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算什麼,如果這個少女活著,李世民都當不了皇帝

2019-02-19 19:29:37

國館編輯部:

大家好,我是影弟,人稱“娛樂圈紀委”。

這次我們不聊娛樂圈的事,我們來聊唐朝貴族圈的事兒。放心,一樣很有趣的。

你知道唐朝最厲害的人是誰嗎?

唐太宗?武則天?魏徵?狄仁傑?

統統不是。

沒有這個人,唐朝所有的神話都不會存在。

那么,是開國皇帝李淵?

也不是。沒有他的兒女們,李淵也不會成事。

李淵的兒女裡面,最厲害的是誰?不是李世民。在這個人面前,李世民都只能稱小弟。

真的,因為她是李世民的姐姐——平陽公主。

01

/箭道/

看過電視劇《大唐雙龍傳》的話,你也許會記得李世民有個妹妹——李秀寧。其實在真實歷史上,她是李世民的姐姐。

△ 《大唐雙龍傳》李秀寧

她的真實名字,正史、野史上都沒有記載。大家知道,古代女性要想留下名字,難過登天。

她是李淵的第三個女兒,所以也叫三公主。

三公主是個不同尋常的女子——她不愛紅妝愛武裝。

在其他姊妹整天做女工、幻想嫁個好人家的時代,三公主一心想的卻是沙場縱馬、排兵布陣。

三公主最擅長的,就是射箭。每一次,當她挽起胳膊、掄起幾斤重的大弓,“嗖”一箭出去,就能正中百步以外的紅心。

她回過頭來,對父親李淵說:“爹,你看,我的射技不比你差吧。”

這個女兒笑起來明眸皓齒,多次都讓李淵想起了年輕時的妻子。

02

/家世/

三公主對父母的繼承,比自己的兄弟都還要多。

李淵的妻子、三公主和李世民的共同母親,姓竇,是隋文帝皇后的親姐妹,也是周武帝的外甥女。

當時,周武帝娶了突厥女子為王后。但他很不喜歡這位妻子,經常冷落嬌妻。誰來勸都沒用,周武帝還是對王后冷淡如斯。

結果還是靠他最愛的外甥女。竇氏當年才五歲不到,已經會說這樣的話:

“現在天下未定,舅舅您需要突厥的幫助,才能令江南、關東不足為患。願舅舅您能以蒼生為念,對王后好些吧。”

周武帝和竇氏的父母都很驚奇:小小年紀,就有這等見識,將來她要嫁的,一定得是人中龍鳳。

於是,竇氏的父母為女兒的婚事設定了一道規矩:

他們造了一道小屏風,上面畫著兩隻孔雀,約定只要有人能夠同時射中孔雀的眼睛,才能把女兒嫁給他。

結果來射箭的男孩,要么是一隻眼睛都沒射中的,要么是只射中一隻眼睛的。

試了幾十個都沒成。終於來了一個小伙子,彎弓搭箭,“嗖”的兩箭射出去,全中!

這個小伙子,就是李淵。這一段故事,就是成語“雀屏中選”的來源。

周武帝死後,北周很快就被楊堅控制,最後楊堅索性接受了幼帝禪讓,北周覆亡,隋朝建立。

竇氏痛哭流涕,整個人都癱倒在床上,說:“恨我不為男子,以救舅氏之難!”

這種骨氣,被她和李淵所生的幾個孩子繼承下來了。

而且,她的女兒還完成了母親的夙願,不過是以讓人意想不到的方式。

03

/嫁人/

三公主好勇鬥狠,她的夫婿,會是什麼樣的人呢?

挑來挑去,李淵為她選擇了鉅鹿郡公的兒子——柴紹,因為這個柴紹力氣很大、武功很高,而且喜歡遊俠生活,沒事就會外出走動,見多識廣。

這樣性格的人,三公主當然是喜歡的。

婚後,二人被李淵送到了長安生活。表面上看重長安是個安居樂業的好地方,實際上是李淵為了獲取京師情報而安插的兩個內應。

隋朝末年,天下大亂,所有的風口都在長安了。

李淵決定在太原起兵,派人通知長安的女兒女婿回去。

柴紹對三公主說:“現在外面有很多謠言,我們一起回去的話,恐怕會有危險,現在怎么辦?”

