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死亡,這是一篇 顛覆你認知的文章

2019-03-19 15:34:31

傳遞正能量分享人生智慧

【新朋友】點擊標題下面藍色字“脊祥萬歲“關注。

【老朋友】點擊右上角,轉發或分享本頁面內容。

關注後:每天可以訂閱到最新的健康養生、以及各種有益於您健康人生的資訊!

更多了解,請點擊以下連結:

特稿--利好訊息——台灣傳統軟手法整脊正骨整形培訓班:全國第80期3月3日上午10點免費公開課,下午廣州隆重開班啦!!!

4月6日新疆義診/免費公益講座《關愛兒童青少年脊柱側彎》

4月15日廣州花都義診/免費公益講座《關愛兒童青少年脊柱側彎》

台灣傳統軟手法產品中心-----展示篇

台灣一條根華陀靈系列全功效

2017台灣傳統軟手法啟動全國3月6月9月義診行

2017台灣傳統軟手法全國義診志願者招募啟事

01

02

“不要再開刀了,開一個,死一個。”

原上海瑞金醫院院長、中國抗癌協會常務理事朱正綱,

2015年起,開始四處去“攔刀”。

03

04

讓我安詳、自然、無痛苦走完人生的旅程。”

2012年,李又蘭病重入院,

家屬和醫生謹遵其生前預囑,

沒有進行過度地創傷性搶救,

李又蘭昏迷半日後飄然仙逝,

身體完好而又神色安寧,家人傷痛之餘也頗感欣慰。

“李又蘭阿姨是被生前預囑幫到的第一人。”羅點點很感動。

05

經濟學人發布的《2015年度死亡質量指數》:

英國位居全球第一,中國大陸排名第71。

何謂死亡質量?就是指病患的最後生活質量。

英國為什麼會這么高呢?

當面對不可逆轉、藥石無效的絕症時,

英國醫生一般建議和採取的是緩和治療。

何謂緩和治療?

“就是當一個人身患絕症,

任何治療都無法阻止這一過程時,

便採取緩和療法來減緩病痛症狀,

提升病人的心理和精神狀態,

讓生命的最後一程走得完滿有尊嚴。”

緩和醫療有三條核心原則:

1、承認死亡是一種正常過程;

2、既不加速也不延後死亡;

3、提供解除臨終痛苦和不適的辦法。

英國建立了不少緩和醫療機構或病房,

當患者所罹患的疾病已經無法治癒時,

緩和醫療的人性化照顧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基本人權。

這時,醫生除了“提供解除臨終痛苦和不適症狀的辦法”外,

還會向患者家屬提出多項建議和要求:

1、要多抽時間陪病人度過最後時刻;

2、要讓病人說出希望在什麼地方離世;

3、聽病人談人生,記錄他們的音容笑貌;

4、協助病人彌補人生的種種遺憾;

5、幫他們回顧人生,肯定他們過去的成就。

……

肝癌晚期老太太維多利亞問:“我可以去旅遊嗎?”

醫生亨利回答:“當然可以啊!”

於是維多利亞便去了嚮往已久的地方。

06

中國的死亡質量為什麼這么低呢?

一是治療不足。

“生病了缺錢就醫,只有苦苦等死。”

二是過度治療。

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仍在接受創傷性治療。

尤其是後者,最讓人遭罪。

北京軍區總醫院原腫瘤科主任劉端祺,

從醫40年至少經手了2000例死亡病例。

“錢不要緊,你一定要把人救回來。”

“哪怕有1%的希望,您也要用100%的努力。”

每天,他都會遭遇這樣的請求。

他點著頭,但心裡卻在感嘆:

“這樣的搶救其實有什麼意義呢!”

在那些癌症病人的最後時刻,

劉端祺經常聽到各種抱怨:

“我只有國中文化,現在才琢磨過來,

原來這說明書上的有效率不是治癒率。

為治病賣了房,現在還是住原來的房子,

可房主不是我了,每月都給人家交房租……”

還有病人說:“就像電視劇,

每一集演完,都告訴我們,

不要走開,下一集更精彩。

但直到最後一集我們才知道,

儘管主角很想活,但還是死了。”

病人不但受盡了罪,還花了很多冤枉錢。

數據顯示,中國人一生75%的醫療費用,花在了最後的無效治療上。

有時,劉端祺會直接對癌症晚期病人說:

“買張船票去全球旅行吧。”

結果病人家屬投訴他。

沒多久,病人賣了房來住院了。

又沒多久,病床換上新床單,人離世了。

整個醫院,劉端祺最不願去的就是ICU,

儘管那裡陳設著最先進的設備。

“在那裡,我分不清‘那是人,還是實驗動物’。”

花那么多錢、受那么多罪,

難道就是為了插滿管子死在ICU病房嗎?

07

穆尤睿做夢都沒想到,

自己的文章會在美國造成如此大的影響。

這篇文章讓許多美國人開始反思:

“我該選擇怎樣的死亡方式?”

