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老了的父親

2019-03-07 03:20:57

2014年07月28日來源:齊魯晚報

□侯家賦
今年已80歲的父親,近年來突然變老了許多。
父親6歲時,奶奶就去世了。剛懂事的父親是在爺爺的拉扯下漸漸長大。在那缺衣少食的年代,孩子想上學讀書,不是件容易事,更何況是沒有娘的孩子。父親從10歲開始,就跟著爺爺在湖裡划船運貨。夏天捕魚、撈蝦、摘菱角,冬天跟著爺爺拉獨輪車,趕集販賣糧食,根本沒有上學的機會和條件。
12歲那年,爺爺下了狠心,讓父親讀書。父親唯讀了三年完小、兩年國中,就考上了師範,走上了教書育人的人生之路,成了當時家裡第一個有文化的人。
或許是由於過早失去母愛,父親的性格剛強正直、勤奮嚴厲。在從事教育工作的近40年中,他先後擔任了全縣六個學校的國小和中學校長。他所任職的每處學校各項指標都是第一名。最後,他從縣實驗學校校長的位置上退了下來。
父親的嚴厲是遠近聞名的。小時候,我們兄妹五個對父親的印象就是懼怕。每到星期六,父親回家,我們都是提心弔膽、戰戰兢兢,甚至會躲得遠遠的,擔心和父親見面,生怕遭到他的訓斥。但我們最怕的還是父親檢查我們的作業。
每到星期六晚上,父親要逐個檢查我們一星期學過的課程和寫過的作業。我們兄妹五個,從小妹開始一一檢查。他檢查得非常仔細,作文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會放過,數學的算式位數錯一點兒也不行。就是錯一點,也要返工重寫,有時要寫到深夜。也正因為父親的嚴格要求,我兄妹五個的學習成績都是出類拔萃的。現在,我們還真慶幸父親當年對我們的嚴厲。
前幾天,我們給母親過82歲壽辰,四世同堂,一家人歡天喜地。席間,說起以前的事情,老父親一個勁地向母親和我們兄妹道歉,說母親一輩子沒有得到他的關愛,子女沒有得到他的呵護,令母親和我們全家人感慨不已。
老了的父親多了慈祥和溫柔,少了威嚴和苛刻,臉上多了皺紋,可也多了微笑。頭髮花白了,腰板也沒有以前硬朗了,說話的聲音也不如以前洪亮。以前,我們在他面前是膽怯、是害怕,現在在他面前,可以隨心所欲、暢所欲言了。
父親變老了,可他對兒女子孫的關心和呵護卻日益增長。兒孫們哪一個回到家,他總是笑臉相迎、噓寒問暖,問問這個的工作情況怎么樣,看看那個的學習成績如何。兒孫們給他買的水果、食品、補養品,他總是捨不得自己享用,非得等全家到齊了一起吃。這幾年,父親眼神不好,視力下降,看東西模糊,他就把兒孫們的電話號碼用大號字抄寫下來,掛在牆上,如果哪一個不按時回家,他就會主動給誰打電話,問個究竟。
父親真的是老了,沒有了年輕時的脾氣,沒有了以前的嚴厲,更沒有了年輕時的風度,倒像是我們的孩子。有時看到他用乞求的眼神和語氣跟我們說話,要我們辦事,我們的心裡很不是滋味。父親囑託讓我們辦的事,我們立馬會辦,免得父親惦念。
但是,在我的心中,他還是那樣年輕,那樣威嚴,他就像一座豐碑在鼓舞著我、激勵著我。我願意繼續接受父親嚴厲的教誨,更願看到他那遲來的微笑,享受他晚年給我們帶來的幸福,聽到他那洪亮的嗓音,直到永遠。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