三公主笑了笑,說:“夫君請放心,你自己一個人先去吧。我一屆婦人,自有辦法藏起來。哪怕有危難,我也不會有事的。”

她從懷裡取出一個錦囊,塞到丈夫衣袖裡,說:“如果你路上遇上了難以決斷的事,就拆開來看,見錦囊如見我。”

兩夫妻就這樣吻別在長安街頭。

04

/錦囊/

柴紹從京師出走,路上碰上了妻子的幾個兄弟——李建成,李元吉,也從河東趕回太原。李淵的幾個嫡親會於一處,自然是一起趕路。

休息的時候,李建成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父親大人很可能已經起兵了。從這裡到太原,少說也有一千來里,很難不被朝廷逮住。不如我們現在先投奔一些義軍,權當自保吧。”

李元吉也表示認同。

柴紹判斷不準,突然想起了妻子給自己的一個錦囊。拆開錦囊,上面只有八個字:“速去太原,不可停留。”

他心裡有了個準繩,於是對李家兄弟倆說:

“萬萬不可。岳父大人既然催得那么急,我們應該從速趕過去。如果投奔別的義軍,知道你們是李淵的兒子,還不給逮起來,到時就是死路一條。”

在柴紹的勸說下,三人更加快馬加鞭往太原去了。到了太原才知道,李淵早就起兵了,幸好當初沒投奔到別的義軍。

李淵稱讚柴紹心思細密,柴紹說:“小婿不才,這都是三公主的主意。”

李淵一聽到女兒,悲從中來,想起孤身一人在長安的女兒,不知道她是福是禍,連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呢。

他們不知道,遠在長安的三公主,混得風生水起。

05

/招兵/

一開始,三公主在長安確實挺危險的。

在他們收到家書不久,李淵起兵的訊息就傳來。京城到處是抓捕李家眷屬的人。

三公主帶著巨資和武器,逃到了鄠(讀如戶)縣。以三公主的個性,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回響父親的起義。

她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招兵買馬,將山上的亡命之徒數百人聚起來,占領了一個小山頭,做起了山大王。

這些亡命之徒看重三公主的,一個是她的錢,還有一個是她的美貌。

有些不知好歹的就挑釁三公主,言語下流,甚至還做出了猥瑣的動作。

三公主二話不說,拿出長弓,嗖的一聲射出去,正中流氓的襠下,箭再高一點,他就斷子絕孫了。

嚇得這一群流氓俯首稱臣,從此不再動歪念。

第二件事,是收拾其他軍事勢力。

三公主有個很貪吃的計畫。計畫一開始,她打算先吃掉一些小嘍囉。

鄠縣旁邊的幾股小勢力,很快被三公主以小勝多,一一拿下了。她的軍隊,一下子從幾百人增長到了一萬多,勢力算很大了。

接下來,她開始啃硬骨頭。

當時鄠縣周圍最硬的勢力,是胡人何潘仁。

何潘仁聚眾上萬,財大氣粗,手下招來的豪傑如雲。他在司竹園這個地方自稱兵馬大總管,橫行無忌。

三公主想了一個辦法:她派了家臣馬三寶去遊說,給何潘仁帶了兩句話。

第一句話是:“你覺得自己打得過李淵的大軍嗎?”

李淵是隋朝柱國大將軍,領的是隋朝最精銳的三萬大軍,手下別說他的幾個兒子,就連他的女兒,都是虎狼之才,你打得過嗎?

何潘仁很清楚:自己的隊伍雖然很會打野戰,但在中原的正規軍面前,真打不過。

第二句話:“你不希望在中原安居樂業嗎?”

