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畫生育變遷史:從娘胎里被計畫的中國人

2018-09-06 18:56:37

文/一張大字報

01

馬寅初很氣憤,他生氣並不是因為蔣介石沒有親自邀請他赴宴,做學生的沒給當老師的面子。

馬寅初氣的是為什麼蔣介石偏偏是他的學生。

自從1928年擔任南京立法委員後,馬寅初就對這屆政府很不爽,九一八事變他把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罵的狗血淋頭,在立法院會議上指著孔祥熙的鼻子,大罵四大家族是一群發國難財的資本家。馬寅初破口大罵不是因為政府個個是草包,是貪污犯,而是逼的一個經濟學家為了政治去罵人。

最後蔣介石終於受不了自己老師的連番開炮,大手一揮關了馬寅初禁閉,後來在我黨和社會輿論的壓力下,1942年8月,馬寅初從牢里被放了出來,後又被蔣介石軟禁在歌樂山,兩年後才真正重獲自由。

1948年,全國就要解放,在中國共產黨的掩護下,馬寅初從香港趕赴北京,投入到了新中國的懷抱。

人對新事物總是既恐懼又興奮,興奮的是期待,恐懼的是未知。對於新中國,馬寅初顯得有些慌亂。

1949年3月25日,在歡迎領導人從西柏坡遷至北平的儀式上,馬寅初不顧會場紀律,跑向周恩來乘坐的吉普車,大聲對周恩來說:“遵照你的指示,我已平安來到北平。”

三民主義遠去,社會主義到來,社會各界都想從新中國這張白紙上來一筆,馬寅初也不例外。

馬寅初發現,中國人口的增長率是每年增長22%以上,有些地方甚至達到30%,在50年後中國人口將暴漲至26億,馬寅初嚇了一跳,到時青藏高原估計都會站滿了人,別說吃飯是問題,拉屎也會是不小的難題。

馬寅初認為缺少計畫生育的計畫經濟,那就不叫計畫經濟。但馬寅初反對人工流產,主張獎罰制,多生多交稅,少生少交稅。

馬寅初:“最好是一對夫婦只生兩個孩子,對只有兩個孩子的父母加以獎勵,而對超過兩個孩子的父母要抽稅”。

他的主張得到了毛主席的讚賞,馬寅初認為時機已然成熟。

02

1957年7月5日,馬寅初的《新人口論》在人民日報發表,正式提出了社會主義計畫生育問題。

馬寅初很有信心,他的信心不是來自於自己理論的無懈可擊,而是對主席的讚賞有信心。他覺得50億人口的問題馬上可以解決,最起碼拉屎不會再是個問題。

不幸總是突然,一場席捲整箇中國大陸的反右運動,讓馬寅初的腦瓜子徹底蒙圈了,《光明日報》率先刊文猛批馬寅初,批判之聲從四面八方而來,自上而下,《新人口論》成了馬寅初的“小辮子”,“50億人口”又變成了問題。

馬寅初並不準備妥協,連連登報進行反擊,大罵老蔣的馬寅初滿血復活。

最後真正擊潰馬寅初的,不是無休止的批鬥,而是因為一句話。

隨著畝產萬斤的衛星上天,祖國形勢一片大好,趕英超美勢在必得。

“現在看來,搞十幾億人口也不要緊。”毛主席說

就是這句話,讓馬寅初沒了主心骨。其實一句話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出自誰之口。

之後幾年,人民民眾似乎為了回響畝產萬斤的號召,人口也跟著成倍暴漲,一飛沖天。在錯誤的政策下,人口錯誤的增長,顯然是個錯誤的局面,其後2000萬人口如洪水野獸湧向城市,這下將中央沖昏了頭,不得不在兩年之內將其疏導回農村。

因而計畫生育再次被提及。

1962年12月,國務院發布《關於認真提倡計畫生育的指示》,計畫生育被國務院正式立項提出。

但是在此後的歲月,中國大地紅旗滾滾,人山人海,計畫生育有名無實,再一次被擱置。

直到1980年9月,中共中央在《人民日報》發表《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號召每對夫妻只生一個孩子。隨著方針的落地,計畫生育這才被正式實施。

03

曾書記從小就勵志要做官,還要做大官,但他不想做被領導批評的官,所以他現在很煩。

曾書記做冠縣縣委書記才兩年,就被上級通報批評,他被批評不是因為貪污受賄,馬屁總是拍不響,而是因為計畫生育,冠縣排在整個山東省的老末,還來了個黃牌警告,不僅煩,還很慌。

1991年4月27日在冠縣縣委擴大會議上,曾書記放了狠話,因為冠縣丟不起這個人,他的偉大志向更丟不起。

“我們要痛下決心,用非常之法,下非常之力,乾非常之事,立非常之功”

會議很成功,各個鄉鎮黨書記都恨不得馬上就回去行非常之法,革命隊伍氣勢如虹。

但就有那么兩個書記挑了所有人的神經,潑了一盆社會主義冷水。這二人表示自己鄉鎮有種種困難,工作不好做云云。

話還沒講完,曾書記隨即一拍桌子:“武警!銬起來,押下台去!查查他們有什麼違紀現象!”

