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聯考成績“調包案”反轉:聯考公平,不容兒戲!

2019-02-18 00:27:05

01

近日,一篇《四家長質疑考生答題卡調包,紀委介入檢察官實名舉報》的自媒體文章刷爆網路,在知乎該話題最高以近一億的熱度高居榜首,目前有近萬個回答。

4名來自鄭州、洛陽、周口的河南家長表示,4家孩子今年的聯考分數與以往成績、聯考後估分嚴重不符;他們懷疑孩子的答題卡被人調了包,並向紀檢監察部門實名舉報河南省聯考招生辦公室相關負責人“濫用職權、內外勾結、組織考試作弊”。

一時間民眾群情激奮,各類柯南式推理和陰謀論塵囂而上,熱度居高不下。

要知道,科舉舞弊即便在清朝也是大罪,連乾隆對這樣的案件都諱莫如深,多次交待和珅要謹慎處理,因為“一旦事發,民風十年為之不振”。

讓乾隆如此忌諱的便是康熙五十年的科舉舞弊,當時江南鄉試的主考官是為左必蕃、趙晉,他們擅自動用權力,中舉者大多是達官貴人子弟,為此有人寫詩譏諷。

“左丘明有眼無珠,不辨黑黃卻認家兄;趙子龍一身是膽,但見孔方即是乃父。”

家兄指的是關係戶,而孔方指的就是錢。

康熙為此震怒,幾十顆人頭落地,包括兩江總督葛禮,即便葛禮媽還是康熙奶娘。

然而到了今天,這一震驚全國的案件居然出現了反轉。

8月8日,信陽考生李聞天)來到河南省招生辦公室查看自己的答題卡,以檢驗答案是否為自己所寫。

下午6點30後,李聞天和母親從招生辦公室走出,李聞天自己看了聯考語文,數學,英語和理科綜合答題卡,並確認是自己的筆跡,沒有調包。他告訴紅星新聞,已經確認放棄筆跡鑑定,並和母親寫了情況說明。現在,他們正在等待下一步的分數核實。

也就是說有一名考生已經承認自己搞了烏龍。

當然,這件事最令人矚目的,還是名牌中學鄭州一中的考生蘇小妹,據說蘇小妹平時成績627多分,而聯考分數下來居然才325多分,實名舉報招辦主任的也是蘇小妹的檢察官父親。

然而,接下來爆出來的諸多事件,卻讓這個蘇小妹備受質疑。

(1)筆跡

首先是這個蘇小妹筆跡圖,即便不需要專業鑑定,也能發現,考試中她寫的作文,就出自她本人的答題卡。

不得不說,“不負年少”這四個字,兩篇真的是一模一樣啊!

(2)成績

接著蘇小妹在網上自主招生的成績表也曝光了。

從成績表上我們可以看出,蘇小妹的成績真的是很不穩定,其中高一上學期為什麼沒有,是因為她是從一所普通中學轉到重點中學鄭州一中的,坦白說,她家庭必須有一定能耐才能辦到。

但蘇小妹進入重點中學後,成績一路突飛猛進,尤其是物理從25變成了84,其他各科也有相當大的進步,但化學居然從57上升到87後又掉到了44。

由此可見,蘇小妹的成績並不穩定。

(3)論文抄襲

這也是最要命和最實錘的一個證據,那就是蘇小妹同學,通過北師大自招初審的論文是抄襲的。

該文章綜述完全抄襲另外一篇文章。

經過知網抄襲檢驗,蘇小妹的論文多半是由網路各類文章拼湊而來,不僅邏輯不通,而是多是套話空話。

而且蘇小妹還是有一篇關於天文學的論文,題目更是大的嚇人。

論文題目叫《天文學的基本性質與發展規律》。

我的天啊,但凡有點學術素養的人,都不要寫這樣巨大框架的文章,除非你是天文學泰斗。

當然,我們蘇小妹同學能在物理系和天文系都有這樣的造詣,我覺得,她考了多少分已經不重要了,如此傑出青年應該直接破格教授。

遺憾地是,該篇文章不僅空洞無物,而且依舊是大段抄襲,摘抄是抄襲自現代天文學奠基者,中科院院士王綬管先生的同名論文。

至少從這一點來上,蘇小妹有過造假的經歷,我們對其的描述存疑。

(4)校友爆料

有校友爆料這位蘇同學是故意考差的,因為她想要再復讀一年。而他爸則是徹底被她蒙了,即便出事了女兒還在外面玩呢!

知乎之前多位堅定維護蘇小妹的校友,也在回答中更新,在詢問了多位老師和同學後,發現蘇小妹的眾多疑點,覺得自己的臉快被打腫了。

越是熱點事件,越是關乎教育、醫療、法律這三大底線的新聞,我們就越是要冷靜看重證據。

我看了蘇先生的微博,我很理解,她很愛自己的女兒,也對自己的女兒充滿了期待,想要拼盡一切去為女兒“討回公道”。

我真的很想相信她遭遇了不公,更想為她伸張正義,打掉幕後黑手。

但假如我們都錯了呢?

