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是一所什麼樣的學校?美國這么多大佬把錢砸向它。

2019-02-20 17:24:45

這到底是一所什麼樣的學校?美國這么多大佬把錢砸向這國小校。

為什麼扎克伯格他們給這所國小投了一億美元

Altschool是最近被矽谷熱捧的一所國小。這所面向學前班到8年級孩子的學校吸引了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賈伯斯妻子,Paypal創始人等矽谷傳奇投資人,最近剛剛融資1億美元。這是一所很有個性的國小,它試圖去解決一個教育的困境:以“兒童為中心”的個性化教學是否絕對無法像公立學校那樣規模化,標準化地運作?目前來看,試驗是成功的。

文 / 姜之端 摺子(部分資料編譯自《Wired》)

這是一所什麼樣的學校?

《第一財經周刊》的記者在文章中告訴我們:如果你去被稱為Altschool連鎖國小中的任何一所參觀,也許都會感到失望。

它沒有顯眼的校舍,只是就地改造了舊金山當地不大的民居。靠近舊金山Fort Mason的那所學校,教室空間狹長,沒什麼書桌,只有最簡單的書櫃,以及滿牆的便利貼。

一所Altschool的外觀

一個典型的教室。看起來,它的基礎硬體配置和國內那些典型的小規模課外興趣班類似

在學校網站的醒目位置,掛著一個宣傳片,裡面是學校正在上課的場景

現在,他們有了4間校舍。下一年,將會有8個校區,包括布魯克林附近的一個村舍,也是第一個走出舊金山地區的教學點。

根據學生的年齡,他們會得到iPad或者Chromebook,以及因人而異的每周“任務清單”,這個單子上會列出學生們要獨立或團隊完成的活動,這些活動都是根據他們的優勢和弱勢能力制定的。同時,Alt Schools會一直跟蹤孩子們的成長軌跡,記錄他們每一次的進步和退步。

創辦這所學校的Max Ventillia是前google公司員工,他在2013年創辦這所學校時,只有5個家庭,20多個5-10歲的學生,完全小作坊式的運作。他把他的教學模式稱之為“以學生為中心主導的微型學校”。到目前為止,Altschool的每個學校不超過4個班,一般是學前班到1級,2年級到5年級,6年級到8年級。每個班不超過25人,至少配2個老師。

一間空教室,不同年級的孩子們可以在一起上課,完成各自的任務

他辦學的動力來自他自己的孩子。他發現,在幼稚園階段,孩子們還有不少選擇,比如有“蒙特梭利”這樣以孩子為中心的教學方式,讓幼兒們通過玩跟探索輕鬆自由地學習。一旦到了國小,家長就面臨著非此即彼的選擇。要么是能堅持個性化教學昂貴的私立學校,要么是相對便宜,但是是將孩子塞進同一個課堂的公立學校。

Altschool試圖提供第三種選擇,它想給學生提供最符合他們個性和需求的學習方式,並且能夠規模化——儘管目前要參與這樣的實驗並不便宜。他們的學費是一年20875美元。

具體的做法是他們通過開發具體的軟硬體產品,幫助教師創造更個性化的教學計畫。AltSchool不會向所有的孩子在整個學年提供相同的課程,所有的教學計畫會根據每個學生的情況量身定做。

Altschool的教學理念教育+設計+程式+創業者精神

Altschool這一整套的教學理念和設計在已有的學校里獲得了很好的反響。投資人對他們寄予的更大期望是拯救美國岌岌可危的公立學校系統。在Ventilla的構想里,從日常教學,到行政事務管理,再到教師招聘,每一個運營學校的關鍵環節都應當被納入公司的技術平台。他希望在2017年9月前將這個平台公開給其他學校有償使用。

蒙特梭利2.0

關於教育科技,一直有個很難跨越的鴻溝:最懂學校教育的人無法輕鬆自如地開發他們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而矽谷的碼農們做出來的工具化產品又很難真正走進課堂。

創始人Max Ventillia

Altschool試圖讓願意嘗試的教師和程式設計師坐在一起。這個學校一共115位雇員,超過1/3是程式設計師。

在創立AltSchool之前,Ventilla在Google工作,他曾參與構建名為Aardvark的搜尋引擎,後來賣給了google。後來,他負責谷歌的個性化首頁,並建立起現在Google now的技術基礎框架。

Google是程式設計師帶給這個世界最美妙的東西之一。它將整個世界的信息結構化,並按照不同的用戶特點,給每人提供個性化的搜尋結果。

這在某種程度上和Ventilla進行的實驗類似。他認為,當今許多學校的通病是“多數人的暴政。”

“如果我讓你給20個9歲的學生上課,其中一部分人不想呆在教室,每個人的興趣點又各不相同,你可能只能採用你現在的通用型的教學模式”,他在接受《連線》雜誌採訪時說,“你要把45分鐘的課堂時間規劃好,調動孩子的興趣,有人不聽話還要規勸他們。”

Ventilla喜歡把AltSchool稱作是蒙特梭利的2.0版本。蒙特梭利教學法著重於讓孩子們通過獨立的任務完成學習。這種教學法大概100年前就誕生了,他相信如果它的發明者瑪利亞·蒙特梭利到現在還活著,她也會把很多新科技運用到教學中來。

Ventilla的工程師團隊會將從學前班到8年級內容分解成一個個細小的模組,建立一個資料庫。他們會參考一系列現有的教育標準和建議。在開學之前,老師要和學生聊天,根據不同學生的興趣、強弱項和學習方式,制定不同的學習檔案。

AltSchool已經建立起一個數字平台,叫做My AltSchool,這裡面能追蹤前文說到的“任務清單”,也就是動態課程表,在AltSchool中,每一項活動被視為一張卡片。學生們登入My AltSchool 的個人頁面,打開任務清單,然後便能看到20~25個老師為他們準備的活動卡片。