所有人都集體蒙圈了,會場一片寂靜。

“計畫生育是國策,你為難,便是讓國家為難!現在,誰還有什麼困難?”

一場浩浩蕩蕩的計畫生育“大躍進”,在一片蒙圈中展開了。

為了避免鄉里人情,縣政府專門從外地調來人員進行計生工作,各鄉鎮組建計畫生育執法隊。如果有人成功舉報懷孕者,可以拿到罰款的百分之五,以至於站在大街上,告密者們恨不得看誰都是孕婦。

各地鄉鎮醫院太平間堆滿了嬰兒屍體,來體檢的女性堵得醫院水泄不通,滿大街的帳篷里全是正準備引產的婦女,搞不清的還以為是美帝的陰謀。

一人超生,全家受罰,力度空前,聞所未聞,這更像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是人類意志與自然天性的對抗。

“該留不留,扒屋牽牛”、“基本國策要貫徹,真抓實幹一百天”的口號遍布大街小巷。

計畫生育摧枯拉朽般,所過之處,一孩不留。

龍捲風過後,留下的只有一地雞毛。

而曾書記在運動的第二年,便升任市地委副書記,離開了冠縣。

在曾書記升遷的9年後,2001年12月29日,計畫生育才被正式寫入《憲法》。

04

相比曾書記,張藝謀也很煩,大導演煩是煩,但他不慌。

張導的煩惱不是因為電影票房撲街,而是因為一則尋人啟事。票房撲街頂多少吃幾碗羊肉泡饃,而這則尋人啟事,很可能讓這個陝西漢子連饃都吃不到。

2013年,張藝謀與第二任妻子陳婷結婚兩年了,距馬寅初提出《新人口論》已經過去56年,從1999年相戀,到2011年兩人在無錫登記結婚,陳婷等了12年,而東方衛報刊登尋找張藝謀的尋人啟事,只用了半小時。

當年5月有媒體爆料,張大導演與陳婷在無錫育有三個子女,皆是未婚先育,還有人聲稱張藝謀先後結過四次婚,有七個孩子,張藝謀一下從張導變成了“葫蘆娃爸爸”。

當然,“葫蘆娃爸爸”是假,無錫三兄妹卻是真。

2013年11月25日,無錫市計生委稱找不到張大導演,東方衛報當天便刊登了尋找張藝謀的尋人啟事,以配合計生委工作,可以說是相當的默契。

其實說到底尋人啟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張藝謀作為中國第五代導演,公眾人物帶頭超生,公然違背國策,曾書記第一個不答應。

在無錫市計生委的追查下,張大導演繳納了740多萬罰款,創下歷史記錄,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戲照樣拍,發布會照樣開,吃瓜民眾期待的好戲落了個空,不牽他的牛,扒他的房,最起碼也要砸了他的攝像機啊。

直到這時人民民眾才發現,計畫生育國策的風向恐怕要變了。

05

2015年10月,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制定 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決定實施全面二胎政策,2016年1月1日正式實施。

而2017年我國全年出生人口1723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2.4

3%,比邁入老齡化社會的日本還要低。

在全面二胎政策的兩年後,2018年8月14日,新華社發表《提高生育率:新時代中國人口發展的新任務》一文:

“設立生育基金制度,儘量實現二孩生育補貼的自我運轉。可規定40歲以下公民不論男女,每年必須以工資的一定比例繳納生育基金,並進入個人賬戶。家庭在生育第二胎及以上時,可申請取出生育基金並領取生育補貼,用於補償婦女及其家庭在生育期中斷勞動而造成的短期收入損失。如公民未生育二孩,賬戶資金則待退休時再行取出。生育基金採用現收現付制,即個人累計繳納而尚未取出的生育基金,可用於政府對其他家庭的生育補貼支付,不足部分再由國家財政補貼。”

通篇文章只有四個字,那就是“為國生娃。”

從“只生一個好,國家來養老”到全面二孩的開放,國民們一直在為國分憂,而在房價沖天,消費降級的今天,我們該考慮更多的應該是自己吧。

作者:老子沒有筆,公眾號:一張大字報(ID:yizhangdazibao)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