跟著學。

有哥姐的當即把破孩揍回去,國小時曾經恰好遇見一群小屁孩欺負我弟,即時衝過去開打。

可我們家不護犢子,在外和其他小孩起爭執的話,回家肯定是先被收拾一頓讓反省自個。

小孩子如果在外面被欺負回家沒退路,這感覺實在太糟糕。這事我記恨至今。

和朋友們討論過這種事,不論個性強弱,全都有小時候被欺負的記憶。

朋友甲貢獻的記憶是,他小的時候念郊區國小,每逢交學費一伙食費的日子,都會有大孩子三五結夥堵在路上來搶。那時候不像現在,家長們也未必每次都能保駕護航,他們班小朋友們集體想了個辦法:約好時間坐車回學校,錢放在女生書包里。車到站,壞孩子們圍過來時,小女生們負責背著書包狂奔回校,小男生們留下來打架,或者挨打。總歸這辦法是有用了,所以他印象深刻。

朋友乙回憶說,她小時候轉學到新地方,有兩個當地女孩追上門去欺負她的辦法,是總去摘掉或毀掉她種的小菜苗。她天天哭,哭了幾個月後,有一天當面找上這兩個女孩問:是你總是弄壞我的菜苗?第一個女孩否認了。再問第二個,女孩說是又怎樣。她兩個巴掌扇過去。回家她媽問,聽說你打人了?她說了原委,她媽說,喔這樣,不再追究。被打的孩子家長找上門來時,她媽誠懇道歉,打人不對。

小孩在幼稚園和學校的日常,打起來或者被欺負,文明國度有文明辦法處理,二桿子文明地區有二桿子辦法處理。

這種事,要講理,誓要分出個是非對錯子午卯酉的成本奇高。此處舉例和沙盤推演事件過程省略五千字。

說回成人世界。人類比較厲害,進化到了文明世界和叢林法則並存。

文明世界是一種理想,大夥一直在努力,都希望做個文明人。不過,都說了是理想,還沒完全實現呢。

完全徹底地文明起來成本非常高,但凡娃打架都鬧上法庭,爹媽學校全卷進去要個說法,幼稚園學校很忙。全都不文明也不行,重新變成動物世界,這不好。

那么玩法就變成均衡些比較好:拳頭太硬的小孩你得教他文明些,他們共情能力也許比較差,容易犯法,終於惹上了更厲害的所付代價更高;太文明的小孩,你就得教他野蠻些體能好些,萬一打起來起碼知道跑,不能傻站在那裡只知道哭或者講道理,還要學會求援。

如果你家特別文明的信念和教育結果,是讓你家娃兒被欺負得既打不過對方,又沒其他策略反擊或翻盤,或者反擊的策略代價非常之高,這種教育或者養育,也許需要修正。

可能聽起來政治不正確,這還有天理么?有的,如果按物競天擇的天理,就是這種個體,社會化適應得不太好,被社群排斥,特別弱小,而且弱勢非常明顯。

問題更大的也許是父母,全盤相信我們這個世界是理想中的文明童話世界,善良軟弱必被獎勵和拯救,邪惡蠻橫必被嚴懲唾棄。在全球著名科普作家撰寫的新演化論假說里,讀完之後最為暗黑的看法也許是:善良和邪惡,都是遠古生存競爭的策略之一種。

文明的精粹之一,也許是在於讓我們儘可能認知客觀,搞清人性特點,而不是完全自廢武功,比如說放棄自保和競爭的本能。

幼稚園和學校里,小孩的密集程度,有時會令人比對起一些群居動物的幼獸相處場景,追逐打鬧,東撓一爪西咬一口,忽然就打成一團。再大一些,則開始練習格鬥炫耀示威,為即將到來的性成熟求偶階段做準備。

很多人都有小時候被欺負霸凌過的記憶和經驗,回憶起來,其間應對的各出奇謀和種種策略,是成長之路,是他們獨自通過的關卡,打過的木人巷,成為他們的經驗值。當然,這裡說的是那些不太弱甚至是相當強悍的小孩。

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這話是對的。

父母不可能罩著小孩一輩子,你得想盡一切辦法,讓他們儘快成長,發展出自己的生存應對策略和技能。

真正的善良並不軟弱,是在知曉邪惡和黑暗之後仍然選擇善良。

真正的文明社會,是大部分人從資源匱乏的“我為什麼要對你好”本能,提升到安全感不錯的“我為什麼要對你不好”,損人行為要付得不償失的代價。

要慶幸的還是人類社會獨有的文明進程,弱勢個體仍有成長和強大的機會。

霸凌並不只存在於校園,除了全方位譴責,如果按叢林法則的邏輯,最有效的,是第一時間予以最大反擊,竭盡全力,讓對方代價高昂。

原標題:對校園霸凌的歪樓看法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