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為什麼進不了實體經濟?(深度好文)

2019-02-13 07:49:24

2016-12-30 政商閱讀

作者:A先生

來源:米筐投資(ID:mikuangtouzi)

如果實體經濟主要指生產製造業和有店鋪經營的生活服務業的話,這些年大家的普遍感受是實體經濟難過,生意難做。因實體經濟生產創造著GDP財富,且其他金融、地產、文化、娛樂等第三產業依附於實業,所以一種普遍的擔憂是中國經濟怎么辦?

實體經濟如何準確界定、景氣與否、能否一概而論(如低端製造業和高端製造業/資本密集型的製造業和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等)暫且放在一邊,請以你自己的親身感受為例:你覺得有哪些生活物資稀缺購買不到么?實際的情況是商品供應充足,且還算物美價廉。大商場裡的店鋪關閉,甚至住宅的底商紛紛轉讓,看似經濟蕭條,可你在這些店鋪里消費有多少?實際的情況是你的購買渠道轉移了,通過京東/淘寶等網路消費的比重大幅增加。那電商是否屬於實體經濟?

以上這些有什麼內在邏輯?這幾年,一二線城市房價暴漲,不少人靠投資房產的收益完勝做實業,一種論調甚囂塵上:實體經濟的萎靡是因為房地產行業的擠壓,錢都流入了地產業,買房炒樓催生資產泡沫了!

中央一直在鼓勵(政策/稅收/金融的支持等)、地方一直在支持(土地/財政補貼的傾斜等)、企業家有著做實業的情懷、百姓也知道實體經濟的重要性,可為什麼錢還是沒有進入實體經濟呢?

本文的分析或許不盡全面,僅作為拋磚引玉,為大家提供另一種思考角度。

1

高房價毀了實體經濟?

現在有一種觀點幾乎成了共識:是高房價蠶食、擠壓、摧毀了實體經濟,因為你可以切身感受城市裡的房價到底有多高!

我承認高房價對實體經濟有負作用,但並不認可是高房價毀滅了實體經濟。

首先,就全國來說,高房價也就存在於十幾個城市,其他數百個城市房價不僅沒漲,還比2012年前後的高點有所下跌,之所以輿論中都是高房價,這就牽涉到媒體話語權的問題,就像“北京一下雪全國都下雪一樣”,掌握媒體輿論的人大多居住在高房價的一二線城市。

其次,高房價主要指住宅/商業的高房價,可製造業用的是工業廠房(不少還在土地成本較低的工業園區),且有職工宿舍食堂,電商的發展已規避了商鋪高租金向消費者的轉移,所以商鋪的死亡是理性的經濟選擇。

最後,中國的房價上漲起始於2003年後,可房價對實體的擠壓也就是這兩年的事,之前為什麼很少提呢?

準確的說,高房價毀了實體經濟的論調應該是2012年之後的事。八九十年代,製造業一片紅火,即使到了2000年,加入WTO後的外貿紅利仍然讓實業的好日子延續到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之後的四萬億刺激計畫更是讓製造業達到興奮高潮點。當經濟刺激一過,實體經濟立馬顯現疲態——因產能過剩,所以價格競爭,於是利潤一降再降,最終資金逃離,流向利潤更高的其他領域,如地產行業,表現出的就是脫實向虛。

所以,資金脫實向虛是果而不是因,是因為實體經濟無利可圖,資金才會逃離跑到樓市里,而不是資金流入樓市形成了對實體的碾壓,資金是講利潤回報的。由此可見,這幾年實體經濟確實有些難。

2

實體經濟怎么這樣難?

準確的說,是低端、無技術含量、環境污染嚴重、缺乏議價能力的勞動密集型實體經濟很難!因為這些行業進入門檻低,產能過剩造成相互壓價利潤攤薄,而人力/行銷等成本(隨著經濟發展,這些成本必然上漲)卻在一個勁地上升,而這始於四萬億。

四萬億的功過仍沒有定論,但它的一個問題是製造了大量的過剩產能——水泥、鋼鐵、玻璃………並讓一些本該淘汰的落後產能得以生存延續——過量的投資產生了大量的需求,這些需求讓落後產能的商品又有了市場。這就是實體經濟艱難的根本原因:是商品供應太多了,只好價格惡性競爭,此時再讓資金進入實體經濟增加產量,那不是送死嗎?!不得已資金才去尋找其他的高收益行業,這也是2012年後資金脫實向虛的原因——四萬億的刺激需求告一段落,新增加的產能無處消化。

這兩天一則福耀玻璃董事長曹德旺“中國高賦稅”的肺腑之言刷爆了朋友圈,很多人又把實體經濟萎靡歸罪於稅費,所以我們提倡“小政府大社會”——政府除了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務外,其他的都應交給市場。但高稅賦是原因之一,並不是根本原因——企業的高稅賦可以通過提高價格轉嫁給消費者,無法提高的原因的是供應充足價格競爭。除了福耀玻璃這樣的正規大公司,更多的中小實體不得已通過偷漏稅生存——而今偷漏稅仍在,可以前能活現在卻不能活了,為什麼?還是產能過剩啊。

如此來看,實體經濟的困難如何破?答案是研發創新,生產出創造需求的商品!蘋果之前,手機本已存在,可它出現卻顛覆了手機行業,讓手機的需求出現了新一輪的爆發。

那資金為什麼不進入實體經濟中去搞創新研發呢?

