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什麼不講理?

2019-02-17 07:02:09

中國人為什麼不講理?

文:霧滿攔江

(01)

我朋友出門辦事,正排著隊,忽然間有幾個人站著他旁邊,尋釁插隊。朋友提醒了幾句,插隊者置若惘聞。最後她急了,說:你們還要不要臉呀?

對方笑咪咪的回答:這年頭,誰出門還著臉呀?

她當場氣岔氣,偏又無辭以對。

(02)

有個網友發貼,講述他的遭遇。他坐火車,買的是臥鋪下鋪,可上車後,來了個拿上鋪票的老太大,要求和他換一下。他的身體也不是太好,但面對老年人,沒法拒絕,就去上鋪睡。

他從上鋪下來時,老太太突然重力推了他一下,罵道:別在這兒上上下下的,硌應人。

他一下子就火了,立即要求老太太還自己的鋪位,爬上去睡。老太太如何肯依?雙方吵了起來,最後把乘警叫來,豈料老太太把乘警一頓臭罵,罵的乘警也沒脾氣。

(03)

前段時間有起事件,有位海外歸來的學人,回國執教。他講課學生聽,很和諧的校園。可忽然間教務室把他找了去,讓他看一封投訴信。

這封信是個自稱房東的人寫來了,信中指控他的一名學生,租他的房子期間不守規矩,還勾引房東本人的老婆,諸如此類。

教務室告訴他,校方準備嚴厲懲處這名學生。

他聽了後感覺大為不妥,說:起碼我們應該調查一下,聽聽這名學生自己的解釋吧?

豈料旁邊一名教授笑道:人家可是從國外回來的,性觀念開放啊。

什麼呀這是,這裡說如何對待一個孩子,怎么突然轉為人身攻擊了?他想反駁,可反駁就意味著爭吵,甚至可能是更激烈的衝突。而且在場的教授講師,齊聲爆發出嘲弄的大笑。這笑聲,讓他感覺勾引房東老婆的人,不是那名學生而是他自己,笑到讓你無地自容。

最終,他發現自己無力阻止這起荒唐事件。

(04)

這幾起事件,有一個共同的主題——蠻不講理。對此有些朋友是有體驗的,或是感同身受。

中國人不講理的歷史,淵源流長了。辛亥年間有個革命元老胡漢民,跟著孫中山幹革命,晚年他寫回憶錄,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流血飄杵的革命戰事,而是他小時候被人欺負的事情。

據胡漢民自述,他6歲時,家裡雇了挑夫挑貨,讓他領著去送貨地點。可是挑貨的錢,被挑夫的挑頭給吞了,結果在途中,挑夫就沖小胡漢民吹鬍子瞪眼,污辱謾罵,強迫小胡漢民補償他們。嚇得小胡漢民直哭。可等到挑頭從大煙館出來,挑夫卻卑躬屈膝,挑貨的錢一個字兒也不敢提起。

此事,讓胡漢民大為悲憤,別人拿走你的錢,你沖我一個小孩子耍什麼威風?這還講不講道理了?痛感國人蠻不講理之惡習,胡漢民從此追隨孫文革命,矢志改造國民性。

但現在看起來,他老兄這個命革的,效果也不是那么明顯。

(05)

我小時,家附近有個很開心的老太太,姓陳,大家叫她陳奶。

陳奶有個固定的聊天習慣,每當聽人講述一段,她就把雙手一拍,說一句:你說,這上哪兒說理去呀?

聊半個鐘頭天,這句口頭禪,陳奶能重複幾十次。

小時候,只覺得陳奶說這句話時語氣姿式好玩。等我長大了,忽有一天恍然大悟。

陳奶真是個有大智慧的人,她老人家一句就道破了中國千年痼疾的症因:

上哪兒說理去?