上一句話,是攻城。這一句話,是攻心。

何潘仁是胡人,在中原經營多年,始終沒辦法擠進權貴階層,只好落草為寇。

這跟當年他從化外之地千里而來,渴望融入中原文化,大相逕庭。

他當然不甘心。

馬三寶對他說:“肯接受三公主的領導,事成之日,你在新朝廷有一席之地。”

何潘仁從了。

兵不血刃,話不多說,就這樣把悍匪拿下了。

威武啊,三公主。

06

/平陽/

三公主拿下了何潘仁,真是如虎添翼。

何潘仁給她打下了鄠縣,還抵擋住了來自京城的討逆軍。三公主在關中縱橫捭闔,攻周至、略武功、克始平,形成了對京城的包圍圈。

她的人馬,擴充至七萬人。歷史上能夠用武力威脅封建皇朝首都的,三公主是開天闢地第一人。

歷來對女子苛刻的史家,都不得不讚揚為:“勒兵七萬,威震關中。”

三公主去信李淵,請他過來接手她的軍隊。李淵大喜過望,親率大軍,浩浩蕩蕩開過來。

一過黃河,知道這都是自己的江山,李淵大喜過望。

三公主把自己手下一萬精兵分出來,和弟弟李世民合兵,作為進攻長安的主力。

她本人和丈夫柴紹分置幕府,居於黃河兩岸,負責阻擋隋朝的救兵。

李淵賜三公主封號“平陽”:

平定關中,令隋朝日薄西山,教中原換天,都是三公主一人之功!

07

/鎮關/

李淵攻入長安,正式稱帝以後,把一個重要任務交給了女兒:

鎮守葦澤關。

葦澤關位於山西東北連綿的群山之上,是出入山西的咽喉。

為什麼說這是一個重要任務?因為李家的大本營,就是山西。

李淵稱帝以後,還要出兵東進,掃蕩其餘叛軍勢力。長安、晉陽空虛,給了別人遠道偷襲的機會。

保衛山西,就是保衛唐朝的大後方。

這么重要的任務,李淵毫不猶豫交給了唯一能打的女兒。

其實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按照她的性格,本來她打算和兄弟一樣出兵東征,但當時她懷孕了,李淵和柴紹都不同意她帶孕上戰場。

但戰火還是蔓延到山西了。

一支叛軍悄悄接近,據探子回報,叛軍人數可能多達十萬。

黑雲壓城,鎮關的兵士卻只有幾千人,而且還不是精銳的。三公主正面臨生死關頭,更重要的是,如果葦澤關失陷,新生的唐朝就可能覆滅。

而在三公主的身邊,丈夫、忠僕都不在,她孤立無援。

她現在面臨的形勢,跟《三國演義》里諸葛亮坐守空城、面對司馬懿的十五萬大軍一樣危急。

三公主摸了摸越來越挺的肚子,閉目尋思了一陣,突然仰天長嘆,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她傳令下去:關內所有軍民,把能收割的穀物全部集中起來。

穀物拿來乾什麼?

煮米湯!

難道是大戰在即,要大家吃飽喝飽了有力氣打仗?但是,這一仗還不知道要打多久呢,不是應該高築牆厚積糧么?

三公主嫣然一笑,再次下令:關內每戶派一名壯丁,趁夜裡將全部米湯導入關外的溝壑中,不得有誤!

所有人目瞪口呆,沒有人心領神會。

但人們還是照做了。三公主的奇蹟,還少么?希望這一次也是吧。

一夜之間,葦澤關外,米湯橫流。

第二天早上,三公主吩咐所有將士和壯丁集中在關門以內,鳴鑼敲鼓,歡呼叫喊,表現出一派歡樂祥和的氣氛。

第二天夜裡,三公主收到探子回報:十萬敵軍正在往後掉頭,跑了!