3

為何不大力研發創新?

實際上,國家一直在鼓勵研發創新,並在政策、稅收、資金上給予了許多優惠,問題是研發創新太難,時間跨度、投資回報不可測,風險太大!大的科技革命如蒸汽機、電力等,除了既往人類的科技積累,還帶有很大的偶然因素,蘋果手機一代的研發就用了三年時間。

而目前中國的環境是不利於研發創新的。大的來說,中國的教育體系不鼓勵創新,應試教育泯滅個性,孩子從小就被壓抑發明創造的熱情,而這直接影響到國家的創造力;其次,政府產權保護不完善、處罰不嚴,且民眾還沒有為智慧財產權付費的習慣;最後,在一個企業里同樣不利於研發創新的產生(在國企較為普遍,但現在整體已有很大改觀),研發創新來自於一線,可員工一旦有些創新成績就會被提拔為領導,從而脫離一線(因為一線的工資低,為了給予高工資只能被提拔)。

在這種投入回報不成正比,存在很大風險的情況下,小額資金/民營資金又怎么會捨得下血本花大錢去研發呢?更別提那些希望見效快、回報大的投機資金了。於是,做實業的資金都喜歡模仿抄襲(不管是模仿商品還是模仿店鋪經營),賺快錢,這行利潤不行了就趕緊換另一個行業。也因此,國家的很多扶持政策在執行中總是大打折扣:新能源汽車騙補、雙創騙補、文化創意產業騙補……甚至一些企業就是為了騙補貼而不是踏踏實實的做實業。

我們現在提的供給側改革、經濟結構調整、產業升級換代,其本質都是要通過研發創新來突破,生產有技術含量、有議價能力的商品,就是要跟別人的東西不一樣,避免陷入同質化的低層次價格競爭,最後弄得大家都沒利潤。

可如何讓錢樂意去創新研發,並進入實體經濟卻是一個系統工程。

4

如何讓錢進入實體經濟?

在我國各種基本生活物資(吃穿住行,家用電器等)供應基本滿足後,已不能通過簡單量的增加來刺激需求,需要科技、人類智慧去研發新產品創造新的需求,這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消費升級,對生產廠家供應方來說就是產業結構升級。

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讓錢進入實體經濟、創造社會財富,不用小老百姓擔心,國家部委其實早已為此操碎了心。

有恆產者有恆心。首先,要保護好智慧財產權,只有這樣資金才會敢於投入研發;此外,還要保護好財產權,民營企業的財產要跟國有/集體企業的財產一樣被同等保護,這樣大家才敢於投資做大蛋糕。最近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即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中國稅務過高已成各界共識,有中美兩地投資經驗的曹德旺說“中國製造業的綜合稅務比美國高35%”,學者李煒光甚至提出企業的死亡稅率問題——即中小企業如果不偷漏稅只能死亡,因為純利潤還不夠繳稅的。生產成本剛性,人工成本剛性,管理成本剛性,如果稅務成本(稅收的目的是集合大家的錢,提供行政/市政/教育培訓等公共服務的,但稅收的去向及合理性卻一直不甚透明)也無法降的話,企業要么偷漏稅、要么就不投資,實體經濟如何起來?

中央高層對中國經濟的問題和癥結也比較清楚,出得很多政策也方向正確,更多的是執行過程的問題,也許是既得利益群體的阻撓、也許是沒有具體操作細則、也許是執行的可操作性不強……

5

後記

錢為什麼進不了實體經濟?

如果我說這是一個偽命題不知是否合適,但它真實的反映了我國經濟所處的發展階段,不是錢進不了實體經濟,是錢已經不再進入勞動密集型的低端製造業這類實體經濟,錢已經不再進入缺乏創意、沒有成本意識、管理粗放、只是簡單供應數量的店鋪類實體經濟。就像六七十年代的歐美低中端產業向日韓台轉移、八九十年代的日韓台低中端產業向大陸轉移一樣,目前中國也處在產業的升級換代階段,等到更好的、升級換代的、更高利潤的新產業有萌發之勢後,錢自然會進入這些實體經濟中去,現在進入老舊過時的實體經濟無異於送死。

錢進不了實體經濟(實際上更多的是低端/過剩/過時的實體經濟),實際跟我們想像的或許不太一樣。我們可以是一個悲觀主義者,但最好能樂觀的活著。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