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傷,來自最親的人

2019-02-16 19:45:26

文 | 菜菜

1

我還是一名高中教師的時候,有次在快餐店吃東西,一個帶著兩個小孩的媽媽在十幾分鐘裡面活生生給我濃縮展示了她的親職教育。

大寶是女兒四五歲左右,小寶是兒子2歲左右,她的臉譜變化生動,對著女兒是不耐煩,對著兒子是一臉的寬容笑靨如花。而女兒的表現是乖巧而怯生生帶著討好媽媽的笑容,兒子則是一眼就知道是個放肆而驕縱的寵兒。

這時候女孩子不小心把朱古力新地滴到衣服上,媽媽一看非常生氣,馬上拿起紙巾擦衣服,一邊不停呵斥,這時候讓我訝異的一幕發生了:媽媽抬手給了女兒一個耳光!

小女孩居然沒有哭也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而讓我覺得恐怖的是,那個兩歲的男孩在笑嘻嘻地看著!這說明這種事情他看多了!
如坐針氈,我煩躁不已。

我覺得我應該說些什麼,在介於要不要乾點什麼是不是太雞婆多管閒事的猶豫間,倆小孩又去了遊樂區,我實在忍不住了,站起來走向這個女人。

“你好,我是XX中學的老師,剛剛我一直在看你,對不起打擾你了。”我邊說話邊掏出我的工作牌給她看了一眼。

她緊張起來,小聲地說了一句老師你好。

“我想和你談談剛剛你對你兩個孩子的行為,但我不應該這么不禮貌,但為什麼要打女兒?就因為小孩子把衣服弄髒了嗎?對於小孩子來說,這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啊。”

這時候她漲紅著臉激動起來,似乎找到個台階下,說:“那粘上去很難洗的,而且衣服是新買的!”

“那如果是我們自己新買的衣服弄髒了,而且很難洗,我們會抽自己耳光嗎?而且是當著別人的面前打?更何況,還是當著另一個孩子打。”她語塞了。

“你是一個媽媽,同時也是一個女人,你剛剛在打女兒的時候你兒子在笑你知道嗎?其實你是在教你兒子不必尊重女性,那也就是同時在和你兒子暗示說將來也不必尊重你和你女兒。”

這重話讓她剎那喃喃地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知道養育孩子不容易很煩也很辛苦,但都是你的孩子,這么明顯的區別對待會帶來很多問題。學校里很多學生的問題,大多是是因為父母的教育不當帶來的,到了高中性格基本定型了,出現問題後,要解決,就非常困難,甚至都解決不了,貫穿了整個人生,以後的煩惱會更加多……”

我一直帶著誠懇的表情和語氣,希望這個陌生而突兀的行為能給這位媽媽和孩子帶來點什麼改變。談了大概十幾分鐘我再次向她道歉離開,她已經滿臉通紅,艱難地和我說謝謝。

離開的時候,甚覺沉重,因為還有太多太多的父母,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甚至是不屑於這樣的說辭。

2

回顧小時候我和哥受到的區別待遇,其實和上面談到的那個媽媽大同小異。

有件小事一直是一根刺,直到現在我依然無法釋懷。

有次我媽要出門,突然包里找不到她要用的一百塊錢,就認為一定是我偷的,各種威脅利誘我交出來,說只要交出來,就給我一塊錢,小孩子偷錢不好。

而我哥就在邊上煽風點火幸災樂禍,只有八九歲的我無法表達和分辨,只能委屈一邊大哭一邊反覆地說我沒有,不久我爸就找到被我媽塞在包裡邊角上的那張大鈔,有點愧疚地給了我一塊錢安撫我。這下輪到我哥悻悻不已,他說:“說幾句我沒有我沒有就賺了一塊錢,真划算!”

事情已經過去多年,但我仍然很難,和我哥有手足親情的感覺。

有個朋友聽我說完這件事的時候哭了,她說,小時候她弟弟說謊害她挨打,她又哭又疼得滿屋子鑽,她弟弟則去角落拉開冰櫃門,把頭埋在冰櫃裡面笑。

讓她無比寒心的是,大了之後,父母說起這件事情,是帶著笑寵溺無比的語氣。

到現在,她弟弟都26歲了,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那種,做的菜不好吃,他不滿的一點小事,也會沖她媽吼。她說,媽你看看,這都是你自己寵的,這么大了別什麼都依著他了。然並卵,她媽並不以為然。

她外地上學工作,每當節假日,儘量縮短呆在家裡的時間;而且對男性,總抱有一種莫名的敵意,很難進入一個深層而高質量的兩性關係。

3

我已算是幸運,爸媽對我算是很好的了,只是因為我倔強的性格,讓我總想證明著自己比兒子更可靠,後來我才漸漸懂得,去證明自己比男性更可靠更強,就是對自己性別的一種深層自卑,換句話說,這種對性別的輕視,已經刻入你的靈魂。

其實,不需要證明,對不對?

我看過林林總總的那么多文章,都在教姑娘要勇敢去愛,要自信十足,要堅強如鐵,要拋棄渣男,要自尊自愛……

但是,因為童年的記憶被我們大腦清除得太厲害,長大後莫名其妙的感恩教育又洗腦的太過頭,這被斷開的空白部分,讓我們經常忘記了拷問,曾經這種不公平的親職教育,確實留下了難以治癒的烙傷。

4

你或者驚訝於有些姑娘就是被渣男虐得百轉千回,依舊放不下那點好,那是因為她真的缺的,就是別人對的那么點點好;

你也可以看到有些姑娘(包括曾經的我)掏空自己送給家裡的哥哥或弟弟,自己節衣縮食,奉送給爸媽,為的只是換得父母一句肯定的話,然而對於父母在私有財產的分配上,連個話語權都沒有欲哭無淚;

甚至那些長期被家暴的女性,她為何不敢反抗和離婚?那是因為她不敢啊,就是不敢。你費盡口舌,也不能消除她靈魂深處那種會被拋棄惶恐。

甚至,就算我已為人母,那種身不由己地,在聽到助產士告知我,寶寶是個女孩的時候,我失望地流出了眼淚。爾後,我又高興起來,慶幸她將會在我給予滿滿的愛里長大,不需要像我一樣,擰巴了近半輩子。

姑娘,不要擰巴了,你需要的是勇敢檢視自己,去尋找出最深處的原因,你恐懼的最深處,才隱藏著你最大的改變動力。

*作者介紹:菜菜,一個普通的家裡蹲,一個曾經的化學教師,一個你無法概括的人。公眾號:劍聖喵大師(ID:swordpain)。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