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大蔥為什麼成了“貴族菜”?

2019-05-02 07:38:37

平民大蔥為什麼成了“貴族菜”?

繼“蒜你狠”、“姜你軍”之後,“向錢蔥”登場。近期,多城市市民發現大蔥價格飆升,北京和濟南等地花10元錢僅能買到兩根大蔥。昨日,走訪上海的菜市場發現,相較於北方城市,上海大蔥價格算是便宜不少,但身價同樣倍增——價格大致在4.5元/斤到5元/斤。

在分析人士看來,今年大蔥種植戶大幅減少,再加上近期陰雨綿綿,產量降低引發供求失衡是導致大蔥價格暴漲的主因,而流通環節過多也助推蔥價上漲。

價格快速攀升

昨日,記者走訪上海的菜市場發現,由於進貨渠道不同,大蔥最貴要5元一斤,便宜的也要4.5元一斤。當記者抱怨太貴,攤主辯解稱,“這段時間是大蔥貨源的空白期,前一批收穫的大蔥基本已經賣完,離新的收成還有一段時間,所以眼下大蔥供不應求,造成價格高漲。”

攤主對記者指出,上海人並沒有拿大蔥當配料的習慣,因此相較於北京“10元兩根”的價格還是低了不少,但今年以來的確漲價不少,從之前3.5元/斤漲至目前的5元/斤左右。

中國其他省市也驚現“天價大蔥”。據了解,北京各大蔬菜批發市場的大蔥批發價格達到了每斤4元以上,而去年同期,每斤才合幾分錢。在濟南的批發市場上,去年這個時候每公斤大蔥的價格為2.4元至2.8元,但現在每公斤的價格達到6.6元。而零售市場及超市,蔥價達到每公斤近10元,甚至更高。

據新華社全國農副產品和農資價格行情系統監測,與往年走勢不同,今年2月中旬以來全國大蔥價格持續上漲。與2月10日相比,3月14日,全國大蔥價格上漲22.9%。目前,全國大蔥價格同比漲幅不斷擴大,3月14日價格同比上漲66.7%。

高昂的大蔥價格一時牽動消費者的神經。眾網友紛紛抱怨,直呼生活壓力大。據業內人士介紹,今年初以來大蔥價格漲幅較大,主要是受氣候及種植規模縮小等因素影響。連續兩年的壞行情導致部分地區蔥農積極性受到嚴重影響,大蔥種植面積出現下降。不僅種植面積減少,大蔥畝均產量也有下滑,這造成了市場供應量的短缺。

與此同時,大蔥從地頭進入老百姓餐桌上至少要經歷“種蔥-小經紀人-大經紀人-運輸戶-大批發市場-小批發商-市場”等環節,各中間環節層層加價,進一步助推大蔥價格上漲。

通脹將抬頭?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同比上漲3.2%,物價指數重回“三”時代,但進入3月,以大蔥為首的蔬菜價格集體上漲,加劇了人們對通脹抬頭的擔憂。

的確,近期漲價的不僅僅是大蔥,多個品種蔬菜價格都在上漲。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3月上旬數據,與3月下旬相比,蔬菜價格強勁反彈。其中,大白菜價格反彈11.8%至2.18元/公斤;芹菜價格上漲6.6%至5.80元/公斤;黃瓜漲2.0%至7.53元/公斤;西紅柿漲4.9%至7.06元/公斤;豆角漲6.8%至11.93元/公斤;土豆漲0.3%至3.12元/公斤;油菜價格回升1.4%至5.87元/公斤。

東方艾格農業資訊公司分析師馬文峰則對記者指出,儘管有多方面因素導致大蔥價格上漲,而貨幣投放過多是根本原因。“大蔥價格高漲只是一個例子,實質是新一輪物價上漲”。

馬文峰表示:“今年1月M1投入9000萬,去年12月投入3000萬,過億的投入量集中表現為貨幣太多、流動性過分充裕。”據央行發布2011年金融統計數據報告,2011年末,M2餘額為85.16萬億元,同比增長13.6%,年末M1餘額為28.98萬億元,同比增長7.9%。從2003年到2011年,M1和M2年均增速均超過年GDP增速與CPI上漲率之和,差距達5個百分點,從而造成流動性過分充裕,而超過經濟成長正常需要的貨幣供應量都會表現為物價上漲。“這就是通貨膨脹抬頭的根源所在。”馬文峰指出。

政府加強監管

儘管在商家眼中,大蔥的高價難以長期持續。有菜商認為,隨著天氣的轉暖和種植的擴大,大蔥的高價很快會得到緩解。“天氣轉暖之後,北方的大蔥陸續上市,市場供應就有保證了”。

其實,早在2010年,國務院常務會議就曾指出,要制定完善蔬菜市場供應應急預案,建立蔬菜儲備制度,確保重要的耐貯存蔬菜品種5-7天消費量的動態庫存。但此後,鄭州、北京、徐州等多個城市隨之建立的蔬菜臨時儲備制度,但多數城市所儲備的蔬菜均為大白菜、白蘿蔔、胡蘿蔔、土豆等,而大蔥大蒜等常用配料菜未曾被列入其中。

“農產品從地頭到擺上老百姓的餐桌中間經歷太多環節,導致原本並不高的價格竟然可以連翻幾番。”山東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張衛國建議,儘快推進農超對接和農資生產企業與農戶對接措施,逐步壓縮農產品中間流通環節,同時建立全國範圍的農業信息發布網路、完善農戶了解相關信息的渠道,指導農民科學種植,採取農超對接等方式減少流通環節,讓農產品價格儘快回到合理水平。

馬文峰則表示,針對貨幣投放過多造成通貨膨脹,央行應採取一系列措施有效控制物價,充分考慮百姓的可承受能力。“除了控制銀行貸款,還需要把各種間接融資渠道都納入控制範圍。這就需要對現有的融資方式進行認真的梳理,把各種實際上屬於間接融資的貨幣投放都要甄別出來,納入廣義貸款投放監控範圍。”馬文峰稱。

另外,馬文峰認為,各地政府要發揮政府職能,利用現代化的傳媒工具,及時通報市場信息,指導菜農、養殖戶、種植戶、果農、農民根據市場需要,安排自己的種植計畫,平衡供求矛盾,以免造成盲目跟風,一哄而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