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知道:蘇格蘭為什麼要跟英格蘭“鬧離婚”?

2019-02-23 09:23:50

鳳凰新聞客戶端主筆 肖國吉

【導語】

9月18日,蘇格蘭將舉行公投,全地區16歲以上的近400萬公民將投票決定蘇格蘭未來是繼續留在英國,還是獨立成一個國家。如果能在今年的獨立公投中順利過關,蘇格蘭將於2016年3月24日宣布獨立。

蘇格蘭和英格蘭“牽手”已經307年了。在這三百多年的時間裡,蘇格蘭和英格蘭有吵有鬧,走到“離婚”的邊緣也不是第一次了。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無論當年“在一起”,還是今日“鬧離婚”,背後都有著複雜的故事。

●打:兩場獨立戰爭打出了蘇格蘭人的民族驕傲

1998年,法蘭西的六月,世界盃的揭幕戰由巴西對陣蘇格蘭。這在那時令很多中國人感到困惑:蘇格蘭不也是英國嗎?一個國家為什麼會有兩支球隊參加世界盃?況且,在中文裡,“英格蘭”常常被等同於英國的雅稱,很多人理所當然地就認為英格蘭就是英國的代表。

但事實是,不僅是足球,蘇格蘭在英國,在各個主要方面都擁有自己獨特的系統。比如教育、行政體系。甚至蘇格蘭的法律體系,也沒有沿用英國普通法,而是大陸法和普通法的”雜交“。

就連很多英倫風,也都是來自於蘇格蘭。哈利·波特風潮席捲全球,所有青少年都在感受濃濃的英倫風情,可是,J.K.羅琳是蘇格蘭人。眼下最火的是《神探夏洛克》,福爾摩斯的BBC新拍版本,原著作者柯南·道爾,蘇格蘭人。

這一切的不同,還要從700年前甚至更久以前說起。

歷史上,在英格蘭經歷了一批又一批的移民之後,從凱爾特人,到羅馬人,到盎格魯、薩克遜人,英格蘭人逐漸形成自己的國家。而蘇格蘭一直是凱爾特人和諾斯人在經營,即所謂的蓋爾人,當年羅馬帝國止步於今天的蘇格蘭邊界。

表現當初英格蘭和蘇格蘭的關係,最為傳奇的也許就是電影《勇敢的心》中威廉·華萊士。1296年,被喻為“蘇格蘭之錘”的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一世,他也就是《勇敢的心》中那位老國王,在他的領導下,英格蘭軍隊占領了蘇格蘭大部分領土。此時,作為游擊戰高手的威廉·華萊士出現了。他聚集民眾,在斯特靈橋擊敗了英格蘭大軍。1298年,愛德華一世親征,最終徹底粉碎了蘇格蘭的抵抗。蘇格蘭幾乎成為英格蘭王國領土的一部分。

威廉·華萊士在1305年被愛德華一世處決,當時蘇格蘭國王弟弟羅伯特·布魯斯繼承華萊士遺志。

1314年9月18日,英格蘭和蘇格蘭兩軍在班諾克本展開決戰,雙方均動員了最大限度的軍力,英格蘭20000大軍對陣蘇格蘭約9000人(蘇格蘭人數雖少,但其中的6000名長矛兵的戰鬥力十分強勁),結果英軍慘敗,被擊斃近萬人。時任英王愛德華二世僅率少數護衛一路逃回英格蘭。

班諾克戰役後的十多年間,英格蘭再也無法組織大規模的征討軍,蘇格蘭贏得了第一次獨立戰爭的決定性勝利,這場戰役給蘇格蘭帶來的驕傲感一直延續至今。這也是為何蘇格蘭人會選擇在2014年9月18日舉行獨立公投,因為這距離第一次獨立戰爭的勝利整整700年。

1328年,愛德華二世的繼承者愛德華三世與蘇格蘭國王羅伯特·布魯斯簽訂了《北安普敦條約》,正式承認了蘇格蘭王國的獨立地位。

第二次獨立戰爭發生在1332年,當時蘇格蘭國王羅伯特·布魯斯已經去世,5歲兒子繼位,英格蘭又開始進攻蘇格蘭,但因為1337年英格蘭與法國之間的糾紛升級為戰爭,主力軍隊被調回,此後幾番波折,英格蘭也無力再大舉入侵蘇格蘭,1357年,雙方簽訂和約了事。

