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白玉珍珠

2019-02-19 01:02:04

母親一生操勞,夏天來我家的時候,我把母親帶到珠寶店,有黃金、有美玉、有珍珠瑪瑙,母親選擇了一串掛著玉墜的珍珠,母親認為這是世間最好的寶貝,愛不釋手,逢人便展示,殊不知,母親卻送我世間最珍貴的白玉珍珠。

電話里,媽媽跟我說:“送點鴨蛋給你啊。”

我平淡的說:“你們吃辛受苦養雞養鴨弄出來的,賣了或者自己吃吧。”

媽媽馬上說,這些就留著自己家吃,明年不知道養不養了,不賣了。前幾天還有人上門收鴨蛋,多少都要。

可見現在人們多么關注產品的來源和健康,如果不是激素餵出來的雞鴨非常走俏和暢銷,即使價格貴一點,也有市場,人們對吃的糧食蔬菜寧願多花錢,也不要那些基因食品、激素食品、化學飼料等。

媽媽已經60歲了,年紀也大了,不能做繁重的體力活了,但是依然整天精神抖擻的樣子,早晚忙個不停,這不,聽說孫子生病了,馬上閒不住了,忙裡忙外又開始了。

可是這邊還要養雞養鴨,把鴨蛋送給我們,我們是不要的,一定要醃漬好才行,否則沒法吃,我們是不是已經失去了勞動能力的一代,失卻了勤儉持家的習慣,但是媽媽沒有感覺自己老了,反而事情沒少做,還操心各家的事情,關心各家孩子最近的身體狀況,天冷了,我家的孩子感冒了,一家人忙得不可開交,不住的看醫生,現在的一個小小的感冒非得搞的要住院治療不可的感覺,弄得人心惶惶,好像天要塌下來似的。

媽媽送來了宰好雞鴨,和一箱鴨蛋,我最愛吃鴨蛋了,小時候我媽都吵著要吃蛋黃,媽媽就每人分發一個鴨蛋,這樣大家都沒有意見了。媽媽養的鴨蛋比普通的鴨蛋大了一些,殼子比較硬,剝起來要費事,不是一下子剝下來,要一點點的摳,才能摳出一個小圓孔,吃到嫩嫩的蛋白,再朝裡面探去,馬上筷子上便冒出紅油來,小時候不管吃相的,馬上去嗅來,滿口沾滿了顏色和味道。

現在才去看、去欣賞紅的冒油的蛋黃,像個火紅的櫻桃,一個月左右的醃漬後,蛋白已經微微有點鹽味,這時候吃起來剛剛好,尤其是蛋黃,暖暖的色彩,像紅彤彤的火炬,一口咬上去,一點不鹹,但是這種香味卻很濃,有奶味、有甜兮兮味、有香油味,一點不膩歪,嚼一嚼,口感細嫩,品起來,很長時間不化的蛋香味,也許好久沒有吃了媽媽送來的鴨蛋,期盼了一些時日,如今倒覺得滿是溫暖。

袁枚的《隨園食單 選單》有一句關於“醃蛋”的。高文端公最喜食之,席間,先夾取以敬客,放盤中,切開帶殼,黃白兼用,不可存黃去白,使味不全,油亦走散。

我們平常人家比不得古人吃得這么精巧和細緻,但是我們也必吃個明白,吃得出個味道,這是親情的濃濃香味,滋潤了全身,如果親情不能使人安然,還有什麼讓人安身立命呢?

為此,我想作詩一首,謝賞讀。

母親的白玉珍珠

白玉盤中一青螺,憐兒持家苦辛索。

為取營養剝珍珠,不叫冬夏閒乘過。

夕有餘年剩不多,聞聽雞鴨喚嘎喔。

孤盼群禽多長肉,早起晚忙不蹉跎。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