中國之大,歷史之長,竟沒有一個讓人說理的地方。

(06)

目前能查到的中國第一起糾紛訴訟案,發生在公元前800年之前,距今3000年左右。

這起案子,不是史學家翻出來的,是考古學家,從地下挖出來的。

1975年時,考古學家在陝西岐山董家村的地下,掏出來個奇怪的東西。經研究這怪東西叫青銅朕匜,大概是3000年前貴族用的牙缸或腳盆之類的。上面刻了175個字,講述了一起事件。

這起事件,是一個叫牧牛的基層小官員,向上面投訴自己的主管領導,控訴主管上司搶奪他的財物,還污辱他,請求各級領導替他主持公道。

上面非常重視此案,派了個叫伯揚父的官員,叫來牧牛,當場處理。

伯揚父說:牧牛,你知道自己犯了何等嚴重的錯誤嗎?你犯的錯誤,性質極其惡劣!你竟然越級上告你的領導,這是十足駭人聽聞的罪行。領導是你隨便控告的嗎?領導是讓你來服從的!雖然你的罪行如此嚴重,但組織上還是考慮給你一個機會,兩條路,一條是面部刺字,關入監獄,另一條是上繳足夠數量的罰金,你選哪個?

我我我我選繳罰金。牧牛嚇呆了,老老實實的繳了一大筆錢,這起案子就結束了。

結案之後,勝訴的官員心花怒放,就把此事刻在匜上,以紀念自己的勝利。

——聽起來,這起案子處理過程與結果,跟現在好像沒區別。

就是個以職壓人,泯滅是非,蠻不講理!

原來三千年前,我們的先祖就過著蠻不講理的幸福生活。

(07)

中國這邊發生牧牛訴訟案時,古希臘那邊,正聚集在奧林匹克平原,籌辦運動會,以紀念希臘諸神。

古希臘諸神數量極多,但名氣最大的,是大力士赫拉克拉斯。

赫拉克拉斯力大無窮,他在大地上遊走,追殺形形色色的怪獸。無論多么厲害的怪獸,也不堪他一擊。

有一次,他來到一個國家,這裡的國王有3000多頭牛,養在一個大牛圈裡。牛圈太大,無法打掃,圈內牛糞堆如小山。

赫拉克拉斯跟國王打賭,說他可以在一日之天,將牛圈打掃乾淨。

國王大喜,立即與赫拉克拉斯拉勾。如果赫拉克拉斯不能在一天內清理好牛圈,就給他白白務工三年。如果能,國王就輸赫拉克拉斯十分之一的財物。

可萬萬沒想到,大力士赫拉克拉斯從河邊挖了條溝,引河水入牛圈,還不到半天就把牛圈沖洗乾淨了。

見此情景,國王反悔了,賴賬不付錢。赫拉克拉斯也不慌也不急,就去法官那裡起訴,法官判決赫拉克拉斯勝訴。國王對此判決結果,羞惱成怒,趕走赫拉克拉斯,不肯履行法官的裁決。

而赫拉克拉斯呢,他要繼續走遍天下,建立英雄業績,當然不可能牽幾百頭牛到處走。他打官司,要的只是個說法,既然已經贏了,他就心滿意足離開了。

(08)

如果把赫拉克拉斯這個神段子,放在中國文化背景下,又會怎么樣?

那就是大鬧天宮!

中國神話系統,是繼皇家權力掘起之後,建立起來的。有種說法稱,天庭上的玉皇大帝,原形就是治水的禹帝。所以中國神話是對現實權力體系的盜版,特點就是,沒個說理兒的地兒。

古希臘神話中,是有專業裁決的法官的。法官的權力是完全獨立的,不受國王制約,因而可以判決國王敗訴。而中國無論是神話還是現實,這都是無法想像的。

中國神話中,諸神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高大上,而古希臘神話中,諸神無一不是無恥之徒色慾之輩。例如火神的妻子愛神,與戰神偷情被火神當場捉姦,這事,中國現實的權力系統中比比皆是,但神話系統卻無絲毫的反饋。

古希臘人認為人是不完美的,不完美的人必然會有糾紛,有糾紛就需要一個說理的地方,需要一個專業的、不受權力系統掣肘的法官。

而中國人這邊,底層百姓被描述為烏合之眾,上層權貴淫慾無度狗血離譜,卻假裝聖男聖女強迫民眾膜拜。聖男聖女當然不應該有糾紛,因此也就不需要一個不受權力控制的說理地方,上層權貴有事被窩裡解決,也不允許老百姓自行建立說理系統。