●合:一場基於利益考量的“政治婚姻”

蘇格蘭和英格蘭就這樣在爭執中過了幾百年。直至1603年,由於英格蘭女王伊莉莎白一世終身未嫁沒有子嗣,只能將王位傳給了蘇格蘭國王、她的表侄孫詹姆斯六世,兩國擁戴同一位君主,英格蘭王國與蘇格蘭王國從此形成共主聯邦。這是實際上一個人擁有兩份資產,但是並不意味兩份資產合併了。這種“聯合”下,英格蘭和蘇格蘭保持了各自的獨立地位。

光榮革命之後,英格蘭和蘇格蘭的王位繼承曾經出現再度分化的可能。17世紀末,當時蘇格蘭和英格蘭的安娜女王沒有子嗣。1701年,英格蘭沒有與蘇格蘭商量,打算選擇詹姆斯六世的孫女為繼承人,蘇格蘭人很不滿意,考慮挑選一名男性繼承人。當時,英格蘭正與法國作戰,他們擔心蘇格蘭會落入親法派的手中,於是決定安娜女王去世前,聯合提上了兩國政治日程。

對於蘇格蘭人來說,兩國聯合更像是一個救急的臨時措施,當時的蘇格蘭處在一場嚴重的經濟危機中。1698年蘇格蘭遠征殖民巴拿馬的失利,蘇格蘭本打算在中美洲地峽建立本國殖民地,以便於和亞洲通商。資金向公眾募資,總花費約為當時蘇格蘭全國流通財富的25%-50%。然而1699年第二支殖民艦隊抵達巴拿馬之前,蘇格蘭建立的“新愛丁堡”已經被西班牙人摧毀殆盡,所有資金全然付諸流水。

直到1707年,蘇格蘭議會通過了《聯合協定》,將蘇格蘭議會與英格蘭議會合併為大不列顛議會,議會地點選在倫敦,於是兩個國家正式合併。然而這個《聯合協定》當時在蘇格蘭和英格蘭都不受歡迎,兩國代表不得不秘密簽署。

在《聯合協定》中,一項條款明訂了英格蘭王國需付給蘇格蘭一筆金額,以補償巴拿馬殖民計畫投資者的損失。這筆金額被稱為“蘇格蘭之價”,遭到蘇格蘭詩人伯恩斯的抨擊,指控蘇格蘭國會將國家“賣了出去”。

在英格蘭人看來,這樁“婚姻”也並不美滿,一位托利黨(保守黨的前身)人比喻說:“如果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乞丐結婚,那么只可能得到一隻虱子作為嫁妝。”

但是,聯合的結果在當時獲得了巨大的利益。蘇格蘭從英格蘭人開創的美洲菸草貿易獲利,隨著十八世紀大英帝國的迅速擴展和源自英格蘭的工業革命,也將蘇格蘭帶入了工業化時代。

●鬧:蘇格蘭獨立呼聲從未中斷

蘇格蘭在大英帝國內部獲得巨大利益,但是尋求獨立的呼聲從來沒有停止過。1934年,蘇格蘭民族黨成立,但是他們最初並非尋求完全獨立,而是恢復甦格蘭議會。

1960年,當時英國首相馬克西米在南非議會,發表了著名的《風向的改變》演講,這是英國歷史上重要的演講之一。它標誌著大英帝國明顯走向終結,使得大英帝國的殖民地獨立運動達到了高潮。

在英倫三島內部,蘇格蘭獨立意識再次受到激發。而最大的推動力又是來自經濟利益。1976年,蘇格蘭的北海海域發現石油,蘇格蘭民族黨組織了大規模的民眾運動,宣布“這是蘇格蘭的石油”。

1977年英國首相大選,工黨政府同意蘇格蘭進行獨立公投,希望在議會獲取蘇格蘭民族黨支持。結果,投票的蘇格蘭人中有52%的人支持獨立,48%的人反對獨立。但是,公投有效性的條件是投票人數達到選民總數的40%,當時只有32.9%的蘇格蘭人參與了投票,沒有達到法定條件。

但是,蘇格蘭人覺得這樣的結果夠了,蘇格蘭民族黨籍的議員撤回對工黨政府支持,轉而支持保守黨,保守黨發起了一項對政府的不信任投票,於是工黨政府被迫解散,1979年大選開始,英國迎來了新首相,就是著名的柴契爾夫人。柴契爾執政時,曾實行過一系列讓蘇格蘭人倍覺歧視的政策,包括1989年飽受爭議的人口稅。