這些活動卡片可能會引導學生練習口語,快速回答,或則看線上視頻,在第三方平台上進行數學比賽等等。這些活動有的在網上進行,有的在現實中進行,老師都能及時看到學生的表現。他們可以自己給學生做活動,也可以從My AltSchool的圖書館裡找到其他老師做的活動卡片參考。

老師Paul France和他的兩個學生。

France承認,完全自創活動卡是件費時的事情。因為他要針對很多孩子每人因人而異制定幾十個活動項目,有的要加強數學訓練,而有的孩子要加強閱讀理解等等。

“現在這些工作都很繁重,因為AltSchool的網上項目剛開始,所以所有的資料還要慢慢補充”他說,“從今年開始,4個年級的課程都會構建出來,想想還是挺興奮的”。France和其他AltSchool的老師一道參與到項目編程工作中,他們幫助程式設計師一起在使用中尋找bug,也幫助程式設計師理解課堂生態。

Altschool也提供面向家長的應用程式,家長也能參與和老師一起給孩子制定任務清單,同時在電腦和手機上查看孩子的情況。

因為每個學生有獨一無二的課程表,他們上課的場景和普通學校頗為不同。

不同年齡的學生混在一個教室中,有些學生獨自進行一些項目,而有些圍坐在老師身邊。一個8歲的學生很可能已開始學習通常10歲才開始學習的數學,而語言和閱讀課程則仍然和其他8歲學生的進度差不多。

即使是圍坐一起進行閱讀訓練,情況看起來也頗為複雜,這些學生年齡不同,閱讀水平也不同,因此他們閱讀時所使用的學習方式也不同。“一個例子是,我的班級有個學生的閱讀水平已經很高了,遠遠超出別人,所以圍坐一起閱讀時,我會要求她將文本改編成一個劇本。”France說。(via 第一財經周刊)

Altschool也使用美國全國通用的考試系統MAP(Measures of Academic Progress,學業進度評估),進行1年3次的考試。標準化測試可以用來衡量孩子學習到了什麼程度。這些測試多少讓家長放心,自己的孩子只是在用一種比較特別的方式學習罷了。

不斷疊代的學校

上課場景

像軟體一樣,這個學校的一切都在快速疊代,根據使用者的反饋來改進工具、流程或是體驗。

AltSchool產品副總裁RajBhatia對於自己工作的描述是“給老師們提供全力支持”。他和他的團隊把AltSchool的老師當作實驗對象,研究他們使用科技教學時候哪些部分可以幫助提升教學表現。

比如他們發現有的教學工具運行得很慢,以至於老師15%的時間都耗在打開系統等待下載上。這就必須得到改進。

在加入AltSchool之前,他任職於Zynga公司,在那裡,即便是遊戲更新也要調查大量用戶進行評估。當他到了AltSchool之後,他只用鑽研好一個班級的情況,解決一個班級的教學模式,但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迄今為止,AltSchool的教師服務團隊已經處理了4400份來自學校老師的報告。這些報告中,從一開始修理壞的門把手、水龍到到後來科技產品部分的反饋逐漸增多,對於Bhatia來說,這便是整個AltSchool的進步。

對於AltSchool的老師而言,他們要做的遠不止給學校運行查缺補漏。他們還要參與到全新套用軟體的開發,比如一個用以記錄學生每天到校離校的電子登記系統。

老師們還把他們的想法融入到了一個叫Altvideo的程式里,這個軟體是為家長們開發的。家長們可以通過該軟體看到孩子們在教室里上課的視頻。

Ventilla認為將來有一天,記錄下來的視頻和My AltSchool收集的學生進步情況結合起來,能夠減少無休止的測試,不只是在AltSchool,而是在全國的學校。

Ventilla的團隊現在正在為老師研發一個推薦引擎,和Amazon 、Netflix所使用的不太一樣。這個工具能把AltSchool中每個學生的情況納入考慮,以便給學生安排活動。“想想這個系統要是能定位到Jonny(一位學生)是個聽覺型學習者,他喜歡聽磁帶但不擅長估算,然後給他活動推薦,該是多么棒”。Bhatia如是說,今年這個工具可能就會產出一個早期試用版。

某個產品一旦在AltSchool的環境裡運行良好,他們便想要把這個產品捆綁到他們稱為“21世紀教育作業系統”中,以便今後大範圍推廣試用。這相當於是給經濟緊張的其他學校做用戶實驗。Ventilla希望Altschool能像Google這樣的技術公司一樣,將收入的10%不斷的放入研發中。

Ventilla說:“我不認為所有的學校都會接受AltSchool的課堂教學,但若經過長期驗證,這種教育方法既能節省老師時間,又能提高教學質量和教學靈活性,那么他們便會願意嘗試這種前所未有的方法。”

Katie Gibbons作為老師去年加入AltSchool時,她說整個系統還有幾個比較大的漏洞,比如說在特定科目上學生如何標記學生進步了多少。

Gibbons說,老師和程式設計師們慢慢地把把一些問題解決了,就像是AltSchool的魔法一樣。不像一般的公立學校,當程式運轉不了或者速度較慢時,一個39人的產品研發團隊隨時候命解決問題。這也許是為什麼AltSchool的一位老師Mara Pauker 把公司描述為由Ventilla領銜的倒金字塔了。“公司里的每個人都隨時待命為老師服務”,Gibbons說,“這是那些老師在他們之前的職業生涯中從未體驗過的。”

在低年級課堂上聽課的小男孩

早晨的零食時間,老師在放一個學生自己做的視頻

孩子們的藝術作業被貼在牆上做裝飾

學校雇員在flickr上貼出來學校的午餐

(鳴謝外灘教育)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