在古希臘神話中,赫拉克拉斯因為有個說理的地方,所以他不需要大鬧天宮,有事找法庭。而在中國這邊,因為沒有一個說理的地方,屢遭不公對待,人們就會暴躁煩怒,久而久之陷入癲狂。

癲狂就癲狂,癲狂了也不說趕緊弄個說理的地方。

如此數千年。

(09)

歷史上以及現在,每當人們遭遇了不公,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法庭,而是找當事人的單位去鬧。但鬧也未必能鬧出個什麼結果,搞不好就是牧牛的下場。所以古中國人數千年來相互告誡:生不入官府,死不入地獄。

將官府比之於地獄,可知中國百姓從未在皇家權力處獲得公平。

官府指望不上,老百姓遇到糾紛麻煩,就只能隨便找個感覺德高望眾的人,拉他過來評評理。但這隨意拉過來評理之人,一來不專業,二來他不需要對判決後果負責,三來沒有權威性,其裁決不具法律效力。這種隨意性,積數千年之久,養成了國民的特質。

第一是愛打馬虎眼,對錯不是那么較真。這實際是被人隨意拉過來評理的心態,路人心態。自己既非職業法官,又不需要對裁決結果負責,唯一要考慮的就是不要在這個過程中得罪人,招人恨。只能是和稀泥,息事寧人。

這種非職業不負責的裁決方式,構成了國人特有的思維。家長教育孩子,會力圖在沒錯的一方身上找毛病,學校管理學生,企業管理員工,機關管理公務員,全都是同一個思維。沒有人考慮過公平,因為大家要的不是公平,而是息事寧人的平衡,要息事寧人,就必然冤枉沒犯錯的一方:一個巴掌拍不響。這事就算他不對,你也不是一點錯沒有吧?這些話,大家聽得多了吧?也可能說過吧?

於是我們就得到這樣一個現狀,從打馬眼息事寧人出發,整體社會合力整治沒犯錯誤的人。無數人生活在沒有公平的環境中,也以同等思維對待別人,形成了可怕的惡性循環。

第二是死不認錯,胡攪蠻纏。這是面對非專業無權威裁決時的態度:給你個棒槌你還當真!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如果自己被裁決為錯誤一方,當事人就會立即指責裁決者的權威性。既然根本就沒有裁決自己對錯的法律場所,沒有講理的地方,那就只能比誰更不講理。

這種現實思維逐漸積澱沿襲,養成了許多人敵視正確觀念的痼疾。錯誤的觀念或是舉措,大家都打馬虎眼,但一旦有正確的,大家就本能的衝去圍毆。這又稱為春秋責賢者。你是好人你就要吃虧。你是正確的就活該挨罵。歷史上,這個國家每逢重大關節,總是做出最壞的選擇,根子就在這裡。

觀念倒錯,思維扭轉,已經習慣於維護那些不該維護的。但要說起來,這並非是我們的傳統文化齷齪,相反,相比於現代文明,我們的文化還很幼稚。數千年慘遭權力輾壓,我們的文化幾乎是停滯的。現在一說國學,就是兩千年前的孔子,但真正有生命力的文明,是不斷超越前人的。諸如哥白尼超越托勒密,牛頓超越哥白尼,愛因斯坦超越牛頓。現在大家正打賭誰能超越愛因斯坦。兩千年之久孔學竟然未得以再向前推動一步,歷代國學大師難辭其咎。

文明與知識,一如財富,是世代積累的。積累是漸進的,拾遺補缺的。諸如此前中國人的環境中,法律資源稀缺,那就想辦法添加。千萬不要嘲笑美國人是個律師之國,那只是他們比別人更聰明,知道唯有充足的法律資源,才能夠讓民眾及時的找到說理地方,根除無休無止的內耗,讓國民相互之間不敢肆意污辱,不敢相互傷害。在讓國民獲得尊嚴,活得更象一個人的同時,騰出手來解決更重要的問題。

如果此前沒有積累,這或許不能怪我們。但如果此後的文化與制度,仍然沒有積累,子孫後人,可就不會跟我們客氣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