上世紀80年代,柴契爾夫人領導的保守黨政府提出一個妥協方案,即允許蘇格蘭擁有地區議會,但是中央政府保留取消該議會的權力。1998年,英國政府公布了蘇格蘭法案,確定恢復消失了接近三百年的蘇格蘭議會。次年,蘇格蘭議會正式成立。

但是,過去的30年中,蘇格蘭人對英國政府的信任度逐漸降低。2009年,61%的蘇格蘭人信任蘇格蘭政府會保護他們的利益,而信任英國政府的僅為25%。輿論多半傾向於建立一個更加自主、獨立的蘇格蘭政體,換句話說,就是讓蘇格蘭議會處理大部分國內事務,而將國防和外交政策交由英國政府。

●蘇格蘭為什麼要鬧獨立?

2012年10月15日,英國首相簽署了蘇格蘭獨立公投協定。根據協定,蘇格蘭將在2014年秋季就其是否脫離英國獨立舉行公投。2013年11月26日,蘇格蘭公布“經濟獨立藍圖”。蘇格蘭將於2014年9月18日舉行獨立公投,以決定蘇格蘭是否脫離英國獨立。

英國的歷史,常常被英格蘭歷史所代替,這使得蘇格蘭倍感冷落。直到今天,蘇格蘭人對於自己的歷史充滿自豪感,包括自己說英語的口音,雖然他們正宗的母語應該是蓋爾語,一種凱爾特語言。2009年,BBC二台播出的《蘇格蘭歷史》,主持人就是一口蘇格蘭腔的英語,以南部牛津英語或者BBC英語相比,有一股子侉勁。而著名的足球教練弗格森一口濃重的蘇格蘭口音更是成為了他的標誌,雖然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他常常會被人諷刺:“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在宗教上,來自歐洲大陸的傳教士,給蘇格蘭人帶來了天主教體系。但是,16世紀英格蘭國王亨利八世推動英國國教化運動,切斷了與歐洲大陸梵蒂岡聯繫。到了1707年蘇格蘭與英格蘭簽署合併之後,蘇格蘭的天主教失去了自己的主導地位,但是宗教之爭,在這兩個國家在王室繼承上埋藏下來禍根,成為日後分裂的潛意識之一。

蘇格蘭也往往會表現出對英格蘭的不屑一顧。今年巴西世界盃上,英格蘭輸給了烏拉圭而慘遭淘汰。第二天,蘇格蘭媒體打出了“全蘇格蘭人開心的新一天”的標題,甚至還有蘇格蘭球迷為英格蘭的失利喝彩歡呼。

1992年歐洲杯,蘇格蘭球迷還因為良好表現贏得了歐足聯的公平競賽獎。支撐著這一信念的是,對英格蘭的一致反對。這種一致反對是為了讓自己在外國人面前和英格蘭球迷區分開,因為英格蘭球迷也是國際賽場上聲名遠揚的足球流氓——我們不是“英國”足球流氓,我們是友善熱情的蘇格蘭人。

現在蘇格蘭鬧獨立,除了民族情感,經濟也是一個重要原因。位於蘇格蘭海域的北海油田,使英國成為歐洲第三大產油國和第四大天然氣生產國,但油田帶來的巨大收益歸英國中央政府所有,蘇格蘭每年還要向中央政府交納近90億英鎊(約合913億元人民幣)的油氣稅,這讓蘇格蘭耿耿於懷。如果蘇格蘭獨立,以現有的漁業作業線為國界,蘇格蘭將獲得95%的油田和60%的氣田。而這正是蘇格蘭與英格蘭鬧“離婚”的底氣所在。

蘇格蘭獨立,蘇格蘭和英格蘭關係,遠比很多人所看到的複雜。蘇格蘭人並非一個被壓迫的失敗民族,他們的獨立訴求有文化和歷史因素,同時也被經濟利益所驅動。值得注意的是,在英格蘭與蘇格蘭之間,從17世紀以來,這場獨立運動逐漸被納入了議會政治框架下進行,尤其是在聯合之後,英國政治中關鍵的兩黨制和議會制度,給出了解決這個複雜問題的答案,這算是民主政治如何決定一個社會命運的經典案例。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欄目微信公號“bieli2014”)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