美國人詹森看完這篇文章後,

立即給守在岳母病床前的太太打電話:

“現在才知道,對於臨終者,

最大的人道是避免不適當的過度治療。

不要再搶救了,讓老人家安靜離開吧!”

太太最終同意了這個建議。

第二天,老人安詳地離開了人間。

這件事,也讓詹森自己深受啟發:

“我先把自己對待死亡的態度寫下來。

將來若是神智清楚,就算這是座右銘;

如果神智不清了,就把這個算作遺囑。”

於是,詹森寫下了三條“生前預囑”:

1、如果遇上絕症,生活品質遠遠高於延長生命。我更願意用有限的日子,多陪陪親人,多回憶往事,把想做但一直沒做的事儘量做一些。

2、遇到天災人禍,而醫生回天乏術時,不要再進行無謂的搶救。

3、沒有生病時,珍惜健康,珍惜親情,多陪陪父母、妻子和孩子。

隨後,詹森撥通電話,向穆尤睿徵求意見。

穆尤睿回答:“這是最好的死亡處方。”

當我們無可避免地走向死亡時,

是像詹森一樣追求死亡質量,

還是用機器來維持毫無質量的植物狀態?

英國人大多選擇了前者,

中國人大多選擇了後者。

08

這是上海“麗莎大夫”講述的一件普通事,

之所以說普通,

是因為這樣的事每天都在各大醫院發生——

一個80歲老人,因為腦出血入院。

家屬說:“不論如何,一定要讓他活著!”

4個鐘頭的全力搶救後,他活了下來。

不過氣管被切開,喉部被打了個洞,

那裡有一根粗長的管子連向呼吸機。

偶爾,他清醒過來,痛苦地睜開眼。

這時候,他的家屬就會格外激動,

拉著我的手說:“謝謝你們拯救了他。”

家人輪流晝夜陪護他,

目不轉睛地盯著監護儀上的數字,

每看到一點變化,就會立即跑來找我。

後來,他腫了起來,頭部像是吹大的氣球,

更糟糕的是,他的氣道出血不止,

這使他需要更加頻繁地清理氣道。

每次抽吸時,護士用一根長管伸進他的鼻腔。

只見血塊和血性分泌物被吸出來。

這個過程很痛苦,只見他皺著眉,

拚命地想躲開伸進去的管子。

每當這時,他孫女總低著頭,不敢去看。

可每天反覆地清理,卻還能抽吸出很多。

我問家屬:“拖下去還是放棄?”

而他們,仍表示要堅持到底。

孫女說:“他死了,我就沒有爺爺了。”

治療越來越無奈,他清醒的時間更短了。

而僅剩的清醒時間,也被抽吸、扎針無情地占據。

他的死期將至,我心裡如白紙黑字般明晰。

便對他孫女說:“你在床頭放點薰衣草吧。”

她連聲說:“好。我們不懂,聽你的。”

第二天查房,只覺芳香撲鼻。

他的枕邊,躺著一大束薰衣草。

他靜靜地躺著,神情柔和了許多。

十天后,他死了。

他死的時候,膚色變成了半透明,

針眼、插管遍布全身。

面部水腫,已經不見原來模樣。

我問自己:如果他能表達,他願意要這十天嗎?

這十天裡,他沒有享受任何生命的權力,生命的意義何在?

讓一個人這樣多活十天,

就證明我們很愛很愛他嗎?

我們的愛,就這樣膚淺嗎?

09

2005年,80齣頭的學者齊邦媛,

離開老屋住進了“養生村”,

在那裡完成了記述家族歷史的《巨流河》。

《巨流河》出版後好評如潮,獲得多個獎項。

但時光無法阻止老去的齊邦媛,

她感覺“疲憊已淹至胸口”。

一天,作家簡媜去看望齊邦媛。

兩個人的對話,漸漸談到死亡。

“我希望我死去時,是個讀書人的樣子。”

最後一刻仍然書卷在手,

最後一刻仍有“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優雅,

最後一刻眉宇間仍然保持一片清朗潔淨,

以“讀書人的樣子”死去,

這是齊邦媛對自己的期許。

你呢?

如果你是絕症患者,

當死亡不可避免地來臨時,

你期待以什麼樣的方式告別人世?

如果你是絕症患者家屬,

你期待家人以什麼樣的方式告別人世?

不久前,浙江大學醫學院博士陳作兵,

得知父親身患惡性腫瘤晚期後,

沒有選擇讓父親在醫院進行放療化療,

而是決定讓父親安享最後的人生——

和親友告別,回到出生、長大的地方,

和做豆腐的、種地的鄉親聊天。

他度過了最後一個幸福的春節,

吃了最後一次團圓飯,7菜1湯。

他給孩子們包的紅包從50元變成了200元,

還拍了一張又一張笑得像老菊花的全家福。

…………

最後,父親帶著安詳的微笑走了。

父親走了,陳作兵手機卻被打爆了,

“很多人指責和謾罵我不孝。”

面對謾罵、質疑,陳作兵說:

“如果時光重來,我還會這么做。”

尼采說:“不尊重死亡的人,不懂得敬畏生命。”

我們,至今還沒學會如何“謝幕”!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