當疫苗事件們一次次刷新道德底線時,我們更要恪守真實。

成熟的人,情緒都有一個“智慧系統”,當情緒帶來衝動行為時,它便會重新對情緒進行認知,廣泛蒐集信息,消除不合理信念。

在過去的文章,我把它叫做“情緒常委艾利斯”。

如果激情亢奮的看客們可以親自動手,去搜尋一下所有訊息的來源,去仔細讀一讀原本的報導,如今網路上的聲音可能會平靜許多。

也只有鼓勵網友們理性和智慧,才能真正在熱點事件中發現社會的癥結在哪裡,才能從別人身上吸取經驗,提高眼界。

我不願像一些網友一樣惡意揣測蘇小妹是靠作弊維持的好成績,但我可以肯定,這位蘇小妹和他爸爸一定是缺乏信任和溝通的。

山西在2002年就發生過聯考調包案,原本能考500多分的考生,成績下來只有300多分。

“我的試卷被調包了!”山西省永濟市涑北中學聯考考生楊曉聰在與父親楊創業複查考卷時脫口而出的這句話,如同一枚重磅炸彈,直指山西省教育行政部門。

山西省紀委監察室、山西省教育廳監察室、山西省招生考試管理中心監察室等部門為此成立了一個聯合調查組,經過三次鑑定結果仍是“筆跡為同一人所寫”。

面對結果,楊曉聰和他父親全面對抗調查,對外宣稱楊曉聰需要複習,不便被打擾。

而本次蘇小妹事件中,記者現在也無法聯繫上蘇爸爸,而蘇小妹的微博也已經註銷。

心理學中,有一種自我暗示,就像一個婦女盼子心切,久而久之便覺得自己真的懷孕了,儘管確實伴有嘔吐、腹部隆起等反應。

也許蘇小妹真的沒有蘇爸爸想的這么優秀,蘇小妹也無法再扛起爸爸心目中完美的形象了。

02

這次事件中,雖然有一人已經承認烏龍,一人出現重多疑點,但也不排除另外兩位同學確有被調包的可能,我們還要是督促相關部門,儘早給出最終結論。

教育公平是一個底線,不容任何的褻瀆。

然而這件事真正有趣的地方就在於,隨著事情真相的進一步揭露,鄭州一中自主招生中的論文造假問題被揭露了出來。

網友扒出,鄭州一中一位自主招生的高中生,一篇有關生物實驗的文章,居然和山東大學一名2012年的碩士畢業生題目一模一樣,結論和內容也相差無幾。

我真的不知道,一個高三學生,面臨鋪天蓋地的試卷,和高密度的考試。

他們是怎么抽出時間去實驗室做實驗,並撰寫論文的。

順便我手賤,去搜尋了一下鄭州一中在知網上發表的論文,我驚訝的發現,該校的科研幾乎是由學生頂起來的。

知網作者單位鎖定鄭州一中後,發現有超過一半的論文是高中生髮表的,有很多作者輸入內容後,完全沒有詳細,這裡面也有很多是學生。內容涉及心理學,金融學、物理學、天文學、網路信息技術等。

知網排行前7的文章,只有餘春柯是該校語文老師,其他全部是學生。

這些文章的學術價值如何呢?

由於其他的學科我不懂,我就只點評下金可心同學的《青少年網路成癮原因及糾治研究》。

這是篇典型的灌水論文,沒有摘要沒有關鍵字,格式極其混亂。

文章大量原文引用別人的概念,卻不標註參考文獻引用,不能說抄襲也極為不規範的。

該研究不僅沒有一個個案報告,所謂的糾治研究,卻連一個數據都沒有,只是把網上通常所用的方法拿來堆疊一下,一點新東西都沒有。

用網文圈的話來說,這叫“洗稿”。

其實不單鄭州一中,高中生髮論文,在眾多中學也是一件非常常見的事。

為什麼呢?

因為90所自主招生試點高校已發布的招生章程里,有近半的大學將“在刊物上發表文章或論文”列為自主招生報名資格條件之一。

論文買賣市場“盯上”了自主招生人群,有高中生不惜花上千元買省級刊物版面,甚至還僱人代筆。

為了順利地跨越自主招生的門檻,不少高中生排隊搶發論文;一些期刊雜誌儘管打著學術的旗號,在實際上卻已經淪為“給錢就發”的論文加工廠。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有利可圖的“高中生髮論文”,導致了一根畸形利益鏈條的產生,淪為某種意義上的“燒錢遊戲”甚至“拼爹遊戲”。

當然,上述文章純粹灌水,用的是移花接木式的抄襲,家長能量一般。

“最有本事”的家長就找到了重點大學的本科生甚至研究生代寫,還有少數高校教師充分利用自己的人脈關係,通過移花接木的方式讓孩子與其他親屬、朋友“合作”發表論文,讓少數高中生坐享其成。

某985大學的免試推薦的博士生,直接進入國家重點實驗室,而她的論文卻全部是抄襲的,還一篇核刊都沒有。若不是因為她的精日言論被曝光,也許這些事情永遠都沒辦法知道。

順便一提,該博士生只是得到了黨內嚴重警告的處罰。

學術造假,在國外是一票否決,一經發現立即剝奪一切資源。

而在國內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要是當事人不要鬧到網路全民皆知的話,幾乎不會有人知道。

這不僅真正破壞了教育公平,更進一步加劇階級固化,從長遠角度來看,更是對科研工作的一種褻瀆,對貧苦的科研創新人員的侮辱。

而科技落後的結果,是需要全民去承擔的。

聯考是寒門弟子上升的最公平的道路了,還請你們這些人不要胡來好嗎?

有一個詞叫“求錘得錘”,所有的撲朔迷離,在理性的討論中,最終會真相大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