面對眾人張大的嘴巴,三公主這才解釋:

“你們知道在敵軍看來,我們的米湯是什麼?是馬尿。他們看到我們的城外都是馬尿,以為我們援軍到了。

第二天早上我們齊聲吶喊,他們以為我們在歡呼援軍的到來。他們估計已經不敢再打了,不退兵還能作甚?”

《三國演義》里諸葛亮的“空城計”,是小說家言,不是真事。但平陽公主的“米湯退敵,獨守空城”,實有其事。

三公主鎮守的邊關,被後人稱為“娘子關”。由於她的赫赫戰功,她從父親李淵那裡得到的賞賜,都比其他公主要盛大。

三公主,是名副其實的“女中諸葛亮”。

08

/諡號/

在《舊唐書》、《新唐書》,平陽公主的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

史家的筆墨,終究還是不肯為一位女子多作停留。哪怕是一位戰功赫赫的公主。

對於她的最後一段描述,是她的死。

三公主的死亡時間,是武德六年,即大唐開國第六年。

死亡原因,死亡地點,一概沒有提。唯一有提到的,是她死後的尊榮。

李淵非常哀痛,親自下令讓皇家羽林軍為她吹走軍樂,三軍將士為她扶靈送行。

一個婦道人家,配得上軍樂鼓吹送葬嗎?死板的大臣以為不可。

李淵一頓痛罵(這一段擲地有聲,我就不翻譯了,大家感受一下這段氣勢):

“往者公主於司竹舉兵以應義旗,親執金鼓,有克定之勛。周之文母,列於十亂;公主功參佐命,非常婦人之所匹也。何得無鼓吹!”

需要解釋的只有一個詞:“文母”。

“文母”,有人說是周文王的妻子,有人說是周武王的妻子。

她們作為女性,輔佐夫君子嗣,平定了商王朝的禍亂,建立了影響後世千年的周王朝,是最有功勞的“十亂”之一,和周公、姜太公,一樣偉大。(此處的“亂”,是“平亂”的意思)

李淵的意思很清楚:

三公主就是我的周公、姜太公,沒有她,我哪裡能夠一統天下?這樣偉大的女性,難道不配以軍樂送葬嗎?

可見在李淵心目中,自己這個女兒,比兒子還成器,包括李世民。

不僅要給她軍樂送葬,還要給她一個諡號:昭。

何謂“昭”?明德有功,曰昭。

三公主的歷史定位,是“平陽昭公主”。

千古以來,以女子之身得到諡號的,三公主是唯一一個。我覺得,某種程度上,她比武則天還要偉大,還應該成為中華女子的楷模。

09

/丹心/

歷史上顯赫的女政治家,如漢朝的呂后、竇太后,唐朝的武則天,清朝的慈禧,都得到了很多史家筆墨。

而三公主這樣偉大的女性,卻只得新舊唐書幾百字的記載。

原因我覺得有兩個:

一個,是李世民故意從史書上,抹殺掉三公主。

李世民的成名,是武德四年(三公主去世前兩年)的虎牢關大戰,那一戰他打敗的是實力強悍的王世充、竇建德。

如果你認真看前文,會發現在唐朝建立初期、李世民立大功之前,他的姐姐三公主已經名震天下了。

以李世民這種會發動“玄武門之變”的人來看,三公主是不是有點蓋過他的鋒芒了?

第二個原因是,我們看能記載下來的,都是什麼人?

呂后、竇太后、武則天、慈禧,一律都是人精。

何謂人精?工於心計、操弄權謀者,都是人精。中國人看歷史,喜歡看權謀,看狡計,以資自用。

三公主有什麼?

一顆丹心,一心一意輔佐父親,上馬殺敵、下馬安家,很純粹。

早死對於她,不知是福是禍。

因為如果不是早死,不知道三公主會在玄武門之變中,遭到怎樣的待遇。

畢竟,在弱肉強食的皇族鬥爭中,光明磊落的平陽昭公主,一定會忍不住躍上馬背,為公義、為親情而戰,寧死不屈。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